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83 三爷:想你,想亲你,克制不住

283 三爷:想你,想亲你,克制不住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宋风晚原本正在做英语模拟卷,目光扫过桌上的东西,头疼得要命。

    那是严望川给她带来的新年礼物。

    【高考45套冲刺模拟卷】

    【新版高考数学基础2000题】

    【百校联盟,文综真题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风晚深吸一口气,各门学科都有,买的还挺全,说什么给压岁钱不如这个实在,太俗气,原本应该年前到的,说是快递停了,所以最近才送来。

    她很想说,“我只想要钱,我就是个俗人。”

    平时学校发的试卷都做不完,他还给她送试卷,估计高考结束都写不完。

    这也太关心她的学习了,送了一摞试卷,真是够实在,不对,还给她送了两大盒中性笔,简直头疼。

    她手机震动两下,傅沉信息。

    【下楼,我在你家门口。】

    宋风晚瞳孔微微收缩,【你不是骗我的吧?】

    外面忽然传来两声汽车鸣笛声,【听到了吗?】

    宋风晚穿起外套,轻手轻脚走出去,周围过于安静,难免弄出些许动静。

    她刚一打开门,寒风肆虐,吹得她浑身打了个冷战,眼睛还没适应外面的黑暗,傅沉已经伸手过来,一把将她搂到了怀里,大门应声合上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时候吵醒了乔艾芸,不过她被严望川几句话打发了,又沉沉睡着。

    总归怎么都不会想到是宋风晚出去了,在她心里,宋风晚十分乖巧,早恋这种事,她还真的做梦都没想过,而且半夜偷偷溜出去,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严望川气得脸色铁青,又来偷人。

    一次两次,这小子没完没了了……

    次次让他打掩护,以后东窗事发……

    他垂眸看了眼怀里的人,无声叹息。

    希望宋风晚高考成绩好点,若不然事情曝光,傅沉是罪魁,他这个“盟友”也得跟着遭殃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傅沉拉着宋风晚上了车,给她递了杯热奶茶,“暖着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年后算起来也有十余天未见,宋风晚这心底像是有柔柔行草拂过,软成一片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出去吃点宵夜,很快送你回来。”傅沉自然想和她多处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不了,我还要回去写作业。”

    傅沉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自己不如作业重要?

    “你怎么过来了?也没提前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提前说了,你有空见我?”傅沉偏头看着她,见她插上吸管,正小口喝着奶茶,脸颊两侧微微鼓动着,小嘴……

    红得诱人。

    “我下周有联考,挺忙的,考完试可能有半天假。”宋风晚嚼着椰果,一脸餍足。

    傅沉蹙眉,下周可是情人节,还要考试?

    这学校当真没人性。

    “这次事情怎么解决的?不会给傅二……”宋风晚还没说出叔叔二字,就被某人瞪回了嗓子眼,“傅二哥,这总可以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沉满意点头。

    称呼身份,需要慢慢适应,宋风晚一时真的转变不过来,总觉得像是占了长辈便宜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给他带来什么麻烦啊?”宋风晚担心他因此惹祸上身,那就真的过意不去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,他能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宋风晚咬着吸管,总觉得自己能为傅沉做的太少,还一直在麻烦他。

    “谢我?”傅沉轻笑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亲我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某人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宋风晚抱着奶茶,没作声,傅沉轻笑,低头打开了收音机,调了个电台,肩膀被人戳了两下,他一偏头,宋风晚已经凑上来,吻住……

    傅沉眸子一沉,有种莫名的酥麻感从脚底窜上来,带动着浑身的血液。

    翻涌沸燃,难言的悸动。

    原本就是轻轻贴着,她啄了两口,他的唇削薄绵软,触感极好,宋风晚张着小嘴,轻轻咬着他的唇,她的吻毫无技巧,更谈不上章法。

    轻轻柔柔,像是羽毛轻轻挠过心尖,让傅沉心底一颤。

    就在她准备撤身回去的时候,傅沉伸手按住她的脑袋,不断加深这个吻……

    宋风晚浑身发麻,攥着手中的奶茶,身子柔软的陷入背椅,她学着傅沉的动作,生涩得舔着他的唇,温柔至极……

    两人不知亲了多久,宋风晚推了推他,“差不多了,我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傅沉点头,送她下车。

    热恋中的人,总是难舍难分,恨不能每分每秒都黏在一起,两人站在廊灯下,傅沉呼吸很重,热气呵出来,落在她耳边,惹得她身子一缩,试图躲开。

    “再亲一下就走。”声线低沉绕梁。

    傅沉偏头,在她唇边啄了一口。

    寒风袭来,唇边那点温热,像是带着烫人的热度,一路酥麻到了心底。

    此刻已过午夜十二点,周围静得针落可闻,冷风吹来,浑身都凉嗖嗖的……

    宋风晚刚想说自己真的该回去了,腰被人握住,傅沉低头又重新凑了上来……

    像是失控般的,濡湿的舌尖轻轻挑开她的唇齿,甚至有些用力,宋风晚急促喘息着,神经都在战栗……

    “晚晚……”傅沉手指轻轻扶着她的后颈,灼烫的指尖蹭着那块细嫩的肌肤,惹得宋风晚身子发颤。

    “嗯?”她声音绵软,甜得像是要往人心底钻。

    “本来不想这么晚打扰你,可是……”傅沉啄着她的额角,“想见你,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亲你。”

    “控制不住,怎么办?”

    宋风晚心尖发麻,心悸震颤,伸手轻轻抱住了他,头抵在他肩上,“三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远处有两人站在路灯下,十方伸手搓揉被寒风吹得通红的鼻尖。

    “我去,这两人是准备亲多久,从车里亲到车外,还不走?”

    “他俩亲嘴儿,我们俩在外面受冷风?”

    “阿秋——老江,过年你看春晚了没?我约人出去打牌,输了一千多,气死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千江无语,他大年三十……

    在外面放烟花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宋风晚和傅沉分开,正打算进屋,随手摸了一下口袋,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傅沉询问。

    “我忘记带钥匙了,钥匙放在玄关的鞋柜上,你刚才拉我出去太急,我……”宋风晚有些着急,“怎么办?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傅沉从口袋拿出手机,打了个电话……

    也就一两分钟,房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严望川看着门外的两个人,一脸冷色。

    “严叔……”宋风晚羞得无地自容,小脸蹭得一下红透,耳根热得发烫,压根不敢直视严望川,臊得慌。

    “快进去吧,外面挺冷的。”傅沉揉着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宋风晚逃也般的从严望川身边窜过去,慌不择路的狂奔上楼,吓得心头直跳。

    严望川看着门外的人,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“严先生,这么晚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,晚晚没带钥匙,我也是没办法才……”

    傅沉话没说完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的一声,门被关上,傅沉伸手摸了摸鼻子,脾气真是够大的。

    严望川郁闷至极。

    就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,两人出去偷摸搞地下恋,让他打掩护就罢了,还让他开门?

    这是把他当成什么人了?真是没见过偷情偷得如此光明正大的。

    他就是搞不懂,自己为何沦落到了这个地步,脸色越发阴沉,甚至比寒风还要凄冷几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傅沉回去之后,傅仲礼在处理文件,尚未睡觉,看了眼时间,出去时间加起来才两个多小时,这么快就回来了?

    傅沉上楼后,敲开书房的门,“二哥,还不睡?”

    “待会儿,这么快回来?”现在的年轻人出去约会,尤其是半夜出去,彻夜不归才是标配吧?

    “她比较忙。”傅沉声音微微上扬,难掩喜悦,虽然藏得不错,傅仲礼却一眼就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傅仲礼挑眉,“傍晚就忙不迭往外跑,没见到人,深更半夜跑出去,就为了见一面?老三,你可真够粘人的。”

    傅沉脸一沉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嘿嘿,已经腊月二十八了,大家应该都放假在家了吧~

    我还在苦逼的码字o(╥﹏╥)o

    求留言求票票安慰~

    **

    严师兄真是要被气死了,打掩护不够,还让他帮忙开门?

    他估计想掐死三爷吧。

    不过二哥说得不错,三爷确实粘人【捂脸】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