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65 污蔑晚晚被怼,反被打脸(2更)

265 污蔑晚晚被怼,反被打脸(2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严望川也算是半个练家子,一拳下去,又快又狠。

    孙公达连躲闪的时间都没有,硬生生挨了这下,左半边脸霎时失去知觉,脑袋震荡两下,有那么一瞬间,大脑发昏。

    双目一黑,险些摔倒。

    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被人打,伸手揩了下嘴角的血渍。

    心底的怒火像是猛兽般,他瞪着严望川,奈何身高不如他……

    端看这气势就被狠狠压了一头。

    “宋风晚做了什么,她心底不清楚吗?”孙公达视线落在宋风晚身上。

    严望川挑眉,挡住他的视线,“你说说看,她到底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其实乔艾芸和严望川都是精明人,孙家兄妹出事,孙公达此刻不在医院或者警局,居然跑来这里,显然宋风晚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“还能做什么,我们家小芮现在还躺在医院里,你们说因为什么?年纪不大,心肠如此歹毒,前所未见!”

    “孙芮?”乔艾芸拧眉,孙芮看不上宋风晚,平时眼高于顶,两人一直没怎么接触,怎么会有交集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问问你宝贝女儿,我女儿出事之前,他们是不是待在一起?她又做了什么好事,连证人我都找来了!”

    孙公达往后伸手,把几欲逃走的冯毅给抓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冯毅?”乔艾芸认识他。

    “阿姨好。”冯毅忽然被推到众人视线中,紧张到说话都带着颤音。

    妈的,自己今天怎么这么倒霉!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严老夫人在严少臣的搀扶下从楼上下来。

    孙公达想着严家和乔家并未真正联姻,乔艾芸护短,严望川爱屋及乌,这严老夫人倒是可以松动松动……

    若是揭穿宋风晚做的好事,严家自诩家风严谨清白,怕是容不下她们母女。

    没了严家这个靠山,捏死她们还不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“严老夫人,有件事想请你做主定夺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进来说,站在门口像什么话。”老太太在下楼的时候,已经听到他们对话,神色如常的坐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严望川是不想让孙公达进屋的,恨不能在他脸上再补两拳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几人进屋,冯毅走在最后,这特么一屋子的大佬,他吓得肝胆俱裂,手指发抖,门都没关上,露着一条缝。

    老太太穿着深蓝色的印花棉衣,绣着大朵木槿花,戴着金边老花镜,仪态万方。

    “严老夫人,我这次过来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会儿。”老太太手指摩挲着拐杖,“晚晚这脸是被你打的?”

    孙公达蹙眉没作声。

    “是非如何我不清楚,但是你冲进来,就打孩子,说不过去吧。”老太太挑眉。

    乔艾芸看着宋风晚被抓红的半边脸,气得身子发抖,恨不能上去给他几巴掌,这刚动了下,老太太就发话了,“艾芸啊,帮我倒杯茶,有点渴。”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,还是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“严老夫人,事情您不清楚,这宋风晚……”孙公达想解释。

    “即便晚晚做错事,她母亲也会教训她,也轮不到孙先生冲过来打她耳光,不合规矩,是吧,孙先生?”老太太是典型的南方女性,温柔,这骨子里却很硬。

    语气温婉,却透着不容置喙的果决。

    “您说得对。”孙公达咬牙。

    “先给晚晚道歉吧,我再听你说。”

    孙公达咬紧腮帮,让他给这个臭丫头道歉?

    “一码归一码,咱们得一件事一件事慢慢来是吧,我年纪大了,你如果一下子和我说许多事我理不清楚,所以先把眼前的事解决了吧。”老太太说得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严少臣安静站在边上。

    严望川未成年前,严家是她一手撑起来的,精明的要死,孙公达在她面前还是太嫩。

    “如果孙先生不道歉,这般没诚意,你也别指望我能给你做主,我会以为你已失去理智,说话也有失公允。”

    孙公达没想到严老夫人一上来就抓着这件事不放,他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“宋风晚,我刚才太急,才对你动手,希望你别放在心上。”孙公达怄火。

    纵使心底不痛快也没办法,他还指望严老夫人做主,自然得放低姿态。

    宋风晚伸手摸了下脸,没作声。

    方才有点刺痛,此刻只剩下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孙公达咬牙,那严望川打他那一下是不是也该道歉,“老太太,那我被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说说看,晚晚到底干嘛了。”老太太岔开他的话。

    孙公达几个字堵在嗓子眼,气得呕血。

    “我这……”他道歉了,怎么严望川打他那下就跳过了?

    “说事吧,我看你也憋很久了。”老太太语气仍旧是理所当然的。

    严少臣看孙公达憋屈的样子,低头憋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孙公达深吸一口气,“宋风晚,我且问你,小芮出事的时候,你是不是见过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风晚没否认。

    “当时小芮和小振两人和朋友小聚,恰好遇到了宋风晚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聚?还挺巧的,云城那么多酒店,居然就偶遇了。”老太太低声笑着。

    孙公达咳嗽两声,“小芮邀请她进去玩玩,可她却故意陷害小芮,指使别人给她下药,搞得他们兄妹做了那等事……”

    他提起这个事,火气还一个劲儿往上窜。

    “都这样了,还不放过她,居然还叫来记者拍照,现在小芮的照片传得到处都是,名声尽毁。”

    “就连警察都招来了,完全就是想弄死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得不佩服,宋小姐你小小年纪,居然有如此心机,即便是聿修曾经对不起你,你也不该拿小芮撒气吧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她已经声名狼藉,我们孙家更是成了全国人民的笑话,这就是你想看到的!”

    孙公达说话铿锵,声音提高,像是要将宋风晚钉在耻辱柱上。

    老太太、严望川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,从始至终都显得非常淡定,乔艾芸正在厨房泡茶,听到这话,指尖颤抖,险些被开水烫到。

    严少臣看着孙公达,瞳孔微微放大。

    他还是第一次见人睁眼说瞎话。

    “今天你们家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,我马上就把这件事公示出去,到时候怕是严家都会被牵累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眯着眼,手指不停摩挲着拐杖,“孙先生说这话可是有所依据?”

    “我有证人,这还能有假?”孙公达轻哼,“我是顾忌你们严家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伯母,您喝茶。”乔艾芸已经端了热茶出来,弯腰递茶,才直视对面的人,“孙先生,既然你带着证人过来,干嘛不把事情直接通报出去或者交给警察,直接来我们家,是希望我们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宋风晚公开道歉。”

    孙公达不傻,宋风晚不满十八周岁,这件事捅到警察那里,警方出于未成年保护法,信息压根不会对外公示。

    此刻还有严家护着,若是不撤掉这个保护伞,他动不了宋风晚。

    “公开道歉?”乔艾芸轻笑,看向宋风晚,“晚晚,孙先生说得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宋风晚冷笑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觉得孙芮已经够无耻了,没想到他们家还有更无耻的人,睁眼说瞎话,您真是应了那句话,老而不死是为贼!”

    “宋风晚!你这臭丫头,你敢骂我?”孙公达气炸,刚要冲过去,就被一侧的严望川挡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我骂的就是你!”宋风晚本就不是什么善茬,平白被人打了一下,又被泼了脏水,哪里受得了。

    “晚晚。”乔艾芸咳嗽两声。

    “我年纪小,没见过那么多人和事,但是你们孙家这般,行事龌龊,我是第一次见,也是开了眼。”

    “孙芮变成今天这样,你这个当父亲的不好好反思,还跑来甩锅给我?”

    “果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,她落得今天这般下场,也是咎由自取,让我道歉,你有本事把证据拿来!”

    宋风晚可不好欺负,直接就怼了回去。

    一字一句,狠狠戳在孙公达的心窝里,尤其是说孙芮活该,简直就是在狠狠剜着他的心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你再说一句!”孙公达恨不能冲上去抓花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严叔,你别拦着他,让他来好了,你若是再碰我一下,我马上就报警,这都快过年了,您一把年纪,总不想这时候到警局里蹲几天吧!”

    宋风晚迎上去,毫不畏惧。

    她身清影正,不怕他污蔑。

    “好啊,好——”孙公达轻笑,“真是厉害,难怪小芮玩不过你,我以前真是小看你了。敢情之前的乖巧都是装的!”

    “泥人还有三血性,更何况我是个活生生的人,凭什么由着你污蔑,允许你给我泼脏水,还不让我辩驳几句?”

    宋风晚轻笑,“以前我还觉得孙先生为人不错,现在看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尔尔!”

    她笑容轻蔑,气得孙公达一口气堵在嗓子眼,涨红了脸,浑身血液都在沸腾叫嚣,恨不能上去抓花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若想动手,我就站在这里,您尽管来,我绝不躲一下,就怕您今晚也难出这个门!”

    宋风晚语气十分乖张。

    孙公达错愕,“你这是在威胁我?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我家,就如同严叔说的,您耍横撒野找错地方了,难不成在我的家里,还能让你揉捏?”

    孙公达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好像第一次认识宋风晚,以前见过几次,乖巧安静,像个漂亮的花瓶,还有人私下吐槽:

    这宋风晚不过是宋家精心养护的花瓶,嫁给傅聿修以后肯定也是三从四德,就是太乖,看着没有任何棱角,孙琼华对她都没过多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孙琼华好强,自然想掌控所有事,宋风晚这种媳妇儿又乖又听话,在这点上很符合她的要求。

    本以为是个小白兔小甜椒,殊不知是个朝天椒。

    辣得呛人。

    难怪孙芮在她身上栽跟头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,我既然敢过来,自然是做足了准备!”孙公达伸手,将冯毅拽到了客厅中间。

    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冯毅,你说说,小振为何被人下药,这东西到底是哪里来的,是谁指使你给他下药。”

    严少臣吸了口气,这个男人他认识,就是下药的人。

    这孙家当真够无耻,这是准备让宋风晚抗下所有罪责,趁机给孙芮洗白?

    手段够狠的。

    他女儿已经声名狼藉,还要拖一个人下水陪葬。

    “我那个……”冯毅这一天下来,受了很多刺激,方才又被宋风晚的气势给威慑到,嘴唇发颤。

    “说啊,之前在包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!”孙公达恨不能此刻就把宋风晚给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其实宋风晚看到冯毅,心底就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已经料到孙公达来干嘛。

    可是她又想起,傅沉很早就和她打听冯毅的事,那时候孙芮尚未出事,以傅沉的实力,肯定能比孙家早一步找到冯毅。

    联想到傅沉说得刺激之事。

    宋风晚手指收紧。

    他指的刺激之事,该不会是这个吧?

    傅沉,你真是混蛋!

    既然傅沉能料到会出事,必然不会置之不理,没来的沉下心。

    “冯毅,你说呗,到底怎么了?”宋风晚毫不畏怯。

    “死到临头还嘴硬。”孙公达冷笑,“待会儿你可别哭着求我,这件事已经不是你公开道歉就能解决的了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一笑,“你岁数不小了,除了对晚辈动手,就是放狠话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孙公达气结。

    这丫头果然有气死人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”严少臣刚想开口,老太太忽然抬起拐杖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冯毅,你愣着干嘛,说话啊!”孙公达急了。

    冯毅忽然闪身躲在了严望川后面,伸手拽住他的胳膊,惹得严望川不快,差点抬脚踹他。

    “……真的不关我的事,是他非要把我带来,让我污蔑宋风晚的,整件事都是孙芮干的,她让我给宋风晚下药,说要让她身败名裂。”

    “冯毅!”孙公达瞳孔微缩,怎么都没想到,会被一个小鬼摆一道,“你说话给我注意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都是实话,我不知道孙芮为什么讨厌她,是她硬把宋风晚拽进去的,当时这位先生也进来了。”冯毅指了指严少臣。

    “那杯饮料本来应该给宋风晚的,差点被他喝了,最后兜兜转转,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被孙振给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听她话下了药,别的我都不清楚,是他威胁我,让我攀咬宋风晚的!”冯毅指着孙公达。

    孙公达这次算是结结实实栽了。

    严少臣是真的懵逼了。

    这特么人是孙公达亲自带来的,事先串好口供不是最基本的?

    还有这种操作?

    这孙家也算豪门大户,冯毅敢这么反咬,他可不信一个敢下药的人,会有什么正义可言,或者说突然悔过自新。

    孙公达气得七窍生烟,伸手就要去拉扯冯毅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来,混蛋,你特么胡说八道什么!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老太太忽然起身,猛的将拐杖甩过去。

    孙公达躲闪不及,愣是被拿梨花木的拐杖生生打了一下,拐杖打在他头上,额角瞬间渗血。

    “这人是你带来的,到底是他胡说,还是你信口开河,红口白牙污蔑一个孩子?连小孩都不放过,你还是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畜生,自己教育不好孩子,还想找别人背锅!”

    孙公达这辈子都没栽过这种跟头,抬手就要去打冯毅。

    敢扯到冯毅的衣服,严望川按住他的手,抬手对着他另外半边脸,干净利落的一拳。

    狠戾凶残。

    “孙先生,我说了吧,今天这是不说清楚,我可不会客气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客气的,大晚上跑来撒野,还试图污蔑晚晚,简直放肆!”老太太气结,“我还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如果是孙家先找到冯毅,可能事情就不是这样了……

    所以还是得佩服三爷的机智。

    给三爷点个赞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