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299 三十猛如虎,三爷没需求(3更)

299 三十猛如虎,三爷没需求(3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距离宋风晚高考仅剩一个多月的时候,学校又召开了一次家长会。

    时间定在五一劳动节之前。

    这时候乔艾芸已经出院,她仅有一只脚的脚趾骨折,小腿骨裂已经恢复得不错的,可以下地走一段时间,只是还不能长时间受力。

    乔家人半个月前均已离开,现在都是严望川照顾她。

    这次家长她自然去不了,严望川替她过去。

    他生得本就高大,表情稀缺,一脸冷肃,在一群家长中,显得非常惹眼。

    云城人大多知道宋风晚的家事,之前一场闹剧,严望川曾露过面,许多人都认识,看到他俩同时出现,难免有些微词,只是不敢明说罢了。

    宋风晚坐在他身边,也觉得压力甚大,余光瞄到他从口袋里翻出一个小本子,摸出钢笔,写了四个字……

    【会议记录】

    “严叔,你这个……”宋风晚凑过去,“你在干吗?”

    “你母亲让我将会议精神传达给她,我在做笔记。”严望川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宋风晚位置在第三排,正对着讲台,严望川怕挡着后面的人,将凳子侧倒坐着,目光迥然的盯着他们班主任,弄得他都莫名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其实不用做这个,都是些老生常谈的东西。”宋风晚瞥了眼周围,有些家长还在低头玩手机,就他最认真。

    家长会之前他们进行了一次五市联考,宋风晚成绩排在第七,以艺术生来说,已经是非常高的分数,老师夸了一通。

    宋风晚看到严望川在本子上写了一句。

    【排名第七,第三次受到表扬。】

    宋风晚哭笑不得,这种东西不用统计好吗?

    **

    家长会后,因为逢五一,学校放了一天半的假期,宋风晚难得休息,吃了饭,坐在落地窗前晒太阳玩手机。

    窗前的几盆兰花已经换成了绿萝多肉。

    兰花这东西娇贵,需要好好伺候,乔艾芸住院后,就没人打理,等众人注意到后,基本都死绝了,有的兰花几万一盆,乔艾芸养了许多年,心疼得不行。

    她此刻正坐在沙发上,脚趾骨折的腿垫在抱枕上,正认真翻看严望川的那份【会议记录】。

    严望川则坐在一侧沙发上,戴着一只蓝牙耳机,从宋风晚的角度,依稀可以看到他电脑上切割成几分的画面,估计是他们公司高管,估计是在开会。

    他侧脸深锁冷硬,认真听着,从始至终没说半个字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什么意思?”乔艾芸没以为他在开会,指着本子上的字。

    严望川离开电脑,坐到她身边说了半天,“今天小腿感觉怎么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行,就是脚趾那边还不能用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乔艾芸这段时间也适应了他的照顾,很自然的就把脚翘在他的腿上,她腿上的石膏已经拆下,某人手法娴熟的帮她检查了一番。

    他将电脑放在茶几上,“继续讨论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开会啊?”乔艾芸压低声音,她试图把腿抽回去,他手指强硬的把她按住,不许她挪动半分,视频镜头只能看到他的脸,看不到他手下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……刚才这个提案还有地方需要修改。”严望川工作时非常认真,总能直击要害,切中关键问题所在。

    乔艾芸原本还在看会议记录,这看着看着目光就落在了他身上……

    都说工作时的男人最帅,真的一点不假。

    许是注意到了她的目光,严望川偏头看她,四目相对,乔艾芸淡淡一笑,“你继续开会吧,不用管我,我就看看。”

    某个老男人耳根瞬间有些发烫,完全不知道对面那人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对面的一群高管懵逼了。

    他们老板已经大半年没到总公司了,一直遥控指挥他们工作,这就罢了……

    他一把年纪,追求幸福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在开会啊,您是在明目张胆的走神?

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您知道您耳朵很红吗?

    简直没眼看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干吗啊,工作啊。”乔艾芸蹙眉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严望川视线移到电脑上,这群人都跟了严望川很多年,从没见过老板笑得如此大地回春过……

    都说春天到了,万物复苏,又到了动物们发情交配的季节。

    这话说得一点不假。

    宋风晚打量着不远处的两人,低头继续和傅沉发信息。

    【我已经上飞机,三点多到云城,晚上一起吃饭。】

    宋风晚咬唇,强忍着笑意:【好啊,我去机场接你。】

    【不用,等我到了你再出门。】

    她回复完信息,才偏头看向乔艾芸,“妈,我晚上约了同学出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和谁出去啊?”

    “就一个同学。”宋风晚也有些心虚,“吃顿饭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难得放假,乔艾芸也没拘着她,“那你早点回来,不能玩太晚,手机带上,别到时候找不到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宋风晚笑着往楼上跑,洗了个头,收拾了近两个小时才出门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宋风晚下楼的时候,夕阳的余晖斜入屋内,浅黄色的柔光将整个屋子镀上一层金粉,厨房煲着大骨汤,浓郁的香味充斥了整个屋子。

    “妈,我出门啦。”宋风晚背着小包就要跑。

    “你等会儿!”乔艾芸叫住她,眯眼打量着,“你是去见男同学还是女同学。”

    “女的啊。”宋风晚站在玄关处换鞋,被她看得一阵心慌,“同学已经在等我了,我先走了哈。”

    不等乔艾芸开口,就溜得没影了,“望川,晚晚该不会谈恋爱了吧,我看她居然涂了口红,这裙子是新买的,也是第一次穿。”

    严望川这段时间别的没学会,煲汤手艺倒是不错,他站在厨房,紧紧攥着手中的勺子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就觉得挺奇怪的,怎么突然打扮起来了,她以前不爱收拾自己的啊,买了新衣服也不爱穿,这是知道爱美打扮了?”

    宋风晚下楼的时候,长发翻飞,有那么一瞬间,她忽然觉得自己女儿好像长大了。

    严望川没作声。

    他咬牙,傅沉这小子,自己搞地下情,弄得他里外不是人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另一边

    宋风晚依约到了小区附近的公交站牌前,左顾右盼也没等到人,她低头看了眼手机,已经四点半了,还没到?

    就在她准备给傅沉打个电话的时候,腰上一紧,被人拽到了公交站牌后侧。

    回过神的时候,他的鼻尖蹭着她的脸,距离仅在咫尺之间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什么时候到的,也不说一下。”宋风晚看了眼周围,心跳快得想要蹦出嗓子眼。

    “没多久。”傅沉轻轻凑过去,声音带着难以自持的笑意,一点点震颤着她的心脏,浑身散发的那股子檀香味儿,清冽强势的笼罩着她。

    她只要稍微呼吸一下,鼻息间俱是暧昧旖旎的气息,脸不自觉的烧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边有人。”宋风晚推了推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刚才在那边看了你很久。”削薄的唇厮磨着她的,像是下一秒就会亲上去,这种心悸感,折腾的人浑身发软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恨不能冲过来抱住你……”

    傅沉偏头凑到她耳边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太想你了,每天都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却又不想表现得太急躁,怕吓着你。”

    呼吸吞吐间,灼烫的气息像是要把她的耳朵烧着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还不是冲过来了……”宋风晚伸手攥紧他腰侧的衣服,手心热烫。

    “忍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忽然想起前段时间和段林白打电话,他视力恢复了一些,只是恢复到正常人还需要一段时间,可能是被傅沉欺负了,半夜打电话找她诉苦,劈头盖脸就把傅沉一顿臭骂。

    “……妹妹,我跟你说,傅三就特么不是人,欺负我一个残疾人,你说他要脸不?”

    “他这种人,你不要给他甜头,要对他狠一点,最好是晾着他!”

    “千万不要给他吃肉,别让他得寸进尺!”

    “吃肉?”宋风晚当时羞得脸都红了,这人都在扯什么东西啊。

    “你马上高考结束,就那厮……”段林白咋舌,“我跟你说,绝壁会把你啃得骨头都不剩,你一定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三哥不会的。”宋风晚语气压得很低,越发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会,难不成你俩交往半年了,他都没表现出什么需求?”段林白说话很直。

    “需……求?”宋风晚小脸彻底红透。

    “就男人的需求啊,你说他今年也二十七八了吧,还是个处男一个,这么大年纪,肯定有点需求的。”

    段林白刚在傅沉那里吃了暗亏,说得正起劲儿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在你之前,他就没拉过女生小手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三十猛如虎,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,怎么可能忍得住,要是没需求?这特么就不是男人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风晚听不下去了,支吾着开口,“我还小。”

    她又不是什么都不懂,就连春梦都做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“哎呦——”对面的段林白突然笑得非常浪荡,那笑声简直欠揍,“差点忘了咱家妹妹还没毕业,还没过18岁生日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憋死那老处男好了!”

    “妹妹,我和你说,这男人啊,不能要什么就给什么,你把他惯坏了,就不知道珍惜了,尤其是第一次啊,千万要慎重啊。”

    然后只能听到某人放肆狂妄的笑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沉拉着她的手上了公交车,适逢五一,车内人不少,傅沉护着她往前走,而她一直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而且脸越来越红,他伸手摸上他的额头,“是不是不舒服?”

    宋风晚陡然回过神,心虚的垂头,“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脸很红。”

    “有、有吗?”宋风晚悻悻笑着,忽然指着公交车上的车载电视说道,“嗳,这个女主持长得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傅沉知道她刚才走神,不戳破她,由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。

    车载电视正在播放一档国内很火的法制民生节目,主持人穿着黑白西服,正在报道一起物业纠纷。

    “余漫兮?这主持人名字蛮好听的。”宋风晚笑着试图转移傅沉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傅沉看着车载电视,眯眼没说话。

    这档节目是这几个月悄然走红的,而傅斯年对面的那位邻居,现在已经是京城最炙手可热的女主播。

    主持长得漂亮,节目敢报道,就连他家老太太都是这档节目的忠实粉丝,只要没事,都准点在电视前守着。

    傅沉见过她一次。

    平时装扮与电视上大相径庭,生得明艳妩媚,居然去主持法制节目?

    其实这类节目受众大多不是年轻人,余漫兮这张脸过于扎眼,带着咄咄逼人的艳色,主持这种严肃的节目并不讨喜,老太太却说:“她点评的非常有味道,是个有故事的人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码字码一半儿,大姨妈来了~想要切腹自尽!o(╥﹏╥)o

    **

    二浪,你私下诋毁三爷会被打的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