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70 小鱼儿很凶残,一身匪气

270 小鱼儿很凶残,一身匪气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傅家老宅

    傅家每年大年三十都是一家人守岁,今年孙琼华没带傅聿修回来,气氛总是异样,傍晚饭点前,傅妧拾掇了一袋子春联递给傅斯年。

    “斯年,你带浸夜,先去三叔家还有你自己公寓那边将春联贴上。”过年这几天肯定都要待在老宅,只能农历二十九先把春联贴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接过春联,打量了一眼客厅内的长辈。

    他的父母,二叔、三叔都在,估摸着是要商量事情,他点头接过春联。

    “我都分类好了,多的那份是你三叔家的。”傅妧叮嘱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斯年点头,就带着沈浸夜离开了。

    沈浸夜正打着游戏,莫名其妙要出门贴春联,还忍不住抱怨了两句,“其实明天白天出来也行啊,这天都要黑了,冷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应该要谈一下二叔家的事。”傅斯年解释,孙家出了这么大的事,现在还舆论还甚嚣尘上,怎么说都是姻亲。

    “那孙家人是真恶心,好歹也是名义上的兄妹吧,居然做这种有违人伦的事情?”沈浸夜咋舌。

    傅斯年驾车,对此不置一词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傍晚的天空,遮天蔽日的灰,凉风萧瑟,往日车流不息的街道,已经看不到几辆车了,每逢过年,京城就宛若空城。

    满目萧条,看着没有一丝人气儿。

    两人先去云锦首府,贴了春联,才驱车前往傅斯年居住的公寓,两人抵达公寓附近时,天已经完全黑透。

    路过一处红绿灯时,沈浸夜忽然指着不远处的小区门口,“嗳,哥,那不是余小姐吗?”

    傅斯年撩着眉眼看向他手所指的方向,确实是余漫兮,她似乎刚购物回来,手中提着两大袋超市特供的便利袋。

    她提的显然有些吃力,走走停停,不时大口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一个人住?过年不回家?这都二十九了。”沈浸夜狐疑。

    傅斯年抿嘴没说话,手指轻敲着方向盘,平光镜片后的一双眸子,波澜乍起,泛起一丝微澜。

    余漫兮确实刚从超市回来,买了些年货,超市人太多,结账的时候,排了十几分钟队,往年回来过年,她都是缩在酒店,叫些外卖,今年有新家,自然不能这么对付过去。

    她提着袋子艰难往前走,手心被勒得通红,她偶尔会放下袋子歇一下,她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她后面有个穿着灰色棉衣的二十多岁男人,叼着烟,已经跟了她一路,她原先并未放在心上,只是她停下歇脚,他就站在垃圾桶边佯装弹烟灰。

    常年单身独居,她心底隐约有些不好的预感,她从超市出来后,这人已经尾随了她一条街。

    软件园周边本就空旷,临近过年,更是荒芜一人,只有不远处小区保卫处亮着昏黄的灯光。

    余漫兮咬了咬唇,因为小区需要刷卡进入,她低头从包里翻卡的功夫,一直跟着的男人忽然扔掉烟头,猛地朝她冲过来,一把扯住她的包。

    单肩包斜挎在身上,质量很好,猛地一扯,余漫兮身子趔趄,险些被他拽翻在地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!”余漫兮手指用力,将包扯回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“妈的,把包给我,不然我对你不客气!”男人从口袋摸出一把弹簧刀,在余漫兮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卧槽!哥,是不是抢劫啊!”沈浸夜激动的指着不远处。

    傅斯年也顾不得此刻车子还停在路中间,踹门下车,沈浸夜也急忙追上去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还差了很远的距离,这般飞奔过去,这个匪徒要是真想行凶,怕也来不及。

    余漫兮扯着包,眼神坚毅,没有丝毫畏惧。

    “喂——你干嘛呢!”沈浸夜隔着老远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个打劫的男人下意识扭头看了不远处,就在此时,余漫兮指尖抓紧包,冲着那人脑袋就猛地砸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人闷哼一声,后脑被砸得晕乎乎,弹簧刀应声落地。

    他还没反应过来,余漫兮已经抬脚将刀踢开,对着那人**部位就猛地一下。

    明显是练过的,出手又快又狠。

    直击要害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男人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,沈浸夜吓得身子一颤,后背凉嗖嗖的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现在的女人都这么生猛了吗?

    那人捂着下体,面色瞬间铁青,余漫兮从包里翻出防狼喷雾,对着他的脸,一顿猛喷,辛辣刺鼻的味道,熏得那人眼睛刺痛,疼得眼泪直流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余漫兮也没客气,抬脚就朝着那人猛踹了两下。

    她还穿着小高跟,这一脚下去,疼得要人命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点本事,还敢出来抢劫?”

    “你还对我不客气?”

    “长得人模狗样,不干正事,出来打劫,你要脸不?没手没脚,不能赚钱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下两下,完全没有停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姑奶奶,你饶了我吧。”那人连声求饶。

    这余漫兮打扮的时尚精致,看起来妩媚妖娆,怎么都不像是如此凶残的人啊。

    “你还敢拿刀抢劫?”余漫兮气喘吁吁,停下之后,觉得不解气,又狠踹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傅斯年和沈浸夜跑过来的时候,那个抢劫之人,已经躺在地上连声求饶,疼得嗷嗷直叫。

    沈浸夜紧张得吞了吞口水,看了眼余漫兮。

    她这才注意到傅斯年,有些局促得整理好衣服,冲着他笑了下,“傅先生,好巧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扶了下眼镜没说话。

    沈浸夜算是懵逼了。

    这人都被她打得嘴里流血了,这未免太凶悍了吧。

    方才分明一身匪气,一秒就变得温柔可人,这变脸速度未免太快了些。

    那劫匪一看这几人认识,在地上挣扎,趔趄爬起来,转身要跑。

    傅斯年大步一跨,抬脚,对准他的后背……

    猛地一踹。

    “嗙——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那匪徒瞬间摔了个狗吃屎,脸磕在地上,鼻子嘴巴疵出了一串血珠,鼻血蜿蜒而下。

    沈浸夜咳嗽两声,他想错了,他家大哥才是悍匪。

    妈的,这一脚看着都疼。

    “报警吧。”傅斯年看向沈浸夜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浸夜摸出手机拨打110,也就五六分钟便有警车赶来,询问了一下情况,周围还有闭路监控,事实很清楚,只是看到被打得不成样子的劫匪,还是嘴角抽搐两下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按照规矩,三个人还是跟着民警去派出所做了笔录。

    民警在询问傅斯年的时候,听到他的名字,微微蹙眉,整个京城也没几个叫傅斯年的吧,加上这余漫兮的身份国籍还是华侨,他们也很重视,非常神速的把案子处理了……

    余漫兮刚做完笔录,和傅斯年刚打算离开,有个民警叫住了她,“余小姐,您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嗯?”余漫兮挑眉,“我刚回国,都不认识什么人,您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这个案子可能不是很简单,具体情况我们还在调查,您最近注意点,尽量不要一个人单独出门。”民警提醒。

    “好,谢谢。”余漫兮也不傻,听了这话,也知道怕是有人故意找茬。

    既然是打劫,不是别的,应该就是想给自己一个教训,她思来想去,自己回国后,到处应聘,到现在一份工作都没得到,更谈不上因此得罪谁。

    傅斯年看了她两眼,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余漫兮点头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开车的是沈浸夜,傅斯年坐在副驾,余漫兮一人坐在后面,想着民警的话,她心底像是扎了根刺,她深吸一口气……

    要是严格算起来,不想让她好过的人,还真的不少,不过那些人的手段应该不会这么low,她揉了揉眼,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傅斯年低头发了个信息出去。

    【三叔,帮我查个人。】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小鱼儿一直都是一个人住,安全意识比寻常人更高,单身女子,肯定有防身的本事的~

    所有事情的发生都不是偶然,大家应该知道,我喜欢挖坑【捂脸】

    沈浸夜:太可怕了!

    傅斯年:?

    沈浸夜:呵呵——那个人就是活该,打死算了,余小姐下手太轻了……

    **

    昨天奖励已经全部下发,因为留言很多,回复了一部分,没有完全回复完啊o(╥﹏╥)o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