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84 师兄身上的香水味,不属于她(2更

284 师兄身上的香水味,不属于她(2更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自从发生傅仲礼将孙家驱逐出门事件后,整个京圈都在讨论两家,猜测傅家二爷会不会离婚,就连傅家二老都打电话亲自询问。

    傅仲礼怕刺激到二老,并未如实说,避重就轻,说发生了一些小摩擦。

    孙家在国内待不下去,隔天就出国避避风头。

    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孙家得罪的人又多,消息还是被傅家二老知道了,老太太那天去梨园听戏,偶然听人提起,居然做了此等龌龊下作的事,而且针对的是乔家。

    她回去当天夜里,险些气得心脏病发作。

    老太太心脏的毛病是当年生傅沉时候落下的,心律不齐。

    之前宋风晚和傅聿修订婚那段时间,也是突然发作在医院住了两个多月。

    大年初七刚过,傅家的子女都已归程,老太太没让人通知他们,只是让傅斯年陪自己去医院做了体检。

    体检结果和原来差不多,叮嘱她注意饮食和心情。

    回家路上……

    “这事你就别和你爸妈说了,也没多大的事。”老太太手中攥着拐杖,神情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年纪,多活一天都是赚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斯年点头。

    “别告诉你三叔。”老太太叮嘱。

    傅斯年眸色昏沉,三叔信佛,也是老太太第一次心脏病发,这一坚持,都十几年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那次发病,大家措手不及,病势汹汹,凶险至极,险些人就没了。

    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乱的他的思绪,他看了眼来电显示。

    【余漫兮】

    他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自从前些天把小奶猫寄养在自己那里,说要出去两天,整个人宛若人间蒸发,已经一周没见人影了。

    他拿起蓝牙耳机戴上,“喂——”

    “傅先生,不好意思,有点急事要处理,耽误了好几天,我那里没什么信号,一直联系不上你,真对不住。”电话那头是呼呼地风声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斯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下周才能回家,还要麻烦你照顾年年几天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没作声,这女人果然很会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“那好,真是麻烦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并未深聊,就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老太太虽然心脏不大好,却耳聪目明,隐约听到那边传来女人声音,“斯年,女孩子啊?”

    傅斯年没作声。

    “那只猫的主人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促狭得笑出声。

    老太太身体不好,傅斯年最近都住在老宅,自然得把猫带上,老太太看到他抱着一只猫出现的时候,吓得天雷滚滚。

    这小子自小就沉默寡言,没什么同情心,更别说养小动物,居然会养猫?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开始养猫了?”

    “朋友寄养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猫叫什么?”老太太喜欢小动物,接过小奶猫,亲热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傅斯年蹙眉,总不能说叫年年吧。

    年年有鱼?

    他撩着眉眼,“余招财。”

    “招财猫?”老太太笑道,“这名字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小奶猫在她怀里扑棱着,竭力抗争,它明明不叫招财,这是什么鬼名字,好土。

    这猫也是个有脾气的,气得几天没吃饭,直到她的羊奶米糊险些被傅心汉吃了,才急忙去护食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两人到家的时候,客厅内一猫一狗正在“打架”。

    傅沉去云城,傅心汉一直留在老宅,此刻正和一只猫,张牙舞爪的,张着血盆大口,像是能要吃了它。

    这小奶猫,刚才还猫着身子,做出攻击性的姿势,一看主人回来了,立刻温顺的跑过去,蹭着老太太的腿。

    “傅心汉,你又欺负人?”老太太蹙眉。

    傅心汉狗脸懵逼,这只心机猫。

    狗很在意地盘,小奶猫到傅家第一天,就被它逼得差点爬上树,什么都不许它碰,最后自然是它被训斥了一通。

    没主人的狗,就是个没妈的孩子,只能任人欺凌,傅心汉从没那么想念傅沉过。

    傅斯年侧目看了眼“余招财”,怎么觉得这猫胖了一圈,再看看瘫在地上臃肿的傅心汉,他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好像就没奶奶养不胖的宠物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云城,情人节前夕

    最让傅沉郁闷的是,宋风晚联考两天,最后一天恰好卡在情人节当天。

    傅仲礼公司情人节有活动,这几天忙着跟进活动,并没心思管傅沉,应付完客户回家,已是晚上九点多。

    “老三,明天情人节,没安排?”傅仲礼打趣。

    他这些天算是看明白了,傅沉喜欢的这姑娘,特别忙,周末都没空约会,某人就像个望妻石,整天巴巴等着她的信息,偶尔出去,也是十点以后。

    他还想,这姑娘好手段啊,居然能让他们家老三心甘情愿等着?

    每天午夜出门,活像偷情,见不得人,傅仲礼一度怀疑,傅沉是不是喜欢上了不该爱的人,才如此偷偷摸摸。

    傅沉瞥了一眼傅仲礼,没作声。

    他敢说,自己媳妇儿在考试,不能陪他?

    傅仲礼得吓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的乔家

    乔艾芸去学校接宋风晚,回家的时候,严望川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他这些天早出晚归,说怕打扰她休息,也并未睡在一起,若非乔艾芸要早起给宋风晚做早餐,怕是根本看不到他的人。

    “严叔怎么还没回来?”宋风晚也是诧异。

    严望川非常黏乔艾芸,买菜都跟着,最近是怎么了?

    “好像是公司情人节有活动,比较忙吧。”乔艾芸笑着,“今天考试也累了,你赶紧上楼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风晚还得抓紧时间温习功课,为明天考试做准备,自然没多想。

    约莫十一点左右,乔艾芸听到楼下传来开门声,她穿了衣服下楼……

    严望川正站在玄关处换鞋,微弱的廊灯将他人影衬托得阴沉萧瑟,他并未开灯,听到乔艾芸的声音,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还没睡?”

    他声音粗哑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乔艾芸将客厅的灯打开,刺目的光线照过去,严望川眼睛颇不适应的眯起,眼底一片乌青,眼底更是一片红血丝。

    表情一如往常稀缺寡淡,却藏不住眼底的疲态。

    “嗯,还没睡,你吃饭了吗?”乔艾芸走近,伸手接过他手中的衣服,准备挂在衣架上。

    刚一抖开,扑面而来的香水味,熏得她直犯恶心。

    这味道……

    并不属于她。

    她偶尔出门会喷些香水,这个年纪,选择的多是淡香水,而他身上的香水味,浓郁沁香,直往人骨缝里钻,都说闻香识人……

    用这类香水的,定然是个热情奔放的人。

    这得靠得多近,发生了什么,才会在身上染上如此浓郁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吃了。”严望川眯眼,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乔艾芸心头一震,突然就想到了她发现宋敬仁第一次出轨的情形,也是香水,他说饭局上不小心蹭的,后来……

    她有些心慌,看向严望川,“你、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忽然不懂该如何开口问他,问他是不是和其他女人一起吃饭?还是问他是不是和别人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她也是生意人,饭桌酒局上,漂亮姑娘很多,严望川这种男人,虽然年纪大些,却是香饽饽,多少女人上赶着要和他发生些什么,她这把年纪,有什么资本和那些小姑娘争……

    “艾芸?”严望川虽然嘴笨情商低,也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鼻尖都是那股浓郁的香味,揪着心,狠狠撕扯,乔艾芸帮他挂好衣服,“没什么,你早点休息。”她自己都没察觉声音抖得不像话,强忍着牙颤。

    她终是怕了。

    她腿有些发软打颤,上楼梯的时候也觉得浑身力气像是被人抽干一般,险些摔倒。

    严望川随手扯过衣架上的衣服,迟疑数秒才猛地回过神,抬脚追上去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小鱼儿知道自家小猫被改名了吗,哈哈

    师兄绝壁木有出轨啊【捂脸】

    标题是不是很刺激,哈哈,我好坏有木有……

    写一段的时候,情不自禁哼起一首歌:“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,是我鼻子犯的罪,不该嗅到她的美……”

    严师兄:……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