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32 三爷被训,师兄再度求婚(2更)

232 三爷被训,师兄再度求婚(2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傅沉电话响起的时候,还没回房。

    宋风晚目光下意识瞄了眼他的手机,备注是【漂亮姐姐】,她扑哧一声笑出来,他家三个备注是这种风格?

    傅沉眉头皱起,这个点给他打电话,来者不善啊。

    他将食指放在唇边,示意她别出声,这才坐直身子,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他连一句喂都没说出口,对面的人已经叫嚣起来。

    “傅沉,怎么回事?大冷天的,让亲外甥去外面骑脚踏车?们家车子都没油了吗?还是都抛锚不能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之前打电话给,满口答应我会照顾好他,就是这么照顾的?”

    “我可告诉,我儿子要是生病了,我唯是问,他是去过寒假的,要是敢欺负他,看我回去怎么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对方不管三七二十一,一通嘴炮。

    直至有人给她端了杯水,她才停止攻击。

    傅沉捏了捏眉心,脑仁有些疼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气势汹汹的。

    宋风晚就靠在他边上,对面那人说的话,她听得真切,有些难以置信,还有点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她以为按照傅沉的性格,肯定会反击,没想到他张了张嘴,只说了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对面那人似乎心里舒服了些,语重心长得说道,“傅沉啊,他是外甥,还是个孩子,这个当舅舅,要多包容他……”

    傅沉微笑点头,心底却已经摸出小本本,给沈浸夜狠狠记了一笔。

    这小子真是能耐啊,刚出门就打小报告。

    “直接道歉了?”宋风晚错愕。

    “蛮不讲理的人,和她辩解,她会说出一堆道理,没完没了。”傅沉捏着眉心,总觉得自家姐姐近几年越发啰嗦了。

    难不成是进入更年期了?

    **

    沈浸夜回去的时候,傅沉正在客厅坐着,他提着大袋东西,因为骑车,出了半身汗,此刻进屋暖气太足,忍不住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“小舅,这么晚,怎么还不睡?”

    “等。”

    傅沉冲着他一笑,沈浸夜浑身发毛,怎么有点渗人,“等我干嘛?”

    “有点睡不着,陪我去书房坐坐?”

    沈浸夜悻悻笑着,和他进书房,准没好事,饶了他吧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宋风晚也下楼了,她是刚喝完牛奶,递杯子下来。

    “来得刚好,不知道喜欢吃什么,就随便给带了点零食。”沈浸夜自己要买吃的,家里还有个妹妹,不好意思只想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宋风晚没敢和他多说话,洗了杯子就打算上楼。

    “这零食我待会儿送屋里,还是怎么办?”沈浸夜挑眉。

    “她要睡了,送我房间,明天我递给她。”傅沉开口。

    不仅想拐带出门,还想登堂入室,这小子怕不是想上天?

    沈浸夜点头,“那我先回房收拾一下东西。”

    可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,说不上来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给宋风晚的东西,要送给小舅再送过去,他明天送去不是一样?

    **

    隔天一早

    沈浸夜没有睡懒觉的习惯,但好不容易放假总是倦怠一些,定了八点闹钟,没想到五点半就被傅沉从被窝里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什么要晨练。

    M的,这天都没亮,晨练个鬼啊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熬了半个小时,他以为能回房睡个回笼觉。

    “和我去书房,帮我研磨。”

    晴天霹雳。

    沈浸夜昨天收拾行李,又玩了几局游戏,凌晨两点多才睡,去外面吹了冷风,还没彻底清醒,双目呆滞无神。

    研磨只是几分钟的事,他本想靠在椅子上睡会儿,耳畔就传来咿咿呀呀的京戏声……

    他脑壳疼得厉害,一抽一痛。

    他心里叫嚣,恨不能上去踹他一脚。

    “小舅,咱能不能换个音乐。”

    “京剧是国粹,陶冶情操,怎么?坐不住了?”傅沉握着毛笔,濡墨抄经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沈浸夜是真的想睡觉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孩子就是太浮躁,需要好好磨磨性子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直接把他打发了。

    沈浸夜是有苦难言,某人是压根没有一点扰民的自觉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宋风晚考试上午九点开始,七点钟傅家准时吃饭,她看了眼顶着熊猫眼的沈浸夜,“昨晚没睡好?”

    “呵——试试五点半被人拖,嗷——”沈浸夜话没说完,就被傅沉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这小子说话什么语气?

    “食不言寝不语。”傅沉挑眉。

    宋风晚低头憋着笑,怕是被傅沉折腾了。

    这老男人怎么这么小肚鸡肠啊,不过……

    还蛮可爱的。

    沈浸夜咬了咬牙,傅家是名门大户,规矩却不多,什么时候开始食不言了?

    他飞快的吃完饭,“小舅,我先上楼了。”

    傅沉挑眉,并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晚晚,考试加油啊。”沈浸夜比了个加油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宋风晚低头喝着胡辣汤。

    此刻傅沉发话了,“上楼换件衣服,陪我送晚晚去考场,再去趟庙里。”

    去庙里?那不是要上山?

    沈浸夜简直抓狂,就不能让他睡会儿?

    他本以为傅沉是上山祈福的,没想到接了个小和尚回来,那小沙弥穿着青衣布衫,嘴巴也甜,生得圆润可爱,沈浸夜心底是高兴的。

    傅心汉不在家,没法遛狗,遛遛孩子也成。

    沈浸夜对他好,怀生自然也黏着他,接回去当天,他就带着怀生出去玩了,晚上他还抱着小枕头要和他睡一屋。

    傅沉乐得高兴,怀生去补习班有人接送,一次性解决了两个电灯泡。

    后来的沈浸夜才知道,什么叫做【请佛容易送佛难】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宋风晚接下来的几天考试,还算顺利的,随着一场场校招结束,被考试压垮的神经也逐渐松弛。

    每场考试之前,都是循例会给乔艾芸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自己感觉不错就行,别太拼命,晚上一定要早点睡,身体最重要,考试尽力而为。”乔艾芸就和普通家长一样叮嘱她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宋风晚正在考场外等着进场,寒风吹得人骨头缝都疼,“妈,和严叔最近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乔艾芸看了眼身侧的人,这一大早,她要出门买菜,他非得跟着,要说进展,同住一个屋檐,肯定不如以前那般,见到他害怕紧张,但是也没实质性的发展,“好好学习,大人的事情别管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宋风晚看了眼考场已经开放,有人陆续进场,“我要进考场了,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紧张,正常发挥肯定没问题……”乔艾芸跟着叮嘱几句才把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她收起手机的时候,胳膊不经意撞到身边人的胳膊,她下意识离他远了一些,脱口而出一句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严望川偏头看了她一眼,四目相对几秒,乔艾芸能感觉到他心情不大好。

    “我是洪水猛兽吗?要离我那么远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完全是身体本能的条件反射。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严望川忽然伸手抓住她的手,她刚接完电话,冬天伸手出来,难免冻得冰凉,他的手异常灼热……

    烫得她整个手背仿佛要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菜场后,乔艾芸忍不住想要往后躲。

    她是这边的老住户,和这边卖菜的摊主都是老熟人,最近严望川一直跟着她出来买菜,已经很惹人注意了。

    她和送敬仁的事情,闹得沸沸扬扬,这边的人都是清楚的,离婚不久就和另一个男人出双入对,有人觉得正常,但也有人背后议论,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所以两人出门,乔艾芸总是格外注意,只是此刻他还紧拽着自己的手,不肯松开。

    她又不是一二十岁的小姑娘,众目睽睽下拉着手,臊得慌。

    她挣脱不开,只能不断给严望川暗示,不是拽拽他的手腕,就是扣扣他的掌心。

    “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直挠我掌心,是故意想占我便宜勾引我?”某人语气一如既往的冷静嚣张。

    乔艾芸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勾引他?

    这话说得未免太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乔艾芸最后还是没拗不过他,两人就这么拉着手买完了菜,这一路上,乔艾芸每逢遇到熟人都忍不住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一把年纪了,出门就不能顾及一下影响?

    就连小区门口保安都认识严望川了,看到两人携手归来,笑得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回去之后,乔艾芸提着菜进入厨房,严望川也跟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进来干吗?”

    “有话对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此刻做饭还早,乔艾芸将暂时不吃的蔬菜放入冰箱就走出了厨房,“有什么事出去说。”

    她坐在沙发上歇会儿喘口气,严望川便坐到了她身侧,他冷厉着脸,视线更是凛冽,活像是要把人吃了。

    乔艾芸往边上挪了一点,抬手将一侧的头发别到耳后,被他看得心底发慌。

    可是她挪半寸,他就近一寸,越发得寸进尺,直至将她逼到了沙发角落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严望川蹙眉。

    乔艾芸傻了眼。

    这人真是……

    这话应该是她问吧,恶人先告状啊。

    “想说什么?”乔艾芸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我想和商量一下换个称呼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乔艾芸没想到他会突然说这个,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以后在一起,不能一直称呼我师兄。”

    乔艾芸讪讪一笑,“那我该喊什么?严先生?”

    “望川或者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公。”

    “迟早都喊的,可以提前适应一下。”

    乔艾芸脑袋嗡然作响,两人一没结婚,二没领证,他进入角色也太快了吧,这东西还需要适应?

    “选一个吧。”严望川这压根不是在商量,分明就是强迫她该称呼。

    她太了解他的性格,不达目的不罢休,只能硬着头皮,“那以后喊望川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乔艾芸脑袋都大了,他每天哪里来的那么多事。

    “十天过去了,打算何时与我去领证。”

    乔艾芸心脏忽然狠狠一动,嘴角狠狠一抽,这人怎么又提起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些等不及了。”严望川再次开口。

    乔艾芸深吸一口气,偏头看向身侧的人,“师兄,我……”某人视线一沉,一脸不爽。

    “望川。”乔艾芸纠正称呼,“一直和我说何时领证,这就算是和我求婚,但是哪个人求婚是像这样的,这种语气好像我欠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欠我一张结婚证。”严望川说得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乔艾芸咬了咬牙,他怎么总能出其不意的说出撩人的话,“这已经不止一次了,说话的语气真的让人很难接受。”活像是讨债的,又冷着脸,任是谁都看不出来,他是在讨论结婚领证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的语气?”严望川说话习惯了,自己无知无觉。

    “霸道强势,很凶很吓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温柔一点会答应和我结婚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沈浸夜怕是被怀生呆萌的外表给骗了,【请佛容易送佛难】啊~多保重吧。

    们有木有觉得师兄的逻辑很强大。

    把人逼到角落,还问别人想干嘛?【捂脸】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