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64 严师兄护短,撒野来错地方了

264 严师兄护短,撒野来错地方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云城乔家

    宋风晚在房间来回踱步,忐忑焦躁,难不成真要和母亲摊牌?她稍微打开一点窗户,飘摇而过的风都是冰凉的,她却始终无法冷静,

    “叩叩——”突然传来敲门声,吓得她莫名腿软,“谁、谁啊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发虚,没有一丝底气。

    “大伯母让我问你,要不要下去喝点粥。”严少臣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宋风晚做了两次深呼吸才推门出去。

    孙芮的事情难免波及到了他们,警察两次敲开他们包厢的房门,询问当时的情况,酒店因此运营受影响,上菜非常慢,所以这顿饭大家都没吃好。

    老太太思想还是传统守旧,一听说孙芮苟且的对象算是她名义上的哥哥,被恶心的压根吃不下饭。

    宋风晚出去的时候,严少臣正候在老太太房门口,似乎是在等她。

    两人目光相撞,宋风晚勉强笑了下,严少臣却已经无法把她当做普通女孩来看。

    他心底认为,那些记者是宋风晚或者她背后那人叫来的。

    即便清楚这一切是孙芮咎由自取,但这手段太狠太无情。

    宋风晚哪儿有心情在乎他如何看自己,她现在最担心傅沉过来会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当她到楼下的时候,乔艾芸已经端了几碗米粥上桌,米粒溶于水汽袅袅的粥面,好像泛着一层柔柔的珍珠光泽。

    她又炒了个香菇青菜,酱菜海白菜摆了几个小碟。

    “晚晚,你严奶奶还没下来?”乔艾芸挑眉。

    “快下来了。”宋风晚心虚啊,心底恨透了傅沉,这么大的事,为什么不和她商量一下。

    严望川也从厨房拿了几双筷子出来,视线忽然对上宋风晚的,那犀利的眼神好像瞬间能把她看透,吓得她莫名仓惶……

    严望川拧眉,自己有那么吓人?

    **

    另一边

    孙公达的车子也驶入了别墅区。

    他前些日子拜访过乔家,门口保安认识他,没多想就放行了,车子逐渐靠近乔家,车里的冯毅心跳已经蹦到了嗓子眼,不断搓动着手指,手心都是冷汗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和你说的话,你都听清楚了?该怎么做,你应该明白的。”孙公达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冯毅浑身一颤,身子紧缩,“可……是孙芮邀请她进包厢的,这很多事情不合逻辑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宋风晚不是早就认识了?”孙公达挑眉看他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他俩不算认识,就是两家有些交情,见过几次。

    “她被小芮拉进包厢心底不满,让你摆小芮一道,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“这明明是孙芮让我……”

    冯毅话没说完,就被孙公达狠狠瞪了回去,他悻悻然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这一路而来,冯毅也想清楚了许多事情,孙公达完全是把他架在火上烤,答应了他,势必得罪傅三爷,乔家及严家,若是不答应,孙家也不会放过他,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打死都不会干这事儿。

    “你只要一口咬死事情都是宋风晚指使的,其他事情我会解决。”孙公达眯着眼,眼前已经出现了乔家别墅。

    冯毅抓挠着头发,心脏快得几乎要喷薄而出。

    乔艾芸听到车声,透过兰花架前的落地玻璃,看到一辆车停在了家门口。

    “好像有客人到了,这个点谁会来啊。”她伸手脱掉围裙准备出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妈,我去吧!”宋风晚以为傅沉到了,急忙跑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急什么?”乔艾芸轻笑,将围裙放在一侧,伸手拢了下头发。

    宋风晚一打开门,孙公达已经气势汹汹的冲到了门口,宋风晚跑得急,险些和他撞到一起。

    孙公达生了一张极为瘦削的脸,长期浸淫商场,成熟自信,可是此刻却透着股冷硬之气,犀利锋锐的眸子,强势阴冷。

    穿着深色西服,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,身上还带着点酒味儿,长得面容周正,平时都是带着点斯文之气,此刻却锻出了一丝狠辣。

    他也没想到第一个看到的人就是宋风晚,眼底滑过一丝精光。

    孙芮说宋风晚害她,他定然是相信自己女儿的,即便冯毅说他是受孙芮指使,但现在孙芮出事,全城曝光,警察记者都来得那么及时,分明就是被人坑了。

    他是傅聿修的舅舅,宋风晚见过两次,她张了下嘴,“孙叔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了一半,孙公达忽然扬起手臂,朝她挥过去。

    宋风晚心底大骇,躲闪不及,只是身子本能的往后躲避,踩到玄关处摆放的鞋子,身子趔趄,重心不稳,直接往后栽倒……

    孙公达出手又快又狠,只是没想到宋风晚会摔倒,指尖勾扯到她的头发,从她脸上狠狠带过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宋风晚一屁股跌坐在玄关处的踩踏垫上,疼得她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跟在后面的冯毅吓懵了,一上来就动手?

    这么简单粗暴?

    “晚晚!”乔艾芸离得近,急忙跑过去,将她扶起来,“孙先生,您这是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干嘛?”孙公达冷冷一笑,“你怎么不问问你女儿做了什么好事!”

    “晚晚做什么我不清楚,但是孙先生,你跑到别人家,二话不说,直接对一个孩子动手,未免太放肆了。”乔艾芸看到宋风晚左脸,被指甲无意蹭到的地方,又红又肿。

    “我动手都是轻的!”孙家近期风波不断,来云城避避风头,没想到却闹出了更大的风波。

    被傅沉算计一次就罢了,那小子他动不了,心底压着火,此刻算是全部爆发,恨不能直接掐死宋风晚。

    “孙公达,你别太过分。”乔艾芸挡在宋风晚前面。

    “呵——”孙公达眯着眼,透着凶光,“你女儿做了什么好事,你该不会不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家晚晚即便做错事,也轮不到你指手画脚。”

    “轮不到我?”孙公达忽然把乔艾芸推开。

    伸手就去拉着她身后的宋风晚,指尖还没碰到她的衣服……

    从一边伸出的手,强势将他手打开。

    孙公达再想抬手的时候,手腕被人紧紧扣住。

    “孙先生,撒野来错地方了吧。”严望川眯着眼。

    严望川手劲很大,那强劲的力道,像是能把人骨头捏碎,孙公达疼得头皮一阵发麻,他能清晰感觉到攥着自己手骨的手指逐渐收紧,痛得他浑身力气像是被人抽干般。

    “放开。”孙公达努力保持镇定,后背却疼得爬满冷汗。

    严望川余光看到乔艾芸无碍,又瞥见宋风晚红肿的半边脸,鹰隼般的眸子越发冷涩。

    他手指一松,手上力道猝然消失,孙公达倒吸一口凉气……

    下一秒

    严望川手指握拳,对着他的脸就是狠狠一拳。

    孙公达身子趔趄,险些摔倒。

    冯毅吓得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Mmp,这一上来,二话不说直接干的?

    这么凶残?

    这大叔脾气相当火爆啊。

    “严望川!”孙公达只上回到乔家,和他打过一次交道,表情稀缺,沉默寡言,不同领域,压根不认识,他常年在京城,根本不了解严望川。

    完全没想到,这人敢直接给他一拳。

    狠戾直接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是孙家,也不是京城,孙先生耍横撒野,怕是来错地方了。”严望川手指松开,舒张一下,又狠狠收紧。

    “对一个孩子和女人动手算什么本事,你不是说晚晚做了什么?现在就在这里把话说清楚,若是说不清……”他话锋一转,透着浓浓的警告。

    严望川一声冷肃,高挑挺拔,搭配着利落的寸头,整个人都透着股冷冽之气。

    “可别怪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上门闹事?

    严望川眯眼,简直狂妄嚣张,难不成把他当死人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真的耍横来错地方了,啧——

    师兄,我支持你再凑他两拳。

    吃瓜子看戏~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