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305 千里会情郎,送羊入虎口

305 千里会情郎,送羊入虎口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此刻正值六月初,高考结束,也是京城的旅游旺季,宋风晚这张机票贵得让人咋舌,当她抵达京城时已是晚上十一点多。

    千江一路跟着,并非一人,她并没那么害怕。

    宋风晚叮嘱过他,别通知傅沉,他便没作声。

    京城的六月天,春深夜凉。

    徐风卷席,宋风晚只穿了一件连衣裙,冷得双腿打颤,心底却像燃了一团火,抑制不住的兴奋。

    她喜欢傅沉,不可置否。

    她想见他的心情,从未如此迫切过……

    想他,就来了。

    她在脑海中模拟了许多他见到自己会是何种模样,她上飞机前给傅沉发了信息,说她晚上有事,此刻打开手机,未读一栏还躺着傅沉的几条信息。

    两人打车直奔云锦首府,此刻已是凌晨,死寂沉默,两人尚未进屋,只听“汪——”的一声,傅心汉从一侧窜出来。

    吓得宋风晚急急往后退,许是靠近闻到气味,它才跳起来,摇着尾巴一个劲儿求抚摸。

    它叫了一声,年叔披了外套从屋内出来,“……宋小姐?您怎么来了,这都凌晨了。”

    “嘘。”宋风晚将手指放在唇边,做了个噤声的动作,“三爷呢?”

    “三爷今晚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一盆凉水浇下来,宋风晚心底那丝小雀跃湮灭无存。

    “我给三爷打电话,他如果知道你过来,肯定很高兴。”年叔笑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“您先别打,我自己联系他吧。”宋风晚本想给他一个惊喜,这深更半夜不在家,他能去哪儿?

    “要不先进屋吧,外面还有点冷。”年叔招呼她进屋。

    宋风晚拿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给傅沉打电话,她这时候过来,本就是想给他意外之喜,现在通知他,总觉得没了之前的意义。

    她滑动手机给十方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响了几声后,电话很快被接通,“喂,宋小姐。”十方没想到宋风晚会给自己来电话,诧异震惊。

    “三爷和你在一块儿?”

    “三爷今晚喝了点酒,现在在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晚,有急事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就说想过来,可能已经睡了。”他办公室本就设有休息室,“这么晚您找三爷有事,那我去帮您敲门?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已经到京城了,我想去找他……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公司大堂

    宋风晚到傅沉公司时已是夜里一点多,十方在大门口等着,给了她一张门卡,“您确定要自己过去?”

    “我找得到。”宋风晚来过这里一次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有了门卡,进入公司,如入无人之境,因为此刻已是凌晨,整个公司一片悄寂,倒是莫名有些骇人,空荡的夜色,无限放大了脚步声与心跳。

    宋风晚忐忑得走到傅沉办公室门口,这里是他专属楼层,寻常无人敢进,她手指扶上门把,触手生凉……

    “吱呀——”一声,门被推开,硕大的落地玻璃蒙着一层细纱,将外面的万家灯火衬得绰绰约约,也将房间格局照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她蹑手蹑脚的走进去,心脏随着瞳孔的放大,剧烈跳动着,像是要撞破胸腔般,擂鼓跃然。

    她沙发上还有他的外套,宋风晚走进,拿在手里闻了下,一股子酒味儿。

    她蹙眉继续往里走,休息室内的大床上,空无一人,就连床上都干净整洁的不见一丝褶皱,人呢?

    她刚转头……

    傅沉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整个人隐身在暗处,背着光,只能看到一团黑影,一身酒气,黑暗中的那双眸子,诡谲幽邃。

    宋风晚呼吸有些急促,傅沉外套在她手中,拧出了一层褶皱。

    “三哥……”她声音绵软,在空荡的房间,有点回响,又软又轻。

    “何时来的?”傅沉朝她走进一步,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“刚到。”纤细的肋骨完全绷不住狂跳的心脏,她摸不透傅沉,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“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“坐飞机。”

    “凌晨两点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你了。”宋风晚声音压得很低,有些羞怯。

    傅沉不愿再等,头俯下来。

    缓缓凑过去,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咫尺……

    他身上有股未散的酒味,带着股让人沉醉的味道,宋风晚心跳紊乱失序,双手下意识撑在两人之间,怯生生喊了声,“三哥。”

    “胆子太大。”傅沉眯着眼,一手捏住她的下巴,她尚未说出口的话就被彻底封死。

    她手指一抖,搭在臂上的外套应声落地,傅沉更进一步,将她紧紧压在了后侧的玻璃上,他身上酒味太浓,这个吻来得汹涌激烈……

    像是洪水猛兽,要将她吞没,宋风晚心若擂鼓,试图将他推开,可是某人动作过于粗暴,含着他的唇,吮吸舔咬,惹得她忍不住嘤咛出声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

    细弱软腻,尾音勾人。

    傅沉将她死死抵在玻璃上,整个身子压过去,他身上像是着了火般,燎原滚烫。

    仿佛要把她的皮肤灼化,她小腿轻轻战栗,酥软得有些站不住。

    玻璃冰冷,两人气息紊乱,暧昧交错,直至宋风晚不能喘息,他才稍微退开身子。

    她死里逃生般喘着细气儿,手指攥紧傅沉身侧的衣服,“你到底醉没醉,知道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晚晚……”傅沉偏头,含着她的耳垂,不厌其烦的舔咬着,惹得她身子发颤,只能虚软的靠在她身上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最喜欢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压得很低,滑到最低沉暧昧的那个声线。

    宋风晚心悸如麻,觉得自己离死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喝了那么多酒。”宋风晚伸手,轻轻搂住他的腰。

    “和朋友聚了下,太想你,不自觉就喝多了,我想连夜去找你,又觉得一身酒味,太狼狈,怕吓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回家?”

    “一回去就想进你住过的房间……”傅沉伸手搂紧她,“只会更想你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将头埋在他怀里,蹭了又蹭。

    “太晚了,以后别这样乱跑。”

    “有千江在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出事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说这话,真是煞风景。”宋风晚咋舌,有点小情绪。

    “我应该如何,见到你,不由分说先抱着你亲亲你?”傅沉捏着她的脸,总觉得有些不真实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应该的嘛……唔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话没说完,傅沉真的俯身循着她的唇吻上去。

    两人身子紧紧挨着,水光潋滟,湿漉迷乱,她身子绵软的靠在他身上,傅沉手指握紧她的腰,将她整个身子骨提起来,连带着裙子也被拉到了膝盖上。

    傅沉本想将她裙子扯下去,手指触碰到她白嫩的皮肤……

    终是没舍得收回去,手指埋在她的裙下,碰到她的腿。

    宋风晚瞳孔放大,没来的一阵晕眩,而她此刻也感觉到有个东西抵着自己,她整个人都僵直得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“三哥……”

    这有些情绪上来,难以抑制。

    她睁着清亮的眸子,一脸的天真无邪,弄得他恨不能直接就……

    “你弄得我难受。”宋风晚不敢直言,小声嘀咕着。

    “我更难受。”傅沉沙哑着嗓子,不知是喝了酒的缘故,还是被情潮涌动,眸子微红。

    越想越想要。

    傅沉小口啄着她的唇,“晚晚,你要不要帮我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宋风晚脑子轰然炸开。

    也不是小孩子了,自然清楚他的暗示,男人灼烫的呼吸落在她颈侧。

    又急又热。

    两人身子已经没有半分嫌隙,紧紧贴着,夜色中并不能清晰看到对方的脸,可是呼吸纠缠,每一寸的撩拨都能将人逼疯……

    傅沉低头吻了吻她的额角,“吓到了?”

    “我说着玩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一双紧张兮兮,手心都是热汗的小手,落在他腰侧的皮带上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晚晚真的是千里万里,把肉送到了三爷嘴边。

    三爷,吃还是不吃?

    **

    大年初四,继续走亲戚【捂脸】

    大家别忘了打卡留言,投票票啊~

    过年三天活动的奖励已经全部下发,潇湘没有领到奖励的,记得留言告知哈,么么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