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30 小南蛮子,三爷外甥(3更)

230 小南蛮子,三爷外甥(3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傅沉一行人从窗边走过,进入餐厅内

    那个青年人紧跟着傅沉,几乎是紧挨着的,看起来关系很近。

    他和傅沉个子差不多,甚至连模样也有几分相似,不过傅沉今日穿了浅灰羊毛衫,搭了一件黑色长款羽绒服,一如往常般禁欲温润。

    边上那个人却完不同。

    套着一件略显厚重的飞行夹克,衬得肩宽腿长,他眉眼很像傅沉,带着股淡泊清贵气,可是身上又带着股硬朗嚣张的味儿,走路烈烈生风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双眼睛,牢牢锁住她。

    像头优雅却又危险的猎豹。

    傅沉偏头看了他一眼,“还看?”

    那人蹙眉,这么金贵?怎么就不能看了?

    那种危险的气息瞬间荡然无存,看着就像个阳光大男孩。

    服务生正收拾桌子和地面,方才蛋糕弄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“挪个位置?”傅沉挑眉,想来也知道刚才孙芮坐在那儿,那位置他不想坐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风晚起身走到后面的空位上。

    千江立刻过去帮忙,帮她提着画具。

    那人下意识搓了下手指,他极少见到千江如此主动做事,真的仅仅是借住关系?

    他见过不少讨人喜欢的人,但是千江这种钢铁直男,也不会假以辞色。

    三人坐下后,傅沉先开了口,“她为难你了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宋风晚也没藏着掖着。

    “刚才过来,正好看到她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好凶。”宋风晚咋舌,“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十方咳嗽两声,刚才孙芮弄得很狼狈,宋风晚身上除却油墨颜料,没有沾到任何东西,看样子也没被打,两人交锋,肯定是占了上风,还说自己被吓死?

    “如何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啊,她想给你送礼物,估计是想借我接近你,被我拒绝了,然后偷听我打电话,嫉妒我们关系好,就怒了。”宋风晚简单解释。

    “她碰你了?”

    “她骂我了。”宋风晚小嘴一撇,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。

    傅沉手指轻轻叩着桌子,节奏均匀,只是眉眼透着冷厉,显然是不大高兴。

    边上那人正拿着平板滑动菜单,无意瞟了眼两人,两人说话很随意,这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,毕竟傅沉从来都不是个好相处的人。

    “然后我把蛋糕砸她脸上了。”宋风晚想起这个还显得很亢奋。

    斜对面那人手指一僵。

    拿蛋糕砸孙芮?

    那种大小姐刁蛮任性,按理说应该抓花她的脸才对,怎么会轻饶她,还狼狈逃窜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沉听了这话舒服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没瞄准,没扔到她脸上,有些可惜。”宋风晚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舅,你要喝点什么?”边上的青年这才开口。

    宋风晚差点被蛋糕给噎着。

    小舅?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傅沉的外甥?

    这么大了?

    “忘了给你介绍,沈浸夜,我外甥,这是宋风晚。”傅沉并没挑明和宋风晚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沈浸夜笑起来非常阳光,只是方才眼神犀利,宋风晚有些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宋风晚讪讪笑着,看了眼傅沉。

    难怪觉得这两人长得像,原来是外甥。

    “今天考试怎么样?”傅沉并不打算让两人继续对话。

    “不仅要看基本功,还得拼脑洞,虽然出来早,不过感觉不太好。”考的是设计,这个需要创作有心意,才能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反正傅沉没打算放宋风晚去南江。

    太远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因为不熟三个人话都不多,不过宋风晚还是了解了沈浸夜的基本情况。

    在金陵读大学,今年19,大二学生,学的是工程设计,放寒假特意过来看完傅家二老,顺便小住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他外甥都19了?

    宋风晚低头吃了口蛋糕压压惊,不过想到傅斯年比傅沉还大,还得喊她三叔,心底又平衡了,觉得他才是最惨的。

    傅沉当时在机场接人,人多嘈杂,才没注意到她的电话。

    宋风晚只要想到以后傅斯年会喊她婶婶,面前这个人要喊她舅妈,就觉得天雷滚滚。

    她实在不懂,这傅家二老有儿有女,怎么一把年纪还想着生第四个孩子。

    吃饭中途,老太太打了电话过来,打给傅沉的,却是沈浸夜接的。

    “喂——外婆。”沈浸夜拿着手机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宋风晚在桌下提了下傅沉的小腿,“你外甥咋这么大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侄子更大。”傅沉说得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“感觉他喊我舅妈,很惊悚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他肯定比你更惊悚。”

    傅沉说得这是实话,沈浸夜做梦都没想到傅沉会找一个高中生。

    他就是找个在校大学生,他都觉得是老牛吃嫩草。

    沈浸夜打完电话,瞥见傅沉的锁屏壁纸,雪原上的一抹红影,一个女人的背影,照片拍的很有艺术感,看不清脸,他以为是网图。

    还暗自咋舌。

    他家小舅终于思春了。

    宋风晚隔天还有一场考试,三人吃完饭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中途沈浸夜还接了来自傅斯年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哥——”听他称呼傅斯年,也看得出来两人关系不错。

    宋风晚却从未听傅聿修提起这个弟弟,估计关系不大好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?”傅斯年一直在开会,刚结束,原本接沈浸夜的应该是他,只是软件投入测试出了点小问题,才交给了傅沉。

    “去小舅家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“过来和我住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过来都是住小舅家的,我可不和你住,你作息黑白颠倒,跟你住一起,我一日三餐只能吃外卖。”这个岁数的孩子,不大愿意和老人家住一起,觉得唠叨,若不然就该住傅家老宅那儿了。

    傅沉和他虽然隔了一辈,但年纪不大。

    “我说真的,过来和我住。”傅斯年伸手摘了眼镜,捏了下眉心。

    “不去,我这都要到了,你平白无故邀请我过去,我害怕。”沈浸夜揉了揉鼻子。

    傅斯年也是个腹黑的人,平时并不愿意和他玩,毕竟两人差了岁数,有代沟,而且他忙起来每日每夜,他妈也不让他去他家住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邀请他同住,总觉得有诈。

    “我会害你?”傅斯年掐着眉心,这死孩子脑袋里装的是什么?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没坑过我?”

    傅斯年直接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自己已经伸手救他了,他自己拒绝的,要是出什么事,可别怪他这个当哥哥的不仗义。

    他和宋风晚年纪相差太小,同龄人之间肯定有很多话题,住在一个屋檐下,就他家三叔那种醋劲儿,保不齐小本本上都给他记下了。

    那天把他惹火了,这小子怕是连人带行李箱都会被丢出去,“横尸街头”。

    盼他自求多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浸夜看着被挂断的电话,看了眼傅沉,“小舅,我哥最近怎么了?突然让我去他家住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去?”傅沉笑道。

    “挺奇怪的,他最近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?”

    “前几天确实受惊过度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了,事出反常必有妖,我才不去。”沈浸夜咋舌,对着傅斯年那张冷脸,他连饭都吃不下去。

    宋风晚坐在后排,只能感慨傅沉太腹黑。

    受惊过度这种话都说的出口。

    那还不是被你吓的。

    云锦首府

    回去之后,沈浸夜还找傅心汉。

    “林白眼睛出了点问题,傅心汉被我送去陪他了。”傅沉并没具体细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浸夜点头,推着两个行李箱往里走,他自己有房间,来的也勤,提着箱子就上楼了。

    宋风晚也回去换了身衣服,考虑有外人在,没好意思穿睡衣,穿得中规中矩。

    她出去路过沈浸夜那屋的时候,房门开着,他正拾掇行李。

    本想悄悄离开,沈浸夜已经看到她了,“我这房间有点乱,就不请你进来坐坐了。”沈浸夜拿起放在桌上,未开封的可乐,递给她,“要吗?”

    “不喝,谢谢。”沈浸夜这人看着硬朗乖张,却难得好相处,说话做事没有半点架子。

    和她第一次接触傅聿修的时候完不同,他总是冷冷清清,给人一种眼高于顶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太瘦了吧?”刚在外面,她一直穿着外套,回家换了衣服,沈浸夜才觉得她身形太瘦。

    他对宋风晚有些敌意,因为在他看来,小舅是最疼自己的,因为他和他母亲关系最好,对自己也偏爱,却对一个借住的小姑娘着急上火,温柔相对,他心底吃味。

    傅家没女孩子,他从上学开始,都是快班,高中读理科,大学工程系,没几个女生,他接触的异性不多。

    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软萌的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孙家人,听她说赶走了孙芮,觉得她纤瘦却不柔弱,和他说话,进退有度,也没用那种审视的目光看她。

    权当自己多个妹妹,有个同龄人在,还能一起玩。

    “学美术也很累吧?”沈浸夜拧开可乐,喝了两口。

    宋风晚有些诧异,学美术是艺术生,有些人觉得艺术生就是花钱走捷径,毕竟网上艺校招生,都是俊男美女,铺天盖地的新闻。

    事实并不是那样,云城没暖气,她去年冬天学画画,除却大拇指,手指部生了冻疮,还不能落下学业,个中心酸只有他们自己清楚。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她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我有认识的同学是体育特长生,每天训练,累得腿都断了。你是云城人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考的是国卷还是自主命题,我们那儿自主命题,尤其是有个数学命题人,那简直是变态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龄人之间,自然有共同话题。

    傅沉刚上楼,就看到宋风晚站在沈浸夜门口,嘴角还带着一抹笑。

    他挑了下眉。

    宋风晚在他门口站了会儿,准备下楼,一转身就看到了傅沉,“三……三爷。”

    沈浸夜也走出房间,“小舅,我剃须刀忘了,我待会儿要借一下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私密物品不外借,自己出门买。”声线冷硬。

    沈浸夜挠了挠头发,自己没惹他吧,怎么突然这么不待见自己,语气这么硬。

    “那我待会儿出去,正好还要买点其他的东西,你要不要去逛超市,买点零食?”沈浸夜看向宋风晚。

    傅沉挑眉,这小南蛮子。

    说话聊天,还要拐带出门?

    “不了,我还得看会儿书,明天有考试。”宋风晚已经感觉到后背发凉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吃什么,我给你带点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先回房了。”宋风晚急忙钻回屋。

    沈浸夜耸肩,“小舅,你车子借我。”他已满18,也拿了驾照。

    “走过去,或者坐公交。”傅沉说完直接回房。

    沈浸夜一脸懵,他以前也常开他的车啊,怎么就不许他碰了?

    宋风晚听到沈浸夜那屋的关门声,估摸着是去超市了,紧接着收到傅沉发来的信息。

    来我房间,或者我去你那里

    宋风晚还在思考如何回复他,门外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这人来得太快了吧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是外甥呀,嘿嘿,不少人猜到了啊……傅家人慢慢都会登场的,毕竟要过年了,得回家了,哈哈

    外甥不借东西,不给开车……啧

    三爷你在考虑,煎煮油炸,怎么搞你,你喜欢哪种,还是清蒸红烧?

    外甥……

    今天更新结束了哈,么么~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