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59 手段肮脏,引晚晚入套(3更)

259 手段肮脏,引晚晚入套(3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宋风晚低头吃着饺子,余光瞥了眼严少臣。

    这倒霉孩子,怎么被孙家给看上了。

    “孙家是以为出了京城,就没人认识孙芮了?还想塞给我们家?怕是痴心妄想。”老太太攥着拐杖,气得窝火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直接说……”乔艾芸坐在她身边,帮她顺顺气。

    “就刚才孙家那态度,还不明显?”老太太轻笑,“这孙芮不知廉耻也就罢了,怎么孙家人也这般不要脸,说孙芮和少臣郎才女貌,看着很登对?”

    “我年纪大了,眼拙,还真看不出他俩哪点般配。”

    “仗着家里有钱,娇纵跋扈,我们严家可要不起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还说她一个人在云城,让少臣没事和她多走动?刚出了那种事,就急着把女儿往外送,我们严家素来清白干净,不受她这盆脏水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算是听出了点端倪。

    过年送礼走动的人很多,孙家应该来拜访过,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想撮合孙芮和严少臣。

    宋风晚目前为止,对严少臣印象还算不错,要是他和孙芮在一起,那简直……

    暴殄天物。

    “少臣,你怎么想?”老太太看向一言未发的人。

    “没见过,谈不上有什么感觉。”严少臣也不是傻子,孙芮现在声名狼藉,谁接手这个烫手山芋都得脱层皮。

    一个爬床被人丢弃女人,谁去回家,都是绿云罩顶。

    “我怕这孙家近期会找你,你注意点,离她远些,别沾边儿脏了鞋。”老太太提醒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看了眼还在吃饭的宋风晚,示意严少臣和自己去屋里说话,剩下又说了什么,她自然无从得知。

    这严少臣要是真被孙家盯上了,那是真的可怜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往后几天宋风晚投入紧张的学习中,自然没关注孙芮和严少臣的事,况且这件事她也管不了。

    事情发生转折是在农历腊月28那天。

    高三放假的前两天,学校组织了一次小考,试卷出奇的难,班级出现了大面积不及格想象,有学生数学试卷只拿了20多分,班级里一片愁云惨雾。

    学校无非是想给学生一个下马威,让他们记得即便放假也不能偷懒,因为自己还没资格放松。

    宋风晚各门分数都不算高,总分加起来居然挤进了班级前十,被老师重点拎出来表扬了。

    她的学习状况也被老师如实反映到了家长群里,乔艾芸心底高兴,准备在家好好做顿饭,老太太却大手一挥,说要出去吃。

    乔艾芸拗不过她,在酒店定了个包厢。

    严少臣从下榻的酒店过来,自然就顺路接上了宋风晚。

    宋风晚一路都在和傅沉发信息,因为他说晚上会到云城……

    **

    而此刻的酒店内,还有一群人开了包厢。

    孙芮画着浓重的妆,趴在就酒店窗边,一手掐着烟,眯着眼,不断吞云吐雾。

    “待会儿要见人,别抽了。”孙振走过来,从她手上夺了烟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严家人吗?呵——那个严少臣算什么东西,我爸约他都推托不来,连严家的养子都算不上,还给我摆架子。”

    孙芮不抽烟,改而玩弄着手边的打火机。

    “啪嗒——”一声,蓝紫色的火苗窜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严老太太就算再喜欢他有什么用,他能分到严家的财产?严望川和乔艾芸要是有个孩子,就连宋风晚那死丫头都给靠边站,更别说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,要不是看中他背后的严家,谁瞧得上他啊。”

    孙芮自说自话,孙振听到,却神色僵硬,像是有根针狠狠刺到他的心里。

    因为他也是孙家的养子。

    不多时,孙芮忽然抬起胳膊抵了抵他,“喏,人来了,那个宋风晚,你是不是还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孙振确实没见过她,孙芮来云城避难,他就被打发过来陪她消遣。

    即便出现了丑闻,孙家还是有点权势的,到了云城不少人请客吃饭,自然会提起前段时间出事的宋敬仁,顺带就说到了宋风晚。

    外人形容她是:艳若桃李,动则倾城。

    孙振一笑置之,传闻哪儿能当真,此刻见到真人,才知道所言非虚。

    她里面穿了件校服,外面套了件黑色羽绒服,简单的马尾,露出逛街饱满的额头,刚下车,仰头理了一下脖间的高领毛衣,脖颈细长,非常漂亮。

    就连侧头和严少臣说话的时候,也是透着股无端的艳色。

    她这个年纪,处于青涩稚嫩往成熟发展的过渡阶段,身上有股子难言的吸引力,朝气蓬勃。

    仿佛占尽了世间一切的美好。

    孙振是养子,举手投足必须规行矩步,稍有不慎就会被孙家遗弃,但绝不缺少女伴,他不算下流,却也是个正常男人。

    孙芮看他眼神一直盯着宋风晚,忽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看上了?”

    孙振笑了笑,“长得确实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试试?”孙芮说得意味深长,“你是不是还没试过这么嫩的。”

    孙振长了张四方脸,普通无奇,在孙芮眼里,他不过是孙家养的一条专门陪她玩乐的狗,随时都能踢走。

    若是傅沉知道自己的女人被孙振给上了……

    “小芮,别开玩笑了,我可高攀不上她。”孙振有自知之明,严望川和乔艾芸结婚是迟早的事,到时候宋风晚的身价水涨船高,他的身份够不着。

    “这女人到了床上,还不都是压在你身下,有什么高攀不上的。”孙芮笑道,“要是你真能娶了她,说不准以后严家都是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视线交汇,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。

    “走吧,他们都进来了,我也去会会这个严少爷。”孙芮放了片口香糖在嘴里,嚼了两口就吐了。

    他俩到这里,自然不会是巧合,孙家想和严家结亲,自然想法设法打听严少臣的一举一动,得知他今天会来这里,专门来“偶遇”的。

    孙芮眼高于顶,除却傅沉她压根瞧不上别人,此次过来,纯粹是应付家里。

    现在看到孙振对宋风晚有点意思,也来了劲儿。

    她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宋风晚遭人唾弃的下场了。

    就连着上次那笔账,一起算好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宋风晚几乎一路都在和傅沉发信息,极少与严少臣交流。

    严少臣还还一个劲儿感慨:现在的孩子,脱离手机简直不能活,到处都是低头族。

    “大伯母他们刚出门,我们先去包厢吧。”严少臣偏头看她,就是把她当妹妹照顾,毕竟是学生,在他眼里,就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刚出门?”宋风晚叹息,傅沉9点左右到,不知道那时候能不能吃完饭。

    “以为我们会堵车,错估了时间。”严少臣解释。

    云城是改革开放后兴起的城市,外来务工的人占了一大半,此刻大部分都已返乡,城市自然不拥堵。

    宋风晚和严少臣刚进酒店,就看到孙家兄妹迎面走来。

    其实严少臣私底下和他们打过交道,不是一路人,并未深交。

    “严少爷,好巧。”孙振笑着走过去,不着痕迹的打量宋风晚,这近看更是水灵,比那些用化妆品堆出来的强多了,“这位是宋小姐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挺巧。”严少臣加重了最后那个巧字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吃饭也能遇到。”孙振和他简单握手,居然把手直接伸向了宋风晚。

    严少臣抬手,再次握住他的手,“是啊,最近和你们两人倒是挺有缘,到哪儿都能偶遇,如果不是你俩,我还以为是被人恶意跟踪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来孙家人也干不出这种让人反胃的事。”

    严少臣手指力道加重,“是吧,孙少爷。”

    孙振即便心底mmp,这脸上还得笑嘻嘻的。

    这特么变着法儿说他们恶心反胃,偏生还不能说什么,只能忍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么巧遇到了,要不要到我们那边喝一杯?”孙振立刻邀约,他是想给严少臣和孙芮制造机会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有事,不方便。”严少臣示意宋风晚跟自己离开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急什么啊,宋小姐,我们也好久没见了,上回的事……我可还记着呢。”孙芮笑着挡住了两人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你又想做什么?”宋风晚蹙眉。

    严少臣不意外这两人认识,毕竟孙芮是傅聿修的表姐,不过看起来,似乎有矛盾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个胡搅蛮缠的人,有什么恩怨总不能留着过年吧,去我们那里喝一杯,一杯泯恩仇,怎么样?”孙芮笑道。

    “包厢里还有其他人,也都是你们云城本地人,可能你还认识,我不会对你干嘛的,单纯喝杯酒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事情我保证不会往外说,我想你的家人应该还不清楚吧……”

    孙芮这话已经是威胁了。

    严少臣看了眼身边的人,难不成宋风晚还有把柄在她手上?

    宋风晚目光落在孙芮脸上,涂脂抹粉的一张假面,怎么看都有鬼。

    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她这种人会突然求和?

    此刻包厢里其他人也出来了,倒是真有几个宋风晚的熟面孔。

    “晚晚来啦,进来一起玩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还邀请她进去喝一杯,不赏脸啊。”孙芮笑得阴恻恻的。

    “她还是学生,不喝酒。”严少臣开口。

    “喝杯饮料总可以吧。”这一群人前呼后拥,推推搡搡的,就把宋风晚给拉了进去。

    严少臣本想帮她,可是拉她的都是女生,他刚伸手,就被一女生给缠上了,整个人都靠在他身上,把他弄得浑身不自在,只能跟进去看看情况。

    他进去比较迟,有个男生已经拧开汽水,开始往杯子中倒。

    “宋小姐喝饮料,我们就都喝饮料。”孙芮一个劲儿给那人使眼色。

    此刻包厢有些混乱,那人一手扶着其中一个杯子,趁着无人注意之际,往里面掺了点东西,严少臣微眯着眼。

    他在商场也历练了几年,这些腌臜事见了不少,看那人手上动作,就明白他在干嘛。

    他只是不清楚,这宋风晚到底如何得罪孙芮了,她居然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另一侧的傅沉正坐在车里赶赴云城

    春运期间,一票难求,飞机票也相当紧张,他只能开车过来,路上高速拥堵,走走停停,原本八点左右能到,愣是延迟了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车子快抵达云城时,又遇到了堵车,他心底本就有些焦躁,又收到了千江的信息。

    【严少臣和宋小姐抵达酒店。】

    【两人中途说了几句话。】

    【他们被孙芮“请”到包厢,饮料里加了不少东西。】

    傅沉眉头拧紧,这孙芮简直该死。

    他正打算打电话给宋风晚,让她赶紧离开,千江短信又来了。

    【门关上了,预知详情,需要我踹门而入?】

    傅沉一口老血卡在胸口,这家伙是想气死他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我只能预告说,晚晚不会有事的,这是孙芮最后一次蹦跶了,马上就要滚蛋了……

    千江这样汇报工作,怕是会被三爷给弄死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