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71 亲密接触,配不上他(2更)

271 亲密接触,配不上他(2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傅沉收到傅斯年信息的时候,正发愁的看着傅心汉。

    老太太不知从哪儿给它弄了身舞狮装,还带了个帽子,一只蠢萌的柴犬,愣是要装狮子。

    它自己倒是挺开心的,穿着衣服在大院里呼朋引伴,吸引了不少小母狗,有一只差点跟它回家,浪到天际。

    傅妧一直说,“这狗怕是泰迪投错胎了,哪有柴犬这么浪荡的。”

    穿成这蠢样,傅沉嫌弃的不行,压根不想带它出门遛弯。

    衣服上带着波点亮片,走在路上格外拉风,它就是整个大院最靓的狗子。

    傅沉还特意拍了张照片发给宋风晚,乐得她不行,也就是这会儿收到了傅斯年的信息。

    他一个技术宅,平时接触打交道的都是类似群体,商场难免有些尔虞我诈,对他来说也都不是事儿,平白让他调查一个人,让他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【你想查谁?】傅沉回了信息过去。

    此刻车子已经抵达公寓,傅斯年这才下车给傅沉拨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京城这些年治安很好,还有马路上公开抢劫的?胆子可真大。”傅沉咋舌。

    “事情可能不是那么简单,想让你帮我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沉点头应了,“你也得让她自己注意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挂了电话,余漫兮和沈浸夜已经在电梯口等着,两人不知在聊什么,有说有笑,惹得傅斯年频频蹙眉。

    沈浸夜咳嗽两声,说两句而已,至于这么盯着自己看嘛。

    到了16楼,余漫兮和他们道谢,准备接过提在沈浸夜手中的超市便利袋,“今天谢谢你们,袋子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许是刚才和那人拉扯,手心划拉出了一道血印,此刻还是猩红一片,隐有渗血现象。

    “你手怎么伤成这样,这得处理一下吧。”沈浸夜咋舌。

    她皮肤很白,非常敏感,外面天寒地冻,被肩带拉扯得手心,红肿发紫,看着很严重。

    “没事,过会儿就好。”余漫兮悻悻缩着手,“把东西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有药?”傅斯年蹙眉。

    “我待会儿反正还得下楼,再去买吧。”这在余漫兮看来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先过来吧。”傅斯年走出电梯,直奔自己公寓。

    沈浸夜提着余漫兮的东西进屋,余漫兮只得跟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去贴春联。”沈浸夜很乖觉的拿出春联胶带,离开了客厅。

    傅斯年拿出药箱,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坐在沙发的人。

    余漫兮在他注视下默默垂下头,方才自己那么凶残暴力,真是彻底没形象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在她身边坐下,拿了药膏,挤出点透明膏体,拿着棉签蘸了点,“手给我。”

    余漫兮乖乖伸出手,一双宽厚温热的手伸出来,轻轻从下方压着她的手背,她手指冰凉,他手心灼烫,惊得她心头直跳。

    其实她很少与人这般亲近,下意识想要缩回手,傅斯年指尖用力,轻轻握住,不至于弄疼她……

    “别乱动。”

    余漫兮觉得这手已经不是她的了,连心跳都停止,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药膏沁凉,落在她手心,方才被划拉的地方,火辣灼痛,若说不疼是假的,只是……

    这辈子,从没人这般呵护过她。

    她咬着唇,鼻尖泛酸。

    傅斯年也注意到她手上有不少细小的伤口,手腕处甚至还有一处烫伤,甚至不若自己母亲保养得好。

    “刚才看你的身手,是不是练过?”傅斯年捏着棉签,又裹了点药膏。

    “嗯,只能防身而已,花拳绣腿罢了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忽然抬头看她,两人此刻距离很近,猝不及防跌进一双幽邃的眸子中,他呼吸徐缓,却灼烫炽热……

    吹在她脸上,好像春盛桃花,逐渐晕染开了一层浅浅的柔粉色,她耳根红得发烫,低头不再看他。

    “学点防身术挺好。”傅斯年低头,继续帮她擦药。

    想到她很小背井离乡,一人在外,学这些怕是迫不得已。

    “以后遇到这种事,还是往人多的地方跑。”涂好药膏,傅斯年扔掉棉签,将药膏盖子拧好放在她面前,“这个你带回去,早晚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余漫兮侧头看他。

    穿着简单的一身黑,坐姿笔直端正,即便不言不语,那种骨子里散发的矜贵也让人难以忽视。

    剑眉薄唇,有精英人士干练,即便内敛着情绪,那股子傲气野性浑然天成,好似融入他的骨血般。

    傅斯年忽然偏头看她,“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……”余漫兮低头咬着唇,偷看被抓包有些恼羞。

    “我会让浸夜帮你把东西提过去,药膏干了就回去吧。”傅斯年起身将药箱放回原处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余漫兮咬着唇,眼底有股子难言的倔强,“你是要和父母一起过年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……”余漫兮刚想开口,傅斯年的手机铃声响起,他接起电话,“喂,妈——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用给我留饭,我和浸夜很快就回去了,一个小时左右……事情都处理好了,不是什么大事,你别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傅斯年走到窗边打电话,余漫兮偏头看着他的背影,低头拿起桌上的药膏就轻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沈浸夜正在门口贴门联,忽然门被打开,还差点撞了他。

    “要走了?”他有些诧异,这么快?

    “嗯,帮我和你哥说声谢谢。”余漫兮将便利袋挎在臂弯处,艰难的挪回了自己屋子。

    傅斯年听到她和沈浸夜谈话,转身的时候,人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斯年?你在听吗?”对方没得到回应,出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嗯,我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忘了路过超市,买点……”对方还在喋喋不休,傅斯年却听得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余漫兮回屋后,公寓漆黑一片,她没开灯,合上门,身子一软,沿着门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今天在警局听到许多人在谈论傅斯年,隐约提到了傅老……

    她不是傻子,全国能被人尊称为傅老的仅有一位,她回来途中查了一下傅家,即便信息不全,仍旧出现了傅斯年的名字,她是没想过,傅家长孙会这么低调,完全不像权贵子弟。

    她眼眶有些泛红,吸了吸鼻子,傅家人……

    怎么配得上。

    她咬着唇,眼睛泛干酸涩,深吸一口气,将几欲夺眶而出的眼泪又硬生生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瞄——”小奶猫不知从哪里钻出来,趴在她腿边,蹭了又蹭。

    余漫兮伸手摸了摸它的头,“年年——”

    “瞄!”小奶猫舔着她的手心,不停蹭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余漫兮伸手把它抱在怀里,安静听着外面的动静,直至听到隔壁传来关门声,整栋楼都归于沉寂,她才撑着墙壁,从地上慢慢爬起来……

    从窗户看出去,万家灯火辉煌。

    却没有一盏灯是等她的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傅斯年回去之后,傅沉已经将一叠资料整理好扔给了他。

    他微微蹙眉,有些诧异居然会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背后是谁暂时没找到,对方也是通过别人联系的那个小贼,没想要她的性命,就是想吓唬她,这边我会让人盯着的。”傅沉解释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斯年点头,打开资料,入目就是余漫兮的生平资料,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查什么人针对她,肯定要调查她的社会背景,生平信息,我能找到的就这么多,我觉得你有必要看一下。”傅沉伸手指着她生平简介那一栏。

    “挺震撼的,牵扯到的人还不少,我还听过她的事,京城传闻那么多,我以为是别人杜撰虚构的,没想到还真有其人。”

    “她资料被人清理更改过,你要想知道更多,可以向你爸妈打听,那个年代的事,他俩应该知道,或者打电话给那家伙,查人这方面,京家比我有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斯年粗略的看了眼第一页,眉头直皱。

    “你慢慢看。”傅沉说完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三叔。”傅斯年叫住他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别和其他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没那么八卦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傅沉轻哂,傅斯年对他如此客气郑重的道谢,还是头一次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小鱼儿的身世和傅家有联系,我前面提过一些伏笔,关于傅家与乔家之间的事,都是有牵扯的……我只能剧透这么多,咳咳

    这应该是这本书最大的一个坑之一了【捂脸】

    小鱼儿是用最坚硬、最精致的外壳把自己包裹起来而已,其实心底很敏感的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日常求票啦~

    已经月底啦,再不投票,票票就要被清零啦~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