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25 诽谤三爷?傅斯年的威慑(2更)

225 诽谤三爷?傅斯年的威慑(2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中午的时候,傅家二老和乔望北才起床,下午宋风晚就拖着行李搬到了云锦首府。

    乔望北在傅沉那边小住二楼两天,陪宋风晚考完第一场校招才离开,请傅沉吃了好几顿饭,又送了不少珠玉宝石,非常客气。

    他并没回云城,而是摇着小绿皮火车,晃回了吴苏。

    乔西延去接他的时候,他还吐槽火车卧铺打呼人太多,害他一直没睡着。

    宋风晚接下来考试密集,所有学校的考试时间都紧挨着,都挤在年前这段时间,每天高强度的考试,让人吃不消。

    傅沉这段时间也没去公司,几乎都在考场外陪着,全程接送她。

    直至京城美院的考试结束,宋风晚才得空喘息。

    全国最好的美院,是所有美术生梦想之地,没有一家美院考试时间安排在它前后,不少学生要奔波考试,大部分都想冲刺一下京美,若是把考试安排在它一起,估计很少人会报考他们学校。

    所以京美校招结束,宋风晚有四天是空下来的……

    傅沉说第二天带她出去放松一下,但是当晚他才告诉她,会给她介绍一个朋友,这让宋风晚十分紧张。

    “就是林白,斯年,还有一个朋友而已。”傅沉说得轻松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京城某会所

    傅沉和宋风晚到的早,过来时候,几人都没来,会所后山除却高尔夫球场,还有一片开阔的马场,草地落成雪原,举目望去,白茫一片,寂寥空旷。

    “这边很漂亮。”宋风晚拿着手机,拍了几张照片。

    “骑马吗?他们还有一阵儿才过来。”傅沉说道。

    宋风晚没骑过马,只在电视上看过别人驰骋奔驰的飒爽英姿,立刻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工作人员牵来两匹高头大马,鬃毛在寒风中肆意飞扬,有种说不出的俊逸之美。

    傅沉扶她上马,手把手指导她该如何操作,宋风晚有些紧张,起初只敢慢慢地骑。

    傅沉翻身上马,动作潇洒,双腿夹紧马肚,骏马飞驰,穿风而过,看得宋风晚一阵眼热。

    她不敢骑太快,几乎在原地打转,等傅沉一圈回来,她眼底都是艳羡。

    “想试试吗?我带着。”傅沉问。

    宋风晚点下头,傅沉已经跳下马,一脚踩在宋风晚的马镫上,翻身而下,吓得她一直勒紧缰绳不敢动作。

    隔着棉衣,他从后面紧贴过来,轻柔的搂紧她,手指覆盖着她的,牵住缰绳,吼了一声,双腿用力,马瞬间飞驰而出……

    宋风晚身子惯性往后仰,撞在傅沉身上,有些疼。

    “靠得近点,别怕,有我在。”傅沉贴着她的耳朵,风声夹着细语,有些凉,只是心头热血不停激荡,浑身的血都仿佛沸腾起来……

    两人双手紧握,呼吸步调一致。

    天大地大,好像只剩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跑到一处空旷地带,马儿停了,在原地随意打转。

    宋风晚大口喘着气,心情激动,久久无法平静。

    “喜欢这里吗?”傅沉搂紧她,低声问着。

    “嗯,很漂亮。”宋风晚伸手去摸手机,想拍照留念。

    点开相机,对准自己,还没按下镜头,傅沉手指忽然捏住她的下巴,稍微用力,将她的头往一侧带了下,低头吻住……

    “是值得留念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方才吸入太多寒气,嘴里凉丝丝的,他的唇却温柔灼烫,在她胸口烧了把火,浑身都热起来……

    她的唇……

    又软又甜,能让人发疯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十方拿着望远镜,看向不远处的人影,“卧槽,三爷带宋小姐跑那么远,就是为了占人便宜吧,太禽兽了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另一边

    傅斯年仍是结束了一场相亲才奔赴过来,中途去段家捎上了段林白,他目不能视的情况不能透露出去,所以包裹得非常严实,基本没人认得出来。

    下车进入会所,没拿盲杖,为了避开人群,特意从后门进来的。

    从高尔夫球场边上经过,穿过游泳馆、射击场、咖啡厅茶室才到达会所内部。

    “大侄子,我实在走不动了,背我一段?”段林白一手拿着盲杖,一手扶着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傅斯年垂眸看着自己被抓扯得都是褶子的衣袖,微微蹙眉,“边上就是游泳池,想不想下去喝两口水?”

    “今天相亲不顺利?”

    傅斯年扯着段林白的胳膊就往一侧走,吓得他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,“傅斯年,我开玩笑的,别这样,我是残疾人,不能这么对我,傅斯年,我错了,快松开我……”

    段林白和他之间相差的不是几公分的身高,还有一身肌肉,胳膊拧不过大腿,以为他真要把自己扔到泳池灌水。

    傅斯年松开手,“下次我不会客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德性。”段林白长舒一口气,“我怎么觉得今天火气特别大啊,工作不顺利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傅斯年扶着他往前走。

    在经过咖啡厅的时候,他脚步停住,段林白只能跟着停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孙振和孙芮。”傅斯年语气依旧淡漠。

    “我说谁呢!这两货啊。”段林白轻笑。

    孙芮是孙琼华的侄女,是独女,孙振是孙家的远亲,住在孙家,当半个儿子在养。

    孙家人都太宠爱孩子,孙芮是骄纵无度,而傅聿修则是软弱无主见,与他们素来都不亲厚。

    “我说,这孙芮该不会是来找叔的吧。”段林白抓着傅斯年胳膊,小声嘀咕。

    对傅沉有非分之想的人很多,最狂热的当属程岚,孙芮是被孙琼华约束着,不太敢造次,但她和程岚因此一直不对盘,有险些还差点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各种原因,大家都心里有数,只是两人没闹出大乱子,最多就是互相攀比,明朝暗讽。

    这边是去包厢的必经之路,傅斯年扶着段林白往前走。

    隔着老远就听到这对兄妹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“……送上门都不要,说傅沉是不是那方面不行啊。”孙振生了张四方脸,看着憨厚老实,说话却放肆无度。

    这种话也敢信口胡说。

    “在胡说,我弄死。”孙芮冷哼。

    “我就搞不懂了,他这么多年不近女色,就没一点生理需要?总不会真要出家当和尚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嗳,说他天天和段林白混在一起,他俩该不会真有一腿吧,那段公子长得那样儿,gay里gay气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段林白本来是想吃瓜的,不曾想这瓜居然吃到了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gay里gay气?

    这混蛋东西,眼睛长天灵盖上了吧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抬脚就往前冲,却被傅斯年一把拽住。

    “别拦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走错了,那边是墙。”

    段林白气炸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说真的,京圈很多人都说他俩早就睡过了,这傅三爷平时接触的不是段林白就是京家那位,那位长得更阴柔,我看他性趋向根本不正常,要不然脱光了,他怎么能无动于衷。”

    “特么小点声。”孙芮伸手捂住他的嘴,“我爸是让我来道歉,顺便请三爷回去吃饭的,这件事不许再提。”

    这脑残,什么事都往外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一旁射击场的工作人员,正在收拾器械,除却射击手枪,还有弓箭,正准备将东西收入库房。

    路过傅斯年身边时,被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先生?要射击的话,要去另一边登记领取器材。”会所是会员制,来这里的都是非富即贵,这些东西都是免费使用的。

    傅斯年伸手从他手中拿过一把长弓和一支开封利箭,张弓搭箭……

    他动作很快,几乎没有瞄准。

    弓弦绷紧,他手指一松……

    段林白听到有东西破风而出……

    刺穿空气,带着尖锐的嘶鸣声。

    下一秒

    尖叫四起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大侄子是练过的,不是什么好惹的人……

    段林白:我特么才不是gay里gay气的!我是纯爷们儿!

    三爷:哦。

    大侄子:……

    段林白: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