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36 再遇女妖精,就要毁了她(3更)

236 再遇女妖精,就要毁了她(3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网上这段视频持续三分半钟,宋风晚并没看完,已经气红了眼。

    其实学校霸凌屡见不鲜,不少人都经历过,宋风晚在学校几乎没朋友,女生之间拉帮结派,不愿意带她玩,也是一种变相的霸凌。

    底下评论也是纷杂错乱……

    “这种人就是畜生,仗着家里有点钱就为所欲为,没人管吗?”

    “被霸凌三年,拒绝上学被家人强行送到学校,然后遭到更严重的嘲讽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人就该往回打,狠狠揍一顿就特么老实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除却这些言论,更多的则是关注到了孙芮的家庭背景,这种新闻一经散播,影响极其恶劣,甚至有人开始鼓动,要一起抵制他家的公司。

    在股市即将收盘的时候,孙氏股票断崖般的跌到了继金融危机后的最低值。

    宋风晚偏头看向傅沉,“孙芮真敢这么肆意妄为?”

    她第一时间就猜到了这件事是傅沉干的,孙芮最近得罪的人只有他,而且敢动孙家的人,实在不多。

    “孙家还是势大,学生不敢说。”傅沉以前没在意过孙芮,自然不不懂她做的事情,调查下来,还真是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视频是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“当年和她一起玩的女生拍的,传到了QQ空间里,过去很多年了,也没删除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挑眉,难怪看着不像是偷拍,真是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人也是活该,她也没有半点同情。

    傅沉还没到家的时候,手机震动起来,孙琼华的,宋风晚瞥了一眼,她能猜到的事情,孙琼华肯定也有察觉。

    “不接?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。”傅沉既然决定动手,就没考虑过孙琼华会怎么想。

    况且他所说的都是事实,也不是他胡编乱造,刻意栽赃,不过是把事实呈现给大家罢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沈浸夜打了电话给傅沉,说晚上想吃羊肉火锅,惹得傅沉眉头直皱。

    刚过来第二天就要吃要喝的。

    畏于姐姐,还是点头答应了,让他打个电话把傅斯年也叫过来。

    沈浸夜正愁怎么搬到傅斯年那里,立马给他打了电话,既然是傅沉开口的,傅斯年还是洗澡,换了身衣服出门。

    他出去的时候,对面的门还是敞开着,里面堆放着各式杂物,显然还没收拾好,叮叮当当的碰撞声就没停过。

    他锁门出去,等着电梯。

    门一打开,他眉头直皱。

    里面站了个女人,抱着一个硕大的纸箱,她穿着白色针织,长及脚踝的毛线裙,踩着一双露脚趾的毛绒拖鞋,上面似乎涂了一层浅色的指甲油,又亮又干净,称着黑色毛绒,白皙透亮。

    她戴着一次性口罩,还戴着帽子,一双过于美艳的桃花眼,睫毛细长微翘,她直勾勾看着傅斯年,眼睛亮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傅斯年侧身站在一边,等她出来,直至电梯门快合上,她都没动静。

    他伸手按着按键,“还出来么?”

    里面的人怔了两秒,抱着纸箱略显艰难的走出电梯,也不只是紧张还是着急,险些把箱子打翻。

    傅斯年及时伸手,帮她拖住了箱子,不算重,对女生来说,长久抱着手臂也会酸软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她急忙道谢。

    傅斯年目不斜视,进入电梯。

    电梯口的人还转身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他似乎刚洗了澡,头发吹得半干,不似之前穿着一身西装,套了件黑色羽绒服,拉链敞开,多了些慵懒。

    傅斯年蹙眉,不待电梯合上,抬手按了下关门键。

    这人怎么回事,直勾勾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这不是那谁的女朋友?这么盯着他,未免太放肆了吧。

    电梯合上,16楼的女孩扭头看了眼一侧紧闭的大门,忽然就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余同志,我说在门口磨蹭什么呢?帮搬家我都快累昏厥了。”从屋内走出一个男人,因为打扫卫生,弄得满身是灰。

    “谢了,晚些我请吃火锅。”她笑起来,媚态横生。

    “呦,请客?稀奇。”

    她笑着将纸箱搬进去。

    “这单元楼还是我托人找的,不是说离市中心太远?那我回头再给找找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这里蛮好。”她将纸箱里的东西一件件往外拿,“我待会儿把房顶电话给我吧,押一付三?我先租一年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不是说住一个多月,过完年就走?”

    她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倒是傅斯年到了地下车库,还忍不住眉头直皱,方才从她身边经过……

    这人身上也太香了。

    穿这件掐腰毛衣裙,腰肢纤细,略微一瞥,也看得出来是个生活非常精致的人,尤其是那双眼,妩媚勾人,这是妖精。

    那家还是挺保守的,找了整个妖里妖气的女朋友,也不知他家能不能顺利接受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傅斯年开车到云锦首府的时候,怀生正拿着磨牙棒逗傅心汉,沈浸夜则坐在沙发上玩手机,估摸着是在打游戏。

    “哥,可算来了。”沈浸夜冲过去,活像见到了救苦救难的菩萨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傅斯年将提来的饮料放在一侧。

    “小舅最近不知怎么了,总是折腾我,我再继续待下去,绝壁会发疯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懂怎么得罪他了?”傅斯年挑眉。

    这倒霉孩子,居然还没发现不对劲?

    沈浸夜懵逼脸,“我哪儿知道,我什么都没做啊,莫名其妙,连车子都不让我开,大冷天,我骑脚踏车出门的。”

    这也不能怪他,若不是傅沉亲口承认,他都不敢把那两个人扯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哥,带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坏人,会坑。”傅斯年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沈浸夜愕然,他就那么随口一说,怎么这么记仇啊,难怪都三十了还是个老光棍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晚饭前,傅斯年接了一通电话,特意去找了傅沉。

    他正窝在小书房,桌案上燃了檀香,刚誊好的经文,墨迹未干。

    傅沉写了一手极好的瘦金体,秀气漂亮,却又暗藏锋芒。

    他看着本《清心咒》,听的却是《沙家浜智斗》,撩着眼皮看了眼傅斯年,“来了,坐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都闹翻天了,还有心情听戏?整个京城都炸了。”傅斯年指的自然是孙家的事。

    “找了?”

    “二婶问我见过没,说找不到的人,这件事是做的?”傅斯年随手翻了本佛经,多是繁体竖排,看着很费劲。

    傅沉翻了页书,没否认。

    “孙芮是二婶娘家人,这样等于直接把她给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“迟早都要得罪的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低头闷笑,这倒是真的。

    待他和宋风晚关系公布,也是明晃晃打了二叔一家的脸,二婶瞧不上宋风晚,这点他们家都清楚,偶尔闲话家常中,总能听出一二。

    自己瞧不上的儿媳妇儿,却被眼高于顶的傅沉看上了。

    这有些话传出去就不太好听了。

    可能到最后,就不是说傅沉眼瞎,而是他们一家目不识珠。

    孙琼华那么要强好胜的人,怎么可能再和他和平相处?

    “这次她是做什么得罪了,需要闹出这么大动静,这件事压不住,警方都介入调查了,就连当年的校长老师都被带回去问话了。”孙家再有权势,也不能与法抗衡。

    事情闹得这么大,肯定要给公众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“得罪我还好,她找晚晚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眸子沉了几分,“她吃亏了?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想来也是,要是宋风晚正吃了大亏,傅沉早就冲到孙家去了。

    京城人只说傅沉这人面慈心狠,最是凉薄,但这人主要入了他的心,那护着,就是一辈子的。

    “这次出手是挺狠的,我看孙家是被彻底得罪了,弄不好二婶已经找奶奶告状了。”

    傅沉闷声笑着,他既然做了,就没怕告状,他偏头看着傅斯年,“斯年,等心里有了人,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小心护着的人,和她开始接触,都小心翼翼,说话斟酌再三。”

    “哪能让别人欺负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轻笑,看来他家三叔是动真格的。

    他自诩为理智克制,就算遇到这种事,可能都不会和傅沉一样做得那么狠,等他真的谈了爱,心上人被欺负,那自然又是另外一番景象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傅家老宅

    孙家出事的消息早就传了过去,虽是亲家,但傅聿修一家常年都在云城,孙家就算想巴结傅家,也不好意思频繁走动,所以关系一直不温不火。

    “这孙芮是嚣张跋扈了些,没想到私底下还能这么欺负人。”老太太看了视频,气得晚饭都没吃。

    “谁家孩子不是父母的心头肉,人家做错了什么,她需要那么打她?”

    “孙家就是太溺爱孩子,我就知道会出事!”

    傅老还没开口,忠伯小跑进来,“老爷子,老太太,刚得到的消息,警察来了,把孙小姐带回局里接受调查了。”

    “该!”老太太轻哼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家里的座机电话就响了起来,忠伯接听后才看向二老,“二夫人打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吧。”老太太伸手接过电话,“喂,琼华啊。”

    “妈——”孙琼华此刻在国外已经是凌晨两点多,她人不在国内,帮不上忙,愁的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“那边挺晚了吧,还不睡?”

    “睡不着,就是……”孙琼华支吾着,“就是小芮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之前得罪老三,这次不知怎么又惹了他,她还是个孩子,这次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琼华啊。”老太太打断他的话,“想说什么我很清楚,首先我不清楚她和老三之间发生了什么,但是有几点我必须和挑明。”

    “首先网上那些视频我都看了,她在学校仗势欺人,欺辱同学是事实,这点错不了,即便老三做了什么,也不是故意欺负她歪曲了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,这件事警方已经介入调查,是非曲直,自有人会给她一个交代,即便是父亲也没权利干涉执法部门办事。”

    这里的父亲,指的自然就是傅老。

    “最后我想说,孙芮不是小孩子了,做错事就该承担责任,他父亲若是管教不好,自然有其他人和法律约束,也轮不到插手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。

    孙琼华脸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老太太虽未明说,却也挑明了,不许她顶着傅家二夫人的名头帮衬半分。

    这件事本就是孙芮的错,她不占理,只能被动挨骂。

    只是怨怼傅沉把事做的太绝,广而告之,这是要彻底毁了孙芮啊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同样的话傅斯年也问了傅沉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想彻底毁了孙芮?”

    傅沉只是笑着看他,“我是在帮她爸妈教育她。”

    语气温吞,偏又嚣张至极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其实三爷就是想毁了她【捂脸】

    妖精再次登场,姓名不透露,姓余,和斯年兄的名字组合起来……

    寓意【年年有余】

    快过年了,是不是很吉利,哈哈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