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47 初次同床,我表现不好?

247 初次同床,我表现不好?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“备孕!”严望川咬字清晰准确。

    这两个字,却宛若一记重锤,砸得乔艾芸晕头转向,而浴室内已经传来哗哗的水流声,她脸红到脖子根,已经完全没心思看手机了,往下挪动身子,钻进被子了,整个人紧贴着一侧床沿。

    这人真是不害臊,哪有人能如此理直气壮说这种话的。

    浴室内水声潺潺,弄得她身上像是发了烧般,后背一层热汗……

    严望川动作很快,洗完仅穿了一条黑色睡裤,脖子上挂着半湿的毛巾,“吹风机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拿到外面了。”乔艾芸微微弓起身子,看到他裸着上半身,脸红得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她和宋敬仁那种死亡式的婚姻,早就没了夫妻生活,加上他这些年挥霍无度,养尊处优,养了一身横肉,压根不能和严望川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肌理分明,精壮的腰身,肌肉弧线漂亮,带着狂野的美感。

    若说平时他是严肃内敛的,此刻就是狂野无度的。

    他拿着吹风机,吹了一会儿头发,动作又急又乱,发丝的水珠甩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乔艾芸裹在被子里,不敢妄动,随着嗡嗡声戛然而止,她感觉到拖鞋声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感觉到身侧的床忽然往下陷入,他掀开被子钻了进去,床很大,两人虽然盖着一床被子,也不至于碰到。

    “要关灯吗?”严望川询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乔艾芸手指攥紧被子,这又不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,紧张个什么鬼啊。

    然后她感觉到,身侧的人靠得越来越近,直至整个人悬在她上空,伸手去摸靠近她的那侧开关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的一声,整个房间陷入一片黑暗,只有一丝皎皎月光从窗帘缝隙穿透渗入。

    乔艾芸以为他关灯之后,就该睡觉了,可是那人悬在她上空,却没离开,即便没睁开眼,她也知道,两人距离多近……

    他的喘息急促灼烫,一丝不剩的落在她脸上,热得她浑身像是着了火。

    就连那沉稳有力的心跳声也仿佛隔着被子,不停在撞击她,震得她头晕,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“还不睡?”

    “艾芸……”严望川声音嘶哑,喉结微微滚动,似乎忍得异常难受。

    “想干……唔——”乔艾芸话都没说完,原本遮了半脸的被子被人强势的拉扯下来,他一手难撑,整个身子压过来。

    侵略性十足,危险又霸道。

    吻住她的唇角,用力含住。

    像是有股电流酥酥穿遍全身,乔艾芸整个身子都莫名发软,两个人的身子紧挨着,中间仅隔了一层薄薄的被子……

    吮吸舔咬,他的动作从来都是宛若疾风骤雨般,让人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乔艾芸感觉到身体某处异样,脸红得不成样子,伸手推了推他,脱口而出一声,“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望川。”严望川纠正,似乎有些不悦,嘴上力道越发重了。

    这名字他喊出来,嘶哑隐忍。

    可是乔艾芸喊了一声“望川。”那是忍着牙颤,声音也比寻常更加柔媚,听得严望川热意上头,更是难受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简直像是要将他架在火上烤。

    “……过去。”这人太重了,压在她身上,让人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“不喜欢我亲?”严望川嗓子嘶哑,分明忍耐到了极点,还在竭力克制,这种最让人焦灼。

    乔艾芸抵在他胸口的手指也像是着了火……

    这人怎么不穿衣服啊。

    “我表现不好?吻得不好?”严望川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,就是太突然了。”乔艾芸还能如何回答,就他的性格,自己若说不好,今晚他就郁闷得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这种事不说,只做就好?”严望川蹙眉,女人的心思实在难懂。

    “先过去,压得我难受。”乔艾芸忽然用力,将他猛地推开。

    严望川乖顺的躺回被窝中,只是现在的距离不若方才那么远,躺在她身边,胳膊轻轻蹭着,两人身上都热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乔艾芸清了下嗓子,“要不要穿上衣服?”

    “不太喜欢。”严望川回答的非常干脆,言下之意就是不想穿。

    待两人呼吸稍微平复,房间陷入了一种难言的静谧中,没人动作,像是在进行某种角力,谁都不肯先动作。

    不过半个小时后,严望川却听到身侧均匀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“艾芸?”他沉着嘶哑的嗓子。

    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两人上午出门购买特产礼品,下午收拾行李赶飞机,折腾了一天,乔艾芸早就撑不住了,晕乎乎就睡了。

    “睡着了?”严望川长舒一口气,不知是失落还是庆幸。

    他伸手遮住眉眼。

    身体某处的异样还是那般明显,那架势没有丝毫要示弱消停的感觉,简直要了命。

    实在太难堪了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乔艾芸却忽然翻了个身,往他那边靠了下。

    她方才身上很热,逐渐冷却下来,倒是有点凉意,自然想往更热的地方靠,整个人贴过去,严望川急喘一声,这种折磨,心底亢奋雀跃,身体又实在忍不了。

    干脆掀了被子,去浴室又冲了个澡。

    乔艾芸睡眠浅,听到水流声就醒了,这老脸顿时臊得红透。

    严望川回来后,身上还带着热气,以为她睡着了,直接把人搂到了怀里,不消片刻这某个地方……

    怎么……又开始了。

    乔艾芸老脸一红。

    他手臂用力,将她紧紧搂在怀里,灼热的吻落在她脖颈颈侧,怕吵醒她,非常克制,弄得自己浑身的血都像是烧起来……

    身上又热又湿润。

    乔艾芸翻身试图离开,某人从后面紧紧搂着她,愣是不肯松手,弄得她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严望川似乎只有在这种事上才会主动些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另一间客卧

    沈浸夜真是傻眼了,房间不够睡,他的亲妈就把他推给了傅沉。

    傅沉住的是自己房间,抬头就是垂墙而落的书架,堆的都是书,这让他仿佛回到被高考支配恐惧中。

    洗完澡,他一脸懵逼的站在屋里,就连床边都不敢碰。

    傅沉没洁癖,却极其讨厌别人碰他的东西,小时候曾跑到他房间来玩,差点被他搞死。

    直到傅沉洗澡出来,穿着简单的灰色家居服,“怎么不睡觉?”

    “小舅。”沈浸夜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我要出去办点事,有人来了,负责料理。”傅沉站在书架前,似乎在选书。

    “办事?”沈浸夜咋舌。

    这特么深更半夜,洗好澡,要出去办什么事?

    去爬床调戏小姑娘就明说,还非得整的那么高大上。

    “浸夜,要是后方没守好,出了什么事,是共犯,妈的性格比我清楚,可能舍不得打我,却会打死,亲儿子都叛变、罪无可赦,懂吗?”傅沉开始敲打他。

    沈浸夜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他自己偷情,为毛要他打掩护,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就变成共犯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走了。”傅沉拿了本书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沈浸夜眯着眼,看到书脊上的三个字,热意冲脑。

    调戏小姑娘还带着小黄书?这又是个什么操作。

    等傅沉关门离开,沈浸夜长舒一口气,靠在床上呈瘫痪状态,还是无法理解这两人怎么就搞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小舅妈比自己还小?

    傅沉,就是个禽兽。

    沈浸夜拿着手机刷了一会儿微博,因为不确定会不会有人过来,做贼心虚,忐忑难安,打游戏连跪三局,干脆不玩了。

    刚才应该问一下他什么时候回来的?

    沈浸夜看了看时间,给他发了个信息,这才注意到傅沉手机正在一侧书桌上充电。

    傅沉不回来,沈浸夜压根不敢睡……

    他也不敢去敲宋风晚的房门,就这么撑了一整夜。

    直至凌晨四点多,傅沉才推门进来,第一句话就是,“又熬夜玩游戏?小心肾虚。”

    沈浸夜气得跳脚。

    特么软玉温香在怀,我在这里担惊受怕熬了一夜,还说我肾虚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我觉得还是应该恭喜师兄,这算是有大进展了,有第一次,第二次还会远吗?哈哈

    三爷怕是真不知道,小沈同学担惊受怕,吓得一夜没睡吧【捂脸】

    沈浸夜:我想回家o(╥﹏╥)o……

    **

    日常求票票呀~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