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38 傅心汉虐渣,咬死不偿命(2更)

238 傅心汉虐渣,咬死不偿命(2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傅斯年看到门口站着的人,幽深的眸子沉了几分。

    她没有和寻常见到的时候戴着口罩,似乎是洗了脸,脸上没带妆,生了双标准的桃花眼,即便含唇不小,也潋滟生姿,风情万种,清澈灵动,却又透着丝丝媚气。

    恰到好处的鼻梁,秀气小巧,好像是是被冻得,一片绯红。

    有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精致。

    只是方才穿得红裙子半边浸透,头发半湿的贴在脸上,水珠还在不断往下滴,之前穿得毛绒拖鞋已经完全湿透,她一路走来,地上晕的都是水渍。

    衣服紧贴在身上,曲线毕显,玲珑有致,分外惹火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家水管裂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墙上有小广告,找修理工。”傅斯年目光从她身上移开,指了指电梯口的小广告。

    “我打过电话了,他们说这边太远,过来需要一个小时,那个水阀我找不到,现在水关不掉。”她指了指自己家。

    傅斯年本不爱多管闲事,想让他去找物业或者打电话给业主,对面的人忽然打了几个喷嚏,冻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他抬脚走出去,“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家并没收拾好,地上还摆放着许多杂物,水从洗手间汩汩往外流,水声奔涌,她一边道谢一边将地上的指向放在高处。

    房子是精装修的,各家装修格局都差不多,傅斯年直接进厨房,在下方的一个壁橱里找到水阀,关闭,水声缓缓停止。

    “谢谢啊,我打过电话给房东,她说房子一直没人住,平时没检查,冬天水管才被冻裂了,而且暖气也有问题。”她拿起拖把,将地上的水渍拖干净。

    水已经漫了半个客厅,刚才房门打开,空调制暖的热气已经散的差不多了,屋子里凉意浸骨,傅斯年仅穿了件衬衫,头发未干,寒意像是要往人骨缝里钻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傅斯年无意看了眼洗手间,里面洗漱台上已经放满了各种女人采用的护肤品,就连牙缸中也仅有一只粉色电动牙刷。

    似乎……

    是一人独居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坐下喝点东西。”她将拖把放在一边,和他说话的时候,局促的扯了扯裙子。

    她想和他多些接触,但绝对不是在这么狼狈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“不用,先忙。”傅斯年说着转身回房。

    她拿起拖把,继续拖地,忍不住嘀咕:真是高冷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傅斯年回去之后,敲了几行代码,就听到隔壁传来争执声,而且声音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他透过猫眼看了下,一对夫妇正站在她家门口,她正弯腰一个劲儿道歉。

    他打开门……

    “小姑娘呀,白天就折腾一天,说搬家我们也能体谅,都这么晚了,还不消停。”

    “家房子的水都漏到我们家客厅了,要是把我家装修弄坏了,我是要赔的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还有小孩,大家都不睡觉的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刚搬来,不知道水管有问题,已经找人修了,对不住啊。”她也不和他们争执,就一个劲儿道歉。

    那妇人很强势,可是看她态度诚恳,也不大好意思一直说她。

    “行了,赶紧找人来修吧,大晚上的,大家都要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对不住。”她红着脸一个劲儿弯腰致歉。

    那对夫妇转身离开,嘴里还在嘀咕,念念有词,无意看到对面傅斯年的那张冷脸,均是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急忙钻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对面那位余小姐长舒一口气,看向傅斯年的时候,咬着唇,可怜兮兮。

    他蹙着眉,转身进屋,被看她极不自在,好像自己欺负了她一样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另一侧的云锦首府

    傅沉下楼的时候,坐在客厅的孙芮还是难免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平时看到他多是在傅家老宅,穿得正式得体,此时只穿了件简单的家居服,腕上一串沉香木做的佛珠,骨子里自带的金贵。

    孙芮张了下嘴,傅心汉坐在她对面,警戒得看着她,龇牙咧嘴,奶凶奶凶的。

    刚才就是逗着想摸一下它的头,险些被它咬了手指。

    “三爷。”孙振看到他,还是紧张得心惊,他只是孙家的养子,和傅沉这些人无法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“听说要和我做笔交易?”傅沉走到沙发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孙芮张了张嘴,“我能不能和单独聊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单独?”傅沉轻笑,若是知道孙芮来了,他根本不会让他们进屋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很私密,而且关系到段家和您的声誉。”孙芮说得小心翼翼,像是真的抓到了什么把柄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傅沉抬了下手,十方便指挥着傅家人退了下去,孙振也非常识趣的去外面等着。

    客厅内除却他俩,还有傅心汉,它蹲在傅沉脚边,闭着眼睛,似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倒是宋风晚收拾好画具,想到下面看看情况,刚下了一段楼梯,就看到了孙芮,不知道她找傅沉是想干嘛,刚准备往下走,就听到孙芮说自己坏话。

    “三爷,我跟说,那个宋风晚根本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蹙眉,这女人好不要脸,出了这么大的事,不躲在家里,居然跑到这里告状?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傅沉手指滑动着佛珠,声音徐缓,一如往常般温吞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肯定是她和告状,才……”孙芮自认为和傅沉认识二十多年,冲着两家的交情,也不能对自己那么绝。

    肯定是宋风晚那个死丫头在背后告状,傅沉就是被她蛊惑罢了。

    “上回我好声和她说话,她却拿东西扔我,真的胆大妄为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无语,这女人真是没皮没脸啊。

    “别看她年纪小,其实她心机很深,根本不是所看上去的那么单纯,她就不是个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过是借着过来学习故意来勾引,云城难道就没学习的地方吗?为什么偏要来这里?就是居心不良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错愕,本想下楼也堪堪停住了脚步,看傅沉打算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这和今天来找我有什么关系?”傅沉捏紧佛珠,指节已经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孙芮从包里翻出几张照片递给他。

    傅沉伸手接过。

    “您自己看,她不仅想要勾引,还和段林白不清不楚,她根本就不是个干净的人,在外面勾三搭四。”

    照片是很久之前的,不知道孙芮从哪儿搞到的。

    “看她,才这么点,就跟着男人去酒吧,还开房,我敢保证,她和段林白肯定发生了什么!”

    宋风晚当真是被吓得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她和段林白?这是什么鬼。

    傅沉翻看着照片,那是几个月前,他被母亲逼着出去相亲,段林白带宋风晚出去凑热闹时拍的,不仅拍了两人在车里有说有笑,还拍了出去九号公馆,开房这个,估摸着是找人打听的。

    不过从照片来看,段林白很照顾宋风晚,关系确实亲密。

    段林白这张脸过于惹眼,若是被人偷拍,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“小小年纪,就和男人去开房,能是什么好东西!三爷,您真的不要被她骗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照片我藏着没发,也是为了顾及您的颜面。”

    傅沉轻笑,“想和我谈什么交易?”

    “关于网上那件事,能不能放我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拿了这种证据,应该去找林白才对,凭他的手腕,撤个新闻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这件事还是您在后面运作,所以……”孙芮不是不想找段林白,而是压根联系不到他的人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觉得几张照片就能说服我?”傅沉轻笑,“若是想曝光,尽管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直接起身,准备离开,“孙小姐,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三爷……”

    傅沉刚走了没两步,孙芮忽然从沙发上跳起来,起身朝着傅沉扑过去……

    试图从后面抱住他。

    宋风晚就躲在楼梯拐角处,一看这情形,吓得蹭的一下跳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孙芮还没碰到傅沉,一边的傅心汉忽然跳起来,直接把她给扑倒了,连傅沉衣袖都没抓到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孙芮大惊之色,被吓得脚下一滑,跌倒在地,而傅心汉直接跳到她身上,前爪压着她,冲着她大吼大叫。

    傅沉偏头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干嘛,快走开,啊——救命。”孙芮吓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傅心汉这段时间在段家吃得很好,比以前还壮实,冲着她张得血盆大口,活像能把她生吞了。

    “三爷……”听到狗叫声,十方和千江冲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滚开。”孙芮吓懵了,不停挣扎,蹬着腿,胡乱挥舞着手,试图把傅心汉赶走。

    她这种没头没眼的挣扎,难免真的抓到傅心汉,这狗毕竟不是人,被她狠狠挠了一下,真的急眼了,伸着爪子,不停撕扯着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孙芮为了见傅沉,穿得并不多,被它扯了几下,衣服抓破,春光乍现。

    动静太大,就连沈浸夜和怀生都跑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眼就看到傅心汉发狂般的对着她又叫又吼,也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小芮!”孙振从外面跑进来,看到孙芮身上被狗抓挠的都是红痕,就连脸上都被扯住了几道血印,吓得脸都白了,可这是狗啊,他不敢上去。

    下意识从一边扯了个棍棒状的东西,就打算上去阻止。

    千江一把按住他的手,“想干嘛?三爷的狗也敢打?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妹妹……”孙振真是被吓懵了。

    难不成在他们眼里,自己妹妹还不如一条狗金贵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哥,救我……”孙芮吓得六神无主,她越是挣扎去抓挠傅心汉,就惹得狗更加狂性大发。

    “三爷。”孙振直接走到傅沉面前,“这是您的狗,您快帮个忙啊。”

    傅沉攥着佛珠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“三爷,我求您了,再这么下去得出人命啊。”人是孙振带出来的,要是出了事,他也得跟着倒霉。

    傅沉瞧着差不多了,才喊了一声,“傅心汉过来。”

    就是傅沉喊了,傅心汉还对着她吼了两嗓子,不情愿的退到他身边,它脸上被她挠了几下,也是隐隐作痛,急红了眼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孙芮吓蒙逼了,等孙振过去搀扶她,才缩着身子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“我从不和人谈交易,这照片若是敢发,就去试试看,我倒是想看看,哪家媒体敢发段林白的八卦。”

    之前网上那些关于段林白的新闻,都是一些网红炒作,人都不是段林白,假新闻罢了,也很好澄清,现在这是实打实的照片,拍得也清晰,那就真没几个人敢发了。

    “们还愣着干嘛,还不把人给我丢出去!”傅沉怒斥。

    孙芮已经被吓傻了,身上被狗抓挠,疼得要命,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宋风晚。

    不等孙振扶着她出去,千江和十方已经动作更快的将人架了出去。

    殊不知外面有不少媒体跟踪而来,看到孙芮被丢出来,扛着长枪短炮围拢过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请问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会把孙小姐丢出来?”录音笔对准了千江。

    千江冷着脸说了一句,“也不是第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记者炸了,难不成上次那个爬床的人说的是孙芮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我觉得三爷应该给傅心汉加餐了,给它多吃点肉吧~

    千江也是腹黑,真的和三爷混久,学坏了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