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74 老男人饿太久,很生猛扛不住(2更

274 老男人饿太久,很生猛扛不住(2更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云城乔家

    严望川没下过厨房,第一锅饺子有一半煮烂了,宋风晚看他将好坏饺子分开,倒了一小碟醋,放在托盘里准备上楼。

    “严叔,那一盘坏了。”馅儿都煮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能吃。”

    严望川上楼的时候,乔艾芸正呆坐在床上,双目无神。

    她此刻脑子都是晕的,昨天酒喝了不少,她听了严老太太一番掏心窝子话,加上过年这种气氛,是想着拉近两人之间距离的,可是……

    她依稀记得,某人一开始又急促又紧张,浑身都是热汗。

    甚至有些手足无措,她稍微“指导”了一下,然后一发不可收拾……

    老男人果然不能饿太久,太生猛。

    他力气又大,她到后面已经完全受不住了,又不是二十多岁的小姑娘,这把老骨头哪里禁得住他这么折腾。

    床笫之间完全不会温言细语,也不说话,就知道掐着自己的腰一个劲儿的……

    乔艾芸此刻想来还是面红耳臊,让他滚下床,某人也好像听不到。

    简直是头野兽。

    昨天具体弄到几点她记不清了,早上生物钟醒了,已是六点多,严老太太第一次到家里过年,她肯定不能睡啊,起来的时候也是非常尴尬。

    入目就是某人光裸强健的胸膛,伴着心跳,肌肉微微震动,那种陌生强势的气息扑面袭来,弄得她再次臊红了脸。

    两人身子那时候还是严丝合缝黏在一起的,她不知何时穿了衣服,她甚至能感觉到身子被清洗过。

    她稍一挪动身子,严望川就醒了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甚至尴尬。

    “早。”乔艾芸声音嘶哑,想起昨夜的孟浪,她在这种事上,从未如此那样过,脸有些红。

    “早。”严望川一瞬不瞬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该起床了。”乔艾芸掀开被子下床,这腰和腿都酸软得不成样子,这人怕是想弄死自己吧。

    她走到洗手间的时候,盥洗池边都是用过的毛巾,垃圾桶内也都是卫生纸。

    “昨晚弄太晚,我待会儿收拾。”严望川没伺候过女人,手忙脚乱,自然弄得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整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两人居然就这么一前一后进了洗手间,后来的事情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发生的……

    居然又滚到了一起,这次结束已经九点多,乔艾芸实在撑不住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再度醒来已是下午三点,她哪里还有脸下楼啊。

    严望川这才主动提议下楼帮她弄点吃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吃东西吧。”严望川将饺子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乔艾芸起身挪到桌边,两人紧挨着坐下,饺子很烫,乔艾芸嘴巴又破又肿,烫得下不去嘴。

    严望川却动作很快的将一盘坏饺子清光。

    “你再吃点?”乔艾芸看着他吃完一盘坏饺子,这心底又酸又暖,说不出何种滋味。

    他话不多,对她却是真的好。

    “你先吃,吃不完我再吃。”严望川起身,居然开始铺床叠被,将床单被罩都换了,他除却不会下厨,生活自理能力倒是很强,又把洗漱间清理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不是说想出去透口气,我们去趟家具城。”严望川打开室内通风系统,吹散屋内那股子奢靡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家具?”

    “床不结实。”

    乔艾芸脸登时一红,这人怎么老不害臊啊。

    “声音太大。”严望川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乔艾芸低头咬着饺子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会影响其他人休息。”他又开始念叨。

    乔艾芸恨得直咬牙,这平时话少得可怜,怎么这时候话这么多,“换,这总可以了吧。”

    严望川满足了,他将垃圾收拾好,准备出去,“嗳,大年初一不能倒垃圾。”乔艾芸阻止。

    “我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所谓不能倒垃圾,也是老一辈留下的习俗,说是会把财运倒掉,乔艾芸这年纪,自然还是守旧点,年轻人许多已经不在乎这些。

    “艾芸,有件事我需要和你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乔艾芸夹着饺子,蘸了点醋。

    “我们从昨晚开始,一共做了……”

    乔艾芸手指一顿,饺子在醋碟里滚了一圈,这种事需要记得那么清楚?

    是想说明你在床上多勇猛,一把年纪老当益壮?

    乔艾芸气得直哼哼,可是严望川接下来的话,真的把她吓到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昨天没做任何保护措施。”

    她直接傻了。

    昨晚那种事,本就是喝酒热头,心血来潮,顺其自然就成了,家中自然不会准备那种东西,况且严望川那脾性,中途打住,他肯定也听不到。

    这糊里糊涂的,乔艾芸都把这事儿给忘了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事。”乔艾芸悻悻笑着,自己都一把年纪了,这身体素质和小姑娘也是不同的,总不会那么巧的。

    “别吃药,以后我会注意,要是有了,我们就生下来,我还能赚钱养他。”

    乔艾芸这饺子算是吃不下了。

    怎么就扯到生孩子了。

    近些年开放二胎,她也认识许多四十多岁怀孕,不过她现在一心扑在宋风晚身上,还没考虑好要孩子的事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两人收拾好下楼的时候,已是傍晚五点多,在家吃了饭才说要出去。

    “晚晚,你不是说要换个台灯,一起出去吧。”乔艾芸提议。

    宋风晚本不想和他们一块出去,可是她屋内的台灯用了很长时间,光源刺眼,而且没有调节亮度的设置,用起来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去吧,一块儿出去逛逛。”老太太笑道。

    严望川和乔艾芸又不是二十出头的人,本身也没那么腻歪,严老太太也知道自己儿子嘴笨木讷,就他俩出去,怕是乔艾芸得闷死。

    这以后都是一家人,和宋风晚培养好感情很重要。

    若是宋风晚不喜欢他,关系处不好,也影响他和乔艾芸关系。

    虽是大年初一,商场也都正常营业,而且餐厅小吃街,都是异常火爆,他们到达家具城的时候,人流不少。

    这是综合性的家具市场,甚至连锅碗厨具都有,东西都做得异常精巧,宋风晚选了台灯,又买了个杯子和一对抱枕。

    严望川这人也是挺闷骚的,看宋风晚选杯子,自己居然挑了一对情侣杯。

    正红色的款式,上面还应着红双喜,乔艾芸又羞又气,“这是结婚用的,你拿这个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喜庆。”说着不顾乔艾芸的反对,将双喜杯子放在购物车内。

    这种直男审美,真的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他们去选床的时候,宋风晚已经有些累了,导购看他们购物车满满一下,选床也是颇为认真,和闲逛的不一样,也热情的给他们介绍。

    宋风晚则坐在样品床上看他们聊天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几个款式都是今年最流行的,还有一些别的款式,没有样品,你们可以看一下册子,我们都有货。”导购领着他们坐下,给他们倒了水。

    乔艾芸看了眼宋风晚,她一边玩手机,一边揶揄的看着她,弄得她越发不好意思,挑床她是完全提不起兴致。

    严望川却十分认真在翻看。

    “女士、先生,你们可以说一下,你们对床有什么要求,今天有活动,买床送席梦思乳胶垫,平常一个垫子我们这里都要一千多,很划算的……”导购热情推销。

    “要求……”严望川看了一眼导购,“要最结实的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差点吐血。

    这么简单粗暴的,想起昨晚的事,她都忍不住红了脸。

    她正在和傅沉聊天。

    然后聊天窗口就出现了这么一串信息。

    【严叔太不要脸了,简直没眼看了,选床居然直接说最结实的那款?】

    【真是听不下去了,我就没见过像他这样的人。】

    【我觉得这个家里我是待不下去了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沉眯眼看着手机,心底越发不是滋味儿。

    酸得要命。

    严望川不是个磨叽的人,很快就定了床,并且在这里刷卡付钱。

    “麻烦填写信息,你们家大概什么时候有人,我们会送货上门,帮你们安装好。”导购大年初一完成一个大单生意,喜不自胜。

    “随时有人,麻烦快点。”

    因为……

    急用!

    严望川蹙眉,拿着笔,洋洋洒洒在刷卡收据上签了字。

    乔艾芸是打定主意,以后再也不想和严望川出门逛街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三人又在闹市区逛了一圈,乔艾芸给宋风晚买了些春装。

    “妈,我平时穿校服的,根本穿不上这些。”宋风晚不断试衣服,实在乏累。

    “这衣服都不厚,等你高考结束都能穿。”这时候各家店铺冬装都在打折,春装都是轻薄的款式。

    严望川坐在边上,安静等着,也没怨言,乔艾芸让他找咖啡店坐会儿,或者回车上,他也不听,她们母女俩逛到哪儿,他就紧跟着,居然还贴心的给他们买了奶茶。

    很少有男人愿意陪女人逛街,乔艾芸终是心软的给他买了一套衣服。

    严望川平时有锻炼,身材自然不错,年后气温回升,自然是买春款,他脖子上的有些抓痕咬痕自然就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导购都是些年轻小姑娘,看到这情形,几乎都在朝乔艾芸看。

    私心以为他们是夫妻。

    严望川换衣服的时候,乔艾芸去结账,导购还笑着说,“你们夫妻关系真好。”

    乔艾芸讪讪笑着,宋风晚站在一边,遇到严叔这种霸道不讲理的,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三人从闹市区回去已经很晚,路过一家药房的时候,严望川靠边停车,拿着手机走进了店里。

    “嗯?严叔干嘛去?”宋风晚正在玩消消乐,看他进了药店,忍不住出声,家中也无人生病,感冒发烧都有常备药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乔艾芸咳嗽两声。

    然后某人提着一个黑色塑料袋走了出来,包裹得非常严实,而且是一大包。

    宋风晚一时没反应过来,还想着这么大一包东西是个什么?

    看到乔艾芸异样的神色,才猛地回过神,咳嗽两声,戴着耳机听歌。

    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乔艾芸坐在副驾,伸手接过,稍微看了一眼,有些傻眼了,瞥了眼后侧,确定宋风晚戴着耳机听不到,才压低声音说道,“怎么买这么多?”

    这得用到何年何月啊。

    “过年促销,买一送一。”

    乔艾芸哑然,这种东西,即便买一送一也不需要这么多吧,这得用到何年何月啊。

    严望川似乎看出她的顾虑。

    沉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用得完。”

    乔艾芸攥紧塑料袋,你用得完,那她不得被折腾死?

    宋风晚听着歌和傅沉发信息,无非是说自己快到家了,顺便抱怨严望川这人太过分。

    傅沉叹了口气,过分?

    还有更过分的,居然打电话和他炫耀,理由说得也非常好

    【我们是盟友,说好有情况要互相通知,所以这件事,我觉得需要告诉你。】

    傅沉真的险些吐血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当晚严望川收拾东西,去乔艾芸屋里,却被她连人带枕头丢了出来,让他自己睡。

    严望川在门口站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刚才回来还好好的,怎么一到楼上就变脸了,女人的心思当真难猜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这章甜不甜!

    我们家有那种红双喜水杯,大家应该懂得,正红色那种,哈哈

    晚晚这是一路被狗粮喂饱了。

    严师兄这种直男,说话做事有时候是真的能把人气死啊。

    如果……我说如果他和乔女士有了孩子,这孩子辈分真的是最大的,毕竟三爷辈分大,他和三爷平辈,然后……

    要不还是别生了。

    严师兄:……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