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55 话题终结者,晚晚崩溃(2更)

255 话题终结者,晚晚崩溃(2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宁县的冬天,寒风锥心刺骨,段林白一下车就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。

    这破地方,啥东西没有,这风还这么冷。

    许佳木以为段林白要去吃饭,那肯定是她请客,说不好是准备讹诈自己,没想到他挑了一家十分寻常的烧烤店。

    “又来啦?”老板都认识段林白了,“今天来得早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她不上班。”段林白以前都是在许佳木兼职地方堵她的,她去酒店上班,下班很迟。

    “女朋友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许佳木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段林白咋舌,多少人巴不得当她女朋友,这女人居然这么着急和他撇清关系,自己是瘟疫吗?

    “快进来坐。”老板招呼三人进屋,“还是老样子?羊肉串20,鸡翅一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吃什么?自己点,我请客。”段林白坐在位置上,利索的折好盲杖,放在手边。

    许佳木没什么胃口,随便点了几个素菜。

    “你拖行李干嘛去?”段林白权当不懂许家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学校有点事,想早些过去。”许佳木想起家里的事,鼻尖一酸,眼睛又一片通红,小江坐在一侧,低头缩小存在感。

    她和段林白又不熟,自然不会在这里提及。

    她原本是想去朋友那里待几天的,她认识的人,要不就是还在外地没回来,要不就是已经结婚,她不太方便过去打扰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回京,一起?”段林白提议。

    许佳木愕然,这人怎么突然如此好心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还骂骂咧咧说要给自己一个教训,甚至去自己打工地方堵她,实在幼稚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大过年的,我又不会把你卖了。”段林白确实是心疼,要是这时候为难刺激她,自己还算是人吗?“你什么时候回去?”

    “明早去车站,看能不能打到车票。”许佳木自然不会同意坐他的车,这不是羊入虎口吗?

    “春运啊大姐,车票那么紧张,别人提前好多天都不一定买到票,有顺风车你还不坐,是不是脑子进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脑子进水。”这人就不能好好说话?非得人身攻击?

    “你坐不坐?我明天上午回京。”段林白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这女人真是,自己都这么邀请她了,还不走?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想把我拖到没人的地方揍一顿,然后把我扔了?”许佳木狐疑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段林白要是能看到,非得弄死这女人。

    自己在她心里就是这么心肠歹毒的人?

    “你要不坐就算了。”段林白傲娇的冷哼。

    “那谢谢。”许佳木咬着唇,不再说话,现在是春运,车票确实紧张。

    三人吃完东西,许佳木也在7天开了房,段林白直接说,“挂我账上,一起结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付钱就行。”许佳木急忙拒绝。

    “我是会员,能省钱。”段林白没好气的说了一句,许佳木这才没动作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翌日一早八点多,三个人出发回京。

    许佳木一整夜都没睡好,守着电话,除却自己父亲打了两个过来,便再没动静,她趴在床上,想着这些年受的委屈,泪湿枕巾。

    她身上确实没多少钱,读研读博学校除却奖学金,每个月还有补助,自己省吃俭用存了点钱,能给的,都打给了弟弟。

    即便是兼职挣得点钱,她也没吝啬,可她就是不乐意,她凭什么赚钱让他去讨好女朋友?

    他谈个恋爱,还得她出钱?算什么事啊。

    就因为这个发生争执,这个年算是过不下去了,干脆收拾东西出来。

    她上车后,也没说什么话,靠在车边就昏昏沉沉睡着了。

    直至车子快到医科大学,许佳木才看向一侧的人,“段公子,加个微信吧。”

    段林白挑眉,呦——

    这小妮子居然主动找自己联系方式?果然还是对自己有点意思的……

    可算是主动找自己要微信了。

    段林白摸出手机,语音解锁打开微信,不过他不太好操作,只能许佳木自己拿过手机,打开他的二维码,扫了一下。

    【浪里小白龙】

    许佳木咋舌,这逗比的呢称,真适合他。

    “加上了。”许佳木将手机塞给他。

    车子一路行驶到学校内部,到了许佳木宿舍楼下才停住。

    “快过年,学校都放假了,你还能住学校?”

    “很多研究生和博士生都不回家,我们宿舍一年365天都能住,谢谢您,也谢谢江助理,这次真是太感谢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客气了。”小江停车熄火,“我帮您拿行李。”

    许佳木走后,段林白便让小江驱车回家,途中微信响了几声,段林白又看不到,只能把手机递给小江,“看一下,谁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小江将车子停在一边,接过手机。

    “是许小姐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——我就知道她肯定要发短信谢我,你就告诉她不用谢。”段林白揉了揉鼻子,“日行一善嘛,助人为快乐之本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小江支吾着,“小老板,许小姐给你转了一笔钱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给您转了300块钱,说是顺风车和昨晚的住宿费,后面还说了一句谢谢,而且您刚才胡乱点手机,这笔钱已经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段林白傻了,“她是怎么算的?300?”

    敢情加自己微信,就是为了方便转账?

    这该死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她不知道多少人要他的联系方式都要不到吗?真是气得心肝疼。

    许佳木算过了,即便是在某打车软件上,从宁县到京城的顺风车也只要130多,昨晚住宿费117,给他打了300不算少。

    段林白为了这事,还特意打电话给傅沉吐槽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女人脑子是不是被门挤了,老子缺这300块?”

    “我好心载她回家,她是真把我的车子当成顺风车了?没良心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傅三,我跟你说,我和她没完!”

    傅沉笑了笑,“林白,你刚才说她家里有些事,不打算追究她揍你,现在又为了300块纠结,她转账给你,两清不是很好,你是不是太在意她了?”

    段林白被一噎,“老子和你说不清楚!”

    直接把电话给挂了。

    傅沉低声笑着,开始在意她了,不是个好征兆啊,林白这没脑子的。

    傅沉摩挲着手机,方才宋风晚给他发了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【陪严叔去机场接人,待会儿再打电话。】

    因为刚回云城,宋风晚第二天并没去学校,乔艾芸让她休息一天再去学校报道。

    高三生,估计还得再上一周课才会放假,过年期间,可能就几天假期,初五之前就得返校。

    严老太太自然希望乔艾芸母女能去南江过年,但客观情况不允许,眼看着自己儿子和乔艾芸有些进展,她又舍不得叫严望川回来,干脆就来云城过年。

    这倒是让乔艾芸诧异又羞愧不已,自己至今还没去南江探望,何德何能让老太太一把年纪来回跑,越发觉得对不住严家。

    原本她是不想让老太太过来的,可是她已经快上飞机,才和他们打电话,要不然早就让严望川回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过来的突然,乔艾芸没有准备,让严望川带晚晚去接人,自己则出门买菜做饭,顺便炖了老鸡汤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云城机场

    宋风晚极少和严望川独处,总觉得有些不自在,他又是个话面瘫话少的人,路上她几次试图和他聊天,都被他给聊死了。

    完全是个话题终结者。

    宋风晚抱着手机没少和傅沉吐槽。

    【三哥,我是真没见过这么不会聊天的人,我夸他们公司今年出的新年和情人节系列珠宝好看,人家给我来一句:不如去年好看。】

    【我说还不可以啊,蛮好看的,怎么不如去年好看了,人家说去年珠宝是他设计的,我……三哥,我还能说什么?】

    宋风晚发了个满地打滚的表情。

    【我说设计珠宝是他爱好嘛?他说是工作,毕竟人都要赚钱吃饭,嗳,你见过这么实在的人吗?咱能不能委婉一些。】

    【这话题根本聊不下去啊,可憋死我了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风晚给傅沉发了十几条吐槽信息,光是看短信,都能感觉到小丫头要抓狂了。

    傅沉已经脑补她抓墙的表情了。

    【乖——】

    傅沉发了个摸头的表情。

    【我真的没法淡定啊,我转移话题,问他这么长时间不去公司上班没关系吗?你知道他给我来一句什么吗?】

    傅沉笑着拿着手机,【什么?】

    【人家说了,我是老板,放几天是他的自由,这话听着也没毛病,就是觉得很欠揍有木有。】

    傅沉突然觉得自家小丫头又可怜又可爱。

    【只有你和他两个人?】

    【是啊,我都要憋死了,这种人该怎么聊天啊,实在聊不动。】

    说话间傅沉电话就打了进来,宋风晚看了眼身侧的人,还是接起了电话,“喂——”声音压得很低,难免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“没事,他知道的,只有他在的时候,不必藏着掖着。”

    “他真不会和我妈说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他如何登堂入室进入乔家的,傅沉一清二楚,这手上攥着把柄呢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宋风晚放心大胆地和傅沉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想我了吗?”

    宋风晚支吾着,毕竟严望川还在开车,她红着脸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严望川手指抓紧方向盘,不用想也知道宋风晚在和谁打电话。

    傅沉这小子是完全拿他当掩护啊,他此刻已经开始担心到时候东窗事发,乔艾芸欣然接受还好,要是不接受,怕是自己都得跟着遭殃。

    这小子的坑挖得实在太深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两人到机场,等了二十多分钟,才看到严老夫人出来。

    “严奶奶。”宋风晚笑着朝她挥手,老太太戴着老花镜,眯眼看了半天才笑出声,拄着拐杖朝他们走去。

    “晚晚来啦,这才多久没见啊,怎么瘦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一直在考试,肯定有点瘦,不过还好。”宋风晚伸手扶住她。

    “那也得注意身体啊。”老太太抓着她的手,笑得分外慈祥。

    “大伯。”忽然传来一道陌生的男人声音,宋风晚这才注意到老太太身后跟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方才许多人一起出来,这个男人她也看到了,只是没想到是和老太太一起来的。

    目测一米八左右,看起来也就二十四五,修长挺拔,眉目清隽,在人群中,无论是气质还是样貌都很出众,她现在眼底只有傅沉一人,人群中扫了一眼,就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此刻那人就站在自己斜后方,装扮偏英伦风,许是注意到宋风晚的视线,偏头看了她一眼,眉眼中透着些许打量,又不着痕迹得收了回去,点头算是打了招呼,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,目下无尘的清贵之感。

    严望川不是独子?这人喊他大伯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师兄真的是个聊天终结者,啧啧……你这样迟早会被打的【捂脸】

    噔噔噔,有新人物出场……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