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73 小鱼儿偷吻,师兄花式炫耀

273 小鱼儿偷吻,师兄花式炫耀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京城傅家老宅

    傅沉拿着手机走出屋子,寒风席卷着细碎的雪花,空气凉入骨髓,打了两次电话对方才接通。

    “喂——”宋风晚捏紧手机,小脸像是染了层艳色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方才说上楼拿充电器,这都十几分钟过去了。

    宋风晚哪儿好意思说撞到母亲与严望川那啥,只能支吾着,“……就突然有点事,耽搁了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没事?”傅沉追问核实。

    “真没什么。”宋风晚完全不知自己此刻的语气多么心虚。

    聊了没两句,天空忽然出现绚烂的烟火,紧接着鞭炮声响彻整个夜空,京城市区内全面禁止燃放烟花爆竹,傅沉只能听到宋风电话那头传来震耳的声音,还有客厅内的春晚,锣鼓喧天。

    “晚晚。”傅沉挑眉。

    “嗯?”宋风晚躲到洗手间,避开外面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打开窗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宋风晚有些懵,还是乖乖听话走到窗边……

    此刻她家屋子前,烟火绚烂,五色流萤,将夜空瞬间点亮,一束金色烟火燃起,砰然炸响,空中出现短暂的【新年快乐】。

    “晚晚,新年快乐。”傅沉声音低沉悠然。

    宋风晚仰望夜空,绚烂的烟火将她的脸照亮,“三哥,新年快乐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声音压得低,回荡在她耳边,余味悠长。

    “嗯,我也想你。”宋风晚耳尖通红。

    待烟火燃尽,已是五六分钟以后,宋风晚关上窗户,去楼下和严老太太道声新年快乐。

    而此刻乔家别墅不远处,千江站在空地上,冷不丁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说好只是来保护宋风晚,负责汇报她的行程,大年三十不能回家就罢了,他还得负责放烟花?

    **

    另一边

    傅斯年一路开车到公寓楼下,软件园住的多是外来户,整栋小区亮灯住户也屈指可数,有种死气沉沉的衰败之感。

    他方才隔着老远就看到他住的单元楼顶有人在放烟花,离近些才看到居然是余漫兮那间屋子。

    她趴在窗边,背着光,隔得又远,看不清脸,只能瞧见她手中举着东西,对着天空,隔数秒便有礼花破空而上,另一只手还举着仙女棒。

    傅斯年伸手扶了下眼镜,仰头看着16楼,还挺会自娱自乐。

    小区很安静,余漫兮听到车声,就看着楼下,只怪傅斯年这辆捷豹过于惹眼,又改装得过于狂野,她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车子,还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手中烟花燃尽,她连衣服都没穿,趿拉着拖鞋就往外面狂奔,在电梯口等了两分多钟,瞧着那不断攀升的楼层,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,直至电梯抵达16楼,门打开,她差点没冲过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怎么回来了?”她忍着牙颤。

    “有东西忘了。”傅斯年扯谎都面不红心不跳。

    “是嘛?”余漫兮往边上挪了一下让他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吃过了?”傅斯年挑眉。

    “还没。”

    “吃吗?”傅斯年提了下手中的便利袋。

    余漫兮怔了下,用力点头,“吃!”她伸手接过,还有些局促,“那个……你要不要来我家坐会儿?”

    傅斯年没作声,跟着她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窗户大开着,烟花带来的硫硝味充斥了整个屋子,余漫兮将窗户关上,打开了室内的通风系统,招呼傅斯年坐下。

    年年原本趴在沙发上,听到傅斯年的声音,爬起来要他抱。

    傅斯年打量着她的屋子,屋子里贴了几个福字,挂了几对中国结,倒也有些节日气氛。

    余漫兮将烟花拾掇进屋,拿出傅斯年打包来的餐盒,从包装来看就知道不是酒店打包来的,她指尖有些发颤,鼻尖发酸。

    “还有水饺,需要自己下。”傅斯年低头撸猫,说得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家里人包的饺子?”余漫兮忍着牙颤。

    “我妈包的,白菜肉的,我爸喜欢这味道。”

    余漫兮点头,“帮我谢谢阿姨。”她拿着餐盒往厨房走。

    她……

    这辈子都没吃过母亲包的饺子。

    余漫兮还没热好饭菜,时钟已经敲过十二点,外面响起了喧天的鞭炮声,各色礼花冲向天空,将夜空染得斑斓五彩,她偏头看了眼客厅,“新年快乐……”

    傅斯年正偏头看着窗外,礼花声将她声音吞没。

    软件园属于郊区,这一带可以燃放烟火,声音断断续续,持续了半个小时,余漫兮已经热好饭菜,喊了傅斯年几声,他似乎都没听到。

    她不得不走进些,试图靠得近些,这刚走过去,原本站在窗口看烟火的傅斯年陡然转身,两人距离瞬间迫近,若是他在往前一步,就会直直撞到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傅斯年怀里抱着猫,眯眼看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吃不吃?”靠得这么近,他身上那种陌生的气息扑面袭来,强势霸道得往她身体里钻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傅斯年俯低身子,似乎没听清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吃吗?”余漫兮突然仰着小脸,四目相对……

    鼻尖从他下巴轻轻蹭过,好似有股电流簌簌窜过,两人身子都轻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吃,你吃吧。”傅斯年说完抽身离开。

    余漫兮红着小脸,温吞得挪到桌边,傅斯年则抱着猫坐回沙发上看晚会。

    等她吃完,春晚已经接近尾声,最后一首惯例是《难忘今宵》,她今天吃了不少,倒不是傅家的饭菜多美味,这是她近十年来……

    第一次有人陪她过除夕。

    她收拾好东西,回客厅的时候,发现傅斯年闭着眼,半垂着头,斜靠在沙发抱枕上,整个人的气色都显得困倦疲惫。

    “傅先生?”余漫兮蹑手蹑脚走过去,轻声喊他。

    没有回应,似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,整个屋子瞬间沉寂下来,周围静得可以清晰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,还有自己那一下快过一下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她双手撑在膝上,弯腰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一身黑,微微侧着脸,下颌线非常漂亮,鼻梁上的眼镜些许下滑,睫毛细长,领口拉链往下稍许,可以清晰看到性感的喉结锁骨……

    她靠得越来越近,呼吸缓慢,热气四溢。

    心若擂鼓,剧烈震颤着,每一下都好像要撞断肋骨般,或许也只有这种时候,她才敢这般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她能清晰看到他脸上的每个轮廓,每个棱角,每一点弧度,就连他此刻舒缓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她觉得身上很热,目光落在他削薄的唇上,喉咙紧张得耸动着。

    对他的……

    她有种莫名的执念,想离得近一些,再近一些……

    温热柔软的唇,轻轻落在他的唇角,他身上很温暖,唇……

    很软。

    有股淡淡的烟草味,浑身所有的触感好像都凝结在一处,带着异样的酥麻感,她耳根血红,倏然抽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瞄——”躺在傅斯年腿上的小奶猫忽然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惊醒了熟睡的人。

    傅斯年昨晚看余漫兮的资料,熬了一夜,大年三十,全家人都在,他没有白天睡觉的道理,已经两天一夜没合眼,自然犯困。

    只是他素来对人有戒心,没想到会在这里睡着。

    他垂眸看了眼腕表,已是凌晨一点多。

    “我该回去了。”傅斯年将小奶猫放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。”余漫兮套上羽绒服,已经打算出门。

    傅斯年没作声,由她送自己到楼下。

    “新年快乐。”余漫兮冲他笑得异常灿烂。

    傅斯年点头,推开公寓底下的门,小雪落了一地,踩上去,细碎的碾压声有些刺耳。

    余漫兮就站在门口,目送他的车子才恋恋不舍的回了家。

    傅斯年到家已经近两点,傅家人基本都睡了,只有他的母亲和傅妧两个人正在收拾桌子,瞧着他回来,还略显诧异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傅斯年蹙眉,“我不该回来?”

    这话是几个意思?难不成他应该在外面过夜?

    **

    大年初一

    按照云城的习俗,家家户户都会早起吃饺子,宋风晚八点多才起床下楼,没想到在包饺子的人居然是严老太太。

    “严奶奶。”宋风晚跑过去帮忙,“我妈还没起床?”

    乔艾芸素来起得早,从没睡过懒觉。

    “可能昨天太累了。”老太太喜不自禁。

    宋风晚咳嗽两声,可不是太累了,昨天那床几乎摇了一夜,咿咿呀呀,她多担心那床忽然塌了。

    按理说这一把年纪的人了,怎么这么能折腾。

    宋风晚昨天是戴着耳机听音乐刷微博睡着的,不知道那两人昨天到底搞到几点。

    吃了早饭,宋风晚陪老太太出去溜达了一圈,回来后已是下午两点多,房间里仍旧没动静。

    三四点钟的时候,严望川才下了楼。

    “严叔,新年快乐。”宋风晚正在看春晚回放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严望川声音粗哑,即便穿着高领毛衣,也藏不住脖子下的些许抓痕,甚至连嘴角都被咬破了皮。

    宋风晚微微挑眉。

    这么激烈?

    “我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很累,别打扰她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小脸血红,为毛她会觉得他说这话的时候,有点自得?

    “还有饺子。”老太太指着厨房,“艾芸要下来吃饭吗?”

    “不了,她还在睡。”严望川虽然神色如常寡淡冷漠,声线却微微上扬,藏不住的好心情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……”老太太压低声音,“别弄得这么狠了,也要克制点。”

    严望川抿嘴不语。

    “这折腾一天不吃不喝的,身体哪里受得了,也不是年轻人了,要学会节制,细水长流。”

    细水长流?

    严望川点头,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他进厨房煮饺子,这才得空打开手机,各种祝福短信几乎撑爆了手机,多是平常的一些合作伙伴的,严望川一一回复,瞥见傅沉的信息,他犹豫片刻,给他拨了个电话回去。

    傅沉此刻正在会所和段林白等人小聚,接到电话,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他几乎不会主动联系自己,“喂——严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严望川盯着煮沸的热水,捏着水饺,一个个放入水中。

    “新年快乐,你真是难得和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才看到你的信息,回复不及时,抱歉。”

    傅沉信息是昨天零点发的,这都过去十几个小时了,他微微挑眉,特意打电话给自己道歉?不像他的行事风格啊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傅沉轻笑,忍不住犯嘀咕,什么事从夜里忙到第二天下午。

    “你芸姨还没吃东西,我给她煮饭,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傅沉傻眼了。

    他特意给自己电话?

    这不是炫耀是什么?你这……做了就做了,和他有什么关系!

    简直了。

    边上几人看着傅沉脸色又白转青,除却段林白看不到,这二愣子还在吃橘子,其他几人都略显诧异。

    这世上居然有人能把傅沉气到?

    也是个人物啊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小鱼儿胆子贼大,要是年年突然醒了,你咋办!

    师兄说话还是很克制的,咳咳……

    三爷:克制?呵呵——

    **

    日常求票票呀~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