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39 只想睡你,妖精来借住(3更)

239 只想睡你,妖精来借住(3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云锦首府门口

    尾随而来的大批记者,扛着长枪短炮,随着孙芮就是一通猛拍,大冷的天,她上半身衣服被撕毁,内衣隐约可见,头发凌乱,脸上都是被抓扯出来的红痕。

    狼狈至极。

    这种戏码可不是天天能遇到,记者不停抓拍,生怕错漏一个镜头。

    “孙小姐,之前新闻上所说的爬床被扔出来的人是你吗?那个人是傅三爷?”

    “请问您这次找傅三也是想干嘛?发生了什么,才被再度扔出来?”

    “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?您身上的伤是怎么造成的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孙芮被傅心汉吓懵,脑袋晕乎乎的,根本无力招架这些记者,孙振扶着她,艰难得上车离开。

    记者跟着,一路追到了孙家门口。

    网络发达,新闻都是事实发布的,孙芮霸凌同学的消息还挂在热搜上。

    孙芮爬床被扔的消息再度引爆网络。

    孙家人刚托人找关系,将孙芮从派出所捞出来,没想到一道雷劈下来,整个孙家再度炸了。

    在大家心里,孙芮已经是恶人,这种事落在她头上,大家都不惊讶,觉得这人真是又贱又恶心。

    反而开始同情傅沉,居然会被这种人缠上。

    “卧槽,心疼三爷一波,居然被这种渣渣缠上,当时看她躺在自己床上,那得多恶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日了狗了,三爷可是我男神,孙渣渣,你配得上三爷吗?倒贴送上门三爷都不会看你一眼的。”

    “三爷是谁?求解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沉平素不若段林白那般高调,知道他的人也是小众群体,因为这件事,傅沉倒是上了一波热搜。

    人设太苏,又太低调,光是傅老儿子这层关系,就赚足眼球,吸引了不少迷妹。

    宋风晚上逛微博的时候,发现就连傅沉后援会都出来了,甚至有人说要嫁给傅沉,她忽然有种自己东西要被人抢走的错觉。

    沈浸夜带着怀生已经吓回屋睡觉了。

    怀生嘴里念念有词,忽然想起以前扇过傅心汉一巴掌,吓得躲在被窝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这狗子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傅沉电话都被打爆了,都是一些相熟的人过来询问消息,他除却给自己父母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,任何电话一律不接。

    当时傅沉在楼下处理事情,宋风晚就先回房,洗了澡才下楼,照片还放在茶几上,她拿起看了两眼,就这个?

    这孙芮疯了吧。

    就凭这个,说她和段林白有染?

    宋风晚放下照片,循着声音走到厨房门口,傅心汉两只爪子扒着厨房的柜门,傅沉则正在锅里煮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吗?”外面都吵翻天了,他居然躲在厨房。

    “给傅心汉煮鸡胸肉。”傅沉掀开锅盖,拿着筷子,戳了一下里面的鸡肉,“今天把它累坏了,需要补补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笑出声,这孙芮估计被吓出神经病了,你居然还有心思煮鸡肉,“她今天被你弄得那么惨,孙家不会找你麻烦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把照片复制一份,让千江递给孙家了,他们家又不傻,这种时候得罪段家必死无疑,况且那东西也说明不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咋舌,“你也太腹黑了。”

    傅沉随手关火,拿起一侧的漏勺,将里面的鸡肉尽数捞出。

    傅心汉闻到味道,激动得跳着原地打转。

    “太热了,凉了给你吃。”傅沉今晚心情不错,准备给傅心汉加夜宵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网上有人给你成立了后援会吗?”宋风晚说这话,透着点酸。

    “后援会?”傅沉挑眉。

    “就是以后你就是有粉丝的人了,会有一大批人追着你喊老公,还说要睡你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翻了半天微博,一群扬言要睡自家三哥,即便知道就是闹着玩的,她也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过来帮我卷一下袖子。”傅沉挽起的袖管滑落,行动不太方便。

    宋风晚刚走过去,傅沉扔了手中的漏勺,将她压在了一侧的台上。

    “吃味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宋风晚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“小醋精……”他笑道,最后一个字音压得很低,突然低头,含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宋风晚避而不急,试图将他推开,家里还有别人,要是被沈浸夜看到,又是风波,她手指攥紧他的胸前的衣服,拧出了一层褶皱。

    “晚晚……”傅沉的吻很热,从她嘴边移到鼻尖,侧脸,直至伸手含住了她的耳垂。

    舌尖勾着,惊得她心尖一颤,身子就酥了半边。

    差点惊呼出声的时候,傅沉再次堵住了她的嘴,身子紧挨着,唇齿香舌,湿漉迷乱,香艳四射……

    宋风晚身子软得下滑,幸亏傅沉即使伸手捞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接吻这么多次,还这么敏感。”傅沉低声笑着。

    宋风晚羞赧,头靠在他肩上小口喘着气。

    “别人都不相干,你只要明白,我想睡的人……只有你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心脏突突跳着,撞得胸口有些疼。

    “晚晚,何时你也喊我一声老公听听?”

    宋风晚羞愤,这人好不要脸。

    傅沉伸手搂着她,恨不能将她揉碎在身体里。

    两人抱了不知多久,傅心汉原本是扒拉着柜门的,后来干脆蹲下等着,直至趴在地上,它的鸡胸肉到底何时才能好啊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传来下楼声,宋风晚才慌张的把傅沉推开,也就还是两秒的功夫,沈浸夜出现在厨房门口。

    “小舅,晚晚,你俩怎么还没睡?”沈浸夜从冰箱拿了一罐可乐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正打算去睡觉。”宋风晚红着脸跑回楼上。

    沈浸夜看着她略显慌张的背影,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帮我把狗碗拿来。”傅沉将煮好的鸡胸肉切成小块。

    沈浸夜放下可乐,去一边拿狗碗,傅沉盯着那瓶可乐看两眼。

    傅心汉得了鸡胸肉,趴着吃东西,沈浸夜拿了可乐就回房了,刚一拧开……

    “刺啦——”一声。

    里面的可乐飞溅出来,弄了他一身,就连电脑上都被溅湿了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沈浸夜急忙扯了面纸擦拭电脑,他就拿着可乐跑了两段楼梯而已,至于喷成这样嘛,尼玛,衣服都湿了。

    这可乐有毒吧。

    傅斯年公寓

    孙芮的消息引爆网络,傅斯年滑动手中的鼠标,瞄了一眼系统推送的新闻消息。

    这没脑子的女人,他家三叔的床也是能爬的?真是送上门找死。

    他习惯夜里工作,此刻才十一点多,还没到他的工作时间,他又起身冲了杯咖啡。

    隔壁传来了谈话声,除却工人,连房东都到了。

    叮叮咚咚,敲敲打打,动静不小,傅斯年敛眉,从口袋摸出烟,走到阳台,准备抽根烟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住的是对门,但是阳台仅隔了一道半人高的墙,中间用玻璃挡着,因为上面没有楼层,所以阳台做成了一个阳光房,这也是导致顶楼房价略高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傅斯年低头衔了根叼在嘴边,就听到隔壁传来推拉门的声音,那位余小姐又走了出来,正在晾衣服,那件红色连衣裙。

    她换了一件白色毛衣,紧身长裤,露着纤细的脚踝,伸长了脖子,脖颈细嫩,踮脚的时候,毛衣往上拉了一寸,露出一截白嫩的腰肢。

    “余小姐,你刚才说哪里还漏水来着?”一个穿着工装的男人探着脖子出来。

    “哦,那边……”她转身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傅斯年偏头点烟,有男人在,就不能多穿些?

    太招摇。

    烟吸了一口,就被他按灭在垃圾桶内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他家门铃再度响起……

    傅斯年站在门口,隔壁的余小姐又来了,她身上套了一件黑色羽绒服,巴掌大的小脸被冻得发白,嘴唇也不见半丝血色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阳台那边有光,知道你没睡,不好意思,又打扰你了。”她显得有些局促,扬着小脸,冲他笑着。

    傅斯年蹙着眉,没作声。

    “我家太冷了,能到你家坐一下吗?他们说管道都结冰了,不太好弄。”她试探着开口,若是夏天,估计房东都不来了,冬天太冷,水管裂了,地面都结了层冰,实在无法住人。

    傅斯年视线越过她看了眼对门。

    “需要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在检修。”

    那双桃花眼,本就勾人,咬着唇,又一次露出了那种可怜兮兮的眼神,如果他拒绝了她,就好像多不近人情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就待一下,修好了马上就走,你如果要睡了,那我就不打扰了。”她真的被冻得浑身发颤。

    其实屋子根本没收拾好,她原定今晚是住酒店的,等房子收拾妥当再搬进来,也是碰到了他才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迫不及待入住,恨不能和他多亲近一些。

    晚上下楼登记信息,偶然碰到,还兴奋得不行,没想到一回家,乐极生悲,水管就爆了。

    不是迫不得已,她也不愿湿哒哒的出现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傅斯年低头看她,那双眸子静若深潭,像是要将她看穿一般。

    她被他看得心底发毛,好像那点心思压根藏不住,其实她完可以今晚出去住酒店,只是不大愿意罢了,恰好他又没睡。

    傅斯年抬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,微微侧开身子,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她大喜过望,只是站在玄关处的地毯上,又不知该怎么进去,她鞋子还是湿哒哒的,他屋内的地板光可鉴人,不大好意思直接踩进去。

    刚进屋,暖气充盈,她吸了吸鼻子,似乎感冒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从玄关处的鞋柜里,居然拿出了鞋套。

    “自己穿。”

    门口的人一脸懵逼,他是搞什么的?居然会有鞋套这种东西,不过她还是乖乖套上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房间格局和她屋子是差不多的,不过似乎重新装修了一番,格局大气典雅,整个屋子都被打通,只有屏风遮挡,一侧的屋子门是打开的,里面放置着四五台电脑,看着非常专业。

    “随便坐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她打量着屋子,干净整洁,随处可见一些机器模型,一个陈列架上还放置着不少奖杯奖章,屋内各种陈设都看得出来……

    这是个单身男人住的。

    奖杯上都有刻字,她看了一眼,“你是做编程设计的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睡觉?”毕竟不是自己家里,她举步都非常小心,不太敢多窥探半分。

    “嗯?”傅斯年是昼伏夜出,晚上根本不睡。

    “他们修得很慢,可能今晚都修不好,我家里很乱,暖气也坏了……”她张着嘴,试探着开口……

    “你如果不睡觉,我能在你这里多待会儿吗?”

    傅斯年眯着眼,死死盯着她,像是要将她看穿。

    她似乎有些得寸进尺啊,刚才是坐一下,现在就要多待会儿了?这都快12点了,再多待会儿,是想过夜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哈哈,大外甥,你的可乐为什么变成这样,你心里还没点数?

    三爷太幼稚了。

    其实余小姐想待一夜的,就看斯年兄怎么处理了……

    到底给不给人多待一下(。)

    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!..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