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35 段浪耍无赖,搞完不认账?(2更)

235 段浪耍无赖,搞完不认账?(2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段林白戴着墨镜口罩,穿着貂,一个胳膊夹着包,一手还拿着盲杖,站在寒风中,豪气冲天。

    也难怪小区的人指指点点,他们这样的县城,好车都不太多,这种明晃晃的豪车更是稀有,他又穿得这么闷骚,自然惹人围观。

    现在小区里多是老弱妇孺,好奇,却不认识他,若不然他出现在这里的消息,早就引爆网络了。

    许佳木抓紧行李箱拉杆,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人还真是阴魂不散,怎么找到她家来了。

    震惊之余,还觉得后背隐隐发凉。

    他端站着,气场很足,许佳木知道他看不到,还是心虚啊,就在双方僵持,无人开口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段林白猝不及防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“阿秋——”他伸手揉了揉鼻子,“我去,这到底是哪个荒郊野岭啊,差点把老子冻成狗。”

    开车还走了一段颇不平整的路,差点把他心肝脾肺都颠出来。

    刚才树立的高冷霸道形象,瞬间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“怎么来了?”许佳木声音透着股难以置信,她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,他直奔她家来,还是觉得惊悚后怕。

    “说呢?”段林白虽然看不到,也能猜出她此刻震惊错愕的表情,这心底还有些小窃喜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事,我先回家了。”许佳木拖着行李箱准备上楼。

    “许佳木,是不是不想对我负责?搞完就跑?”段林白看不到她了,冲着空气吼了一两句。

    围观的左邻右舍都懵逼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的天,什么情况,这人该不会是她男朋友吧,把人甩了,人家找上门了?这谁家闺女啊。”

    “老许家的吧,前些日子还说过年让我给她家闺女张罗找对象,这不有男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小姑娘在大城市,长得漂亮学历又高,怎么可能没男朋友,现在的孩子啊,谈个爱都藏着掖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许佳木惊掉下巴,这人怎么胡说八道,“瞎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胡说了,那天晚上月黑风高,把我拖进小巷子里,然后……唔——”段林白说得绘声绘色,许佳木扔掉行李箱,冲过去捂住他的嘴。

    “段林白,要再敢胡说八道,我……”许佳木气得呼吸不顺。

    “许小姐。”助理小江咳嗽两声。

    许佳木这才撤开手。

    “我们需要好好聊聊,去家,还是在这里?”段林白虽然看不到,也知道周围很多人,他这人脸皮厚,不在乎,许佳木显然不是。

    许佳木没办法,只能请两人上楼。

    老旧的单元楼,楼道阴冷潮湿,段林白拄着盲杖,小心翼翼探着台阶,一手抓住楼梯扶手,却摸了一手灰。

    “我去,们小区也太脏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平时没人打扫,需要用扶手的都是老人家,他们宁愿住车库也不愿爬楼。”时间久了,扶手自然落了灰。

    段林白深吸一口气,磕绊得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“们家住几楼?”

    “6楼。”

    段林白嘴角一抽,还特么没电梯,这是要搞死他啊。

    “小老板,我扶吧。”助理看他走得艰难,一步踏错,差点摔倒,难免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“我不用扶,帮她提行李。”

    许佳木28寸的大箱子,爬了一段台阶,箱子磕了七八次,她被累得气喘吁吁,听得段林白实在不舒服。

    她们家就没人来接她一下?每次回家都自己搬行李?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来。”段林白说这话,许佳木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在她心里,段林白就是喜欢泡网红的纨绔子弟,没想到会如此贴心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来吧,麻烦许小姐照顾一下我家小老板。”小江笑着接过行李箱,随手一提……

    我靠!

    真特么沉,她里面装的是转头吧。

    助理提着箱子走在后面,许佳木略微搀扶着段林白,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“们家没人?”段林白爬到三楼才意识到这个问题,要是有家人在,他怎么好意思找她算账。

    “我爸妈上班还没回来,我弟还没放假。”他能找到这里,估计把她身家背景都调查清楚了,许佳木也没什么可瞒着的。

    要是家里有人,她也不敢把人往家里领。

    “弟弟……”段林白挑眉,“上大学?”

    “大二。”

    “都要过年了,还不回家,哪个大学还不放假啊?”许多中小学都放假了,大学应该比他们还早。

    许佳木神情有些暗淡,并没说话。

    爬到楼上,许佳木有些微喘,段林白却像个没事人一样,就是一直攥着盲杖,手心出了点汗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体力应该很差。”许佳木翻包找钥匙。

    “我可是练过的。”段林白喜好滑雪,体力肯定可以。

    许佳木不以为然,只是后来有些事情证明……

    某人确实体力很好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三人进屋后,小江扶着墙,不停喘着粗气,许佳木则带段林白去洗手。

    三室两厅的屋子,只有一个洗手间,许佳木带他进去之后,帮他拧开水龙头拿了香皂。

    段林白以前都是用的洗手液,极少用香皂,抓不住,香皂像个泥鳅一样,在他手心窜来滑去,根本握不住,他又看不到,去盥洗池里捞,颇为费劲。

    许佳木叹了口气,走到他身边,抓住他的手……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段林白岿然未动,她手不算大,温暖柔软,拿着香皂,帮自己手指打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自己搓一下。”许佳木放回香皂,冲了下手上的泡沫。

    段林白听话的搓着手指,冲洗干净才在她搀扶下坐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虽然外面冷,但是屋内有供暖,貂是穿不住了,段林白试探着脱了衣服放在一侧。

    “许佳木,那天晚上在九号公馆门口把我拖进巷子里的人是吧。”段林白单刀直入。

    许佳木咳嗽两声,“那天是先对我不规矩,我才动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知悔改的口气,把我都打进医院了,就拍拍屁股跑了?”

    “这是想找我要医药费?我很穷,没钱。”许佳木撩着眉眼,“这样的人,也不缺那点钱吧。”

    段林白被一噎,“我肯定不缺那点钱。”

    “那找我干嘛?准备揍我一顿,打回来?”

    段林白愣了。

    是啊,自己难不成还要打回去?那也太不爷们儿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口气又咽不下去,真特么憋屈。

    “打了人,还有理了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先对我动手动脚,我好端端会打?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喝多了?”

    “喝多了,怎么不去调戏男人,就冲着我来了?”许佳木也不是好欺负的,直接就怼了回去,“我看就是借酒行凶,要是那天不是我,耍流氓就得逞了!”

    “少胡扯,我根本不是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,只是喜欢和网红喝酒泡吧。”

    “许佳木!”段林白气炸,“特么从哪儿听说的,我什么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好像自己多花心风流一样,这简直就是**裸的人身攻击。

    “网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都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空穴来风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助理小江站在一边,看着两人唇枪舌剑,来我往,到最后他们家伶牙俐齿的小老板居然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“总之这件事要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,的学校和家里我都能找到,我还赖着了,我让不得安生,每天在家堵。”段林白冷哼一声,“小江,扶我下楼。”

    许佳木气得直上火。

    这泼皮无赖?

    他赖着自己能干嘛啊,她又没钱,这人是不是闲得淡疼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段林白拿着自己的保温杯,一个劲儿灌水。

    刚才说了一堆话,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“小老板,真要留在这里?”小江也是第一次来宁县,和京城自然没得比,在街上绕了一圈,也没看到几家大的酒店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,就这么回去?”段林白反正没事,听到许佳木咋咋呼呼的声音也觉得挺有趣。

    小江没作声。

    段林白靠在座位上,长舒一口气,“小江啊,家小老板刚才怼人的时候,是不是特别威武勇猛。”

    小江嘴角抽搐着,人家许小姐是指着的鼻子说,是对着空气乱吼的,他该怎么评价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放了狠话,她是不是被吓到了?”

    小江蹙眉,狠话?

    “说她听说我要家里学校堵她,会不会吓哭?”

    小江悻悻笑着。

    那许小姐压根不是那种人,要不是您目不能视,我看她的做派,铁定会一脚把踹出去。

    段林白自顾自的想着,忽然就笑了,觉得自己旗开得胜,压了许佳木一头。

    其实在许佳木看来,这人不仅猥琐下流,泼皮无赖,还非常幼稚。

    去家门口堵人?只有小学生才会说吧,简直可笑。

    段林白立刻给傅沉打电话,汇报战况。

    傅沉只说了一句,“那挺好,再接再厉。”

    “那必须的,老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,要是不让她跪着喊爸爸,我就不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努力。”傅沉轻笑。

    他和许佳木虽然接触不多,从她敢揍段林白来看,惹急了也是个暴脾气的,喊爸爸?就怕最后是他先叫人姑奶奶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宋风晚考试结束,刚打开后座车门,傅心汉就朝她扑过来,差点将她扑倒。

    “怎么把傅心汉接回来了?段哥哥呢?”宋风晚钻上车,抱着狗就是一通揉捏。

    “他有事去外地了。”傅沉看着一直往宋风晚怀里拱的狗子,眸子微微收紧。

    这狗东西是往哪里钻呢。

    眼睛看不到还出远门?什么事这么急。

    “刚考完试,歇一下喝点水,傅心汉,还不赶紧过来。”傅沉蹙眉,还敢往她脸上舔,怕不是想死。

    傅心汉狗躯一震,往他那边挪了,趴在他腿上,任由他顺毛。

    傅沉手指从它狗头摸到脖子处,细长的手指有点凉,傅心汉身子一哆嗦,总觉得下一秒,自己会被掐死。

    宋风晚考试期间不敢多饮水,结束后才灌了大半杯,给母亲打电话说一声,靠在椅背上刷会儿微博。

    最顶上的热搜关键词就是【京城孙芮】。

    她略微诧异,点开一看。

    【富家小姐霸凌女同学,掌掴数十巴掌】

    下面是一段视频,宋风晚忘记调整音量,一打开,纷乱的杂音中,孙芮声音尖锐刺耳。

    “……还敢哭!不许躲。”

    巴掌声像是暴雨般倾泻而下,不带一点停歇。

    那刺耳的声音,吓得傅心汉都身子一颤。

    视频上的孙芮穿着校服,看背景也是在教室,被她欺负的女学生缩在角落,瑟瑟发抖,还不敢捂着脸,视频中的脸已经被抽肿了。

    视频下三四万条评论,全部都是在斥责孙芮,一时间舆论沸然。

    整个孙家都被顶上了风口浪尖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浪浪,对着空气吼了一通,爽不?咋自我感觉如此良好【捂脸】

    后面会开始虐渣,嘿嘿~

    话说许佳木的人物设定,就是普通人家的姑娘,好学上进,家里也没啥大钱……

    段浪:我就赖着她了。

    许佳木:不要脸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