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44 三爷:允许你喊舅妈(2更)

244 三爷:允许你喊舅妈(2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傅沉在沙发上睡了一夜,宋风晚从房间拿了毛毯,给他盖上,在边上陪了他一宿。

    总归没忍心吵醒他,又不放心把他一个人留在客厅。

    翌日五点多……

    傅沉生物钟到了,醒来的时候,一睁眼就看到宋风晚窝在一张单人沙发上,手边还放着一本《高考英语3500词》。

    他皱着眉,脑仁像是有根神经在抽痛,疼得要命。

    他扯开身上的毛毯走过去,“晚晚……”

    宋风晚睡得不舒服,昏沉得睁开眼。

    傅沉将她手边的书抽出来,伸手从她小腿弯穿过,一手扶住她的腰,“搂着我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乖顺的抱住他的脖子,整个人就被他腾空抱了起来,“回屋睡。”

    “三哥——”宋风晚往他怀里拱了拱,像一只乖巧温顺的猫咪,“脖子疼。”

    “待会儿给揉两下,下次我睡着了,记得喊我。”傅沉昨晚没吃什么东西,光喝酒了,醉得也厉害。

    她头靠在他肩侧,没等回到房间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心疼小姑娘,可她守着自己,这心底又甜腻腻的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另一个房间的沈浸夜算是被吓懵了。

    几天相处,他对宋风晚也有些许了解,勤奋好学,乖巧听话,说话做事进退得宜,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,更不会僭越不规矩。

    偷亲他的小舅?

    这特么胆子太大了吧。

    他心里有事,游戏玩得也不好,吃个鸡,好一次险些被人爆头,折腾到三点多才睡觉,六点左右就醒了。

    他思来想去,这件事还是不能和小舅说,傅沉脾气本就不好,还有孙芮的前车之鉴,沈浸夜还是决定先去敲打一番宋风晚,最好是能让她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小舅这种高岭之花,带刺,还特么有毒。

    谁碰谁死,这小姑娘到底多想不开啊。

    他蹭的一下从床上跳起来,穿了衣服就往外走,先跑到客厅,发现空无一人,才站在宋风晚门口徘徊……

    宋风晚平时要准备校招考试,六点左右就醒了,他犹豫着要不要这时候敲门。

    沈浸夜咬了咬牙,叩门敲了两下。

    没动静。

    难不成还没睡醒?要不还是等她睡醒再说吧,就在他转身准备回屋的时候,房门打开了……

    门口站着的人不是宋风晚,而是……

    傅沉。

    他昨夜喝了酒,眼底俱是红血丝,通红一片,眼尾染了一抹艳色,红得勾人。

    “一大早,有事?”他声音沧桑嘶哑,压得低沉。

    晴空一道雷,把他劈得外焦里嫩,昨夜宋风晚亲了他,早上他却出现在她房间?

    卧槽?

    这特么是什么转折?

    傅沉信步走出去,随手把门关上,“她睡着了,找她有事?”

    沈浸夜都吓懵逼了,还记得什么事啊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事,就别打扰她了,她昨晚没睡好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人大脑一片空白,没睡好?

    为毛没睡好?

    俩都干嘛了?

    “我去换件衣服,陪我去晨练。”傅沉说着直接回房。

    沈浸夜也不是傻子,傅沉是什么人他心底清楚,一心向佛,不近女色,平素虽然待人温和,却不是个体贴的人,怎么会平白无故进宋风晚房间?

    即便宋风晚“勾引”他,若是他不乐意,断不会进入她房间的。

    脑子一转,就瞬间想通了。

    天雷滚滚有木有,小舅和她该不会……

    p哦,真是特么日了狗了,她才多大啊,小舅真特么下得去手啊。

    他完全无法脑补两人在一起的画面,想起这几日傅沉的反常,昨晚给自己剥虾,又帮自己出头,他还以为……

    可算是明白了,他就是个幌子。

    傅沉换完衣服出来,沈浸夜还站在走廊上发呆,一副被雷劈过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愣着干嘛,下去。”傅沉挑眉。

    两人出去晨练,顺便遛狗,沈浸夜真是被吓疯了,隔了许久,才哆哆嗦嗦的开了口,“小舅,和晚晚两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傅沉撩起眼皮,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们不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允许提前喊她一声小舅妈。”

    沈浸夜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我擦,那特么还是个孩子啊。

    小舅妈?一刀捅死我好不好?

    “这件事还处于保密阶段,知道怎么做吧?”傅沉正色道。

    沈浸夜面部狠狠抽动两下,“小舅,这件事大哥他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觉得呢?”傅沉笑着看向他,“浸夜,小舅的脾气不大好,最讨厌别人和我顶嘴,或者忤逆我,知道后果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他讪讪笑着。

    尼玛,哪儿有人偷情偷得这么理所当然,还发现还威胁别人的?

    “小舅,和她从什么时候开始……”他甚至想说偷情这个词。

    “知道太多对没好处,只要记住,在爸妈面前管好嘴巴。”傅沉这已经是**裸的威胁了。

    沈浸夜悻悻点头,吃完早餐,就借着电脑故障要刷机为由,扛着电脑,一路狂奔到了傅斯年所在的公寓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傅斯年前一晚在老宅喝了些酒,回来之后难得睡了个早觉。

    沈浸夜到他家门口的时候,低头查看手机备忘录,密码锁是多少来着……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身后传来娇媚的女人声音。

    沈浸夜一转身就看到一个穿着贴身运动服的女人站在走廊上,梳着马尾,露出光洁的额头,好像刚运动完,呼吸有点急,呵出一丝白灼般的热气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这不近女色的小舅吃了个嫩草,大哥这里怎么藏了个妖精啊。

    运动服穿在身上,勾勒出纤瘦玲珑的腰肢,长得更是妖异妩媚,说话都娇颤,听的人身子发软。

    “您好。”余漫兮观察隔壁很久了,傅斯年作息日夜颠倒,昼伏夜出,出门没有规律,想要偶遇太难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沈浸夜攥紧电脑包。

    这余漫兮和宋风晚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,天生媚骨,精致又带着藏不住的风情,那是种成熟女性特有的魅力,宋风晚毕竟还小,不若她这般妩媚。

    “傅先生在家吗?”

    “估计还在睡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他帮过我,我弄了些早餐,待会儿能请帮我拿进去吗?”余漫兮试探着开口。

    “他帮?”沈浸夜愕然。

    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,怪事出奇多。

    他家大哥沉默冷酷,虽然戴着眼镜装学究,却是典型的斯文败类。

    助人为乐?逗他呢?

    “嗯,稍等一下。”余漫兮跑回屋子,两三分钟的功夫,拿了一盘鸡蛋饼,还有一盒乐扣包装的白粥,“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沈浸夜按下密码锁,推门进去,直至他锁上门,余漫兮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这个点傅斯年肯定在睡觉。

    沈浸夜一大早身心遭受重创,在傅沉那里没吃什么早餐,闻着鸡蛋饼很香,忍不住尝了一块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”他不住点头,“味道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他干脆去厨房拿了筷子,直接吃起来。

    傅斯年昨天睡得早,听到撞门声就醒了。

    他中午还有一场相亲,掀开被子露出精壮的上半身,他习惯裸睡,睡觉基本不穿上衣,他套了件衬衣走出卧室,就看到沈浸夜正趴在餐桌上吃东西。

    “怎么来了?”傅斯年声音本就低沉,被浊酒烧得更是嘶哑干燥。

    “哥,醒了。”沈浸夜舔了舔嘴角,“太不够意思了,明知道小舅那里是龙潭虎穴,也不提醒我一下,害我一大早差点被吓得魂飞魄散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?”傅斯年倒了杯温水,喝了几口润嗓子。

    “吓死我了,小舅这一把年纪,居然搞小孩子,真是禽兽。”沈浸夜咋舌。

    “我提醒过,不听。”

    沈浸夜无语,“那个是提醒吗?觉得谁能听得懂!”

    傅斯年喝着水,没吱声。

    “对了,吃不吃?”

    “买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,隔壁美女送的。”沈浸夜低头吃蛋饼,“哥,家对面不是一直空着吗?什么时候进人了?”

    傅斯年舌尖舔了舔干燥的嘴角,眸色深沉。

    “长得特漂亮,身材也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我这里干嘛?”傅斯年敛眉。

    “我电脑有些卡,想让帮我看看,顺便到这里来避难。”沈浸夜擦了下嘴,将电脑从包里翻出来。

    傅斯年看了他一眼,“蛋饼好吃吗?”

    “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吃完就可以滚了,我今天很忙,没空招呼。”

    沈浸夜还没回过神,就连人带电脑被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这是个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“哥——”沈浸夜敲了敲门,“有事去忙啊,让我在家待一天啊,哥——”

    他按下密码锁再开门的时候,门被反锁了,根本进不去。

    卧槽,起床气再大,也不能把他这么扔出去吧,蛋饼还没吃完呢。

    沈浸夜没办法,只能抱着电脑去找妈妈。

    还是亲妈最靠谱,这群人简直禽兽。

    傅斯年听着外面没动静,双手抱臂看着桌上的蛋饼白粥,犹豫片刻,捏起一块沈浸夜未曾动过的放入嘴中,味道是不错。

    隔壁敲门声很大,直至没了声响,余漫兮才推门出去,她已经换了衣服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唇,敲了敲傅斯年的房门。

    傅斯年刚洗了个澡,头发都没擦干就打开了门,因为这敲门声不是沈浸夜的,那小子是锤门砸门,哪儿会这般温柔。

    “傅先生。”余漫兮隔了好多天,终于看到他,冲他笑得格外明媚。

    傅斯年穿着白衣黑裤,发梢滴着水,脖子上挂了一条白色毛巾,领口纽扣未系,没有戴眼镜,那模样……

    禁欲又野性。

    微微弓着身斜靠在门边,慵懒中透着股邪肆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傅斯年垂头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蓬松的卷发别在耳后,娇媚的小脸化了精致的淡妆,削肩红裙,露出漂亮的脖颈锁骨,直到膝盖的红裙遮不住白嫩的小腿。

    俏生生站在他面前,艳色无边。

    明显是准备出门的。

    “中午或者晚上有空吗?之前的事很谢谢,想请吃个饭。”余漫兮一颗心悬在嗓子眼,紧张到呼吸都困难。

    虽然目光直视他,那眼神却并不坚定,显然是心虚的。

    “我有事。”傅斯年随手拿着毛巾擦头发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时候有空?”余漫兮知道马上要过年了,傅斯年肯定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,可能接触的机会更少了。

    此刻傅斯年手机震动两下,介绍人发来的相亲地点。

    “一直很忙。”

    “工作?”

    傅斯年挑眉,那表情带着一丝揶揄打量。

    余漫兮知道自己僭越了,“不好意思,那忙,有空再说吧。”她说着转身往回走,步履匆忙,活像后面有鬼在追她。

    傅斯年手指捏紧毛巾,又露出那种可怜兮兮的表情?

    自己刚才语气很差,还是眼神吓人?

    “我晚上有点事,不怕晚,可以等我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余漫兮刚准备进门,听到这句话,喜出望外,回眸莞尔一笑,迈着小碎步跑回去,从口袋摸出手机。

    “傅先生,方便联系,可以留个电话吗?或者加个微信?”

    傅斯年挑眉。

    第二次了……又开始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心疼沈同学,还是亲妈最靠谱,只要抱紧傅姐姐大腿,别说大哥,就是小舅都不敢欺负【捂脸】

    斯年兄,好意思说人家得寸进尺,不是给人家机会的?

    可怜兮兮就心软了?

    啧——不像啊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