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97 这是傅家,轮不到外人撒野

297 这是傅家,轮不到外人撒野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乔艾芸车祸的第二天,宋风晚一夜睡得并不好,翻来覆去,凌晨三点眯了一会儿,听到下面传来开门声,她恍然惊醒,从床上蹭得跳起来,穿上衣服就往楼下跑。

    “还不到五点半。”严望川侧目看她,他手中正提着热气腾腾的包子豆浆。

    “我妈昨晚没什么事吧。”

    她没那么大的心,母亲住院,还能安然睡觉。

    “腿伤了,下床不太方便,其他都很好,昨晚一夜都很正常。”他一夜未合眼,眼底血丝泛滥,他过来之前特意洗漱了一下,却也难掩憔悴。

    医院陪床是最劳心伤身,不得片刻安歇的。

    “昨晚辛苦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应该做的,你吃饭吧,我去楼上帮她拿一些衣服。”严望川自理没问题,照顾女人是头一次,难免思虑不周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严望川上楼,根据乔艾芸的描述,去她衣橱翻找衣物,打开一个抽屉,里面摆放着各式各样贴身私密的内衣,下一层则是内裤。

    他这张老脸,倏得红透。

    昨天在医院第一次陪夜,过程并不顺利,乔艾芸来例假,需要频繁上洗手间,偏生腿不能动,她又不愿在床上折腾,只能抱她去洗手间。

    她腹部隐现淤青,弯腰都费劲,只能让严望川帮她脱裤,那过程下来,乔艾芸臊得慌,严望川虽一本正经,耳根也是一片血色。

    虽然两人已有肌肤之亲,但是这种事,还是觉得很别扭。

    女人来例假,肯定比寻常脏一些,甚至有说法,说那东西很脏,男人碰了会倒霉,有些男人并不愿意碰这个,乔艾芸也不大好意思让他处理,提议让他请个护工。

    严望川反问一句,“我的媳妇为什么要别人照顾?”

    乔艾芸脸蹭得红透,“你平时也挺忙的,而且不大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也多是在网上办公,我把电脑带过来就行,没什么不方便,我喜欢你,自然好的坏的都接受。”

    严望川嘴拙,说话直接,却惹得乔艾芸倏然就红了眼,请护工的事就再没提过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因为云城二院就在学校边上,严望川送宋风晚上学的时候,她要求去看一下乔艾芸再去学校。

    “你母亲并不希望耽搁你学习,昨天晚上送你过来,她也不知情,今早是要求我直接送你上学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一下就走了,保证不耽误上学。”不然她心里不踏实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阶段,没什么比学习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宋风晚看着日渐较少的倒计时数字,心里也忐忑。

    “这时候什么人什么事都得靠边站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点头。

    “尤其是傅沉,离他远点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一怔,支吾道,“我和他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得出来,你对他很有好感,你这个年纪,情窦初开,傅沉长得……”严望川嘴拙,一时不知如何形容,“也还能看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清了下嗓子,还能看?

    他家三哥那模样?叫能看?好吧,您的眼光……

    不能苟同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平时正事不做,总往云城跑,男人这个年纪难道不该以事业为重?”严望川手指攥紧方向盘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处于学习的关键期,高考很重要,不能为了一个男人分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。”宋风晚明白他说这些是为了自己好。

    这平时闷声不响,居然开始给自己说教了?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一心想考京城美院,八成是想和傅沉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。”宋风晚咬牙,“我以前的理想就是京城美院。”

    “京美文化分很高,如果这次考不好,你只能去京美大门口看看,和傅沉继续异地。”

    当头棒喝,宋风晚偏头看着窗外,虽然说的是实话,但是……

    好想让他闭嘴。

    到医院约莫六点,乔望北和乔西延均已经到了,医院食堂的人正推着车,开始吆喝售卖早餐,宋风晚待了两分钟就去了学校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云城傅家

    昨天孙振肇事伤害,致人重伤,傅仲礼夫妇在警局待到后半夜才回来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傅仲礼循例去公司,傅沉照旧起来抄经,宋风晚高考仅剩百天,傅沉也琢磨着减少过来的次数,让她安心学习,早上九点左右买了些果篮去了趟医院,准备傍晚回京。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已接近中午十一点,车子还没停稳,就看到院子里停了一辆不属于家里的车。

    “三爷,好像是孙家的车。”十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应该是孙公达的车,他不是出国了?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是因为孙振的事?”

    傅沉没作声,待他车子停稳才推门下去。

    孙振是孙公达的养子,户口都是挂在他家的,他出事,警方必然是要通知孙公达的,他回来也在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此刻出现在这里,怕是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傅沉刚走到门口,就听到屋内传来争执声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你知不知道这件事对我们家影响多大,现在警方要控告他谋杀,整个商圈都传开了,说我孙公达的养子杀人,我这张脸算是丢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他来求过你,就算不帮他,给他请个律师也行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亲自报警抓他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想让我怎么帮他?事实证据俱在,肇事逃逸多大的罪你不知道嘛?要是正出了人命,他以死抵罪也是应该的!”孙琼华这次态度也非常强硬。

    她确实过于疼爱孩子,如果和以前一样,犯点小错,那还能帮忙纠正,现在这是要去杀人。

    这种大是大非面前,她还拎得清。

    “云城是你的地方,你托人找点关系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家已经够丢人了,再出个杀人犯……我这个老脸算是没法见人了!”

    孙琼华嗤笑,“大哥,出了这种事,你想到的只有脸面问题?”

    “早知道我就不养这蠢东西了,小时候看着挺机灵的,这越长大越笨,压根没法调教,这蠢货!”

    孙琼华之前听了孙振的话,心神震荡,一夜未眠,现在听他这么说,只觉得五内俱焚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能把他当亲儿子对待,你当初就不该抱他回来!”孙振以前生活不算富裕,却也自由自在,进了高门大户,性子变得拘谨小心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“孙振变成这样,也是你一手造成的!”

    “都是你活该,咎由自取!”

    孙公达一听这话,怒不可遏,“孙琼华!”

    “孙芮私下到底做了什么事,你们父女和我说过一句实话嘛!就连之前闹割腕……”孙琼华冷笑,“我也是昨天才知道,那都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她自杀,怂恿我去找老三算账……”

    孙琼华那天冲到傅家老宅,是真的以为孙芮自杀住院,当时腕上纱布还渗着血,那毕竟是自己亲外甥女,她怎么都不会想到,有人会拿性命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父女做了一出戏,想要堵住外面的流言蜚语,连我都瞒着,害得我现在在傅家里外不是人,这就是你想看到的?”

    “还有腊月二十八那晚,到底是宋风晚害她,还是孙芮咎由自取,你敢告诉我真相吗?”

    孙公达面色无常,“不帮忙就直说,别转移话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是我亲哥,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?你敢说这些事情对我没有半句隐瞒?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完全可以不承认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拿你亲生女儿起誓,说你从始至终都不想利用我,不曾瞒过我真相!拿我们孙家的富贵前程起誓,只要你敢,我就帮孙振请律师,我保证帮他!”

    “全了你所谓的脸面!”孙琼华也就强势,此刻是寸步不让!

    “你这……混账!”

    孙公达气炸,甩起一巴掌就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傅沉站在门口,刚准备进去,已经有人快他一步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孙先生,这里是傅家,还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撒野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大年初二啦,大家应该开始走亲戚了吧~

    今天是留言活动最后一天啦,大家踊跃打卡留言啊。

    前两天奖励都下发了,大家可以自行查看,如果没有领到奖励,留言告诉我哈~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