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41 三爷怒怼二嫂,很凶很强势(2更)

241 三爷怒怼二嫂,很凶很强势(2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外面车子引擎声刚熄灭,几秒钟的功夫,大门敞开,凛冬的寒风,凄厉干燥。

    伴随着急促有力的高跟鞋声,孙琼华进了屋。

    踩着十几公分的高跟,给人一种极其强势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此刻已经晚上八点多,按理说早该吃完饭,许是没想到傅家今日摆宴,她脚步停滞还是喊了一声,“爸、妈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老素来在晚辈面前都是不言苟笑,淡淡应着。

    上午听说孙芮割腕,晚上她就回来了,这个点冲到家里,面色寒沉冷肃,想必不是简单来探望的。

    “吃饭了没?坐下吃点。”老太太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二夫人,您坐。”忠伯已经摆上碗筷。

    “二婶。”“二舅妈。”傅斯年和沈浸夜均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孙琼华闷声应着,心里有事,不在状态。

    宋风晚和怀生叫她的时候,更是直接没搭理。

    傅沉低头剥虾,余光瞥见宋风晚略显尴尬的神色,浓稠如墨的眸子沉了几分。

    这个点冲到家,是给谁甩脸子?

    **

    因为她的到来,餐桌上气氛凝滞,不如方才活跃。

    “二舅妈,您要喝点什么?饮料?”沈浸夜试探着开口,孙琼华好像在发呆,没听到他说什么。

    沈浸夜起身帮她斟饮料,许是突然注意到边上有人,陡然一抬胳膊,将饮料打翻,果汁洒了一桌子……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嘛!没长眼嘛?”孙琼华下意识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饮料沿着桌沿滚落,滴到她衣服上,她急忙伸手擦拭。

    心情不好,说话没把握好分寸,等她说完,才注意到是沈浸夜站在自己身边,怔了数秒。

    “浸夜啊,不好意思哈。”孙琼华心底憋屈又窝火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沈浸夜悻悻然回到自己位置上,傅沉递了张湿纸巾给他,他才低头不断擦着溅了果汁的手指。

    沈浸夜无端被人怼了一下,心底不舒服,又是长辈,只能吞了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整个餐厅气氛瞬间又降至了冰点。

    傅沉放下筷子,好整以暇的看着她,“二嫂,你若有事,冲着我来就行,何必拿小辈置气。”

    “老三!”老太太蹙眉,“还有孩子在。”

    这好好吃着饭,若是傅沉发作了,谁都拦不住,最后只会闹得不欢而散,反而弄得孩子尴尬。

    “自己带了一身脾气回来,冲着小辈乱吼乱叫,也没注意过影响,我还要给她面子?”傅沉自己扯了张湿纸巾,低头擦拭着手上的油渍。

    孙琼华刚从孙家回来,断断数日,孙氏集团市值蒸发了十几亿,业内有传闻,孙氏和傅沉交恶,不少人都开始选边站,疏远孙家。

    孙芮的事情,至今还在网上挂着,每日都遭受网友的攻击谩骂,有些键盘侠是家一起喷,他们家何曾受过这种屈辱,都气得要命。

    她刚见过孙芮,也就十几天不见,简直像是变了个人,神情恍惚,就连大门都不敢出,医生说她是惊吓过度,神经有些问题。

    这次也是听说她割腕才匆忙回国,她本来是想找傅家二老主持公道,不曾想傅沉也在。

    此刻被他这话刺激,也憋不住了……

    “傅沉,二嫂这么多年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吧,你需要对我们孙家赶尽杀绝吗?小芮都闹到割腕自杀了,你还不收手?”

    孙琼华激动地站起来,看向傅沉的时候,目光犀利,灼灼逼人。

    “小芮确实做了一些惹你不快的事情,我已经教训过她,她也道歉了,你答应过我,不追究那件事,现在倒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把事情捅给了记者,谁都知道小芮不自爱,甚至连我哥哥嫂子都被人指着鼻子骂,这就是你想看到的?”

    大家族通常都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,娘家败落,她也面上无光,甚至觉得在傅家可能会没有发言权。

    毕竟傅斯年母亲家世显贵,同为妯娌,自然会有一较高下的心理。

    孙琼华强势惯了,说话字句犀利,像是带着股寒风扑面而来,让人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,宋风晚有些担心的看向傅沉,傅沉对付孙芮,导火索是自己,若是傅沉和孙琼华一家人交恶,她心底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她在桌下,伸手扯了扯傅沉的衣角,他却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傅沉低头擦着手指,动作徐缓精细,“二嫂,这件事可不是我捅出去的,是千江说漏了嘴。”

    千江站在边上,脸上如常冷漠。

    跟着三爷混真的不容易,不仅要当助理,当保镖,关键时候还得被拖出来当枪子儿?

    孙琼华嗤笑,“老三,他是你的人,要不是你授意,他敢这么做?你别来敷衍我。”

    “二嫂,你觉得我是故意针对孙芮?”

    “你的心思我哪儿猜得透。”孙琼华冷笑,“许是从一开始,你就没瞧得上孙家。”

    这话不仅是针对傅沉说得,也是对着傅家二老。

    老太太本想劝解,听到这话,当即冷了脸,只是傅老拉着她才没发作。

    这话说得实在难听。

    “二嫂这话我就听不懂了……”傅沉细细擦拭手指,语气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“你对聿修和斯年是一样的吗?同样是侄子,还是有所区分的吧?”孙琼华为人精明势利,许多事寻常不说,还是记在心里的。

    傅斯年抬手扶了下眼镜。

    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。

    怎么好端端扯到他了……

    傅沉擦拭完手指,猛地将湿纸巾甩在桌上,“二嫂,本来我不想把事情挑开说,你既然说我偏心,那我就让你看看,我到底偏了谁。”

    傅沉从口袋中拿出手机,翻出几张照片递给孙琼华。

    孙琼华接过手机,来回翻开,“我在和你说小芮的事,你给我看段林白和宋风晚干嘛!”

    “给我看一下。”老太太一听这话,立刻来了精神,拿过手机,翻了半天,“这些是……”

    单凭手机照片看,两人很亲昵。

    “老三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老太太也没看懂。

    傅沉勾唇笑着,“这是前几天孙芮给我的,特意拿来威胁我,说是如果我不放她一条生路,就要把照片曝光。”

    “标题自然就是段林白与晚晚交往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宋敬仁的事情,关注晚晚的人不少,此刻若是爆出这种新闻,凭借林白在公众心理的形象,绝对就会被曲解成晚晚勾引他。”

    “未成年出入酒吧,和男子暧昧不清,她是想毁了晚晚,顺便拖段林白下水。”

    “晚晚现在住在我家,我是她临时监护人,林白是我至交好友,孙芮明晃晃想要打我脸,难不成我还能继续由着她?”

    傅沉每个字都咬得十分清晰,尤其是最后一句话,说得极重。

    “小芮怎么可能做这种事,她……”孙琼华丝毫不知这件事,孙芮自然不会和家里人说。

    “之前爬上我的床,看在你的面子上,我不和她计较,当天去我家里,大放厥词,还试图威胁骚扰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——”老太太实在没忍住,直接被自己口水给呛到了。

    猥亵他家老三?

    那画面简直不敢想。

    “我教训过她了,她怎么还敢!”孙琼华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“若非她对我动手动脚,傅心汉也不会咬她,难不成您是真希望我把视频照片摔在孙家脸上?”

    傅沉轻哂,“孙芮是个什么脾性,你比我更清楚,要不是那晚给她吃了教训,我怕她把照片曝光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照片内容本就不实,最后得罪了段家,腹背受敌,你们孙家才真的到了末日,我是在救她!”

    “你不向我道谢,反倒跑来质问我?”

    孙琼华手指倏然收紧,指甲刺入手心都丝毫不觉得疼痛。

    两人从未红过脸,她自然不清楚傅沉的手段,居然能把黑的说成白的,把自己娘家搞得那么惨,她还得谢谢他?

    这是什么强盗逻辑。

    “傅沉,你的意思是,孙芮被逼到割腕,我还得谢你?”

    “你真觉得我是故意对付孙家?”傅沉挑眉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很明显吗?现在外面都在疯传你要把孙家逼死!”

    傅沉冷冷一笑,目光柔和,只是垂眸敛眉,再抬眼的时候,眼底寒碜冷厉,比凛冬的寒风还刺骨几分。

    “我既然调查了孙芮,手上自然不止这点料,我若是真的想弄死她,就连你们孙家都能一锅端了!”

    语气嚣张又狂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孙琼华一听这话,脸都涨红了,“傅沉,你别太放肆。”

    “你回去问问你哥,他做生意,就是那么清白,经得起调查?若非看在二哥面子上,你真当我不敢动孙家?”

    “一次次试探我的底线,甚至跑去我家威胁我,要不是顾及你的面子,我当晚就把她扭送到派出所,甚至可以发声明,让她和孙家名声尽毁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手段你也有所了解,我若想做绝了,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与我对峙?”

    傅沉性子本就狂傲,只是近些年学佛内敛了许多,傅家老幺,谁敢对他放肆。

    此刻傅家晚辈都在,孙琼华咬紧后槽牙,死死盯着傅沉,气闷憋屈,理亏无法申诉,只能被动挨打。

    她还是第一次被人怼得哑口无言,气得身子发抖。

    偏生此刻还没人过来劝阻,这让她连台阶都没得下,站在那里,窝囊得要命。

    虽说两人同辈,但傅沉毕竟比她小很多,被他搞成这样,孙琼华气闷啊。

    沈浸夜一直在安心看戏,压根没注意自己口袋中的手机震动了好几下,他和孙琼华一家本就不亲近,傅沉帮自己出了口气,他心底高兴。

    觉得小舅还是最疼爱自己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经过数十秒的静默尴尬后,孙琼华深吸一口气,“傅沉,现在小芮也得到了教训,你就不能收手,放她一条生路?她毕竟是女孩子,你真的要毁了她一辈子?”

    “她曾经找过晚晚麻烦,又拿出那种照片试图构陷她,威胁我?若是教训不深刻,我怕她会再犯?”她的服软丝毫没让傅沉却步。

    孙琼华瞥了眼一言未发的宋风晚。

    “你犯得着为了外人,一直和我作对?”

    傅沉尚未开口,傅家大门又一次被人推开,穿着一袭黑色长款大衣的女人走了进来,嘴角带笑,看向孙琼华的眸子,锋芒毕露。

    “二嫂这话说得可不对了,对我们来说,孙芮也不是自己人,你犯得着为了她在我们傅家大发脾气,颐指气使,甚至为难我弟弟?”

    “你怕是太双标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沈浸夜直接从凳子上跳起来,乖巧喊了一声,“妈——”

    这傅家老二看到闺女回家,自是高兴,只是看到她身后拖着行李箱进屋的男人,傅老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这南蛮子怎么也跟来了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三爷姐姐和姐夫登场,撒花撒花~

    三爷是很强势,不过傅老对女婿敌意很大啊,现在还叫南蛮子,哈哈

    *

    顺带求一波票票,有各种票票的,别忘了支持月初一下哈,群么么~

    同时谢谢一直给月初打赏的各位美人儿,谢谢,给你们一个大大的么么哒,木啊——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