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60 晚晚是小老虎,又凶又狠(4更)

260 晚晚是小老虎,又凶又狠(4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傅沉看到千江发来的信息,真是急得上火。

    等他到了云城,非得让他脱层皮不可。

    他给宋风晚打电话,电话压根拨不出去,他垂头看着手机,信号仅有一格,“十方,你的手机有信号吗?”

    此刻正堵车,车子在原地已经停了五六分钟,十方看了眼手机,“没信号,可能这边信号不大好吧。”

    高速路段出现信号微弱是很常见的。

    傅沉攥着佛串的手指倏然收紧,指节掐得发白,若是宋风晚出了任何事情,他会让整个孙家都陪葬。

    十方瞟了眼后方,这又出什么事了,方才和宋小姐发信息还是兴高采烈的?

    该不是千江那作死的,汇报工作搞得像现场直播吧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此刻酒店包厢内

    门已经被关上了,包厢人很多,宋风晚如果不喝了这杯酒,怕是出不去了。

    宋风晚被孙芮拉着坐到沙发上,孙振倒是想挨着她坐下,可是严少臣动作更快,弄得他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“就喝一杯饮料,我们两个人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。”孙芮从下药那人手中接过杯子推给宋风晚。

    宋风晚眯眼看着那杯汽水,窸窸窣窣冒着气泡。

    “虽然不知道你们之前发生了什么,小芮可是很少这么低声下气和人说话的,喝一杯吧。”孙振知道这东西,虎狼之药,见效快……

    甭管什么贞洁烈女,都能让她放浪形骸。

    “是啊,给个面子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酒,就是饮料而已,又不醉人。”

    “赏个脸呗,宋风晚,你要是一直这样,就太没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知情的就是那一个下药的人,其余都是看戏的,不想得罪孙家,自然跟着和稀泥。

    宋风晚拿起那杯饮料,在指尖摩挲着,一侧的严少臣忽然伸手,端起了饮料,“我好久没喝饮料了,不如这杯给我喝吧。”

    他在生意场上混久了,自有法子糊弄过去,人是他接来的,宋风晚出事,他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孙芮看宋风晚伸手,心里一个激动,没想到杯子落入严少臣手里,又急又气。

    这混蛋,居然这时候搅局。

    “既然严少爷想喝,再倒一杯就是了。”孙振急忙让人重新倒了杯酒递给过去。

    他压低声音靠在孙芮耳边,“严少臣喝了也好,坐实你俩关系,和严家这事儿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孙芮恨不能转身给他一巴掌。

    她瞧不上严少臣,岂能便宜了他,坐实你大爷,他也配?

    “我的事不用你管。”孙芮微微侧头警告,“你别掺和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说了,要你和严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特么让你闭嘴,你算个什么东西,也能对我指手画脚?”孙芮从心底嫌弃他,她此刻正好有机会搞宋风晚,一雪前耻,岂能让他坏了好事。

    两人声音压得很低,包厢还有音乐,旁人自然听不到。

    孙振的脸青白交织,难堪至极。

    孙芮转过头,笑着看向宋风晚,“你们不是还有事,快点喝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倒饮料似乎有些业余啊,这杯的明显多了不少。”宋风晚忽然将桌上的三杯汽水饮料放到了一起,又来回颠倒着打量,“我这人有些强迫症,这酒水不整齐,我看着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孙芮的饮料自然被混入其中,杯子都是一样质地的玻璃透明杯,混在一起,孙芮只记得自己那杯量多些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。”严少臣立刻get到了宋风晚的点,忽然起身,几乎是强势的从那个下药男人手中扯过了瓶子,将三杯饮料添至一样的高度,宋风晚又换了几次位置,认真打量。

    那个下药的男人都懵圈了,强迫症?

    这圈子里有几个和宋风晚很熟的,也没听说她还有这种怪癖啊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三倍一模一样的水放在一起,孙芮直接懵逼了。

    这特么哪里分得出哪杯是哪杯啊。

    “孙小姐,请吧,我也还有事,不是说一酒泯恩仇?”宋风晚端了杯饮料递过去。

    孙芮心底发虚啊,不敢接。

    严少臣却随意的端起了一杯,孙芮飞快的拿起桌上仅剩的一杯,“喝啊,喝——”

    她声音有些发颤。

    自己运气不会那么背,三分之一的概率就被自己碰到了。

    殊不知这压根不是概率的问题,是宋风晚想让谁倒霉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两人摸到那杯酒的概率更大,弄死一个算一个。

    孙振都风中凌乱了,怎么都没想到宋风晚会突然会来这么一个操作。

    这次要是栽了,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了。

    “宋小姐没成年,喝饮料是应该的,小芮还是喝酒比较有诚意。”孙振机智的端了杯酒递给她。

    孙芮后背已经起了一层冷汗,她总不能这时候变卦反悔,就宋风晚那脾气,绝对会抓着自己小辫子不放,周围都是人,她能承认,这饮料里有东西?

    此刻反悔不喝,等于自找难堪。

    她接过白酒,长舒一口气,幸亏孙振机智。

    “那饮料就由孙少爷代劳吧,我亲自斟满的,孙少爷不会这点面子都不给吧。”严少臣笑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要给的。”孙振看着那杯气泡饮料,宛若毒酒。

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如果那么背被自己喝到了,大不了找个女人排遣一下,若是孙芮中招,被家里知道,他也跟着完蛋。

    四个人迂回周旋半天,碰了下酒杯,也不知掺了东西的饮料进了谁的肚子。

    “既然饮料喝了,那我们先走了,孙小姐说话算话。”宋风晚起身,嘴角带笑,似乎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“这个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守信也没关系……”宋风晚忽然倾身,凑到她耳边,用仅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说道,“我方才和三哥发过信息了,今晚我出事,或者我俩的消息透露出来,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和三哥在一起了,但三哥会不会放过你们孙家就不一定了……”

    孙芮身子觳觫,回过神的时候,宋风晚已经起身要走。

    她恨不能跳起来撕烂她的脸。

    这臭丫头,谁给她的胆子,一次又一次威胁她。

    “这包厢还挺热的。”宋风晚脱下外套搭在胳膊上,抬手将校服拉链往下拉了一寸,“我们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严少臣此刻看向宋风晚,那神情已经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心底清楚,被孙振取走的那杯酒……

    确实下了药。

    孙芮一看宋风晚脱衣服又嫌热,心底大喜。

    小贱人,我看你这次还不死?

    等两人离开,这包厢里的其他人也纷纷说有事要走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这饮料有问题,今晚绝对会出事,生怕被波及,能躲则躲。

    “都走吧。”孙芮大手一挥,本来叫他们过来就是装装样子,免得她和孙振两人,太惹眼,显得很故意。

    众人打了招呼,立刻逃出包厢。

    “我去,那杯酒不知被谁喝了,刚才宋风晚在那儿弄酒杯的时候,你们看到孙芮那张脸没,吓得惨白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看到那粉往下掉了,妈的,要是我,也得吓死。”

    “害人不成,弄死自己,憋屈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着那杯饮料还是被宋风晚给喝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人讨论着出去取车,各自回家。

    千江一直守在暗处,瞧着宋风晚出来,一路跟过去,刚走出没多久,她就冷不丁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“还是把衣服穿上吧。”严少臣瞥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云城不比北方,到处都是暖气,包厢空调暖风很足,自然很热,走廊过道哪儿有那么暖和。

    宋风晚揉了揉鼻子,“反正都要到包厢了,没事,不会感冒的。”

    严少臣打量着她,“你就这么确定那杯饮料不是我俩喝了?我们谁喝了,此刻待在一起,都不明智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微微仰头看他,“你不是做标记了。”

    严少臣眸子眯着,有那么一瞬间的怔愣,他腕表边缘镶嵌着钻石。

    钻石没打磨成形前就是我们常说的金刚石,坚硬无比,在玻璃上划点痕迹很容易,她倒是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慧黠的凤眸,像是小狐狸般,透着股狡猾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怎么分出哪杯加料了?”

    宋风晚笑笑,“杯子是在我手里转的,另外两杯随便交替着位置,那杯一直没动,光线那么暗,他们怎么会注意到哪杯没动,障眼法罢了,他们又做贼心虚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确定,孙芮不会接你手中那杯?”

    “她不敢,以为我会害她。”宋风晚笑了笑,“她其实挺害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很危险。”严少臣不可否认,她很聪明,但确实过于冒险。

    人心最难测,想要谋算人心,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“宋小姐……”千江追上去,“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啊。”宋风晚笑了笑,“不过有件事要麻烦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帮我在门口守一下,顺便报警,就说这里有人卖淫嫖娼,进行非法活动。”

    千江神色虽和往常一样冷漠,眼底还是有些异色,他俩没事,那出事的人定然还在屋里,此刻里面只有孙家兄妹,这……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千江点头。

    “谢谢,这件事就别和他说了。”宋风晚说完就转身进了自己包厢。

    严少臣虽然觉得那俩兄妹是咎由自取,但是宋风晚这招实在太很。

    过年期间,是警方打击黄赌毒最严厉的时候,这要是被抓个现形,又是在酒店,现在民警执法都全程录像的……

    准得出大事。

    “小芮,我们走吧。”孙振觉得身上有点热,意识昏沉,心底像是有头关了很久的野兽,一直在横冲直撞。

    他心底大骇。

    坏事了……

    怎么特么这么背。

    “走什么啊!”孙芮抽着烟,站在窗口,“乔家和严家都没来人,那两人单独待着,肯定得出事,我还等着拍照发给三爷呢。”

    她摸出手机,找到一些搞新闻的朋友,“喂——干嘛呢……在云城有人不?我这里有猛料啊,绝对劲爆,派几个人过来呗,几分钟之内能到……成啊,改天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她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宋风晚的丑态。

    她还在打电话找人,殊不知身后的男人已然热火焚身。

    “孙振,你这次事情做得不错,改天我和我爸说,给你在公司安排点好的职位。”孙芮晃着腿,丝毫不知危险在靠近……

    **

    而此刻傅沉的手机终于能接收到信号。

    电话还没拨打出去,千江的几条信息陆续发来。

    【宋小姐在里面待了5分多钟,踹不踹门?静候时机?】

    傅沉咬牙,等他过去,第一个踹死他。

    【宋小姐和严少臣出来了。】

    【没中招,她看起来心情不错。】

    【加料的东西应该被孙家兄妹其中一个喝了,她让我报警,让警察来抓嫖。】

    傅沉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【三爷,里面有动静,好像搞起来了,叫声很大……】

    【把东西打翻了,透过门缝来看,战况激烈。】

    【你推我搡,最后还是孙芮被压倒。】

    傅沉气结,我让你去保护宋风晚,这人差点出事不说,你给我直播这个?谁想看这东西。

    傅沉不理会他,直接给宋风晚打电话。

    她正坐在包厢玩消消乐,看到傅沉电话,急忙跑出去接听,严少臣盯着她背影看了许久。

    她这是背后有人才敢这么玩啊,方才那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怕是暗中保护她的,她方才也提到了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本以为大伯的继女是个天真无邪的小白兔。

    好学上进,乖巧听话。

    这分明是个小老虎,张口咬人,连皮带肉,又凶又狠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今天更新真的结束了,在这里其实不算卡了吧,嘿嘿~

    有一大批人正朝着这里赶来,明天会很热闹,哈哈

    千江真的很欠揍【捂脸】

    这种东西,三爷表示真的不想看!

    **

    四更结束,求票票~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