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306 师兄领证大喜,姿势太邪恶(2更)

306 师兄领证大喜,姿势太邪恶(2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翌日一早

    十方接到傅沉电话,买了点早餐送上去,一进屋就看到傅沉刚洗澡出来,被子里微微拱起,宋风晚定是没醒。

    他蹑手蹑脚进去,将小笼包和豆浆放在桌上,“三爷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你和千江放假。”他肯定会时时刻刻陪着宋风晚,自然不需要这两个电灯泡。

    十方点头退出去。

    我靠——

    昨晚一起睡了?

    这考试刚结束,三爷如此禽兽?

    傅沉坐在床边,低头俯视着还裹着被子,睡得深沉的人,“晚晚。”

    他喊了几声,宋风晚才勉强睁开眼,四目相对,她脸蹭得就红了。

    想起昨晚的事,此刻手心还像是着了火。

    昨晚太黑,她看不清傅沉的脸,但他靠在自己耳边,那深沉迷醉的低低喘息声,还有灼烫的皮肤上滚下的热汗,她都记得一清二楚……

    她本想偷看他的,傅沉伸手捂住了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晚晚,别看。”

    灼烫的手心,遮住她的眉眼,烫得她眼睛发红干涩。

    那嘶哑低沉的嗓音,勾得她身子发软。

    她从不知道……

    他可以折腾那么久。

    她清楚记得有一次分明几分钟就……

    宋风晚把头埋在被子里,恨不能死在床上,太羞人了。

    她昨晚真是脑袋秀逗了,居然真的就帮他,简直要命了。

    “起来吃东西吧。”傅沉倒是一脸餍足。

    宋风晚爬起来往洗手间窜,隔了几分钟才开门探头出来,“三哥,有睡衣吗?”

    然后某人给她递了一件自己的衬衣。

    宋风晚拿过衣服,寻思半天,还是套在了身上,堪堪遮着大腿,她的裙子昨天穿着睡了一夜,早已皱皱巴巴,无法见人。

    她穿着衣服出来时,傅沉已经将包子豆浆摆在桌上,余光瞥了他一眼,视线落在那双白皙修长的腿上,眸子紧了紧。

    真是白得扎眼。

    其实傅沉衣服宽大,根本不会露出什么,宋风晚坐在沙发上,低头吃东西,还真的有些饿了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,芸姨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风晚哪儿敢直说。

    “能待几天?”

    “最迟明天也得回去吧,还得收拾东西去南江,严叔太急了,他们是打算暑假就把拍婚纱照,请客办酒都弄好,等九月送我上学后,就出去度蜜月,可能去半个多月,正好国庆回来。”

    傅沉拿起吸管,插入豆浆杯中,试了下温度才送到宋风晚嘴边,“时间比较赶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所以才这么着急回去。”宋风晚就着吸管,喝了两口豆浆,“可能暑假在南江的时间会比较长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,傅沉还真不能有什么不满,若是两人领证结婚,严望川就是他岳父,他们结婚,单凭傅家与乔家的关系,他们家也肯定要派人去参加喜宴,并且备上厚礼。

    “我妈怕我无聊,等高考分数出来,就打算给我找个驾校学车,这么热的天,我觉得我会死掉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现在还记得乔西延的驾照也是在高三暑假学的……

    晒得和焦炭差不多。

    又黑又瘦,她曾经跟着去玩过两天,那教练特凶,上手打人的,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入秋过来,课程不紧张,可以在这里考。”傅沉自然舍不得她遭罪,夏天学车确实辛苦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考不到京城美院怎么办?”宋风晚小声嘀咕。

    “我去陪读。”这件事傅沉想过了,大学四年太长,实在不放心。

    自己等了这么久,好不容易熬到她高中毕业,怎么可能让人挖了墙角。

    宋风晚刚吃完两个小笼包,放在桌边的手机响了,乔艾芸的电话,她擦了下手,急忙接起电话,“喂,妈——”

    那声音乖巧又甜腻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回家啊?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要和朋友出去玩,明天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朋友家住哪儿啊?家里有人吗?你这么住在人家不太好吧。”乔艾芸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乖巧懂事的女儿会撒谎。

    “她家没人,就自己住,我正好陪她几天。”

    傅沉低低笑着,惹得宋风晚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自己撒谎还不是因为他,居然好意思笑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吃什么?要不你把你朋友带来家里吃饭?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们要出去了,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不等她开口,就把手机挂了,心慌意乱,耳根通红,这说谎的滋味真不好受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因为昨天赶了一夜飞机,又窝在傅沉怀里,聊到后半夜,四点多才睡,宋风晚撑不住,吃了饭又钻进被窝继续睡觉,傅沉则换了衣服,开始处理手头的工作。

    傅沉除却十方和千江两个助理,还有一个秘书团队,得知傅沉在公司,自然要把文件送过来。

    “三爷。”傅沉秘书都是男的,均是一些能力强,还本分的人。

    “正好跟我出去见个客户。”傅沉并不知宋风晚会突然到来,原本约好和人碰面,不好临时取消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跟外面的人说一下,今天谁都不许上来。”

    秘书点头,其实寻常也没人敢过来。

    傅沉怕宋风晚醒得早,写了便签压在床头,他出去来回也就两个小时左右,时间不会太长。

    平素傅沉出门,都是十方跟着,这秘书战战兢兢,如临大敌,生怕伺候不好某位爷。

    见客户仅花了半个小时,傅沉接下来,去了一趟干洗店,洗了条裙子……

    直接把秘书给吓懵逼了。

    三爷一路都提着个袋子,还不许他碰,结果装了条裙子?

    他自己也有孩子,这是小女生才会穿得样式,三爷他……

    然后他又跟着傅沉逛了女装店,某人动作很快,挑了一套衣服就付钱离开,又买了甜品饼干奶茶,全部都是小女生爱吃的。

    他帮忙提着东西,心情复杂。

    想到傅沉出门前叮嘱的话,他是做秘书的,自然精明,惯会察言观色,三爷休息室内绝对有人,而且他们昨天绝壁在一起过夜了。

    好像突然撞破了什么惊天秘密,吓得他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三爷是出了名的六根清净,清心寡欲,这都搞到公司了?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傅沉看着开车的秘书,“你知道今天都跟我出来干嘛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就见客户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其他的。”他嘴唇有些发颤。

    傅沉偏头看着窗外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秘书长舒一口气,工作可算是保住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云城这边

    乔艾芸和宋风晚打了电话,收拾也一下也打算出门。

    她今天要和严望川去领证,高考之后恰逢周末,只能多等一天,两人吃了早饭,就去民政局。

    也没刻意挑日子,没想到外面还有不少人排队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严望川都显得非常淡定,一如往常的沉默寡言,到了民政局之后,他神情瞬间变了。

    本就表情稀缺,现在完全可以用冷厉寒碜还形容,不仅没表情,甚至有些吓人。

    因为两人的年纪关系,惹得不少人纷纷侧目,乔艾芸在云城也算出名,年轻人又喜欢看新闻,不少人认出了他俩,只是边上的男人表情太吓人。

    这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乔艾芸拿刀架在他脖子上逼婚的。

    “你别绷着脸,今天来领证,你吓到人了。”乔艾芸抵了抵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笑不出来。”严望川呼吸低沉厚重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要总是板着脸啊?”

    “紧张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紧紧攥住乔艾芸的手,手心都是热汗,这六月天,能流这么多汗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乔艾芸看他嘴角发干,早上让他喝水,他不肯,这待会儿拍照肯定不好看。

    她抽出手,想要去给他买瓶水,严望川拽住她的胳膊,“你要逃婚?”

    乔艾芸哭笑不得,“我去给你买瓶水,你在这里排队,不许走。”

    严望川盯着她消失的背影,颇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。

    领证流程不算慢,只是填表的时候,工作人员还问了好几次,“你们真的是来领证的?这里是婚姻登记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来领证的。”乔艾芸无语。

    这某人板着脸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是来离婚的。

    拍照的时候,更是尴尬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可以稍微自然点吗?您别一直绷着,这样照片拍出来不好看。”摄影师见过无数新人,紧张的也有,可是他俩这个年纪,还这么僵硬的男士真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“要不您笑一下吧。”照片毕竟要贴在结婚证上看一辈子的。

    乔艾芸能清晰感觉到某人放在自己身侧的手,热的都是汗。

    “师傅不好意思,她……”乔艾芸咳嗽两声,“不会笑。”

    “那靠得近一点。”摄影师遇到这种人也是无奈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乔艾芸靠过去的。

    “女士,你找的这个老公有点木啊。”摄影师轻笑,“怎么都让你主动啊,和他一起不累啊?”

    乔艾芸笑着没说话。

    某人在某些事上,那是非常主动的。

    两人领了证,严望川就开始打电话,昭告天下,给自己母亲、给乔望北,甚至让秘书在总公司发了个通知。

    【今日东家大喜,下午放假。】

    严氏公司的员工自然关注严望川的八卦,他和乔艾芸的事,员工都清楚,一说东家大喜,立刻想到两人可能领证了,若是办酒他们肯定知道。

    老板娶什么老婆,他们是不在乎的。

    只要老板不来公司吓唬人,比什么都强,现在还有假期?

    简直可是放炮庆祝了。

    然后严望川就收到了公司许多高层的祝福短信。

    【恭喜严总,新婚大喜】

    【严总新婚快乐。】

    【祝您和夫人白头偕老,永结同心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某人瞬间满足了,他觉得可以调整一下公司年终红利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宋风晚原本还在睡觉,手机震动才被吵醒,她从枕下摸出手机,乔艾芸给她发了信息,无非是说已经领证,又催她别在朋友家待太久,早点回家之类的。

    她余光瞥见床头的纸条,打着哈气下床,这腿上不穿东西,凉嗖嗖的,她去衣柜翻了挑傅沉的裤子,卷了边儿,松垮垮套在身上。

    他所有衣服上都带着股淡淡的檀香味儿,温暖安神。

    纸条上说要去见个客户,她也不好打电话发信息打扰他,本想把衣服洗一下,稍微烘干一下,结果衣服没了,她只能自娱自乐。

    傅沉此刻已经到了公司,“……你在门口等我,把批好的文件带下去,下发给各个部门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秘书跟在后面,亦步亦趋。

    傅沉推门进去的时候,宋风晚正盘腿坐在沙发上玩消消乐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……

    傅沉刚打算转身让秘书走的时候,宋风晚已经笑着朝他扑过来。

    “三哥!”

    宋风晚几乎跳到了他身上,勾住他脖子一刻,傅沉下意识托住了她的腿弯。

    姿势暧昧又邪恶。

    身后的秘书吓得风中凌乱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东家大喜,我也想放假~

    晚晚,你这么热情,三爷真的会忍不住的,我说真的【捂脸】

    我驾照是在学校考的,五六月的时候在外面练车,无论怎么防晒,还把我晒黑了,晚晚,你如果暑假去学车,我保证你会从一只小白兔……

    变成小黑兔。

    晚晚:……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