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75 开荤识肉味,大型蹦迪现场(3更)

275 开荤识肉味,大型蹦迪现场(3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年初二那天,按云城的风俗是出嫁的女儿回娘家吃饭。

    往年都是初二一早开车去吴苏,初四回来,今年不一样,宋风晚年初三要上晚自习,自然无法来回奔波。

    乔家人也能理解,他们家就两个人,没女眷,年夜饭吃得也简单,父子俩吃完饭,各自回房倒腾玉石,乔望北更是在机器房打磨抛光石头,弄了整整一宿。

    不过给乔家打电话的是严望川,这让乔望北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……今年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晚晚学习重要,吃不吃饭无所谓。”乔望北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怎么是你打电话,艾芸呢?”

    “她最近比较累,我代劳。”

    “比较累……”乔望北也不是傻子,加之某人声音愉悦,还有什么不清楚的,敢情这是……

    速度够快的啊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这……可以啊。”乔望北都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某人说得理所当然,“没事的话,我就挂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乔望北盯着被挂断的电话,连声咋舌,怎么觉得他像是故意在炫耀什么?

    所以乔艾芸给乔家打电话的时候,乔望北第一句话就是,“最近太累,也得注意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乔艾芸没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我都听说了,师兄那种性子的人,你不用纵着他,凡事要节制点,家里还有孩子,他嘴笨,别给晚晚造成啥心理阴影。”

    乔望北还是非常了解自己这个师兄的,毕竟以前在一起学习了很久。

    乔艾芸面部神经不受控制的抖动着,“他都和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都是成年人,也没必要害臊,只要他能对你好,我这个做哥哥心里也放心……”乔望北叮嘱了许久,才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乔艾芸气得差点没捶死严望川。

    她下楼的时候,严少臣也在,他毕竟二十多了,他俩大年三十那个啥的时候,家里都知道,所以看她眼神自然有些异色。

    乔艾芸还以为是严望川又胡说八道了。

    气得摸不着北。

    他这是要昭告天下不成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多,家具城的人送床过来。

    “买床了?”严少臣诧异,大过年的买家具?

    “之前的不结实,不耐用。”严望川说得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严少臣傻眼了,他似乎get到了不得了的事情,他以前在严家常住,严望川勤于锻炼,身体素质可能比年轻人还好,这精力自然旺盛……

    可怕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年初二没什么事,宋风晚在网上订了电影票,老太太自然不去,严少臣说要在家陪她,又是他们三人一起去。

    乔艾芸上次来电影院,可能是宋风晚小学时候,而严望川则说自己一次都没来过。

    “一次都没有?”宋风晚诧异。

    “以前看过露天的。”严望川直言不讳。

    “有些电影蛮适合去电影看的,气氛不同嘛。”宋风晚扫码取票。

    到了电影院内,三人位置紧挨着,乔艾芸自然坐在中间,看了几分钟,宋风晚就注意到隔壁两人拉上了手,脸贴上了,然后就……

    不可描述。

    宋风晚死死盯着屏幕,能不能注意一下影响。

    乔艾芸也很绝望,严望川朝她勾手指,指着一个方向,一对二十出头的小情侣正在接吻。

    这有什么好看的,乔艾芸刚要坐回身子,某人就亲了过来,她避不开,又怕闹得动静太大,只能由着他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不亲了,他不看电影,一个劲儿盯着她看,那炽热的视线,难以忽视,乔艾芸被弄得浑身发烫,心底紧张慌乱,电影具体讲了什么是半点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走出电影院的时候,严望川看了眼乔艾芸,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以后常来。”

    乔艾芸恨不能捂住他这张嘴,他脑子里肯定在想不健康的东西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现在过年,年味本就没有以前浓厚,宋风晚上学后,家里冷清下来,年初五的时候,老太太要回南江。

    这次总不能把她托付给严少臣照顾,乔艾芸要留下照顾宋风晚,无法送她,严望川得送她回去,临行前的一晚,乔艾芸收拾了许多东西,每一样都整理好,并且和严望川交代清楚。

    两人本来在房间谈正事,这聊着聊着就滚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这会儿才晚上七点多,乔艾芸自然是拒绝的……

    “我要走了,可能有段时间见不到了。”严望川耳鬓厮磨,分外难缠。

    肌肤相贴,一个温热,一个灼烫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,温柔缱绻。

    乔艾芸那次真的被他折腾狠了,后腰胀痛,很想拘他几天,看他这种语气,犹豫片刻,“就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严望川狠狠咬着她的唇,啃着她的脖子,呼吸越发急促,光是几个吻,都像是死里逃生般,让人喘不过气儿……

    “你轻点儿。”乔艾芸气闷,这人完全就是要吃人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严望川应声,一边亲一边脱衣服,迫切渴望。

    乔艾芸被他弄得毫无招架之力,说好轻点儿来着,最后……

    不过他确实只弄了一次。

    却差点把她搞死在床上,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么多精力。

    开荤识肉味,再禁几天,比之前还可怕。

    直至乔艾芸手机闹钟响起,她才猛然惊醒,“九点二十了,晚晚九点五十下晚自习,要去接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你在休息会儿。”严望川翻身下床,他动作极快的洗了个澡,穿了衣服就要出门。

    “他们学校斜对面有个面包店,你在那门口等着就好。”乔艾芸此刻也实在没力气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严望川拿起外套要出去,“艾芸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忘了做措施。”

    乔艾芸嘴角一抽,“你赶紧给我去接孩子。”

    他做事严谨认真,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了,她总觉得严望川是故意忘记的。

    宋风晚走出校门的时候,看到接自己的人是严望川还有些诧异,“我妈今晚有事?”平时严望川也会接她,不过晚自习基本都是乔艾芸来的。

    “她累了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一噎,累了?

    这个字用的真好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另一边的京城

    年后几天,除却聚会就是走亲戚,傅斯年除却初二那天陪母亲去舅舅家,也就初五那天和傅沉等人出来小聚。

    一共四个人,除却段林白,话都不多,他目不能视,这几天为了避开亲友来访,一直躲在傅沉家里。

    过年期间,基本都是吃喝玩乐,公众场合对段林白来说,风险太高,万一被人知道眼睛看不到,指不定要编排出什么新闻,所以聚会地点选在了傅斯年这里。

    够偏僻,也足够安全。

    傅沉和段林白到的早,还有一位从川北过来,也不识路,傅斯年只能下楼亲自去接。

    出电梯的时候,遇到了余漫兮。

    妆容精致,头发微卷,穿着得体正式的简装,外面裹了件黑色羽绒服,踩着约莫七八公分的高跟鞋,给人一种精明干练的感觉,她手中还抱着文件袋,看到傅斯年粲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傅先生,好巧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打量着她,她穿得很简单,简装也是黑白搭配的西装款,却仍旧让人觉得透着股媚态妖异。

    他最近倒是天天在家,反而是余漫兮,大年初一他就瞧着画着精致的妆,踩着高跟,步履生风般往外跑,除却回来睡觉,基本不在家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斯年抿抿嘴。

    “你今晚有空吗?我请你吃饭啊。”余漫兮从大年初一就在人才市场和招聘中心面试投简历,好不容易敲定一份满意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约我?”傅斯年挑眉。

    余漫兮笑了笑,“嗯,我得回去换身衣服,你要是同意,待会儿给我信息。”电梯来了,余漫兮急忙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傅斯年到小区门口接了人……

    给傅沉这三个客人,叫了海底捞外卖,然后把客人丢在家,推说有事,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段林白懵逼了,“什么情况?哪有主人家跑了,把客人丢了的?一顿火锅就想打发我,最起码三顿好吗?”

    他们几人关系极好,也不在意这些细节,本来就是找个地点聚一下。

    傅斯年订餐的时候,标注楼号楼层,忘记注明门牌,送货员到门口给他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傅先生吗?请问你在家吗?你们家是住在1601还是1602。”

    “1601。”

    “是里面在蹦迪那间?”

    蹦迪?傅斯年嘴角一抽,段林白到底在他家干嘛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所以说刚开荤的男人,尤其是老男人,不能拘着,会出事的【捂脸】

    话说年年现在太好约了吧,你小心回去之后,你们家被二浪作得乱七八糟,哈哈~

    **

    三更结束了哈~

    关于过年更新问题

    最近很多人说过年期间想加更一点,这点真的没法保证呀,不过肯定不会断更,每天三更一万字是不会变的。

    最近也打算存点稿子,我写文这几年,基本都是年三十还在码字,也想存点稿子休息那么一两天,大家也体谅一下哈~年三十码字真的很苦逼o(╥﹏╥)o

    大家走亲访友,聚会出去玩的时候,也不要忘了来看我呀~

    群么么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