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96 吓懵师兄,提防三爷偷人(3更)

296 吓懵师兄,提防三爷偷人(3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医生看了眼检查报告,又看了看严望川,“……当时送进来的时候,因为撞到方向盘,腹部一片乌青。”

    严望川一颗心悬到嗓子眼。

    “乔女士腹部出血,一方面是因为强烈撞击,另一方面是……”医生放下报告,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怀孕了?”严望川一脸紧张。

    “她来例假了。”医生挑眉,怎么会扯到怀孕?

    严望川一口气吊起来,听到这话,心底说不出何种滋味。

    这医生说话怎么喜欢大喘气,当真把他吓懵了。

    平常两人发生关系,严望川还是有所准备的,他心底清楚现在乔艾芸一心扑在宋风晚身上,他不愿这时候让她分神。

    去年大年三十晚上算起来,两人发生关系屈指可数,除却第一次,严望川都口服男性避孕药,但一次中标,也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这还得归功于之前在傅家,傅老夫人和他聊了很久。

    无非是说道高龄产妇怀孕生子的风险,自从二胎开放,四五十岁要二孩的不在少数,现在这个年纪生子不是什么稀奇事,但肯定要调理好身子,弄不好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对严望川来说,能和她在一起,已是奢侈,即便不要孩子也不能让她冒风险。

    只是他私心不愿戴套,也不愿让乔艾芸吃药,这才自己采取了措施。

    平素说那些话,无非是逗她罢了,毕竟看她着急上火,他自己觉得好看可爱。

    这可能就是老男人的恶趣味。

    “……先生?”医生打断他的思绪。

    严望川立刻正色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原本女性来例假,身体就会比较虚弱,加上她刚做了手术,个人卫生方面一定要多注意,她动的手术不大,但伤筋动骨都得百天,还是需要注意……”

    医生叮嘱了相关事项才让他离开。

    严望川悬着的一颗心可算是落了地,其实车祸撞击极为生猛,若是真怀了,这孩子怕是也难留下……

    他回到病房的时候,乔艾芸刚打完点滴。

    千江还站在病房里,“严先生,既然您回来了,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医药费我回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三爷的钱,您和他算吧。”千江直言。

    “那你替我和傅沉说声谢谢。”乔艾芸艰难开口,声音干涩嘶哑,嘴唇都裂出了一条血口。

    千江离开,乔艾芸看着对面杵着的木头,“你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直愣愣杵在她面前,怪吓人的。

    她来医院的路上都是晕晕沌沌的,进手术室才清醒些,当时她就问了自己有没有怀孕。

    医生明确告诉她,并没有。

    她松了口气,却也隐有一些小失落,不过还是万幸没怀上,她腹部此刻还隐隐作痛,这要是真的怀了孩子,怕也……

    严望川坐在床边,给她倒了杯水,小口喂她,他动作很笨,水从她嘴角流出,淹了一胸口。

    “赶紧给我擦一下。”乔艾芸身上麻药还未完全散去,浑身提不起劲儿,连一张纸都捏不住。

    严望川帮她擦了擦脖颈处流下的水渍。

    “你找个吸管给我吧,我自己喝。”乔艾芸叹了口气,让他喂自己,自己这身衣服怕是都不能穿了。

    严望川蹙眉,喝了口水,不待她反应,对准她的唇就吻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乔艾芸呼吸一沉,唇齿被他抵开,温热的水流从他嘴边缓缓渡了进去,带着他特有的味道,惹得她心跳骤快。

    “还要喝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喝了……”乔艾芸深吸一口气,又不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,这种喂水方式谁受得了啊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车祸的事,晚晚知道吗?她的家长会怎么办?我的手机呢?她肯定给我打了很多电话,我当时都到学校门口了,她也知道,肯定急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宋风晚,她心急如焚,可是身子不听使唤,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傅沉恰好在那边,帮忙开了家长会,你出事的消息,她还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件事瞒不住啊,你暂时先和她说,要是知道我出车祸,她肯定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严望川看着她的腿,“说你下车崴脚了?”

    乔艾芸愕然,他脑子里装了什么?

    崴脚崴到双腿骨裂,脚趾骨折?

    **

    乔艾芸本以为自己就是简单出了交通事故,晚些时候警方来做笔录才知道内情,也是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经过宋敬仁离婚事件,她在云城也有一定知名度,当时车祸不少人在场,群众不知这是一起恶性预谋杀人事件,只知道玉堂春的老板娘被撞了。

    当天就有视频传到网上,甚至有当地媒体报道了,这件事瞒不住,就这么彻底传开了……

    只是大家都认为是交通事故,口耳相传,觉得她运气不好。

    她拿到自己手机的时候,电话几乎被一些相熟的人打爆了,全部都是慰问的。

    她清醒不久,玉堂春的经理和几个同事就买了花束果篮前来探望,传到吴苏,乔望北连夜让乔西延开车送自己过来。

    而宋风晚这边……

    她原先是不知情的,家长会结束已经是五点四十,六点半她要上晚自习,只能在附近餐馆随意吃点。

    今天来得家长太多,还有不少住校生的,父母好不容易来一趟,自然想带他们出去改善伙食,校门口的餐馆瞬时爆满。

    “开车去远一点的地方?六点半前送你回来。”傅沉提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风晚点头,亦步亦趋跟着他上车。

    此刻正值晚高峰,路上有些拥堵,十方看了眼后方,“我能开个电台吗?”

    傅沉没作声,宋风晚则笑着应了句,“开吧。”

    哪曾想十方调了半天,云城当地电台的晚间新闻就播了乔艾芸车祸住院的消息。

    【……车祸发生在下午两点左右,云城一中校门口,据说今天是高三生的百日誓师,玉堂春的乔老板,应该是去参加女儿的誓师大会……】

    宋风晚当时眼眶就红了,打电话给乔艾芸不通,又打给严望川,仍旧无人接听。

    “晚晚……”傅沉狠狠剜了一眼十方。

   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。

    十方也委屈啊,他就想听到电台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妈出车祸,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。”宋风晚看向傅沉,若不然他怎么会即使赶去替乔艾芸开会。

    傅沉没否认。

    宋风晚急得眼泪一个劲儿往下掉。

    “十方,去第二医院。”傅沉抿着嘴,伸手把她搂到怀里,“别哭,我带你去看她,车祸撞了腿,需要养一段时间,人并无大碍……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一行人到医院,宋风晚只看到乔艾芸躺在病床上,心底酸涩,这眼泪就像是止不住一般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乔艾芸并不想这种时候让她分心,自然是能瞒多久是多久。

    宋风晚盯着她,一言不发,站在床边一个劲儿抹眼泪。

    她当晚是不想去上晚自习的,乔艾芸态度强硬,宋风晚没法子,红着眼回了学校,这次是严望川送她回去的。

    乔艾芸觉得一直麻烦傅沉,不大好,就留下他说了会儿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严叔,我妈就麻烦你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严望川点头,送她到校门口才从车后座拿了一个礼盒给她。

    她红着眼看着盒子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今天距离高考百天,这是本就准备给你的礼物,你母亲那边我会照料,下晚自习我来接你,夜里你舅舅和西延就来了,大人的事你别担心,你搞好学习,她才能安心养病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红眼点头。

    她到教室的时候,班主任还找她谈话,乔艾芸出事传得很快,他收到消息,除却关心慰问,也不希望她不要因此耽误学习。

    她回到座位,恰逢课间,她打开严望川给她的盒子。

    《珠宝设计手稿》

    设计者:严望川

    里面夹着一张便签,【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。】字迹大气磅礴。

    她曾和严望川提过,其实外公曾属意让她继承乔家手艺,只是她手残,学不了刻石琢玉这门手艺,却很喜欢描摹玉石样式,他记下了,这才特意送了这本手稿。

    她随手翻了两页。

    这其中有不少并未对外公开的样式,对设计师来说,这就是命,他居然愿意与自己分享?

    太贵重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宋风晚虽然到学校上了晚自习,心底有事,一晚上也没写几道题。

    放学时候,她冲出校门,严望川的车子已经到了,她刚打开副驾驶,就看到那上面放了包装好的热牛奶和一份糯米糕。

    “今晚家里没人给你做宵夜,你母亲说你喜欢吃这个,你吃点垫一下,今晚可能要你一个人在家睡觉,我会从外面把门锁上,明早过来接你,会怕吗?”

    宋风晚靠着背椅,眼眶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她咬着唇。

    其实她和宋敬仁小时候还算亲昵,自从他生意做大,凡事都爱叫助理秘书做,陪她说话的功夫都没有,更别提接她上下学。

    偶尔母亲回吴苏,宋敬仁彻夜不归也是常有的事,她经常一个人在家,说不上怕。

    “明早你舅舅他们就到了,我会和他们轮流去医院,这方面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打开糯米糕,香软的热气扑面袭来,熏得她眼眶湿热。

    “学习重要,有什么事……”严望川声音停顿两秒,“你若不方便和我说,可以和你舅舅说。”

    总归不是亲生父女,她也不是两三岁的孩子,许多时候甚至应该避嫌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宋风晚垂头咬了口糯米糕,“我能先去趟医院再回家吗?”

    “看一眼我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医院就在学校附近,并不远,严望川答应过乔艾芸,绝不带她来医院,只是她此刻这般模样,他也拒绝不了,“别让她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风晚点头,“那个……你送我的那本手稿太贵重了,我觉得还给你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盗我的设计图?”严望川认真开车,从始至终说话都一板一眼。

    “这肯定不会!”

    “不喜欢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……”宋风晚是太喜欢,又觉得太贵重,不敢拿。

    “等你高三毕业,有空去南江,可以带你参观珠宝设计,以及加工制作流程,你想参与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点头,“谢谢严叔。”

    “前提是你要好好学习,不然也只能看看手稿过过眼瘾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本来感动的涕泗横流,被他最后这话惹得差点跳脚。

    这个人绝对有毒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宋风晚去医院偷摸看了眼乔艾芸,回家之后,严望川从外面把门锁死了。

    他回到医院的时候,乔艾芸并没睡。

    “晚晚送回去了?她现在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严望川从家里带了许多日用品,正分门别类的归置妥当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她一个人在家怕不怕,你叫她把门反锁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从外面锁死了,小贼进不去的。”严望川说得非常笃定。

    这让原本打算来看看宋风晚的傅沉杯具了。

    门从里面打不开。

    外面乌漆嘛黑,宋风晚窗户下又是大片观赏灌木,就是把钥匙从窗口丢出来,都很难找到,更别提从外面开锁。

    其实别墅区安保非常好,从未发生过入室抢劫或者行窃,严望川这把锁……

    防的就是傅沉。

    免得他们都不在家,这小子去偷人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咳咳,乔女士这次没怀上,是不是很多人空欢喜了,哈哈……

    我只能预告说,他俩是有孩子的,不过不是这时候怀上的,师兄是被傅老太太吓的,觉得要孩子有生命危险【捂脸】

    后面时间线会进展得快一些,马上就是晚晚高考啦~

    其实有人说师兄有孩子,会不会太抢戏之类,担心太多啦,晚晚上大学后,肯定不住家里,以晚晚为主轴,大学生活开始,师兄出场都会减少很多,每一个时间段肯定有一些侧重人物吧,但肯定以晚晚为主的。

    晚晚上大学,三爷就要放飞自我了,哈哈~

    **

    今天三更结束了哈,昨天看春晚,后半夜鞭炮声响到一点多,早上四五点居然又有人开始放鞭炮o(╥﹏╥)o,实在困得不行了,我需要去补个觉【捂脸】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