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80 斯文且强势:不满?来找我

280 斯文且强势:不满?来找我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车子驶离机场,两侧雪松压枝,偶尔簌簌抖落,落在地上,旋即消融无踪。

    傅沉侧目看了眼傅仲礼的手机,已经震动好几次了,备注是【孙公达】,“不接电话?”

    “不想接。”傅仲礼伸手捏着眉心。

    “孙家人现在住在你那边,你回去还得遇到。”傅沉指尖盘着佛串,“孙芮出事,孙家人没找你?”

    “他们有脸找我?”傅仲礼伸手摘下眼镜,从口袋摸出一方帕子,随手拂去上面粘上的一丝白雾。

    “孙芮性格我清楚,这次的事情,可能是真的玩大了,要不就是想设计别人,反而把自己套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说那些及时赶去的记者谁叫来的,这点我不清楚,但她平时没少结怨,被人反将一军也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傅沉挑眉,不得不说,二哥看事情还是很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她本就爱玩,出事不是第一次了,以往都是他爸妈及时给她擦屁股,这次是媒体提前曝光,兜不住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孙家教育孩子的方式我真的不能苟同。”

    傅沉撩着眉眼,偏头看他,“关于聿修的教育呢?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二嫂关于这件事吵了很多次,她过于溺爱孩子,男孩子没必要娇惯,她觉得家里有条件,就不能亏了孩子,什么都给他最好的,他走得每一步路都帮他选择好。”

    傅仲礼轻笑,“这点我也有责任,当时到云城,我忙着事业,忽略了孩子的教育,性子养成,再想扭转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上回他擅自退掉宋家的婚事,我要揍他,她不肯,还和我闹……”

    傅沉舌尖抵着腮帮,“当初你看上二嫂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谈恋爱和结婚不一样,这些事,等你以后成家就明白了。”傅仲礼戴上眼睛,偏头打量着他,“你是不是谈恋爱了?”

    傅沉笑着没作声。

    他和母亲提过今年会带人回去,有目标也正常,这点他没藏着掖着。

    “现在社会开放,结婚前,多处处,两人出去旅游或者试着同居一段时间,好好磨合,发现矛盾分歧,婚前能解决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沉点头。

    十方一边开车一边摇头。

    二爷也是为三爷操碎了心,他哪里知道,人家早就同居了。

    “二哥,我想和你说件事……”傅沉敛起佛珠,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你每次露出这种表情,准没好事。”

    傅沉笑了笑,将事情和他简单说了一番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家对晚晚本就有些亏欠,这点不算事,不过你怎么如此关心他家的事?”他这个弟弟可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。

    “她在我家住了几个月,关系还可以。”傅沉说得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“那孩子性格不错,不争不抢,也不爱出风头,很低调,是聿修看不到她的好,有点可惜。”傅仲礼看人还是很准的。

    傅沉没作声……

    十方无语,三爷真敢说?

    你们关系只是不错?

    都爬到人家小姑娘床上了,你再装?继续装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云城中医院

    吃了饭,千江送宋风晚回学校,乔艾芸、严望川及耿瑛则去医院看一下情况。

    刚到住院部,抵达受伤那人所在的楼层,就看到耿瑛的助理小梁被一群人围着,衣服都被扯破了,头发凌乱,被挤在中间,十分痛苦,脸上脖子上还有明显的红印。

    “你可不能走,把人撞了,还想跑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今天要是不给我们一个说法,别想走。”

    小梁根本拽不过这群刁蛮强横的人,西装扣子都被扯掉了,“我就是下去接个人,我的电话你们都知道,警察也没处理过,我能跑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想跑!人被撞了,不想给钱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不是要跑!”无论小梁怎么解释,这群人都不听,他是接到耿瑛电话,想去接一下他们而已,就被一群人给拽住了。

    “小梁。”耿瑛急忙跑过去,伸手将他从人群中解救出来。

    “耿姐,您可算来了。”小梁刚毕业一年多,官司接触不少,还没遇到过这类人,完全不知如何对付。

    乔艾芸和严望川也紧跟着赶过来,“我是当事人,你们有事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把我老公撞了?”一个妇人跳出来,激动的满面通红,张牙舞爪的,像是要把乔艾芸生吞一般。

    “嗳,嫂子,别激动啊。”边上的人拉住她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激动,你看她把你大哥撞成什么样了!”妇人情绪亢奋。

    乔艾芸无语,打量着周围,蹭破点皮,住在vip病房,真是金贵,“你若是想谈,我们就进去说,你若是想动手,我待会儿去验伤,咱们互相耗着,你怕是一分钱都拿不到!”

    妇人一听说提到钱,立刻停止了动作。

    一群人才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毕竟是vip房间,病房宽敞,里面坐了不少人,带头闹事的成虎也在,一群人围在一起打牌抽烟,俨然没把这里当成医院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男人,刚才还翘着腿吃东西,此刻也收敛起来,开始哼哼唧唧。

    严望川手指微微收紧。

    遇到这种无赖,真的恨不能上去给他一拳。

    “这是目前的医药费,你看一下……”那个妇人将一个单据递给乔艾芸,“还有一些营养费,精神损失费,回头我会和你慢慢算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要算什么?”乔艾芸瞥了眼单据,进医院才半天,消费已经过万了,这群人怎么不去打劫。

    “还有误工费,我老公最近都不能上班,他这些兄弟,为了他,也是没去上班,全部都要算的。”

    乔艾芸点头,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这是真的无赖。

    “你别看他现在像个正常人,这后面要是有什么毛病,你们也得负责啊,难保没有后遗症?这些都是要给钱的!”

    乔艾芸算是看出来了,这群人是准备一辈子赖着她了,难不成打算让她给他养老?

    “大概需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妇人看了眼成虎,咳嗽两声,“先给个300万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讹诈!”耿瑛实在看不下去,这都是群什么人啊,简直无耻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你可别胡说,把人撞了,给点钱不是应该的嘛?”妇人冷笑。

    “就是啊,给钱吧,还是越有钱越抠搜?”

    “撞人赔钱,天经地义,到哪里我们都有理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群人叫嚣起来。

    乔艾芸咬紧牙关,他们知道要债不成,想出这种主意,想一点点把她啃干净,连皮带肉的,无耻至极。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强忍着怒意。

    可是严望川实在忍不了了。

    手指收紧,刚动了一下,就被乔艾芸拦住了,“冷静点。”

    严望川面色寒碜,可能对付这种地痞流氓,就需要以暴制暴。

    “怎么着,还想动手啊。”在打牌的几个人,扔了扑克就朝着他们围拢过去,甚至开始拉扯推搡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,伸手就要拉住了乔艾芸的胳膊。

    严望川哪里忍得了这个,手指攥紧,挥起胳膊,直接给了他一拳,“你再碰她一下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我们这么多人,还能让你欺负了,兄弟们,都给我上——”

    整个病房瞬间乱成一团,值班护士,一直在外面观察情况,看到这情形,立刻准备打电话报警叫保安,一转头就瞧着四五人快步走来。

    为首的男人,云城人都认识。

    “二、二爷。”小护士急忙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傅仲礼是顺应改革开放浪潮,第一批下海的人,在云城建了公司,在全国都是龙头企业,每年政府都会表彰的纳税大户,谁人不识。

    他穿着极为简洁干练的西装,医院白色的灯光在他脸上留下一丝剪影,走路生分,神色冷彻,头发定型,因为戴着眼镜,显得淡然随和,却魅力难挡。

    浑身透着股斯文,却又因为长期浸淫商场,锻出了一丝凌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病房里争执不下的时候,房门被人一脚踹开,“Duang——”的一声撞在后侧墙上。

    响声震天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收回手。

    傅沉微微挑眉,没作声,十方倒是愕然,我滴乖乖,二爷平时斯文儒气,还没见他发过狠。

    这也不能怪十方,傅仲礼常年在外地,他能见到的,多是在老宅,在傅家二老面前,谁都敛着脾性。

    傅沉听到里面的动静,知道来的有些迟了,还以为乔艾芸会吃亏,他完全想错了,有严望川在,这些小混混,几乎都被打得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这群人看严望川穿得西装笔挺,以为是个花架子,没想到动起手来,又快又狠,他们压根不是对手,冲上去一个撂倒一个。

    颇有种【一夫当关万夫莫开】的强悍。

    “二爷?”一直看戏的成虎,急忙扔了烟,讨好得小跑过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继续打?”傅仲礼斜睨了他一眼,“我以前都没看出来,你在云城,还能这般作威作福。”

    “二爷,您说笑了,我这不是兄弟被撞了吗?发生了点小冲突。”傅仲礼在云城是地头蛇,成虎这种渣渣根本惹不起。

    换做平时连给他镇茶倒水都是不配的。

    “小冲突?”傅仲礼打量着房间,“这件事现在由我负责,撞成什么样了,需要赔多少钱,来和我算。”

    “您这不是为难我们吗?”大家心底清楚,这压根不是碰瓷撞人的事,他们是讨债的。

    “你为难人家孤儿寡母的时候,怎么不说这话,听说把人堵在小区门口不给走,那车里可还有孩子?我看你们是连孩子都不想放过吧。”

    傅仲礼说话声音徐徐,不紧不慢,却又字句气势凌人。

    那种强势的压迫感,扑面而来,成虎哪儿受得了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意外。”他干笑着,心底有些发慌,这位爷到底是从哪里窜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意外还是刻意为之,我们心里有数,我和乔女士曾经是亲家,你现在碰她,莫不是也想对我有什么不满?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傅仲礼轻笑,“想打我的脸?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敢啊!”成虎讨好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胆子很大,没什么不敢的,我听说是宋敬仁欠你的钱,你心底也清楚,这笔债轮不到他们母女还,你若是执意想找她麻烦,那就是故意和我作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爷,这件事……”成虎挠着头发,微微凑过去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,谄媚讨好的走到傅仲礼身边,低声说了一句,“这件事我也是身不由己,是……我也是帮人做事的,而且你们这种关系,我也是看您的面子才……”

    傅仲礼的脸,瞬间一片冷涩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担了,你回去告诉他,如果不满,直接来找我!没人能借着我的名义为非作歹,简直嚣张。”

    傅沉就站在傅仲礼身侧,成虎说出背后有人,他也是挑了下眉眼。

    这家人还真是贼心不死。

    利用二哥在云城的权势地位为非作歹,这次怕是彻底惹恼二哥了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新的一个月啦,开始求票票啦~

    潇湘月票红包下发中,之前投票的也能领取啊,大家别忘了领红包哈~

    爱你们,笔芯~

    **

    为二爷打call~

    我看很多人留言问二哥为什么会娶孙琼华,其实谈恋爱和结婚真的不同,那个年代结婚也早,不像现在,很多人谈了很多年,甚至婚前同居也不少,以前不是这样的,只能说没有完全磨合好就结婚了,婚后势必会有各种矛盾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