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66 三爷撑腰:你们孙家想上天(3更)

266 三爷撑腰:你们孙家想上天(3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孙公达怎么都没想到冯毅敢反咬他,被严望川打得七窍生烟,羞愤恼火。

    严望川舒展手指,又狠狠握住,“孙先生,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

    “冯毅!”孙公达怒斥一声,吓得冯毅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刚才一鼓作气把话说完,此刻浑身力气用完,浑身都软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您就是想污蔑我,也麻烦玩得高级一点。”宋风晚轻笑。

    “首先,我和孙芮碰到,暂且说是偶遇吧,是她强行把我拽到包厢,而且这冯毅也不是我叫来的,是她的朋友,不是我的!我们虽然认识的早,却连个联系方式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如何让他给孙芮下药,难不成是通过意念?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不熟。”冯毅一个劲儿点头。

    “说我陷害她?我凭什么要针对她,我每天都在学校,生活圈子就那么大,何必要这么构陷她,理由呢?”

    “您就是想污蔑我,麻烦也弄得高级一点,漏洞百出!我都替您臊得慌。”

    孙公达自然清楚这件事有许多漏洞,但只要冯毅咬死宋风晚,细节问题,谁会追究。

    所有媒体焦点只会聚焦在她身上,其他东西都可以事后处理。

    事情爆发之初,没人会在意细节,他只要把宋风晚推出去挡枪子就行。

    “下药这个暂且不论,那记者呢,难道不是你找来的?”孙公达知道下药这事是孙芮干的,这些事如果没有媒体曝光,遮掩一下,根本没人关注。

    现在闹得全城沸燃,根本压不住,说到底这群记者才是罪魁。

    “记者?”宋风晚面色沉静,“和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除却你,还有谁敢叫记者过来,和她一起玩得那群孩子可没这个胆子,你就是想让她身败名裂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宋风晚,我告诉你,这件事如果真是你做的,就算倾尽我们孙家,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和傅家交好,有严家护着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下药这事不能咬死她,孙公达也不能这么灰头土脸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呵——证据呢?我如何通知记者的?”宋风晚轻笑。

    “孙先生,你说话得注意点!”严望川警告。

    “宋风晚,你最好别被我抓住把柄,若是让我知道你在背后真的蝇营狗苟,对小芮做了什么,我饶不过你!”

    严望川手指紧了紧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的死到临头还嘴硬。

    一计不成,还威胁上了?

    “孙先生!”老太太沉声,“这话未免太嚣张放肆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是放肆,我看孙家是想上天了……”僵持对峙中,一道清冽的男声打破僵局。

    宋风晚心头狂跳,刚抬头,就看到傅沉推门走了进来,冯毅方才压根没关门,省了傅沉叫门的功夫。

    孙公达呼吸停滞,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傅沉。

    他就是个瘟神。

    年纪不大,架子端的很大,对他素来没有半点敬重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乔艾芸叹了口气,被他碰到这种事,总是觉得有些难堪。

    “有点公事过来处理一下,快过年了,给您带了点年货。”某人说得煞有介事。

    宋风晚撇撇嘴: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他才是真正的戏精,继续装。

    严少臣没见过傅沉,还打量着进门的人。

    穿着很简单的白色衬衣,搭配黑色长款羽绒服,整个人被衬得修长清癯,裹着一股寒气袭来,说话口中呼出一丝白灼雾气,给人一种消沉迷醉之感。

    看着年纪不大,却透着千帆过尽后的沉静沧桑。

    温润和善,手中盘着串儿,像是虔诚的信徒。

    与孙公达说话,乖张至极,完全没把孙家放在眼里,他还在想这人是谁……

    待他进屋,身后紧跟着的两个人,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放到了屋里。

    “你人来就好了,这么破费干嘛?”乔艾芸有些不好意思,“今天家里有点事……”

    严少臣瞥见提礼品进屋的其中一人,冷面大汉,恰好就是之前见过的那个,难不成他就是……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傅沉笑着和严老夫人打了招呼,“严老太太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傅沉。”傅沉介绍道,“之前听母亲提过您,一直未曾得见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看着怎么那么眼熟,和你父亲是有点像。”严老夫人顺了口气。

    严少臣算是懵逼了,看了眼宋风晚,又看看傅沉,尤若五雷轰顶……

    “刚才我在门口听了一会儿,孙芮出事,孙家是准备让人作伪证,攀咬其他人,你可知威胁指使他人作假证,妨碍司法公正,情节严重会被判刑的。”傅沉看向孙公达。

    “傅沉,这件事你别插手,和你没关系。”孙公达咬牙。

    傅沉到底是从哪里窜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威胁污蔑别人之前,或许你该回去好好问你女儿都做了些什么。”傅沉指腹摩挲着佛珠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和小芮之前有过节,你看她也不顺眼,但是这宋风晚喊来记者,分明就是要我们孙家颜面扫地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能确定记者是她叫的?”

    孙公达被他这话气得失笑,“难不成还是小芮或者小振叫的?他们又不是傻子,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方才有件事已经很清楚了,指使人下药的是孙芮,如果这药是被宋风晚喝了,那她为什么不能通知记者?”傅沉反诘。

    “刚才他也说了,被下药的饮料曾经在几个人手中来回传递,这药最后被谁喝了,他也不清楚,如果是晚晚和别人,孙芮打电话通知记者曝光也说得通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她父亲,你女儿什么德性,你应该清楚吧。”

    傅沉轻笑。

    “小芮为什么要对她赶尽杀绝?”孙公达打死都没想到记者会是孙芮叫来的。

    关心则乱,他完全忽略了这种可能。

    而傅沉的分析字据清晰,而且这种可能非常大。

    “她找晚晚麻烦不是第一次了,之前就想通过晚晚接近我,被拒绝了,还拍了她和林白的照片威胁我,这件事我和二嫂已经好好谈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晚晚没理由害她,她却有充分的理由构陷晚晚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打电话通知记者,您这么有手段,直接去找记者核实就行,或者你该调一下你女儿最后几通电话是打给谁的,是非曲直,自有分晓。”

    傅沉收紧倏然收紧,“护女心切可以理解,但是污蔑别人,甚至试图干预司法,你们孙家就是顶破了天,怕也担不住!”

    傅沉最后这话就算是警告了。

    胆子再大,也不能公然触犯法律。

    “傅沉,你……”孙公达这次算是结结实实栽了个大跟头。

    流言沸燃,他想尽快堵住悠悠众口,现在这社会,只要新闻点够爆,谁会在乎其他细节,他这才急着想把宋风晚推出去当替死鬼。

    本以为有冯毅在,咬死宋风晚,威逼利诱,或者再许些好处,肯定能成事,毕竟在他印象里,宋风晚乖巧的几乎没有存在感。

    一看就好拿捏。

    即便知道污蔑她漏洞百出,一想乔家这孤儿寡母,还是狠了狠心。

    谁能料到……

    威胁不成,反而被数落的颜面尽失,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“还不滚!”乔艾芸指着门口,“难不成真需要我报警抓你?”

    孙公达环顾这一屋子人,咬了咬牙,狠狠瞪了眼冯毅,拂袖而出……

    宋风晚松了口气,目光和傅沉相接,傲娇的冷哼一声,移开眼。

    傅沉眯眼看着她一侧的脸,通红一片,搓揉佛珠的手指微微顿住,这是被打了?

    “那什么……”冯毅这才从严望川身后挪出来,“我也该走了,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支吾着,尴尬至极。

    “十方,送送他。”傅沉给十方递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冯毅吓得腿软,“不用,我自己能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吧,我送你!”他几乎是被十方拖出去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冯毅浑浑噩噩走出别墅区,边走边骂孙公达:“特奶奶的,把我掳到这里,他拍拍屁股走了,这特么是准备让我走回家?”

    他打开手机软件,叫了辆专车,这车子没等到,警车先来了。

    “冯毅是吧。”民警快速下车,走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警察叔叔,我……”冯毅简直想哭,这一晚上是不能消停了……

    “跟我们回去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这边的孙公达回去的路上真的找人查了那些记者,打死都没想到居然真的是孙芮叫的。

    “蠢货!”孙公达肺都气炸了,既然都是她干的,她还敢和自己说宋风晚害她?

    害得自己今晚丢尽了脸面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在反思自己刚才过于急躁,关心则乱,忽略了太多细节,再者就是太低估宋风晚了。

    那丫头……

    可不能小觑啊。

    他回到医院,还没到病房门口,就被警察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孙先生,有人说您威胁他作伪证,妨碍司法,麻烦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。”

    孙公达眯着眼。

    好你个冯毅,你……

    够狠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此刻远在国外的孙琼华早就睡了,压根没注意到国内的消息。

    电话打到了家里,吵醒了佣人,才敲开她的房门,“夫人,夫人——”

    孙琼华前段时间在傅家受气,这段时间头疼得睡不着,每晚服用安眠药,此刻被吵醒,头疼得像是要裂开。

    “到底有什么事!”她猛地打开门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孙夫人的电话,说有很急的事。”佣人也知道她最近火气大,如果不是急事,她也不敢打扰她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孙琼华猛地把门关上,回屋查看手机,才看到电话几乎被人打爆,她捏着眉心回了个电话,几乎一秒就接通了,“喂,嫂子——”

    “琼华,你要救救你哥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哥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被抓了……”

    尤其是听了经过之后,孙琼华头疼得愈发厉害,“这件事我管不了!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你亲哥,琼华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你去找找傅家,他们家人脉广,肯定认识人的,他们说要关押几天,难道你想让你哥在拘留所过年!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关几天好了,只要遇到小芮的事情就不用脑子!”孙琼华气结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是小芮这事对他冲击太大了吗,你说她和小振怎么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准备都没有就跑去乔家送死,活该被人反咬一口!”

    “你去求求仲礼,你过年不回来,仲礼不是回京了吗?我连夜进京,求他帮忙!他不会见死不救吧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因为小芮的事,我们已经吵了一架,你还觉得我在傅家不够丢人?”孙琼华气结,“你去傅家试试看,我保证以后孙家任何事我都不会管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反正关不了几天,让他好好反思一下也好!”孙琼华说着直接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她和傅仲礼的夫妻关系本就紧张,因为孙芮,吵过几次,这次过年,又触了他的底线。

    过年不回去,现在找傅家帮忙?

    傅家人怎么看她?她这脸算是彻底丢尽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云城乔家

    送走了孙公达和冯毅,乔艾芸又把饭菜重新热了一下,傅沉也跟着吃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傅沉和少臣都别走了,今晚留下住吧。”乔艾芸心底郁闷,也不能给不相干的人甩脸色,面上还是端着笑。

    “不了,我回酒店。”严少臣直接拒绝,他今晚受的刺激太多,需要好好平复一下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却之不恭了。”傅沉笑道。

    严少臣傻眼了,这就……

    住下了?

    传闻这位傅三爷不太与人亲近,面慈心狠来着,这怎么还住下了?他看了眼一直低头喝粥的宋风晚。

    这两人……

    一堆戏精啊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上去给你收拾一下屋子。”乔艾芸笑道。

    宋风晚吃完很快回房,乔艾芸以为她是被今晚的事情刺激到了,心里肯定舒服,给她送了杯热牛奶,宽慰了一番让她早点休息。

    严少臣离开后,严老夫人拉着傅沉的手,问了一些傅老太太的近况。

    原来以前战乱时期,北方战火弥漫,傅家曾到南方避难,由此结识,不过后来大家年纪大了,走动不便,联系就少了。

    严老夫人拉着他说话,一不留神就到了后半夜。

    “妈,很晚了。”严望川和乔艾芸一直在边上等着,看老太太这么兴奋,一直没好打扰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晚了啊。”老太太一拍脑袋,“傅沉啊,你肯定也困了吧,耽误你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傅沉淡淡笑着。

    “行了,都快点回去睡觉吧。”严老夫人在乔艾芸搀扶下起身,许是坐的时间长了,双腿酸痛发麻,脚步虚浮,趔趄了一下,差点摔了一跤,“腿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揉一下再走。”乔艾芸弯腰帮她揉了下小腿,“是小腿?”

    “站会儿就好。”老太太低头看她,这要是一开始就是她儿媳妇儿该多好,迟了二十多年,哎——

    **

    几人陆续回屋,整个乔家才彻底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傅沉这才给宋风晚打电话,电话接通,却被人挂断了,她显然还没睡。

    很快宋风晚就收到了短信。

    【我去找你。】

    傅沉轻声打开门,放缓脚步走到宋风晚门边,手指放在门把手上,轻轻一拧……

    一颗心瞬间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居然把门给反锁了?

    宋风晚睡觉素来没有锁门的习惯,这分明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他又不敢敲门,只能接着给宋风晚打电话,仍旧不接。

    宋风晚手机震动着……

    【我知道你没睡,赶紧开门,我就在外面。】

    【到底怎么了?我惹着你了?我明天就走,你就不想见我一面?】

    【我只穿了件睡衣,外面怪冷的,真不让我进去?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沉咬了咬牙,拧了几下门把手,仍旧打不开。

    宋风晚看着短信,捏紧手机,尤其是看到他连苦肉计都用上了,还是心软了。

    她正打算去开门,却收到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【不开门?那我回去睡了。】

    本来还有拧门把的声音,此刻也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宋风晚心头一跳,这混蛋,难不成真走了,她跳下床,拖鞋都没穿就慌忙打开门……

    门刚打开一条细缝,一只手伸出来,按住门边,猛地把门推开,傅沉就挤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让我在门口等了十多分钟,没良心的小东西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三更结束啦~

    今天真的木有卡文【捂脸】

    你们猜猜看,晚晚会不会“报复”三爷?毕竟被他吓的半死。

    来一套组合拳?抓他挠他咬死他得了。

    三爷:可以选择扑倒他。

    晚晚:……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