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94 三爷运筹帷幄,就想弄死他

294 三爷运筹帷幄,就想弄死他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此刻的云城二院

    乔艾芸在手术室还没出来,听说小脚趾骨折,有些碎骨,需要固定,小腿也需要打石膏,身上还有别处擦伤,估计还得一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严望川收到信息,看了眼手术室亮着的灯,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有些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孙振去二爷家了。”千江也收到了信息。

    严望川表情冷涩,攥紧手机没作声。

    “她应该是去找二夫人求救,想让二夫人帮她脱罪,离开云城或者出国。”千江分析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严望川咬紧腮帮,呼吸有点急。

    “严先生,乔女士怀孕了吗?”

    严望川怔了一下,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她腹部有出血现象,当时怕你太担心,我没如实说,实在抱歉。”

    原本还勉强能克制情绪的严望川,蹭得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,垂眸看了眼腕表,此刻赶去傅家,应该可以在手术结束前赶回来。

    “流了不少血,挺严重的。”千江神色如常冷漠。

    严望川再也待不下去。

    傅家的实力他很清楚,先不管孙琼华知不知情,但她想要将孙振弄出去也不是难事,若是让他跑了……

    他怕是真能砸了傅家。

    “麻烦你守一下,我去去就回。”严望川攥紧车钥匙,疾步生风,走出医院。

    千江眯眼看着他,又看了看手术室,低头给傅沉发了条信息。

    【成功将严先生诱去傅家。】

    傅沉此刻还在帮宋风晚开家长会,他手边放了一张纸,上面记录着班主任所说百天冲刺需要注意的事情,比如一些关键的时间节点,家长应该怎么做,如何辅助孩子。

    口袋中的手机震动一下,他摸出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孙振回去,定然是求救的,他肯定不会说实话,对事实有所遮掩,他不能保证孙琼华会怎么做,如果她执意要帮孙振,真的有可能将他送出云城,甚至国外。

    他稍微滑动手机,上面一条就是他发给傅仲礼的。

    【孙振故意开车撞人。】

    傅仲礼和孙琼华二十多年夫妻,若说没有一点感情是假的,这件事孙琼华如何处理,就能决定他们夫妻二人以后关系的走向。

    他现在回不去,孙琼华会做什么,难以保证,如果她要保下孙振,势必与二哥发生冲突,为了确保孙振走不掉,他需要一个相当厉害强势做最后保障。

    严望川是不二人选。

    宋风晚因为傅沉在身边,心底忐忑,坐立难安的听着老师说话,殊不知身侧的人,凭着一部手机运筹帷幄……

    要将孙振困在云城,甚至弄死他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云城傅家

    傅仲礼和孙琼华到家的时候,两人还在谈论上学时候的趣事。

    “改天回京城的时候,我们去看一下盛老师吧,听说他退休后一直在家带孙子。”回想年少时光,孙琼华整个人都透着一抹鲜活艳色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仲礼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刚开门进屋,从一侧草丛里忽然窜出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——”

    那人衣服不知被什么划破,破烂不堪,头上还粘着草籽污尘,脸上满是血污,冲过去一把抱住了孙琼华的大腿。

    吓得孙琼华惊叫出声,抬脚试图踢开避开他,脸上血色尽褪。

    傅仲礼蹙眉,伸手拽住孙琼华的手,想将她护在身后,可是地上那人死都不肯松开,这让他有些恼怒。

    抬起一脚,直接踹在他肩头。

    孙振吃痛,猝不及防,方才车祸肩膀被磕碰得一片青紫,刺痛钻心,他哀嚎一声,整个身子像是离弦之箭,被踹翻在侧。

    傅仲礼手指用力,将孙琼华护在了身后,“受伤没?”

    孙琼华惊魂未定,她平素也不是胆小的人,可是被一个满身血污的陌生男人抱住大腿,谁都会吓得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……”她声音断续,抖得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傅仲礼转头看了她一眼,她脸上毫无血色,看着他的模样,甚至带着几分楚楚可怜,他微微拧眉,轻轻攥住她的手,“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孙琼华闷声点头,心脏险些跳出嗓子眼。

    “姑姑,姑姑救我!”孙振从地上摸爬起来,跪在两人面前。

    孙琼华回过神,才认出他的声音,“孙振?”

    “是我,是我!”孙振伸手胡乱的擦着脸,试图让她看得更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……”额头被磕撞得都是血,身上更是脏得不成样子,“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姑姑你一定要救我,救救我!”孙振爬到她面前,“你如果不救我,我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?”孙琼华心情平复些,仔细打量着他的,“你这是和人打架还是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孙振自然不敢说自己要去杀害宋风晚,结果把乔艾芸给撞了,嘴唇哆嗦着,目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说话,到底怎么了!”孙琼华眉心紧蹙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开车把人撞了。”孙振牙齿打颤,几个字说得断断续续。

    “然后你逃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孙振身子抖得厉害。

    “被撞的人怎么样?”孙琼华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应、应该不会死。”孙振知道当时他刹车了,而且只撞到了车头,并未冲着驾驶室冲撞,肯定不会出人命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交通意外,你跑什么?”傅仲礼盯着他,总觉得他没说实话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时候,他放在口袋的手机震动两下。

    他摸出看了一眼……

    眸子猝然收紧。

    孙振稍一抬头,对上傅仲礼那双平稳无波却又暗藏锋芒的眸子,心尖战栗,“我……我害怕,就、就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简直糊涂!”孙琼华在这种大是大非上并不糊涂,驾车撞人逃逸,这可是犯罪。

    “姑姑!”孙振哭嚎着,“你一定要救我啊,我不想坐牢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孙琼华今天和傅仲礼关系稍有缓和,没想到一转身,娘家又出了事,她偏头看了眼身侧的人,他站在一侧,并未开口,明显是在等她的处理方法。

    “姑姑——”孙振挪着膝盖,跪爬着一把抱住她的腿,“我真的不想坐牢,你救救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孙琼华眯眼看着他,看着也没喝酒,神智也很清醒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,是在哪里出的车祸,是怎么发生的事故,是谁违反了交通犯规,如果对方闯红灯之类的,这类完全可以私下解决,你压根不用逃跑。”

    孙琼华也不知道个中缘由,先帮他分析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先给我起来,我送你去投案!我们先去派出所!”

    撞到了人,此刻肯定警察和受害者家属都在找他,这种时候怎么能当缩头乌龟,这可是人命啊,不是平常闯祸。

    “我不去——”孙振慌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去。”傅仲礼蹙眉,“如果没有主观故意,对方只是受伤,道歉赔偿可以试下磋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赶紧跟我走!”孙琼华气闷,伸手试图将他拉起来,“跟我去自首,马上就去!”

    “不去!我不走!”孙振能求的人只有孙琼华,他战战兢兢在这里躲了一个多小时,就是想等她回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一上来,就要送他去自首?

    这要是普通事故就罢了,他心底比谁都清楚。

    他涉嫌谋杀。

    乔家和严家不会放过他的……

    那他就完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怕什么?”孙琼华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坐牢,姑姑,你派人送我出去吧,我、我……”孙振脑子一团乱,“送我回老家就行。”

    他紧紧揣着孙琼华的裤子,扯得她大腿生疼。

    “糊涂东西!”孙琼华抬手给了他一巴掌,“你给我说清楚,除了肇事逃逸,是不是还做了别的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孙振被打的脑袋发昏。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单纯的事故,你跑什么,不是故意撞人,对方医药费赔偿,我能帮你垫付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孙琼华也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跟我去跑出所,你不去,你在怕什么,你是不是对我有所隐瞒,你要是故意撞人,这就是犯法,你让我保你,送你出城,你把我当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她确实护着娘家人,却也不是没脑子,“无论发生了什么,你现在都跟我去警局!”

    孙振一听派出所警局,脑袋发蒙,“不能,我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他手指颤抖的松开孙琼华。

    “你想害我,你就是想让我去坐牢。”

    “孙振!”孙琼华气得脑仁生疼。

    若是别的事,孙琼华可能真的会帮我斡旋一下,犯法的事儿她怎么帮?

    孙琼华一把扯住他的衣服,“你不走也可以,仲礼,你现在就报警,就说他要投案!”

    傅仲礼微微挑眉,看了眼孙琼华。

    因为怒其不争,她俨然气红了眼,整个人的身子都在瑟瑟发颤。

    孙振整个脑子都炸开了。

    他刚才已经查过了,他这种行为肯定要坐牢的……

    报警,就等于让他去死。

    他不能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孙琼华毕竟时候女流,力气有限,孙振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猛地将她推开,她脚上还穿着高跟,猝不及防,一屁股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琼华!”傅仲礼眉头拧紧,急忙伸手将她扶起来。

    “孙振!”孙琼华已经可以肯定!

    他绝对在撒谎,肯定不止撞人这么简单,他现在跑了,就真的完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能坐牢,我不要坐牢……”孙振跌撞着往外跑。

    傅家下人在出国前就被遣散,此刻家中也只有他们夫妇二人,一时竟无人能拦着他。

    孙振冲出院子,还没跑两步,突然从一辆车疾驰过拐角,直直朝他撞过来,这眼看着就要撞过来,这车子居然还有半点刹车迹象……

    他真的是被吓破了胆,想要躲开,双脚像是被粘在地上,无法挪动半分,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辆车迎面撞来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孙振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伴随着急促的刹车上,车子几乎贴着他的衣服,急急停住。

    好像一阵疾风从他脸上扫过,就像是死神降临,死死扼住他的喉咙,他无力挣脱。

    孙振大口喘着粗气,双腿一软,瘫软在地,大脑一片空白,吓得险些失禁,双腿发麻打颤,瞳孔涣散,无法聚神。

    而此刻车门打开,有人从车里下来,走到孙振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怎么开车的,没长眼啊,妈的,你是想撞死老子嘛!想弄死我吗?”

    孙振回过神,大口喘着气,冲着那人就是一顿叫嚣怒骂。

    “艹,真特么晦气,你要是不会开车,就特么别开,要是碰到我,我非……”

    他猝然抬头,对上一双极其阴沉寒碜的眸子,脸色越发青厉苍白的宛若鬼怪。

    这不是那天在酒店他吃药发作,狠踹他的男人,他是……

    孙振脑子瞬间炸了。

    “有句话你说得不错,我确实想弄死你!”

    料峭春寒,他声音甚至比初春的寒意还要凉上几分,那双眸子,更是凉意浸骨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新年快乐~

    嘿嘿,新的一年,祝大家身体健康,年年有余(^。^)

    开年第一天就虐渣,是不是有点刺激,哈哈

    **

    新的一年,希望大家还能一如既往支持我呀,群么么~

    感谢昨天给月初留言打赏的美人儿,mua~

    留言活动还在继续哈,持续三天,每日留言均有15书币奖励,书币晚些都会统一下发,所以大家积极留言啊~

    也别忘了给我投票票呀,爱你们么么~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