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88 小鱼儿?这可能是条鲨鱼(2更)

288 小鱼儿?这可能是条鲨鱼(2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情人节当天,严望川和乔艾芸被困在温泉度假村,那一晚度假村还赠了玫瑰、香薰、甚至还有一盒套套……

    当晚气氛正酣,周围旖旎浪漫的气氛,加上此刻不在家,也不用顾忌影响到孩子,严望川毫无节制,索求无度。

    乔艾芸一开始还算配合,毕竟气氛好,只是到了最后,就恨不能把他踹下床了。

    不过酒店赠送的套套,最终都没用上,这让乔艾芸又羞又气。

    做事之前,分明叮嘱过他,他也满口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严望川,我们之前是不是说好了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激动,忘了。”某人说得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乔艾芸气结,她敢肯定,他绝对是故意的不做措施的。

    山里大雾直至正午才散去,回去的路上,乔艾芸还念叨着经过药店,要提醒她买药,结果严望川闭口不言,她心底想着别的事,就把这个彻底忘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情人节后,傅沉和傅仲礼便回京了,因为过几天便是元宵。

    元宵节前一天,孙琼华和傅聿修从国外回来,比起之前,她整个人都消瘦一圈,孙家的事情她绝口未提,却也免不了劳神烦忧。

    她既然回来了,老太太还是希望家和万事兴,也没多说什么,对她和以前并无二致。

    老太太怕他们母子心底不舒服,让孙琼华陪自己去听戏,旁敲侧击的提点了两句,无非是说,还是希望他们夫妻好好相处,毕竟多年夫妻实属不易,孙琼华也点头应着,并未反驳一句。

    当晚傅沉叫了傅斯年、沈浸夜出去,自然也得喊上傅聿修,算是他们私下小聚一下。

    四人到了京城郊外某会所

    傅聿修心底忐忑如麻,过年没回来,傅家人几乎都给他打了电话,他自己也知道不妥当,找的借口是不想把母亲一个人丢在国外过年,其实他自己也觉得没脸回来。

    去年出了那么多事,他私自与宋风晚解除婚约,怕是所有长辈都得数落他,大伯和姑姑都是很厉害的人,他不敢回去。

    到了会所后,吃饭期间,傅聿修倒了杯酒敬傅沉。

    “三叔,我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傅沉挑眉,没作声,弄得傅聿修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小舅,你喝一杯吧。”沈浸夜推了推傅沉,“都是一家人,以后还得好好相处啊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微微挑眉。

    这二傻子,他俩以后怎么可能好好相处。

    这可是宋风晚的前任未婚夫,得亏是他亲侄子,不然早就被傅沉给搞死了。

    傅沉晾了傅聿修一会儿,才端起手边的茶杯意思一下,算是全了他的面子。

    不过傅沉从始至终没给过他半分好脸色,吃完饭,沈浸夜要去学射箭,四人才出发去靶场。

    有傅沉在,没人放得开,傅斯年便叫了傅沉去一侧的咖啡厅坐会儿。

    “即便他和宋小姐订过婚,你也没必要一直给他脸色看吧,那小子可被你吓得不轻。”傅斯年笑道。

    “他之前为了追江风雅,把晚晚和怀生丢在了郊区大学城。”傅沉心底有个小本本,谁做了什么,每一笔都记得门儿清。

    傅斯年倒是不清楚这些事,“那小子可能是着魔了,怎么就对那个女孩恋恋不忘,我听忠伯说,那女孩看着并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能亲手将自己生父养父一并送入监狱的人,你说呢?”傅沉可没忘了江风雅做的事。

    机关算计,心狠手辣。

    傅斯年喝了口茶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在茶室坐了一会儿,意外遇到了熟人。

    “三爷,傅大哥,好巧。”

    傅沉撩了下眼皮……

    宁凡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沉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们也在。”宁凡笑道。

    傅沉余光瞥了眼不远处站着的一群人,对他来说,不算生面孔,都是京圈比较出名的一些人,只是和他没交集,站在原地没好意思过来打招呼。

    这其中就有一位分外惹眼,是傅沉之前在机场见过的那位排场很大的女明星。

    虽然十方说,她能火起来是靠宁凡捧着,但自己肯定是有些资本的,五官精致优越,身材婀娜,摇曳生姿,穿着一件红色吊带裙,非常惹眼。

    虽然和一群人站在一处,总是有些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生日,约了几个朋友聚一下,如果你们没事,也可以赏脸去坐坐。”宁凡和傅沉说话非常客气。

    “不坐了,我们待会儿就走。”傅斯年开口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宁凡咳嗽两声,“那我不打扰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……

    “那两人是谁啊?”这女明星随手撩了下头发,询问身侧的人。

    边上几人看了她一眼,嗤笑着没作声。

    惹得她有些窘迫。

    她好歹也是宁凡的正派女友,自己又是明星,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,她看着傅沉和傅斯年,明显和身边这群人不是一个档次的,在她们的圈子里,人脉是非常重要的。

    她刚抬脚要走过去,身边有人嗤笑一声,“那两人就是宁凡都得巴结讨好,你可别凑上去自讨没趣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手边放佛珠的人了吗?你放眼京城,没人敢不给他面子,他信佛不近女色,也不喜欢异性过于亲近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涂脂抹粉,一身香水的走过去,高攀不上惹得一身骚,宁凡都护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她堪堪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京圈这个年纪信佛的人……

    她陡然想起宁凡和她提过,要去傅家拜访,准备礼物的时候,专门备了一串深海珊瑚佛珠,说是送给傅三爷的的。

    她眯着眼,这傅三爷……

    还真是年轻。

    她也有自知之明,攀上宁凡已是撞了大运,傅沉那种人,她还不敢奢想。

    宁凡回来后,一群人很快离开。

    傅沉端起紫砂茶杯,抿了一小口,“宁家这小子和这女明星谈恋爱,看来在圈子不是什么秘密,就是宁家人还不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低头喝茶,从始至终,一言未发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两人离开茶室,在射箭场看了几分钟,沈浸夜和傅聿修玩嗨了,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,两人决定先回包厢等着。

    穿过迂回的走廊,傅沉走在前面,忽然感觉后面没人跟上,停下转头,发现傅斯年正站在驻足看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就看到不远处正站在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是……

    余漫兮。

    她穿着白色高领毛衣,黑色长裤,一袭黑色长款呢子大衣,衬得身形修长,头发松软的挽着发髻,正和一个三十多的女人说话。

    走廊迂回曲折,中间还有花瓶阻隔,余漫兮一时并未看到傅斯年。

    “……实在不好意思,我对你说的这些真的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那个女人从口袋摸出一张名片递给她,“你要是改变主意,随时找我,你真的很有资质,我敢保证,你要是签了我,我能把你捧上一线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不想做明星。”余漫兮嘴上拒绝,还是礼貌地结果名片,“真的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个好苗子……”那人似乎并不打算放弃。

    “玲姐……”忽然有个声音突兀的冒出来,“人家都说没兴趣了。”

    “雨浓,你怎么出来了。”那位被叫做玲姐的人,无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经纪人,你想签新人,我肯定担心啊。”她轻笑,毕竟一个经纪人能拿到的资源有限,突然冒出一个人和自己抢东西,谁都不愿意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圈子里,没人能撼动你的地位。”玲姐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和她单独聊两句。”她微微挑眉,一袭红裙,摇曳多情。

    玲姐有些犹豫,还是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余漫兮摩挲着手中的名片,这个女明星她认识——夏雨浓,宁凡的女朋友,他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和宁凡很早就认识了。”夏雨浓打量着余漫兮,带着一丝戒备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早就应该清楚,他是有女朋友的人。”

    余漫兮挑眉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都不相信异性之间有什么纯友谊,你和我男朋友私下碰面,他又帮你找房子搬家,我想正常人知道他有女朋友,都应该避嫌吧。”

    “私下碰面?”余漫兮捏紧手中的名片。

    “上回你们不就在这里见面了,就你们两人,还要了个包厢,孤男寡女在里面待了两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余漫兮轻笑,她上回来会所,确实见了宁凡,因为房子是他找的,聊一下房子问题,因为许久未见,聊得时间长了一些。

    账单是她结的,刷卡的时候还肉疼不已,不过那次她遇到了傅斯年,觉得那钱花得值了。

    夏雨浓见她一直在笑,莫名上火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她打听过,好像是个孤儿,一个人住,没什么显赫的背影,长得妩媚,打扮精致,整天在她男朋友身边绕,她怎么可能不担心。

    她问过宁凡,他只说一个妹妹,多的不肯说,她却听得心底警铃大作。

    很多男女之情都是从哥哥妹妹发展来的,哥哥妹儿的叫着,可能就叫上床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攀上高枝儿,她可不想被人挖墙脚。

    “我就警告你,离我男朋友远点,要不然我可不会放过你。”夏雨浓疾声厉色,以为她就是个没背景没家世的小角色。

    余漫兮忽然抬头冲她一笑,“夏小姐不是年前就特意派人吓唬过我了。”

    夏雨浓饶是演技再好,也难免露出一瞬间的慌乱。

    “你在胡说什么。”她轻笑,故作不知,很快将那点情绪藏起来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是聪明人,我说什么你心底清楚……”余漫兮走近她。

    她眯眼笑着,那双漂亮的桃花眼,妩媚多情,“我警告你,别再派人跟踪我,也别背地里搞什么小动作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夏雨浓下意识想要往后退,下巴忽然被她捏住,疼得她险些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派人伪装打劫吓唬我,你这手段也是挺脏的,我是看在宁凡的面子上没揭穿你,别以为自己做的一切都天衣无缝。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把我惹恼了,你不仅在这个圈子里混不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连宁家的大门都休想踏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宁凡认识十多年了,我俩要真的在一起,还有你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玲姐,宁凡……”夏雨浓下巴被她捏得生疼,她可没想到余漫兮会突然发作,吓得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“你喊得大声一点,最好把宁凡惹来,我也好告诉他,他的女朋友找人威胁恐吓我,你猜他会怎么做?你猜宁家知道会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夏雨浓吓得双腿发软,没敢作声。

    余漫兮抽回手,信手把手中的名片甩到一侧垃圾桶。

    “我不惹你,你也别来招惹我,再有下次,我可不会这般客气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夏雨浓气得直跺脚,偏又被她抓到痛处,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宁凡还叫她小鱼儿?

    这哪里是个小鱼,这分明就是会吃人的鲨鱼。

    傅沉伸手抵了抵傅斯年的胳膊,“你这位邻居还挺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傅斯年眯着眼,没作声。

    既然回京了,不去他家接猫,跑来给宁凡庆生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大侄子的关注点可能有些奇怪,难道不是小鱼儿居然这么凶?

    反而说她为什么不去接猫?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