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29 逼退情敌,晚晚气场两米八(2更)

229 逼退情敌,晚晚气场两米八(2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“你的男人,那你来抢啊!”

    语气狂妄嚣张。

    孙芮怎么都没想到,宋风晚会说出这种话,她瞧不起宋风晚,关注也不多。

    可她平时文静乖巧,除却那张漂亮脸蛋,低调不出挑。

    安安静静,从不会刻意惹人注意,加上还是学生,所以她从没将她视为敌人,她以前对她也冷嘲热讽过,她也没说什么,她自然觉得她好欺负。

    而她此刻语气徐缓,却又灼灼慑人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双凤眸,跳着夺人的光芒,像是有火星跳动,让她整个人都鲜活明艳起来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她被唬住了,而她紧接着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就怕……你送上门,他都不要。”

    孙芮瞬间炸了,一拍桌子,直接跳起来。

    “宋风晚,你放肆!”

    宋风晚仍旧端坐在位置上,好整以暇,神色间不见一丝焦躁。

    “你算个什么东西,敢这么和我说话!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就凭我们孙家的地位,动动小指都能把你碾死。”孙芮声音很高,试图在气势上压倒她。

    一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,也敢和自己叫嚣?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。

    宋风晚没被吓到,反而嗤笑一声,“那你来啊。”

    她从始至终嘴角都带着笑,反衬孙芮,活脱脱一个跳梁小丑,张牙舞爪,一副要吃人的狰狞模样。

    孙芮怔住,太嚣张了!

    “好啊,我算是看出来了,你们两姐妹是赖上傅家了是吧,这野心够大的,爬那么高,不怕跌下去摔死?”

    “赖上傅家?你是说你吧。”

    这小丫头平时闷声不响,没想到说话如此刻薄凌厉,孙芮压根没想到,被她堵得说不出话,一口气憋在胸口,气得手指发颤。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句,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!”孙芮声音陡然提高,张着血盆大口,像是能吃人。

    边上的服务生面面相觑,都没过去,他们这种高档餐厅,能来消费的都是有钱人,前几日还发生了正房殴打小三的戏码,除非是动手了,不然他们不会掺和。

    “就允许你血口喷人,还不许我说句实话?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我们孙家在京城什么地位,你敢这么和我说话,谁给你的胆子!”孙芮是真没想到平时斯斯文文的人,还敢这么和她说话。

    “三哥啊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嘴角含笑,是炫耀,更是挑衅。

    “三哥?”孙芮哑然,“你喊他什么?”

    孙琼华嫁入傅家,她就认识傅沉了,但是隔着辈分,按理说她可以和傅聿修一样喊她三叔,但她不愿意,好像硬生生就把两人距离拉开了,又不能喊三哥,只能喊三爷。

    她算个什么东西,敢喊三哥?

    “宋风晚,你才多大,你就学着勾引男人,你要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整个京城,谁不喊他一声三爷,你敢这么叫他?”

    “他允许的。”宋风晚不怕继续激怒她。

    “你这臭丫头!”

    这肯定是宋风晚给他灌了汤,想着他们同居了几个月,此刻又住在一起,就冲着她的手段,怕是已经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想到两人可能已经发生了实质性关系,孙芮端起面前的咖啡就试图泼向宋风晚。

    “泼吧,反正他马上就过来了,让他看看,你是如何欺负我的,我还能趁机在他面前装装可怜。”宋风晚笑道。

    “说不准她会更加心疼我,然后再把你从这里给丢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你怕是要下不来台。”

    “扔”这个字,就像是一把利剑,每次都能精准无误的戳到孙芮的心上,疼得她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    孙芮咖啡杯都端起来,愣是不敢下手。

    她恨不能掐死面前这小贱人,一想到待会儿她哭着向傅沉告状,还是生生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能冲动,让她得逞。

    “呵,我以前真是小看你了,你和那个江风雅也没什么不同,装得柔弱可怜,背地里却不干人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野心更大,还妄图攀上傅沉,谁给你的脸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我把你做得丑事抖出去,到那个时候,我看傅家能不能容得下你!到时候被丢出去的人肯定是你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手机亮了一下,傅沉的信息,无非是说已经到地下停车场了。

    她拿过手机,一边给他回信息,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,“你去好了,我正愁该如何公开关系呢,你若是想帮我,我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孙芮忽然想到江风雅之前的手段。

    借助媒体公开自己和傅聿修关系,害得傅家十分被动,而她可以堂而皇之的与傅聿修捆绑,趁机上位。

    这件事孙琼华和他父亲提过,她在旁边听得仔细。

    看宋风晚无所畏惧的模样,以为她也想给自己下套,到时候得罪傅家,开罪傅沉,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那她以后和傅沉之间怕是更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这丫头,居然还想设计她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真是小瞧你了,你是故意激怒我,想借我的手上位是吧,我真没想到,你心机这么深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嗤笑。

    “真是和你妈一样下贱,丈夫入狱,立马勾搭上别的男人,你也一样,解除婚约立刻跑来京城勾引傅沉,一样婊!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宋风晚忽然起身,拿起手边摆放的甜点,直接朝她扔过去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孙芮惊呼一声,蛋糕奶油蹭了一身,黏腻狼狈,“宋风晚!”

    她没动手,她居然想动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没扔准。”宋风晚说着居然端起另一块蛋糕朝她砸去。

    这次是冲着她脸去的,孙芮下意识躲闪,没正面击中,脸上还是被蹭到,就连头发都被白色奶油缠裹在一起,一缕一缕的,又脏又狼狈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!”孙芮气急败坏,伸手去擦拭,奶油又不是水,越擦越脏,反而糊了一身。

    “我看是你疯了,你比我年长,平素你说些什么,做些什么,我都忍了,但你不该把别人的宽容当成你任性妄为的资本。”

    “你出生大富之家,一直看不上我,但是开口闭口,就是不要脸下贱,你的教养呢!”

    “生而为人,谁还比谁高贵一些,谁活该被你羞辱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再敢说我的家人,信不信我直接抽你!”

    宋风晚已经起身,她个子比孙芮还优越一些,直逼过来,瞬间气场两米八。

    那种突然强势的气场,吓得孙芮心肝一颤。

    就她此刻的模样,真能过来抽她一巴掌。

    可她能想到的办法都奈何不了宋风晚,油盐不进,孙芮急得眼睛通红。

    周围一些服务生已经开始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……看着像是在抢男人,但是那人说话实在难听,而且也是她先发难的,估计没想到会被小姑娘压制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连人家妈妈都带上了,这要是我已经上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人开始吵架,她那么气急败坏,在气势上已经输了,那姑娘年纪不大,但是不紧不慢,气场足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孙芮这辈子都没想过,会被一个没成年的丫头给压制住。

    “孙芮,我告诉你,别把所有人都想得和你一样龌龊,你喜欢爬床,不代表别人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龌龊,就说别人肮脏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孙芮擦着脸上的奶油,可是衣服上的擦不掉,十几万的衣服,才穿第一天啊。

    “对了,好心提醒你一句,你手上那根链子上的钻石是假的,你这种身份,戴假货出门,不怕被人笑话吗?还是你喜欢戴假货出来充门面。”

    这脸已经撕破了,宋风晚也不在乎再把这口子撕扯得大一些。

    反正孙芮拿自己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假货?”孙芮嗤笑,“宋风晚,你什么身份,你见过这么多钻石的链子吗?大言不惭,这手链一百多万,别不懂装懂。”

    “你回去可以找人鉴定一下。”宋风晚从始至终不紧不慢,“你这不像是国内的东西,要是找人代购的,小心被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转移话题,宋风晚,网上那些消息是不是你弄出去的。”孙芮好像此刻才陡然想起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网上?什么消息?”宋风晚故作不知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……”孙芮张了张嘴,看边上那么多人指指点点,也是没脸说。

    她不会脑残到在公开场合说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敢说,需要我帮你?”

    “宋风晚,你别太过分!”

    “过分的人到底是谁,还不走,是想我当众把你的事情抖出来?”

    那她就彻底没脸了。

    孙芮恨得咬牙切齿,偏生拿她还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“马上他就来了,你若是想和他告状,我劝你省省,他估计压根不想见你。”宋风晚耸肩。

    孙芮气得跳脚,偏生拿她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宋风晚,我们走着瞧。”孙芮说着抓起一侧的包就要走。

    没走两步,就听到身后的人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干嘛?”孙芮从没在公开场合这么丢人,面上无光,脸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把你的这个垃圾带走。”宋风晚指着桌上的盒子,“这东西不便宜吧,你若是不要,我就扔了。”

    孙芮犹豫片刻,这腕表花了她不少钱,她咬了咬牙,还是转身抓起盒子狼狈离开。

    她刚走出店门,就看到傅沉一行人正信步而来,急忙伸手挡着脸,往相反方向狂奔。

    “嗳?那不是孙小姐……”十方开口,“怎么搞成这样,她跑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这以前见到咱家三爷不是紧赶着往上扑嘛,居然调头就跑,活见鬼了。”十方笑道,“怕是在宋小姐手上没讨到好处啊。”

    “孙小姐这次是找错人了,三爷,您压根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傅沉虽然什么都没说,但是神色焦虑,明显坐不住。

    他此刻勾着唇,嘴角带笑,显然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看样子是被他家的小狐狸给挠了。

    这没脑子的东西,他还没动她,居然主动送上门找虐。

    走在他身边的人倒是更加狐疑。

    宋小姐?

    借住在他那里的人?那好像还是个高中生,住在那边人身安自然应该负责,只是他的表现,好像有些关心过度了。

    他还在想着,余光瞥见傅沉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一个扎着马尾的女孩正冲着他们招手,她手上还拿着小钢勺,显然是在吃东西。

    笑起来,眉眼弯弯,带着这个年纪特有的朝气张扬,明艳照人。

    傅沉原本还担心她被欺负,毕竟孙芮这种人没脑子,又被宠坏了,疯起来无法无天,怕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,他怕宋风晚吃亏。

    她都走了,这丫头居然还有心思吃东西。

    当真没心没肺。

    宋风晚也注意到了傅沉身侧的人,视线闪烁两下。

    那人她没见过,不过……

    视线好危险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这人还真不是京家的,哈哈~不过有人猜到了,嘿嘿

    三爷的形容也是可爱被小狐狸给挠了!

    不仅是挠了,就差撕花她的脸了。

    你们家养的根本不是小白兔捂脸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