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98 怒斥驱逐:披人皮不干人事(2更)

298 怒斥驱逐:披人皮不干人事(2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傅沉偏头就瞧着傅仲礼从身侧走过,直接进了屋子……

    他手上提着公文包,笔挺的黑色西装,初春的天,衬衫背心,神色领带,一丝不苟。

    孙琼华看他回来,也有稍许怔愣,他中午极少回家,这也是孙公达敢这时候过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傅仲礼目光落在孙琼华半张红肿的脸上,将公文包递过去,“帮我把包拿上楼吧。”

    举止优雅,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孙琼华犹豫片刻,还是接过了包。

    孙公达一看她要走了,有些待不住了,前段时间,傅仲礼就强势的把他赶出去,他第一次见识到,他还有如此冷硬的一面。

    如果继续待下去,怕是讨不到任何好处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回国的?”傅仲礼伸手扯了下领带。

    “今早到的。”孙公达面色如常冷静,只是心底忐忑,不知他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一早到云城,就跑来我的家里叫嚣,甚至出手伤人,你是以为这个家里没有男主人?”

    孙公达咬紧牙关,“这是我们兄妹两人之间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报警抓孙振的人是我,你要是有怨气,直接冲我来就好了,欺负女人算什么?”

    “傅仲礼,你们夫妻关系到底如何,我也清楚一些,你现在冲出来算什么?”他毕竟是孙琼华的亲哥,走的也近些,孙琼华要强,夫妻的事自然不会说,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他们夫妻目前只能用相敬如宾来形容。

    “我们离婚了吗?”傅仲礼反问。

    孙公达嘴角一僵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既然都没离婚,那她就还是我们傅家的人,你跑到我们家对她颐指气使,甚至出手伤人,你还有资格大呼小叫?”傅仲礼反问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约束不住子女,导致他们酿成大错,不思悔改,反而让一个女流之辈给你擦屁股,不仅无耻,简直是恬不知耻!”

    傅沉依靠在门边,这孙公达也是个倒霉催的,居然正好撞到他二哥回来。

    这无论人家夫妻关系如何。

    也轮不到你打骂吧。

    这不是紧赶着送死吗?

    “傅仲礼!”孙公达再也如法冷静下去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她是如何对你们家的,你心底没点数?如果没她帮衬,你们孙家能撑到今天?不知感激,还反咬一口,你们和吸血鬼有什么两样?”

    “披着人皮,不干人事儿。”

    孙公达手指攥紧,“那这也是我们孙家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她现在嫁到我们傅家,就是我们傅家的人,你们家的破事,给我滚出去处理,不要来我们家,脏了我们家的地!”

    傅仲礼突然发飙,就连傅沉都吓得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他家二哥可极少动怒的。

    人家夫妻没离婚,你打他妻子,这不是扇他脸吗?

    “……”孙公达语塞。

    “一口一个孙家,你们若是把她当自家人,就不用三番两次把她往火坑里面推。”

    “出了那等腌臜事,一家人拍拍屁股走了,倒是干净,留了一堆烂摊子下来,没人有义务帮你们擦屁股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傅家,不是你可以叫嚣的地方,现在就给我滚出去!”

    孙公达倒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以后你们家的这些破事,就别来找她,若是再有下次,今天这巴掌,随时会落在你脸上!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可以滚了!”

    孙公达人在屋檐下,刚想张口,原本站在门口的傅沉幽幽开口……

    “十方,愣着干嘛,请孙先生出去!”

    十方立刻点头,刚准备动手请他出去,孙公达已经拂袖离开。

    气得怒火攻心,只觉得血压陡然飙升,浑身都在发颤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孙琼华从楼上下来的时候,傅仲礼和傅沉已经坐下聊天,她也是没脸见他,“仲礼,老三,中饭还没做,可能要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垂着头,往厨房走。

    “吃完饭去趟医院,探望一下乔女士。”傅仲礼开口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孙琼华应了声。

    关于孙家的事,两人心照不宣,没再提起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这件事,为傅家以后埋下了隐患。

    孙公达本就不是善茬,孙振的事,事实证据很清楚,加上傅仲礼的强势施压,基本没有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整件事在京圈震动很大,孙家的名声也因此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在得知事情无法挽回后,孙公达连夜就飞往国外……

    “孙总,乔艾芸的律师控告少爷谋杀,这个罪名一旦成立,等着他的就是长久的牢狱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傅家和乔家关系不错,只要他们肯帮忙,事情走不到这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自从出事后,公司股票已经跌了三成,再这么下去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孙公达没作声。

    “其实傅家和您本就是姻亲,这次出了这么大事,二爷居然还落井下石,这是准备把傅家摘干净?”

    孙公达瞪了身侧的人一眼,那人悻悻然没敢继续说话。

    他心底何尝不是这样想的,不帮忙就罢了,还要踩一脚?

    他两个孩子都毁了,他们家倒是一点事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“对了,当时和聿修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子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宋风晚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不是她!”孙公达听到宋风晚的名字就头疼,他可没忘记这个死丫头指着他鼻子骂,“是宋家那个私生女,当时因为她还闹出了不小的动静……”

    “叫江风雅。”

    “有办法联系到吗?”

    “她在云城大学读书,应该能联系到,不过,您这是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我们家不好过,那就大家都别好过,我看聿修对她还有些念念不忘,宋家那死丫头也恨透了她,这丫头野心大,心肠狠……”孙公达冷笑,“好好培养一下,假以时日,能干大事。”

    边上那人觉得后背一凉,没敢再说话。

    现在和二夫人闹成这样,他想把江风雅送到傅聿修身边?断绝关系是迟早的事,这江风雅就是再培养……

    能斗得过二夫人,顺利进入傅家?

    这以后怕是会弄得很难看!

    **

    傅沉回京后,宋风晚便投入到了紧张的学习中。

    在乔艾芸出院之前,乔望北和乔西延一直住在云城,与严望川轮流守夜。

    傅沉原想回京前再找一下宋风晚,可是接送她的人是乔望北,这可真的是个狠角色,他还真不敢贸然出手,只能先回京。

    对宋风晚来说,高三下半学期开始,时间就像火箭,倒计时越过百天后,计时牌上的天数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。

    她成绩一直非常稳定,高考体检、报名,一模二模三模考试……

    距离考试的日子就更近了……

    这种时候容不得她出现一丝懈怠,与傅沉除却早晚发信息,偶尔通个电话,联系少的可怜。

    而傅沉每天的日子就是上班、遛狗、接送怀生上下学,偶尔辅导他功课。

    傅沉心里清楚,高三这段时间很重要,最好别让宋风晚分心,他偶尔会去云城,看她一眼就回来。

    云城偏南,天气回暖的较早,其实年后棉衣冬装就穿不住了,某一天千江发了张照片给傅沉。

    【三爷,回温了,宋小姐穿了裙子。】

    照片上的宋风晚扎着马尾,穿着校服裙,外面套了件毛衣,腿上套了短筒的线袜,惹得他一阵眼热。

    【乔女士出院了,宋小姐很高兴。】

    【三爷学校有个男生和宋小姐表白了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沉眯着眼,哪里都不爽。

    都说为伊消得人憔悴,傅沉这段时间也清瘦些许,他陪老太太去梨园听戏,老太太拉着他的手,一脸正色说,“老三,你和我说实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被人给甩了?”

    傅沉拧眉,“你听谁说的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一天天茶不思饭不想,没事就坐着发呆,你要是喜欢哪个姑娘你去追啊,你老在家待着算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最近瘦的!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那姑娘不喜欢你,把你给甩了?”

    傅沉苦笑没作声,你儿媳在上课,我不能打扰她啊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三爷别急,很快就会苦尽甘来了,哈哈~

    **

    日常求票票呀~各种票票都砸向我吧,嘻嘻

    也别忘了留言哈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