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61 全城曝光丑闻,自食恶果

261 全城曝光丑闻,自食恶果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宋风晚拿着手机往外走,身上还穿着蓝白校服,马尾随着她走动轻轻一晃,灵动飘逸。

    严少臣不停摩挲着腕上那块镶钻腕表,眼前像是弥漫着一层浓雾。

    她背后那人到底是谁?能够让她如此肆无忌惮,压根不怕得罪孙家。

    方才她说有强迫症调换水杯的时候,严少臣觉得她机智敏锐,可是报警抓人……

    那真是又冷,又狠,又凶残。

    说到底也是孙家那两人活该,那杯加料勾兑过的饮料,被他俩谁喝了,简直不敢想。

    宋风晚走到包厢外,接起电话,“喂,三哥——”

    “宋风晚,你胆子太大!”傅沉声响沉冽冷厉,先声夺人就是一顿训斥,“孙芮就是个疯子,你和她进包厢,还陪她玩,你是真不怕出事!”

    “如果一旦出事,到时候再去追责是不是太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拿自己的人身安全和她豪赌。”

    “三哥……”宋风晚低头盯着脚尖,示弱般,可怜兮兮说道,“其实我也很害怕,真的怕……”

    傅沉抿了抿嘴,放软声音,“怕什么,有我在,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风晚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下药的人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下药的……”宋风晚咬着唇,仔细回忆,“我没看到是谁,不过倒饮料的人叫冯毅,八成是他吧,云城挺出名的纨绔,他手里有东西也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冯毅是吧……”傅沉盘着串儿眯着眼,心下已经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两人又聊了两句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傅沉拿起手机,准备给千江打电话,看到他发的信息,指尖捏紧佛珠,像是要把珠子捏碎般。

    【孙芮衣服撕坏了。】

    【裙子被扯坏了,她想跑,被打了。】

    【扒光了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沉捏着眉心,若是他此刻在场,非得狠狠踹他两脚,太欠揍。

    这小子八成是不想休年假了。

    千江此刻还站在门口尽职尽责的守着,进行现场直播,手机震动,他往一侧走了两步,“三爷。”

    “立马去找一个叫冯毅的人,就是方才在包厢的,控制住他,等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宋小姐让我在这里守着。”

    傅沉撩着眼皮,哂笑,“你到底帮谁工作,谁给你发的工资?”

    “公司会计。”

    傅沉咬紧腮帮,难怪十方一直嚷嚷要打死他,果真欠打,“那边不用守着了,两人既然搞到一起,孙芮逃不掉,立马帮我将那人控制住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千江挂了电话,匆忙往外走。

    十方一直谨慎小心的开车,越是拥堵路段越要提高警惕,保持车距,以免追尾,“三爷,孙芮又干嘛了?”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包厢里

    孙芮当时正打电话找从事新闻媒体的朋友赶来报道,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宋风晚赤身**,在闪光灯下的丑态。

    只要一晚,新闻发酵。

    全国都会知道,宋风晚就是个荡妇。

    小贱人,你和我斗。

    她暗自得意,“……这件事你千万别和我爸说,就当做不知道。”她一直在和孙振说话,可是无人回应,她一转头,就懵逼了。

    孙振双目赤红,一张脸像是煮熟的虾子,红得发热,他伸手拉扯着领口的扣子,力道太大,扣子崩落,他手指都是一片血红。

    嘴唇干涩发紧,体内像是有洪水猛兽在冲撞,热意冲脑……

    “哥?”孙芮急促喘息着,有些无措,“孙振?你该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孙振那双眼睛死死盯着他,理智被浴火吞没,只有狰狞可怖,血脉喷张,像是下一秒身体就会爆炸。

    孙芮手指一抖,烟蒂掉落,拔腿就往外面跑。

    可是孙振动作更快,扯住她,把她压在墙上就是狂吻……

    毫无章法,动作激烈,宛如野兽。

    “孙振,你特么疯了!”她能感觉到男人口腔的烟酒味,让人作呕,撬开她的唇齿,长驱直入,蛮横无理……

    她使劲挣扎,可是男人力气太大。

    “……唔,你给我松开!”

    孙芮使劲扑棱着,双手不停朝他脸上招呼,甚至在他侧脸脖子处划出了几道血痕。

    孙振吃痛,动作迟疑两秒的功夫,孙芮趁机离开,孙振从后面抱住她,抬手扫落满桌的酒杯,将她压在桌上……

    “孙振,你特么敢碰我一下,我阉了你!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我们孙家的一条狗,你给我滚开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你这混蛋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孙芮丝毫不知道,她此刻越是刺激他,孙振越是激动,死死按住她,一把吃掉她身上的衣服,攥住她的裙子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救命,救……”

    “撕拉——”裙子扯下,身下一凉,灭顶的绝望侵袭而来。

    她也不是第一次,但是面前这人可是孙振,说是远亲,其实早就过了三代血缘,但她还是觉得屈辱恶心。

    男人在她身上动作,兴奋异常,孙芮眼泪一个劲儿往下掉。

    挣扎无果,她就像个破布娃娃,任由着他摆布。

    虎狼之药,凶猛异常,没人觉得舒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马上过年,大家都在聚会,酒店人不少,不时有人经过,听到里面发出异样的声音,面红耳热,纷纷绕道而行。

    “太不要脸了吧,这可是公共场合,怎么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酒店都不管吗?让人反胃。”

    千江刚离开不久,酒店的经理在查看包厢的时候,吩咐服务员,“去看一下205包厢人都走了吗?如果没人,清一下,下面可能还有人用。”

    方才和孙芮聚会一群人鱼贯涌出,都是云城出名爱玩的人,经理有印象,不过他压根记不清包厢一共有多少人,看到那么多人跑了,就以为提前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一个女服务生匆忙往包厢走,这还没到门口,伴随着音乐声,还有女人的娇喘,男人的粗喘,她微微推开门缝,吓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此刻才六点多,天刚黑,怎么就……

    影响太恶劣,别人怎么想他们酒店啊。

    她往楼下跑的,恰好撞到乔艾芸一行人。

    酒店仅有三层,并未安装电梯,算是云城很有古典特色的一家饭店,乔艾芸搀扶着严老夫人,正往楼上走,险些被那个服务生撞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对不起。”她急声道歉,红着脸往楼下狂奔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乔艾芸蹙眉。

    他们还没到达包厢楼层,就看到经理带着几个保安冲过来,路过他们身边,还客气的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在那个服务生还没汇报情况的时候,已经有客人投诉,并且要求他们立刻处理,不然他们就像工商部门反映。

    其实到这里的消费的都是客人,他们在包厢想做什么,没人管得着,但是影响到了其他人,而且又是做那种事,这个点着实让人反胃。

    投诉的客人一家人出来吃饭,还带着老人孩子,气得直上火。

    经理到包厢门口,透过门缝朝里面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他也算经历了大风大浪,即便灯光昏暗,但他观察孙振的模样,也知道不正常。

    这八成是中招了……

    如果是违禁药物,他们酒店都得遭殃。

    “经理,怎么办。”保安也张头往里看了两眼,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经理咳嗽两声,使劲敲了敲门,“先生,小姐——”

    “救命!”孙芮忽然听到人声,立刻开口求救,使劲挣扎。

    “妈的,别动——”

    紧接着就是“啪——”的一巴掌。

    经理懵逼了,这特么女方貌似还不情愿啊,要是日后报警投诉,他们置之不理的话不妥当啊。

    经理只犹豫两秒,“赶紧进去,给我把他按住了!直接送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这中招的人,毫无理智,那女人脸都被打肿了,身上更是污秽不堪,真能折腾出人命的。

    这边的动静已经闹得非常大了,不少客人驻足围观,将门口狭小的走廊挤得水泄不通,这让乔艾芸一行人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两个保安合力将孙振压制住,经理脱了西服外套给孙芮披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赶紧把他裤子给弄上啊,难道这样拖出去?”经理脑袋发昏,疼得抽痛,过年越忙越乱。

    这群人要不要玩的这么疯,这是不要命了啊。

    一个保安钳制着孙振,另一个帮他提起裤子,将皮带系上……

    孙振被药物驱使,身体不受控制,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一脚将面前的保安踹开,挣脱着就往光线最亮的地方冲。

    包厢还是暗色灯光,走廊一片白炽,疯了般的往外冲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围观的人立刻四散逃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乔艾芸一行三人,本来站得很远,他们以为是有人耍酒疯,不愿去凑热闹,想等人群散开再通过,不曾想人群被冲散,差点撞到严老夫人。

    老太太年纪大了,反应没有年轻人灵活,严望川在一侧护着,可是人很多,他也护不住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伯母,小心点。”乔艾芸挡在了老太太前面,被人撞到肩膀,疼得鼻尖发酸。

    人群散开后,孙振就从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……”严望川眯着眼,孙家来拜访时,孙家兄妹是一起来的。

    乔艾芸扭头看了一眼,“这不是孙振?怎么喝成这样?”

    他浑身通红,身上也有酒气,一副神志不清的模样,乔艾芸下意识以为是喝多了。

    孙振此刻就是发情的野兽,看到女人就双眸赤红,恰好乔艾芸喊了他的名字,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牢牢盯死,极致贪婪。

    两个保安冲过去,试图将他制服,可他已经拔腿朝着乔艾芸冲过去了。

    乔艾芸这才意识到他并不是喝多了。

    “艾芸啊。”老太太扯住她的衣服,她活到这把年纪,也没见过这情形,慌乱的将乔艾芸往后身后拉扯。

    就在孙振要冲过去的时候,严望川直接抬脚踹过去……

    狠狠一踹。

    直击要害。

    孙振身子撞到一侧的墙上,整个人像是一滩烂泥,浑身的力气都仿佛被人抽干。

    保安这才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差点出事。

    孙振试图起来的时候,严望川已经走过去,对准他的肩膀又是狠狠一脚。

    暴戾狠辣。

    宋风晚和严少臣听到动静跑出来的时候,一群拿着摄像机的记者也从另一侧楼梯跑出来,对着孙振一阵猛拍,而后冲到了包厢……

    此刻经理已经将包厢灯光打开,一边打电话找人,一边安抚孙芮,压根没想到记者会冲进来。

    毫无防备下,孙芮就这么**裸的暴露在了镜头前。

    这些记者也是懵逼的……

    给他们放出消息的人就是孙芮啊,劲爆的猛料难道是指自己的?

    这女人莫不是疯了?

    **

    “你叫记者了?”宋风晚偏头看向身侧的人。

    严少臣摇头,“我初来乍到,没有这个人脉关系。”他在云城压根不认识人,更别提联系记者了。

    宋风晚蹙眉,难不成是三哥?

    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,把记者引来的就是孙芮本人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通知记者这口黑锅,咱们三爷不背?

    这纯粹是蠢,给晚晚挖坑,设计她,到报应到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最后插一句:千江你是大佬,哈哈……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