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31 春光乍现,三爷会害羞?

231 春光乍现,三爷会害羞?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云锦首府

    宋风晚没想到傅沉来得这么快,“咚咚咚——”的敲门声,轻缓却给人一种急促之感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她回屋已经换了睡衣,就连内衣都脱了,随时准备睡觉,哪曾想他会过来,她翻出内衣,脱了上衣……

    某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了,叩门声越发密集,宋风晚有些着急,指尖发抖,后侧暗扣怎么都合不上。

    “我说让等一下。”宋风晚气闷,这人到底在急什么。

    傅沉双手抱胸,垂头看了眼腕表,他敲了三分多钟门了,她到底在搞什么……

    宋风晚房门并未反锁,这个楼层平时只有她和傅沉两人,即便年叔过来,也会敲门,没人闯入。

    就在宋风晚刚穿上内衣,穿上外套的时候,“咔嚓——”一声,门开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敲了好几分钟,到底在做什么——”

    伴随着傅沉略显不耐的声音,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门口,两人四目相对,空气都仿佛在一瞬间停滞了。

    宋风晚刚穿上睡衣,纽扣未系,从领口到小腹开了一条细缝,胸前的春光隐约可见……

    傅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内衣颜色是纯白的,上面还有印花,浅色的灯光下看着白嫩柔软。

    宋风晚那一瞬间整个人都是懵逼的,什么尖叫都是骗人的,大脑都是混沌的。

    傅沉视线在她身上停留三秒,往后退了一步,“我出去等,好了给我信息。”

    然后门就被关上了。

    宋风晚这才垂头看了眼,手指颤抖的将睡衣扣子一点点合上,过了几秒钟,浑身才像是着了火般,又热又烫,敷了层粉,红得吓人。

    她忽然觉得有些喘不上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沉并没在房门口等着,而是直接到了厨房倒了杯水。

    沈浸夜出去一圈,又折返了回来,看到傅沉还笑着打了招呼,“小舅……”

    傅沉应了一声,灌了一大杯水。

    他压根不懂宋风晚在换衣服,按理说这个点她肯定洗好澡在看书之类,而且他在外面站了很久,穿什么衣服也该好了,谁曾想一推门会看到这一幕……

    就好像有人在他胸口狠狠开了一枪,“砰——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整个世界都仿佛停止了。

    夺命的窒息感。

    他此刻心跳还紊乱失序。

    “外面太冷了,我要拿个围巾口罩。”沈浸夜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傅沉整个人斜靠在墙上,一手捏着杯子,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,指节掐得泛白,一手捂着半边脸,从耳根开始,一路血红,蔓延到脖子,没入领口……

    “小舅,没事吧?”沈浸夜走过去,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他又不喝酒,怎么身上这么红?

    傅沉伸手扒了下头发,“再不出门,商场要关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沈浸夜一步三回头跑上楼取东西,时不时扭头看一眼傅沉。

    他家小舅……

    脸红了?

    这么么鬼?今天这是怎么回事?大哥不正常,小舅也反常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沈浸夜取了东西,飞快地跑出门,直奔靠近学校的公交站台,压根没多想。

    傅沉在楼下喝了两大杯水,才收到宋风晚的信息,说她收拾好了。

    他上楼的时候,她的房门虚掩着,他手指放在门上,忽然不大敢推进去,“晚晚?”

    终是开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宋风晚不仅穿了睡衣,还裹了件外套,全副武装。

    傅沉走进去,两人互相看了一眼,气氛那叫一个尴尬。

    “坐啊。”宋风晚坐在床边,指了指一边的椅子。

    傅沉走过去,挨着椅子坐下,许是太尴尬,随手拿起她放在桌上的笔记翻了两页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刚才都穿好衣服了,就是胸前衣服敞开了些,他能看到的东西有限,宋风晚本来觉得不好意思见他,太尴尬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有人比她还紧张,心底瞬间就平衡了。

    “都看到了?”宋风晚追问。

    “这字写得不错。”傅沉顾左右而言其他。

    “都被看光了,以后要是不娶我,都会赖着。”宋风晚是想活跃一下气氛。

    没想到傅沉忽然抬头,目光严肃得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娶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被一噎,“我就开个玩笑,别这么严肃。”

    突然这样也很尴尬啊。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傅沉身子微微前倾,直接凑到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两人的距离靠得很近,傅沉能感觉到床边的人,瞬间屏住了呼吸,就连瞳孔都微微骤缩,手指扯住床单,一瞬不瞬得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晚晚……”

    “干、干嘛?”

    傅沉伸手,微凉的指尖捏住她小巧的耳垂,白皙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充血泛红。

    他勾着唇角,温和邪肆。

    宋风晚有那么一瞬觉得自己的心脏怦然跳着,想要撞开肋骨般。

    他的气息又热又紧,稍微往前一寸,就能碰到他微翘的唇角。

    “对……我从不开玩笑,等成年,我们去国外领证,或者等到法定结婚年龄在国内领证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法定结婚年龄?”宋风晚细气的眉头,微微蹙着,“那还得几年后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舔了舔嘴角,就在他话音刚落的下一秒……

    微微往前一点。

    在他唇角啄了一下,许是没把握好分寸。

    “啵——”的一声,在寂静的空间,暧昧到了极致,宋风晚反而先红了脸。

    傅沉低低笑着。

    宋风晚气结,这人到底在笑什么,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,将他整个人往下压,仰着脸迎上去,精准的对上他的唇,含住……

    傅沉呼吸一沉。

    这丫头胆子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这次可不像之前那么蜻蜓点水般的轻啄,而是用力的含住他的唇,学着他以前的做法,咬了几下,又啃了几口,只是没有半点技巧,胡乱的亲着,那模样,有点气急败坏的味道。

    傅沉没回应她,就任由她吮吸舔咬,直至她有些恼怒,想要撤身离开……

    傅沉才猛地扣住她的后脑勺,加深这个吻。

    缠绵,湿漉,迷离……

    宋风晚身子软得陷入床上,傅沉顺势压在她身上,直至她不能喘息,才小口啄着她的唇,“晚晚,学会了吗?”

    腾地一下。

    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简直没脸见人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少和浸夜说话,听到没?”傅沉揉着她的耳垂,弄得她身子发软。

    “我和他也没说什么。”宋风晚小声嘀咕,“这醋劲也太大了吧,他可是外甥。”

    “前提他是个成年男性。”

    “我对他也没那感觉,想太多了……”宋风晚侧身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因为太喜欢。”傅沉吻了吻他的额角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因为他和我年龄相仿,共同话题多,才担心……”宋风晚也不傻,一语道破。

    傅沉嘴角一颤,这丫头到底在哪里学坏的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这两人在床上耳鬓厮磨,另一侧的沈浸夜跑到二中门口,才发现这路公车八点停运。

    等了十几分钟出租,也没见一辆车经过,他只能去一侧骑共享单车。

    顶着寒风,冻得他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到商场的时候,倒是浑身出了点汗,超市也快打烊,他飞快的买了东西,结账离开,回家的途中接到了母亲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到小舅家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东西都收拾好了?早点休息,别熬夜,也别打游戏!”对面的人语气温柔。

    “我出来买点东西,妈,我在骑车,不太方便接电话,等我回去再和说。”沈浸夜说着还忍不住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他车身上挂着便利袋,一手接电话,压根没法平衡,傅沉住的地方比较偏,这个点连出租都没有,害得他只能踩着自行车往回跑。

    这大冷天,手指都要冻僵了。

    “骑车,小舅他……”对面的人话都没说完,电话就被挂了。

    也就十几秒后,傅沉的电话震动起来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三爷,好意思问晚晚在哪里学坏的?

    谁都能问,就不能。

    三爷:……

    **

    日常求票票呀,各种票票都欢迎砸向我呀~么么哒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