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77 烂摊子,乔女士涉嫌谋杀?(2更)

277 烂摊子,乔女士涉嫌谋杀?(2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现在过年热闹得就是那么几天,初五之后,不少外地上班的人都开始陆续返程,初七之后,年味就淡了。

    宋风晚开学后,课程紧张,每天都泡在书堆里,桌上永远有做不完的模拟卷。

    二月初,有一场四市联考,算是很大型的摸底测验,难度和高考差不多,每个人都铆足了劲儿,想要看一下自己的成绩处于何种位置。

    忙起来以后,和傅沉打电话的时候,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她下了晚自习,却没看到乔艾芸的身影,这才送书包夹层翻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的手机。

    趁着开手机的功夫,她四下看着,她今天还是值日生,比平常晚出来十几分钟,校门口除却小摊贩,已经没什么学生了。

    她怎么还没到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时候,她看到不远处有两个二三十岁的人,站在烧烤摊前,手中撸着串儿,却好像时不时朝她这边看。

    她往一处卖东西的摊贩那边挪了几步,避开那两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手机打开,她还没把电话拨出去,乔艾芸的车子就到了,她急忙打开车门钻进去,“妈,你今天怎么这么迟。”

    “有点事,见了个朋友。”乔艾芸笑得颇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店里的事?”宋风晚挑眉。

    乔艾芸笑着没作声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过年期间,玉堂春售卖玉石,生意火爆,也抓了两个小偷,其中一个被抓到的时候,不仅弄伤了两个员工,还伤了个客人,事情发生在店内,乔艾芸自然得负责。

    那人还是个惯犯,也没钱赔偿,至今所有医药费都是乔艾芸垫付的。

    宋风晚以为是店里出了什么事,按照乔艾芸的能力,肯定能处理好,并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当她们到家的时候,耿瑛早已在门口等着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去接一下孩子,你等很久了吧。”乔艾芸看她立在寒风中,心底抱歉。

    “我也刚来。”耿瑛笑道。

    “阿姨好。”宋风晚和她打了招呼,心底犯嘀咕,到底是出了什么事,居然连律师都叫来了。

    三人进屋后,宋风晚回屋继续学习,乔艾芸和耿瑛则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近十二点,宋风晚下楼找了点吃的,看书房还有光亮,微微蹙眉,什么事聊到这么晚。

    她热了杯牛奶,也趁着这时候给傅沉发了几条短信,客厅的座机电话猝不及防响了……

    吓得她一个激灵,这么晚谁会往家里打电话?

    宋风晚刚接起电话,都没出声,对方已经叫嚣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欠债还钱天经地义,你要是不还钱,就别怪我们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云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,手上这点钱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不还钱,我明天就带人去玉堂春门口嚷嚷,到时候你的生意做不成,可别怪我们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风晚听的一脸懵,“你们是谁?”

    不待对方回答,电话被人抢了过去,乔艾芸和耿瑛不知何时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警告你,这笔钱和我没关系,谁借你的钱,你找谁要去。”乔艾芸一脸愠色,说完就把电话挂断,甚至直接扯掉了电话线。

    “妈?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乔艾芸气得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“和晚晚说一下吧,让她也有个准备。”耿瑛提议,乔艾芸没作声,算是默许了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还得说到宋敬仁。”耿瑛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”宋风晚已经许久没听人提起这个名字,有些错愕,“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当时宋氏集团没有资金周转,各大银行也没法贷款给他,他就找民间借了几笔高利贷,许以高额利息。”

    “说是用几天就还,结果出了事,人被抓了,公司都被封了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脑袋有些发懵。

    “银行将公司资产清盘折算,这笔钱在年后,开始陆续汇往他贷过款的信用社或者银行,这些都是正规合法的,高利贷这些人自然得不到一分钱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找法院银行,又接触不到宋敬仁,只能找你母亲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一直说,这笔钱是在他们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借的,要你母亲还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愕然,“这是他个人借贷,和我们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耿瑛轻笑,“本就没关系,除非当时夫妻双方共同签字了,而且这笔钱也没用在他们共同的生活开销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些地痞流氓可不这么认为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你们房子店铺都在,他们就各种无赖呗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宋风晚没想到宋敬仁还留了这么个烂摊子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法律途径,不过这群人都是泼皮无赖,就怕还会搞事。”耿瑛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闹事不能找警察把他们抓起来?”宋风晚蹙眉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都是职业催债的,知道如何做不犯法,他们也不会对你动手动脚,就是膈应你,警察来了,也得有理由才能抓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性质恶劣一些的,还会拿着东西去你家门口敲锣打鼓,弄得街坊邻里尽人皆知,丢人啊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会处理,你就别担心了,早点回去睡觉,我送送你阿姨。”乔艾芸拍了拍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宋风晚看着两人离开,心底颇不平静,总觉得这件事处理起来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宋敬仁借贷,那肯定不是小数额,距离他收监日期都有几个月了,这种高利贷,利息滚起来,也是非常可怕的。

    这件事她也担心不来,既然走法律途径,她就以为事情定能圆满解决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直至某天早上,乔艾芸送她上学的时候,小区门口拉起了白底黑字的横幅。

    写着几个大字。

    【玉堂春老板,欠债不还,丧尽天良】

    他们站在公共区域,小区保安也很为难,小区里住的都是熟人,这次算是彻底惹恼了乔艾芸,她降下车窗。

    “成虎,你到底想干嘛?我早就和你说过,这笔钱我没义务还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男人矮胖的男人站出来,染着一撮灰白的头发,脸上油光锃亮,大腹便便,手中叼着一根雪茄,露出的脖颈手背上还有半截纹身。

    一看就是常年混迹社会的老油条。

    “乔女士,你们那时候可是夫妻,你丈夫借了钱,怎么就没义务还?”

    “你再这么下去,我立马报警抓你。”乔艾芸和他们打过交道,泼皮无赖,压根说不通。

    对方听说要报警,笑出声,“你有本事,就报警试试,我们站在公共区域,就是拉个横幅,警察能拿我们怎么样,我又没打你骂你。”

    乔艾芸气结,关上车门,踩着油门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车子刚发动完全开了一米不到……

    突然有个男人,从一侧冲出来,直接撞到她车头上!

    乔艾芸紧急刹车,脸都吓白了。

    宋风晚更是吓得浑身僵直,大口喘着粗气,有那么一瞬间,大脑是一片空白的。

    “妈——”宋风晚见过这阵仗,脑袋懵懵的。

    乔艾芸急忙推门下车,被她撞到的男人,躺在地上,鬼哭狼嚎,而且身上确实流血了,抱着腿一个劲儿喊骨折,杀人了。

    成虎一群人立刻冲过去揪住她的胳膊,“乔女士,你现在撞了人,这总跑不掉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乔艾芸又不傻,这群人,摆明就是来讹诈的,一计不成,就开始弄碰瓷这种下作手段。

    摆明就是要赖上自己。

    “妈——”宋风晚急了,想要推门下车。

    “别出来!把车子锁了。”乔艾芸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就在有人试图拉开车门的时候,宋风晚动作更快的将车门锁死。

    “乔女士,您就算不想还钱,也不用故意开车撞人的,您这可是谋杀啊。”成虎抽着雪茄,常年被烟熏的牙齿黄得让人作呕。

    宋风晚拿出手机,手指有些发颤的拨了110,打了报警电话,她打给傅沉,电话处于忙线中,她只能拨给严望川。

    她心底真是恨透了宋敬仁,惹出一堆破事就罢了,人都进去了,还留下这么个烂摊子。

    而严望川此刻也刚到云城,正在机场等行李,接到电话,行李都不要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严总,严总……”小助理一脸懵逼,东西不要就跑了?这五六个行李箱,他一个人怎么搬啊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这是宋渣渣的历史遗留问题,其实民间这种借贷,要钱的方式真的五花八门,真的可以膈应死你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