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27 女人,你已引起我的注意(4更)

227 女人,你已引起我的注意(4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四人从会所出来,自然是各回各家。

    只是当晚一个娱乐网站,突然发了一条微博,标题也十分劲爆。

    【千金小姐为何自甘堕落,夜爬男人的床,反被扔出去】

    新闻当晚就被顶上了各大门户网站的首页,内容都是化名,当事人描述又很宽泛,无从猜测那人身份。

    “这么不要脸,这世上是没男人的嘛?脱光了爬床,被人丢出来?要是我直接跳楼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金玉其外败絮其中,这些豪门里的事,很脏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这男人是谁,做事真是干净利落,对付这种女人,就不能给她们脸,不然就会顺杆子爬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但是做贼的人,肯定会自动对号入座。

    孙家当晚彻底炸了,孙芮更是急红了眼,让家里赶紧找人把新闻给撤了。

    家里人愣是不作为,气得她要自己找人摆平这件事。

    她父亲夺过她的手机,直接扔在地上,摔得稀碎。

    “爸,发生这么大的事,都不帮我,看看网上那些人都把我说成这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肯定是傅斯年干的,肯定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再这么下去,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和姑姑打过电话了,这些新闻不用管。”

    孙芮急眼了,“凭什么不管,她是怕得罪傅斯年!她就在乎傅家,那天还打我耳光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就是欠揍,没脑子的东西,现在除了知情的人,谁知道新闻里说的是,现在我们家出手撤新闻,不等于变相承认?有没有脑子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挖坑,还准备往里跳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生了这么个蠢货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说了,她也是着急,小芮,快跟妈回房……”孙夫人拉着孙芮往卧室走。

    孙芮在家哭闹,弄得孙家乌烟瘴气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傅沉平素极少看这类新闻,孙琼华打电话给他,他才得知这件事上了热搜。

    “老三,小芮这件事是不是做的?我听说她今天又去骚扰了,被斯年给说了一顿。”孙琼华说话还带点笑意,可是掐着电话的手指却青筋乍起。

    若是娘家出了丑闻,她也面上无光,跟着丢人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这孩子就是被宠坏了,做了什么出格的事,和我说就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嫂。”傅沉轻笑,“我若是真想整她,犯得着这么七拐八绕?大费周章?”

    “我就随便说说。”孙琼华笑了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挂了电话之后,傅沉又给段林白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事真不是我干的。”段林白躺在床上,正在敷眼睛,“孙家那两东西说我不爷们儿,我倒是很想曝光这件事,但我真没做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着都得顾着二哥的面儿。”

    傅沉蹙眉,他对段林白很了解,既然说没做,那就是真的,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消息爆出来,我也没拦着。”段林白轻哼。

    那两个龟孙子,说他gay里gay气?谁管他们的破事。

    傅沉笑了下,段林白也是个记仇的人。

    “刚才家二嫂打电话,让我帮忙来着,关我屁事,我特么眼睛都瞎了,还管这档子破事?”

    “这孙家有权有势的,有本事自己出面搞啊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把这种破事丢给我,我又没义务给他们家擦屁股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段林白嘴巴像是装了机关枪,得得说个没完。

    “其实白天在会所,那两人口无遮拦,也提到了这件事,那地方鱼龙混杂的,保不齐就被谁听到传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孙芮平时嚣张跋扈的,没少得罪人,估计是有人想搞她,又不敢明目张胆得罪孙家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和我们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傅沉点头,“那好好敷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傅三,我过两天还得去复查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陪晚晚考试,没空。”

    “谁特么问了,现在就是重色轻友,自己说说,多久没到我这里来了。”段林白叫嚣着。

    “说话注意点。”什么叫多久没去他那儿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眼睛是为瞎的,要是好不了,得负责我一辈子。”段林白轻哼,“我是想说,那天……咳,就是上回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许佳木。”傅沉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她。”

    “想让她陪去?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学这个专业的吗?”段林白笑得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想追她?”

    “瞎说,没有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把她电话给,自己找她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云锦首府

    宋风晚难得能喘息一下,晚上回来也没画画,洗了澡就窝在沙发上看韩剧,瞧着傅沉打完电话,“许佳木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一个医学院的学生,学眼科的。”

    “和段哥哥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关系很复杂。”

    “段哥哥想追他?”

    “一时兴起吧,不过……”傅沉坐到她身边,“可能他会把自己赔进去。”也可能会丢了小命。

    宋风晚点了下头,看了眼傅沉,“要不要给调成新闻频道?”

    “不用,陪看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看这些吧。”宋风晚咬了咬唇。

    周围的傅家人低头憋着笑。

    宋小姐,您以前每天上晚自习,三爷补了不知多少韩剧。

    最近持续高压式考试,今天又出去玩了一天,这部韩剧中间有些拖沓,看得宋风晚昏昏欲睡,身体不知怎么就朝着傅沉那边滑了过去。

    傅沉倒是直接伸手,把她搂到了怀里,最近她要考试,他也得克制些,两人极少有什么亲密举止,忍得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宋风晚不知睡了多久,醒过来的时候,还在播放刚才的韩剧,只是情节已经有些衔接不上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讲了什么?”她坐直身子,微微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傅沉舌尖舔着腮帮,隔了几秒才吐出两个字,“上……床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傻了眼,“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男主女主一起彼此表白心意,互看了四秒钟,女主慢镜头先吻了他,然后男主把她扑倒,两人回家后,进门开始脱衣服,从沙发客厅一路滚到卧室床上……”

    宋风晚伸手扒拉着头发,谁让他说这个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早晚各做了一次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挑眉,脸微微涨红。

    “具体的没拍出来,这部剧尺度不大。”傅沉客观评价。

    宋风晚捂着脸,谁问他尺度问题了,“我要回房睡觉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刚离开沙发,傅沉就冷不丁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今晚有空,我们研究一下那本书吧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身子僵硬,暗骂一句:老流氓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另外这边

    段林白这眼睛看不到,收到电话,还找佣人帮忙存起来,才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许佳木刚写完两门学科的期末论文,感觉头发大把大把往下掉,真的是要秃顶了,特意从网上买了瓶含姜生发的洗发液,正在宿舍洗头。

    刚打上泡沫,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刚提交论文,她以为是老师找她,冲了一下手上的泡沫就接起了电话,“喂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。”段林白盘腿坐在床上,忽然有些小紧张,他还是第一次主动给女生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哪位?”许佳木听不出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是段林白。”

    许佳木手指一抖,手机啪嗒一声掉在了脸盆里,她急忙伸手把手机捞出来,泡沫晕到眼里,辛辣的生姜味,差点刺瞎她的眼。

    段林白,这个天杀的!

    我三千多的手机啊。

    对面的段林白也是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自报家门之后,电话就挂了,怎么回事?

    他再打过去的时候,一直处于占线状态,她不是想追自己,不接电话?这是准备和自己玩欲擒故纵?

    段林白忽然勾唇一笑,甚是邪性,似乎在无聊的生活中,找到了一丝乐趣。

    用一句很狗血的话就是:

    女人,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谁和玩欲擒故纵了【捂脸】,二浪,怕是想被打死

    三千多的手机坏了,肯定算在头上,小心点~

    **

    今天四更完毕,循例求一波票票呀~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