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43 奸情被发现?外甥吓懵逼

243 奸情被发现?外甥吓懵逼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傅家老宅内

    傅沉手指捏着白瓷酒盅,指尖摩挲着杯壁,浓稠如墨的眸子沉了又沉。

    每次他们提醒宋风晚和傅斯年的年龄差,他就觉得像在说自己:

    老牛吃嫩草。

    傅妧问了一些宋风晚的近况,就和老太太在闲聊,沈侗文则给傅老斟酒,两人举杯小酌,说的都是政治国事,枯燥乏味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到接近晚上十点,怀生早就困了,忠伯带他去楼上睡了,沈侗文夫妇自然是留在老宅,沈浸夜不愿待在这里便跟着傅沉回家,其余各人自然是各回各家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傅沉喝了不少酒,靠在椅背上,闭目养神,因为宋风晚胸闷,怕晕车想吐,挨着车门坐着,沈浸夜不知怎的就坐到了两人中间。

    千江负责开车,十方则偏头看了眼后排。

    沈少爷这个电灯泡真是又大又亮。

    “你明天回云城?”沈浸夜原本在打游戏,一局结束,匹配队友的间隙偏头看向宋风晚。

    “明天或者后天。”乔艾芸说会过来接她,也就明后天的事。

    “想好以后去哪边念书?”

    “校招成绩还不知道,还不知道能考上哪个。”

    “有空来金陵玩。”

    一直阖眼微醺的傅沉眼皮跳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风晚点头,其实金陵离云城不远,六朝古都,去过两次,都步履匆匆,没好好玩过。

    “加个微信吧,我们好像还不是好友。”沈浸夜打开微信,点开二维码。

    宋风晚也拿出手机,刚扫完二维码,沈浸夜小腿忽然被人踢了一下,他诧异的偏头看向一侧的人。

    傅沉不知何时醒了,黑暗中眸色沉沉。

    “小舅?”沈浸夜有些懵逼,自己是被踹了。

    “刚睡醒,腿麻了。”说着居然又踹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这特么是腿麻吗?这分明就是故意的啊,自己刚才也没挤着他、碰到他,他这脑子又抽的什么疯,阴晴不定的。

    难不成是被自己母亲怼了,找自己泄火?

    **

    三人回家后,自然是各自回屋,宋风晚回去洗了个澡,吹完头发走出浴室,却没想到傅沉居然在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浴室内白色熏人的水汽扑面而来,将她整个人笼罩在一层雾色中。

    宋风晚随手拨弄着头发,刚转身准备打开排风系统。

    傅沉起身,拉着她重新进入浴室,拿出原本收好的吹风机,插上插头,站在她后侧,“后面没吹干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乖巧的站着,耳畔响起吹风机工作的嗡嗡声。

    纤瘦修长的手指从她后侧发丝穿过,轻轻撩起头发,热气烘来,落在她后颈处……

    又热又燥。

    “三哥,你们和傅聿修一家本就不合吗?”宋风晚早就想问了,她本来想着若是因为自己导致傅家内部出现纷争,她会过意不去,今天听他们争执,似乎早有嫌隙。

    “人心不足,二嫂一直觉得爸妈偏心,虽然嘴上不说,但大家心底都清楚。”傅沉随意拨弄着她的头发,毫无技巧可言。

    “都是一家人,有些事没所谓计较那么多,但她太较真,争强好胜,总爱和大哥一家攀比,爸妈旁敲侧击说过不少次,她并没听进去,总觉爸妈偏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的事情只是一个导火索,其实本来就有矛盾,只是没摆上明面罢了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一点头,一缕发丝勾缠在傅沉手指上,拉扯瞬间,疼得她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傅沉关掉电吹风,放在一侧,“疼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宋风晚揉了揉头发。

    傅沉从后面轻轻抱住她,下巴抵在她颈窝处,方才洗了澡,身上一股奶香味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不是沐浴露的味道?”傅沉抬手撩起她的头发,鼻尖蹭着她的耳廓,在她耳边吹着热气。

    “身体乳吧。”京城太干燥,寒风像是能把人皮肤都吹得皲裂开来。

    “我闻闻……”傅沉凑过去,削薄灼烫的唇落在她的脖颈处……

    烫得宋风晚身子一缩,紧张得吞了下口水。

    她脖颈白皙纤细,看着就……

    恨不能咬上一口。

    而傅沉也确实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宋风晚惊呼一声,吓得急忙闪躲,伸手捂住脖子,转身看着她,“你疯了!”

    她马上要回家了,要是留下印子怎么办!

    傅沉正含笑低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浴室排风系统还没打开,此刻还氤氲着一团水雾,伴随着熏黄的灯光,将他五官衬得越发柔和。

    宋风晚手心捂着脖子,方才被他咬过的地方,烫得灼人。

    心跳都不自觉的加快,扑通扑通,心紧紧揪在一起,像是有东西在抓挠。

    “我确实有点疯了。”傅沉用一种极致低沉的嗓音诱惑着她,“晚晚,我今晚喝酒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喝了不少茅台,傅老都心疼死了。”宋风晚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喝过吗?”

    宋风晚摇头,“好喝?”

    下一秒傅沉双手忽然撑在她后侧的盥洗池上,低下头,灼烫的气息伴随着粗重的呼吸声落在她脸上,他微微凑过去,鼻尖蹭着她的脸……

    轻柔、炽热。

    “你尝尝不就知道了。”傅沉偏头,吻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他压着她的唇碾磨,又含着舔舐,忽轻忽重,像是撩人的勾子,不停撩拨挑逗着她。

    无论接吻多少次,他总能轻易掌握主动权,一丝低吟从宋风晚嘴边倾泻出来,震得她心尖发颤,腿软得站不住。

    “搂着我。”傅沉托住她的腰,将她整个身子提起,牢牢掌控在怀中。

    他含着她的唇,轻轻挑开,弄得她喘不过气儿才轻啄她的嘴角,撤开点身子。

    “你这次喝了这么多酒,还这么清醒,那上回在雪场……”宋风晚手指勾着他的脖子,指尖蹭着他后颈精短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没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是故意占我便宜?”

    “那天你给同学介绍我是你叔叔,我心里烦闷……”傅沉低头看她,“实在忍不住想亲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初吻,我还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傅沉笑得揶揄,“初吻?”

    这个用词不算准确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这是什么眼神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若是还有气,大不了我把初吻还你。”傅沉说着再次循着她的唇吻下去,这次力道很重……

    宋风晚舌尖被他吮得又麻又疼,伸手推他,谁料他不松开,反而更加用力的深入。

    直至宋风晚腿软得彻底站不住才松开她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傅家家宴,前有孙琼华闹场,后来沈侗文夫妇回来,大家都没吃什么东西,宋风晚和傅沉在房间腻歪了一下,便下楼煮点吃的。

    “好像只有面条和速冻水饺了。”宋风晚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傅沉,他酒劲上来,正仰面捏着眉心。

    “你会煮?”傅沉偏头看她。

    “吃水饺吧,你等我一下。”宋风晚取出速冻水饺,拿出锅盛水煮沸。

    煮水饺也不需要什么技巧,宋风晚煮好端出去的时候,傅沉躺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犹豫片刻,终是没叫醒他……

    沈浸夜打开电脑,玩了一局吃鸡游戏,下楼准备拿罐可乐。

    刚走过楼梯拐角处,就看到宋风晚弓着腰站在沙发前,背对着自己,而傅沉横躺在沙发上,一只胳膊搭在额上,脸上有抹不自然的潮红,显然是醉酒了。

    他放轻脚步,却看到宋风晚弯着腰,往傅沉的脸凑过去……

    偏头在他唇角啄了一口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,惊雷炸响。

    沈浸夜彻底懵逼了。

    这小妮子在干吗?

    偷亲他家小舅?莫不是想死?还是想被丢出去?

    宋风晚亲完觉得不过瘾,还伸手戳了戳他微烫的脸,摸了两下,又对着他的脸啄了两下,这才满足的笑着。

    沈浸夜双腿一软,手指颤抖的握住楼梯扶手。

    我的妈,大脑有些缺氧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大外甥,稳住捂脸

    **

    已经腊月16了,还有半个月就过年了,好快呀……

    新的一周,从求票票开始,哈哈~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