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58 登堂入室,有事联系我(2更)

258 登堂入室,有事联系我(2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余漫兮小脸烧得通红,也觉得这话有些唐突,就在她举棋不定的时候,小奶猫不知何时从门缝里钻出来,趴在傅斯年脚边拱了拱。

    小猫月份小,并没关在笼子里,而是弄了个小窝铺了绒毯垫在下面。

    傅斯年伸手把它捞在怀里,小猫毛色黄白交织,小小一个,十分惹人疼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跑出来了。”余漫兮蹙眉,这猫也不知怎么回事,很黏糊傅斯年,她伸手准备把猫抱过去,“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抱吧。”

    那言外之意,就是他愿意进来,余漫兮侧开身子,他就抱着猫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之前过来是因为她家水管裂了,家中也没收拾,现在收整好,倒是有种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。

    和他那边截然不同,傅斯年经常加班熬夜,家中除了床和电脑,其他东西都是摆设,她这里却充满了烟火气。

    窗前都是绿植多肉,客厅地面几何图样的花色毛毯,别具一格的手工艺品……整个屋子都充斥着暖色。

    “要喝点什么?”余漫兮已经提着外卖袋子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傅斯年抚弄着小猫,余光瞥见她冰箱上密集的冰箱贴,都是各个国家的标示性图样,看样子很喜欢收集这类小物件。

    余漫兮还是给他倒了杯温水,又拿过小奶猫的碗,给它冲了羊奶。

    “年年喝奶啦。”她招呼小猫。

    饶是淡定如傅斯年也不冷静了。

    年年喝奶?

    小奶猫一听有东西吃,在傅斯年腿上挣扎着,又不敢跳,着急的直叫。

    傅斯年放它下地,它就立刻跑到猫碗边舔起来。

    余漫兮则猫着腰去厨房洗米煮粥,高热未褪,厨房断断续续传来咳嗽声。

    傅斯年眉头越拧越紧,他余光扫着屋子,客厅一侧有个照片墙,上面都是她外出旅游的各色照片,去了很多国家,却都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许多照片看过去,即便是合照,看起来也是偶遇的路人,难免觉得孤寂冷清。

    “之前水管裂了,让你收留一晚,还没道谢,你要是没吃过,就留下吃饭吧。”余漫兮看不透他,说话都透着几分斟酌。

    “你生病能做饭?”傅沉挑眉。

    “已经好多了,没事。”她吃了药昏睡一天,身上已经缓过劲儿了。

    她咳嗽两声,从屋内翻出一次性口罩就钻到了厨房……

    也就半个小时的功夫,余漫兮就端出了两个菜,粥是高压锅煮的,已经能装碗,菜色品相看着就不错,她看着还真不像会做饭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,就随便做了点。”余漫兮还有些紧张,生怕做的饭菜不合他的胃口。

    不是都说,抓住男人的心得抓住他的胃?

    两人坐到餐桌边,傅斯年拿起筷子先尝了一口,味道出奇的好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斯年点头,并没多做评价,按照她的性子,自己要是夸她,免不了要得寸进尺,“你很会做饭?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在外面,肯定什么都得学。”余漫兮说得很随意。

    “出国很早?”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她低头喝着粥。

    傅斯年捏紧筷子,他看她墙上的照片,有张是在某国跨年拍的,背景写着2011年,端看这个,也知道她出国最少八年了。

    八年前她才多大,一个人背井离乡?

    “一个人住?”

    “上学时候肯定住宿舍,毕业才一个人住,你等着,我给你倒杯水。”余漫兮并不愿提起这些事,找了借口就走了。

    两人除却吃饭,基本没说话,直至吃完傅斯年才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生病还是通知一下亲友照顾一下,比如……”傅斯年声音顿了一下,“那天帮你搬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余漫兮怔了一下,“你说宁哥?”

    傅斯年没否认。

    “和我家里有点交情,听说我在找房子才帮忙的,哪儿好意思一个劲儿打扰他,再说,他有女朋友,我也得避嫌啊。”余漫兮简单两句话就把两人关系摘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傅斯年倒没听说那个人有女朋友,许是私下交了。

    宁家是高干家庭,要是带回家,就基本是定了。

    这年代,连他家那个标榜六根清净,不近女色的三叔都搞地下恋了,还有什么不能发生。

    吃完饭,傅斯年坐在沙发上撸猫,余漫兮简单收拾了桌子,吃了药就窝在沙发一角接着看尚未看完的一部美剧。

    吃了药人就昏昏欲睡,余漫兮一直强撑着眼皮,直至傅斯年靠过来,她像是一只随时准备炸毛的猫科动物,警惕得看着他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离得越来越近,傅斯年能清楚感觉到她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傅斯年伸出手,修长而温热的指尖轻轻碰了碰她的额头,她喝了药,浑身发热,此刻小脸更是一片血红……

    这一刻,余漫兮仿佛感觉到心跳越跳越快,像是要从嗓子眼跳出来,离得近了,她才更加清晰地看到,他的眸色多深。

    浓稠得像是能将人溺毙。

    男人陌生的气息近在咫尺……

    余漫兮像是被东西扼住了心脏,整个人站到了死亡边缘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不发烧了,困了就回去睡吧,我也该回去了。”傅斯年抽回手。

    “那我送你。”余漫兮急忙从沙发上跳起来。

    直至送到门口,傅斯年才说了一句……

    “有事打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余漫兮怔愣一下,回过神的时候,傅斯年已经转身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她低头笑着,摸了下被傅斯年摸过的额角,笑得像个傻子。

    肿么办,不想洗脸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回屋后,还在思量着宁家的事,姓余,和宁家有交情?傅斯年常年都和电脑作伴,对京圈并不关注,也没深究……

    **

    云城乔家

    宋风晚和严少臣交流不多,但是这个人给她影响不算坏,他当晚婉拒了乔艾芸和严老夫人的恳求,并未在乔家留宿,而是住在外面的酒店。

    他只说不太方便,而且想给他们一家人留独处的空间,并没多打扰。

    是个很识趣儿的人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宋风晚已经重新回到学校上课,大家都忙着备考,心无旁骛,她回来上课,并没引起多大的动静。

    高一高二的学生已经陆续放假,偌大的校园只有高三还在上课,学校显得分外冷清。

    腊月二十四,乔家祭灶,她那天下了晚自习就收拾东西出了校门。

    平常都是严望川接他,今天却是严少臣,这让她略显诧异。

    “……严叔有事?”宋风晚坐在后座,看着前面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正好要过去,顺便接你。”严少臣做事很有分寸。

    这宋风晚又不是三四岁的小孩,他也二十多了,肯定得避嫌。

    回家途中,宋风晚摸出手机,关掉飞行模式,给傅沉发了两条短信,无非是告知自己已经放学回家。

    严少臣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后面的人,他也是从学生时代过来的,她这偷偷摸摸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怕不是在早恋?

    两人到家的时候,素来这个点已经睡下的严老夫人居然还坐在客厅。

    “少臣,麻烦你啦。”乔艾芸笑着和严少臣道谢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锅里还有饺子,要不要吃点?”乔艾芸相邀。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严少臣笑道。

    宋风晚回家后还得学习到深夜,吃夜宵似乎成了习惯,她坐在桌边吃饺子,就忽然听到老太太冷哼一声……

    “这孙家是有多大的脸,自家女儿是什么德性,心底没数吗?还准备往我们严家塞?”

    孙家,孙芮?

    塞给严家?

    谁都知道严望川在追求乔艾芸,他又没儿子,那自然是塞给和他家最亲近的严少臣了。

    严少臣和孙芮?

    宋风晚被饺子呛到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年年喝奶?

    斯年兄被吓到了……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