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302 高考,三爷比老父亲还紧张(2更)

302 高考,三爷比老父亲还紧张(2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高考之前最后一个晚自习,宋风晚做了两篇英语阅读,即便有老师在讲台看着,很多人也坐不住了,不少人在窃窃私语,无心看书。

    “宋风晚。”有人戳了戳她的后背,她回过头,一本同学录递过来,“能写一个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伸手接过,随便翻了两页。

    不少人都写了,留的语录也都是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之类。

    她上高三后,有大半时间都在外面学美术,回来后大家都在复习,与同学关系都一般。

    说关系不好吧,却一起度过了难熬紧张的高三,总有种难言的革命友情。

    她平时话不多,学习好,长得漂亮,家境也好,看着和寻常学生没两样,却又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极少有男生敢上去搭话,此刻看她毫不犹豫的答应写同学录,大家胆子也大了,下课后,不少人送来了同学录。

    甚至有一本里面夹了一张告白信纸。

    【宋风晚,我喜欢你!从高一我就注意到你了……】

    洋洋洒洒写了一整张纸。

    宋风晚提笔在后面写了一句,【谢谢,我有喜欢的人了。】

    还同学录的时候,不多时后排就传来一群男生的哀嚎,还被班主任训了一顿。

    宋风晚统考成绩一月底就出来了,而各大高校的艺考成绩也在二三月陆续出来,宋风晚的艺考成绩可以上多家美院。

    她京美是专业第一,吴苏美院和南江那边也均达线,关键还得看文化课分数。

    乔艾芸本是一心想让她去吴苏美院的,只是她和严望川在一起,又希望她去南江美院,就是选择美院,都把她愁的不行。

    而她压根不懂,宋风晚一门心思想往京城跑。

    因为马上要考试,老师并未久留学生,九点左右就让他们回去了,并且再次叮嘱了诸多注意事项,宋风晚又检查了一遍文具,出校门的时候,又特意多买了一只2B涂卡笔,才坐上严望川的车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考试前一晚,傅沉和她简单通了几分钟电话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怀生正在客厅看小黄人电影,因为高考,征用教室,抽调老师监考,京城绝大部分中小学都放假了。

    “三叔,我这几天能上山吗?我想师傅了。”怀生只要放假,就念着往山上跑。

    他此刻正一边吃着鸡米花,还在想着如何当个好方丈。

    “可以,我明天送你。”傅沉也打算一早去山上给宋风晚求个福。

    隔天天没亮,傅沉就带着怀生出发。

    已经有交警开始在为高考做准备,七点后,许多道路将会全面封锁,有些路口还设置了禁止鸣笛标志,随处可见为考生设置的流动车。

    傅沉低头看了眼腕表,随着时间临近,神情莫名焦躁。

    十方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傅沉,“三爷,您别太担心,宋小姐学习成绩很好,只要稳定发挥,上京美肯定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她专业课分数很高,京美不是有个教授很欣赏她吗,只要她分数达线,就是去最好的专业都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您别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着很紧张?”傅沉挑眉,脸色没有什么神情。

    怀生偏头看他,“三叔,你看起来很焦躁,心不定。”

    十方憋着笑。

    其实几天前开始,他家三爷就开始出现这种焦躁不安的情况。

    就是他自己考试都没如此紧张过。

    人家说学生有考前紧张忐忑,食不下咽,他家三爷又不考试,怎么搞得比老父亲还紧张。

    他实在坐立难安,无心工作,直接给员工放了三天假。

    弄得公司人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学生高考,他们放的是哪门子假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云城乔家

    宋风晚生物钟一到,五点半就醒了,下楼的时候,乔艾芸正给她包饺子,老一辈的思想里,觉得吃饺子吉利,能保佑所有事顺顺利利。

    乔艾芸这一晚都没怎么睡,生怕睡过了,耽误她考试。

    “不是让你多睡会儿?我到点会叫你的。”乔艾芸低头继续捏饺子。

    “睡不着。”宋风晚也紧张。

    苦熬十二年,寒窗夜读,肩负着长辈的希望,宋风晚也忐忑。

    如果这次考不好,与京美失之交臂,她可能要和傅沉张开漫长的异地恋,这以后会发生什么,还真不好说。

    傅沉也在担心这个。

    万一没考上京美,她上了外地的学校,这大学里都是些年轻的小鲜肉,整天在一起耍着玩,他怎么能放心?

    宋风晚的考场就在家附近的中学,吃了早餐,乔艾和严望川芸陪他走过去的,权当散步锻炼身体。

    到校门口的时候,学校已经开放,家长进不去,只能送她到外面。

    “袋子里装了巧克力,这水也带上。”乔艾芸比她还紧张,“别紧张,正常发挥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风晚看着校门口都是考生和家长,心情难以平静。

    “好好考试。”严望川一路无话,最后才叮嘱一句。

    宋风晚背着包进去,提前都是来看过的,他很容易找到考场所在位置,所有学生都在外面等着,大家来自各个学校,彼此都不认识,偶有从其他考场窜过来的几个人在歪头聊天。

    其余人都在低头看资料,临时抱佛脚,仿佛这样能让自己安心一些。

    宋风晚翻出手机,给傅沉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——”傅沉此刻已经到山里,信号不算好,断断续续的。

    “三哥。”宋风晚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“别紧张,要自信。”

    十方站在他边上,伸手揉了揉鼻子,自己都紧张好多天了,居然还反过来安慰人家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不紧张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聊了一会儿,眼看着一群抱着密封袋的老师过来,她才急忙挂了电话,关掉手机,为进场做准备。

    监考老师进入考场后,将教室彻底检查了一遍,打开了信号屏蔽设备和金属探测仪,又在黑板上写了考试科目与时间,到了时间才陆续让人进场。

    宋风晚紧张得要命,直到坐到考场内,一颗心才慢慢沉下来……

    她准考证的背面贴着傅沉那张便签纸,她深吸一口气,努力让自己紧绷的身体慢慢松弛下来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而此刻在庙里的傅沉比她更紧张,求神拜佛,给宋风晚求了签。

    上上签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也不能让他安心,与普度大师对弈,连输三盘。

    “三爷今天有心事。”普度大师将棋盘收起来,“您的心思不在这儿,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一下,我许能帮助您。”

    傅沉失笑,“可能您帮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怀生已经换了身灰色青衫,趴在一边给两人倒茶,“师傅,这件事您帮不了三叔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来山上,肯定是有事求佛祖,拜佛求签,均是极佳,不知您还苦恼什么?”普度大师端起手边的热茶,吹着散出的热气,呷了一口。

    傅沉苦笑。

    高考两天,他根本坐不住,实在煎熬。

    “因为三叔处的对象今天考试,三叔肯定紧张啊。”怀生说得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普度大师愣了一下,想起去年傅沉给他拿了一份生辰八字让他算姻缘,那姑娘当时仅有17,按年龄确实应该考试。

    这些天前来给子女求签保佑考试的家长不少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傅家老太太还上山问他傅沉的姻缘。

    说是他这段时间很不对劲,甚至在吃饭的时候发呆,险些烫了手,她还没见过傅沉那边焦躁失神过,有一次险些给家里的狗吃了葡萄,险些把傅心汉给毒死。

    老太太想问一下是否是感情出了问题,还是工作不顺利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三爷的不对劲……

    怕是担心媳妇儿的考前综合症。

    宋风晚此刻已经开始考试,压根不懂傅沉此刻的担忧焦躁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(*^▽^*)我们过年,晚晚已经高考啦,三爷真是比老父亲还紧张~

    有人说三爷像是在养女儿。

    你说他俩的年龄,可不就是在养女儿,哈哈

    三爷:……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