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42 霸道彪悍的傅家姐姐(3更)

242 霸道彪悍的傅家姐姐(3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傅家老宅

    沈浸夜蹭得从椅子上跳起来喊了一声,“妈!”

    宋风晚心头一跳,这人莫非就是传闻中的傅家大小姐?

    傅家到了傅沉这一辈,三子一女,仅有一个女孩,头上还有两个哥哥,自然非常受宠,不过性子也是出了名的骄纵。

    都说婚后有了孩子脾气可能会收敛些,不曾想嫁人后丈夫宠着,倒是越发无法无天了。

    她和傅沉生得比较像,眉眼温润,带着一股南方女子的温婉纤细,可是举手投足又透着北方人的大气爽直,说话也很直接。

    而她身后跟着的男人,四十左右的模样,一身熨帖又严肃的正装,戴着眼镜,即便此刻来看,也是非常帅气的大叔,书卷气浓厚。

    年轻时定然是唇红齿白的俏书生。

    “阿妧,侗文,俩怎么回来了,也不提前说一声。”老太太就这么一个闺女,当年远嫁金陵,她哭了好多天,大半年都没睡好。

    “临时决定的。”傅沉的姐姐,单名一个妧,寓意美好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和爸念叨俩呢。”老太太握住女儿的手,这眼眶还隐有泛红,“侗文啊,也赶紧进来坐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妈。”沈侗文将行李箱放在一侧,和傅老打了招呼,“爸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老轻哼一声,看着不大愿意搭理他。

    “说回来也打个电话啊,我让斯年或者老三去接们啊,从大门口走进来的?”

    这两人回京通常都是坐飞机,若是无人去接,就是打出租到大院门口,再拖着行李箱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一路走来正好透口气,坐出租闷得我都想吐。”

    “爸妈,们坐。”沈浸夜急忙起身,弄得宋风晚也不好意思坐着。

    “姑姑,姑父。”傅斯年也起身让座。

    “行了,都坐吧。”傅妧扶着自己母亲坐下,偏头看了眼面色难堪的孙琼华,“我刚才在门口听了一会儿,二嫂现在真的好大气派,到我爸妈这里发脾气泄火?”

    “阿妧……”孙琼华气恼,怎么都没想到傅妧这个时候归家。

    沈侗文是独子,傅妧又是傅家唯一的女孩,两家约定好,轮流过年,今年刚好轮到他们一家回傅家。

    “孙家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,我们家傅沉方才也说得很清楚,也已经给足了二嫂面子。”

    傅妧对她一点都不客气。

    她很疼爱傅沉,可以说傅沉从小就是她带大的。

    “孙芮的事情压不下去,不是她自己问题?自己做了那些龌龊事,还想玷污我弟弟?”

    宋风晚愕然,玷污傅沉?

    这姐姐用词也是刁钻。

    “她对傅沉的心思谁都知道,我也私下和聊过,让约束一下这个侄女,非是不听,现在出了这种祸事,还想让我弟弟帮们孙家擦屁股?”

    “没这个道理吧。”

    “孙家与我们傅家确系姻亲,若是真遇到难处,傅沉落井下石,我这个做姐姐的第一个饶不过他,但助纣为虐……”傅妧轻笑,“我们傅家丢不起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孙琼华对这个小姑子有些忌惮,傅家的掌上明珠,她之前一直试图讨好,她却始终和自己不太亲近。

    行事乖张,嫁人后也未见收敛。

    夫家宠着,也是肆无忌惮的主儿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小芮得到教训,是不是该收手了?”孙琼华知道今晚来这里,讨不到半点好处,语气已经软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傅沉,还在针对孙芮?”傅妧偏头看向自己弟弟。

    “不曾。”傅沉说得很直接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曾?傅沉,说话得负责?”孙琼华诧异。

    傅沉侧目看她,“二嫂,我平时也很忙,哪有那么多闲工夫浪费在她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们孙家没本事平息风波,这能怪谁?”傅妧耸了下肩。

    孙琼华轻笑,“……总归我今天是讨不到好了,一直偏疼傅沉和老大家的,自然向着他。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,算是彻底惹恼了傅妧。

    她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“二嫂,说话可别丧良心,这么多年,我对聿修不好,但凡斯年有的,他就绝不会缺,他们年龄相差这么多,很多事情,我还是向着聿修的,我偏疼斯年?”

    “能举出一个例子,说我只向着斯年,我立马给赔礼道歉,若是和傅沉那是没得比,这是我亲弟弟!”

    “要是这么说我,那我也好好和说道一番,之前因为聿修和那个女孩的事情,把我们傅家的脸丢成什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女都蹦出来了?是不是这个做母亲的疏于管教,才让他背信悔婚,弄得我们傅家不仁不义!”

    宋风晚愕然,乖巧的站在边上,无意瞄了眼傅沉,两人对视一眼……

    宋风晚:这姐姐好厉害啊。

    傅沉:还好。

    傅妧年轻时就是个硬茬,更别提这么多年被丈夫娇宠,受不了这份窝囊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孙琼华也是第一次和她交锋,被怼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,关于聿修的教育问题,我和我妈明里暗里和提过不少次,听进去多少,知道好面子,有些事我们点到即止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儿子闹出那么大的风波,还把那个私生女带到大院见我妈?这个当母亲身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我们傅家的脸都被丢光了,我这个当小姑子的说过半句不是?还是打电话质问过?”

    “就是出了这种事辱没门风的事情,我爸妈和急眼没?”

    孙琼华哪里想到傅妧会搬出傅聿修的事,一时臊得没脸见人,“不曾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件事还是们孙家惹出来的是非,这种时候,及时止损、教育孩子才是重点,跑来我爸妈这里撒野?”

    “二嫂,这是冲谁发火呢?”

    傅妧非常强势,怼得孙琼华哑口无言,而且有理有据,她都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傅家二老并未出声阻止,有些事他们也早就想说了,这孙琼华毕竟四十多岁的人了,被他们训斥,面子上过不去,借着傅妧宣之于口也未尝不可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心底一直觉得爸妈偏心,偏疼大哥一家甚至是我和傅沉,人心都是肉做的,们家远在云城,平时爸妈有个头疼脑热,在旁服侍过么?”

    “们家离得远,顾不上也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前些年母亲身体不舒服,就连斯年都在旁服侍了很久,回来看过几次?”傅妧心里也憋着一口气,“反倒是那个侄女开刀切了割阑尾,当天夜里就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京城太小,哪有密不透风的事。

    孙琼华听到这话,脸上越发难堪。

    宋风晚认识她这么多年,她是个非常强势的人,居然会被人逼到这种地步?足见傅妧多彪悍。

    “二嫂,把我们傅家人当过自己人吗?现在却和我弟弟讨论内人外人的问题?您自己不觉得可笑?”

    宋风晚都听得倒吸口凉气。

    这位傅家大小姐太狠,每一句话都是往人心口戳,招招致命。

    她穿了一身黑,端站在那里,眼中像是淬着寒霜,看着她的时候,冷冽非常,寒冰利刃,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“我太着急了。”孙琼华最终服软,她要是这时候和傅妧硬碰硬,只会让自己更加难堪,“爸妈、老三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傅沉闷不做声,只觉得姐姐回来的非常及时。

    这有些话还是她说得明白。

    “行了,都别说了,难得阿妧和侗文回来,忠伯,再加两副碗筷。”老太太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人心都是偏的,傅斯年和傅沉几乎是她带大的,感情自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老二一家十几年前就搬到外地,极少回京,她自认为对傅聿修也是疼爱,无所亏欠,但较真比较,那肯定还有分别。

    一家人坐下后,孙琼华端了酒,依次赔罪后,推说还有点事,提前离开了,无人挽留,也没人送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她离开之后,餐桌上的气氛才松弛下来。

    “阿妧,琼华太要强,说话太重,这次和她撕破脸,以后怕是难相处了。”老太太叹了口气,看到子女闹成这样,心底肯定不舒服。

    傅妧混不在意,随手拿了只螃蟹,“我刚才已经够给她面子了,说话还重?”

    宋风晚抬头看了她一眼,差点把孙琼华逼疯,还不重?

    作风霸道强悍,就连那么强势的孙琼华都被狠狠压了一头,愣是半句辩解都说不出来,气场太强。

    “说呢。”老太太语气斥责,眼神却很温柔。

    傅妧低头掰扯着蟹腿,“本来就是那孙芮过分,她怎么有脸来找傅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内人外人,还准备道德绑架?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了?”

    “她是在云城待久了,做惯了当家主母,怕是忘了我们傅家还轮不到她当家做主,撒野也来错地方了吧!”

    一侧的沈侗文伸手将螃蟹夺走,“螃蟹性寒,要少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吃一个。”傅妧蹙眉。

    “就一个?”

    “一个!好久没吃了。”傅妧十分爱吃螃蟹,没想到傅家今晚刚好煮了几只。

    沈侗文没说话,低头帮她处理螃蟹,动作娴熟,显然不是第一次做了,“只准吃一只。”

    “啰嗦。”

    沈浸夜也爱吃,但是剥不好,“爸,我也想吃。”

    沈侗文伸手将碗里剥下来的八只蟹爪和两只蟹钳丢给他,“自己吃。”

    沈浸夜当时脸就黑了,他母亲吃肉,他只能啃爪子?

    宋风晚低头笑出声,这夫妻俩也是逗趣。

    傅妧之前就注意到宋风晚了,她一笑又引起了她的关注,“乔老的外孙女是吧?我以前见的时候,好像才两三岁,扎着红绳,特可爱,这一转眼都是大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傅妧长得不算是那种绝美的人,但胜在气质好,举手投足更是优雅得体。

    “长得也标致,难怪我妈当初一直说要和把娶进门,之前是打算许给斯年的,这小子年纪太大,要不然也轮不到聿修那小子,反而让遭了罪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一直没出声,低调缩小存在感,免得被姑姑催婚,却莫名其妙被傅沉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真是躺着也中枪。

    傅妧一直在夸宋风晚,弄得她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傅沉坐在一侧,居然破天荒的拿起一侧茅台酒,斟满……

    这是傅老特意留给沈侗文来喝的,最后反而都喂进了傅沉的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傅沉,今晚是怎么回事?突然喝酒了?”他自从信佛之后,滴酒不沾,傅妧怕他喝多了,让傅斯年把酒拿过来。

    “心情不好。”傅沉执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被那孙芮爬床,又差点猥亵吗?至于吗?搞得和贞洁烈妇一样。”

    傅沉险些被酒水给呛死,他郁闷的压根不是这回事。

    宋风晚低头憋着笑,他家三哥终于吃瘪了?

    边上的傅斯年和沈浸夜则一直低头,强忍着笑意,看到傅沉被怼,心底只有四个字:

    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我之前就说过啦,傅姐姐是个厉害的人儿,怼得二嫂哑口无言,是不是很强悍,对了,还讽刺了三爷,哈哈~

    三爷:就是被宠坏了。

    姐夫:我宠媳妇儿要管?

    三爷:……

    **

    关于傅老喊姐夫南蛮子,其实没有所谓的地域歧视,纯粹是之前被姐夫怼过,记仇罢了,他还给姐夫藏茅台酒,说是不喜欢,其实对他还是不错的,老爷子也好面子啊,过过嘴瘾罢了【捂脸】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