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307 晚晚被灌醉,热情如火(3更)

307 晚晚被灌醉,热情如火(3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宋风晚只是想冲过来抱他,没想到会跳得这么高,而傅沉就这么好死不死的托住她的腿。

    她此刻就像一直树袋熊挂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傅沉能清晰感觉到软玉温香紧贴在胸口,尤其是胸口那种柔软的压迫感,惹得他喉咙发干。

    他本想托住她的腰,手指一滑,就落在她腿上。

    宋风晚居然盘着腿……

    直接夹住他的腰。

    姿势要多邪恶有多邪恶。

    宋风晚回过神才看到傅沉身后还站着人,急忙把头埋在傅沉脖颈处,呼吸又急又热,吹在他颈侧,又是种变相的折磨。

    “把东西放下就下去。”傅沉闷声道。

    秘书都没敢进办公室,把东西放在门口就逃也般的下楼,等不及电梯,爬楼梯走的。

    其实他刚才也被吓懵逼了,压根没看清宋风晚的脸,就听到有人甜腻腻的喊了声三哥,然后一个小姑娘跳到了三爷身上,双腿缠住了三爷的腰。

    原来三爷喜欢这种?

    年轻、热情如火的。

    光是听那一声三哥,他这三四十岁的人,身子都酥了一半,更何况三爷,难怪忍不住在办公室就……

    淡定如佛的三爷,居然也有这么热情如火的时候?

    简直可怕。

    不过傅沉八卦他是不敢乱说的,回去之后,也死死咬着牙缝,不敢多说半个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此刻办公室内

    那秘书刚走,宋风晚就红着脸,从他身上缓缓挪下来,“我、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沉看了一眼她腿上的裤子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有点冷,就找了你一条裤子穿了。”

    傅沉点头,提起放在门边的几个便利袋进屋,“给你买了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的尺寸?”宋风晚接过袋子,拿出裙子抖开看了眼,长款就罢了,还是立领长袖,这种天,是想热死她?

    “应该能穿。”有些地方虽然没碰过,目测一下……

    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宋风晚换了衣服,对着镜子照了下,才走出去,“怎么样?好看吗?”

    傅沉看了眼,明黄色将她皮肤衬得白皙透亮,她这个年纪,即便不化妆,也透着股朝气明艳,“嗯,好看,中午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去之前吃过的那个农家乐吧,那家菜蛮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怀生不是住在你那里?要不要回去看一下?”宋风晚这才想起傅沉那里住了个小和尚。

    “他早晚上学有校车接送,中午在学校吃,晚上有年叔照顾,不必担心。”怀生自理能力很强,压根不用操心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由于那家农家乐是段林白开的,宋风晚过来的消息,很快就传过去了,他此刻有一只眼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,另外一只像是高度近视,总是模糊不清。

    有人得了雪盲症,两三天就恢复视力,也有人时间较长。

    医生给的理由是,“因人而异。”

    傅沉直接说,“可能人品问题。”

    雪盲症要保持心情愉悦才有利于恢复,即便他气得跳脚,还得不断告诉自己,“要冷静,要保持乐观,要开心,特么的,老子要笑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段家人就整天看着自家小公子,整天皮笑肉不笑的在屋里乱窜。

    也是吓人。

    傅沉本想安安静静和宋风晚约会看电影,段林白非打电话过来,说要招待她,某人过于热情,不好拒绝,就约在九号公馆。

    两人刚到,段林白正拿着话筒唱歌,傅斯年也到了。

    “他没来?”傅沉看了眼包厢。

    段林白偏头看他,“说是昨晚和你一起喝多了,今天头疼,你俩可真行啊,喝酒都不叫我。”

    他?

    宋风晚蹙眉,这又是谁?

    包厢很大,除却唱歌喝酒的地方,里面还有麻将桌,甚至还有可供休息的床。

    傅沉给宋风晚点了果汁,段林白把话筒塞给她,“妹妹,你想唱什么,哥哥给你点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低头抿着一杯香槟,微微偏头看了眼段林白。

    他喊宋风晚三婶,他叫她妹妹?

    这不是**裸占他便宜?

    “我不太会唱歌。”宋风晚不是五音不全,但属于高音上不去低音下不来那种。

    “没事,都是自己人,你随便唱,又没人嫌弃你。”然后段林白给她点了一首儿歌。

    宋风晚傻眼了,这东西……

    她小学就不唱了。

    傅沉出去接了个电话,回来后附在宋风晚耳边,“我回去一趟,一个小时后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林白,斯年,你俩照顾她一点。”傅沉叮嘱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有我在,肯定把她照顾好。”段林白拍着胸脯保证,他们就在包厢里活动,也不出去,压根不会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其实是老太太得知严望川和乔艾芸领证,特意出去给他们买了点礼物,迫不及待想让傅沉给送去,直接送到了云锦首府。

    她见不到傅沉肯定不会走的,傅沉必须回去一趟。

    一来一回,也就五十多分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沉再度回到九号公馆,推开包厢的门,一股子酒味窜鼻而入,熏得他眉心直皱。

    段林白斜靠在沙发上,抱着话筒在嘶吼着《死了都要爱》,嗓子扯到破音,魔音灌耳,地上散落着一些酒瓶,桌上也是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傅斯年坐在一侧,老神在在的。

    “大侄子,来,和我一起唱!”段林白刚要凑过去,傅斯年恨不能把他踹开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晚晚呢?”傅沉蹙眉,自己出去都不到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段林白这是要浪上天啊。

    “在屋里。”

    傅沉推开包厢内侧的门,里面漆黑一片,却有一大股酒气扑面袭来。

    “她喝酒了?”

    “林白灌的。”傅斯年说得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傅沉深吸一口气,进屋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傅斯年偏头看了眼段林白,他却是拉着宋风晚喝酒,不过他并未劝着,反正这小婶子喝多了,这笔账三叔也不会算到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傅沉对这边不熟悉,视线一时无法适应这么黑暗的环境,抹黑去寻墙上的开关,忽然一双柔软灼热的小手摸到他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“三哥——”宋风晚蹭到他身上,整个人像是没了骨头。

    傅沉伸手搂住她,强压着心头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三哥,你回来啦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“晚晚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一起喝酒啊,那酒可甜了,可好喝了,我都没舍得喝完,就想留给你的。”宋风晚已经醉得有些不省人事了。

    傅沉深吸一口气,“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他打算抱着宋风晚离开,她喝了酒,自然不肯听话,扭着身子挣脱,“不走,我不走,还要喝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准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宋风晚气结,他居然这么凶。

    “以后我不在你身边,别喝这么多酒,走吧,我带你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傅沉话没说完,宋风晚忽然用力将他往后一推,傅沉后背撞在墙上,她紧贴上来,张嘴就咬住他的唇,毫无章法的吻着。

    小手胡乱的在他胸口拉扯着,她满嘴都是各种酒味儿。

    辛辣的,香甜的,缠绵的……

    这是掺了多少酒。

    段林白,你……

    给我等着。

    小舌探入他的口中,勾缠迷乱,她此刻脑子是晕的,只知道一个劲儿啃咬,说不上多舒服。

    “晚晚,别闹,我们回家。”傅沉抚弄着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宋风晚身上很热,拼命的扯着傅沉的衣服,傅沉一边要扶着她,避免她掉下去,一边还得阻止她继续作乱,这般撕扯,衣服迟早会被弄破。

    这让他怎么出门?

    傅沉阻止了上面,宋风晚已经利落的揭开了他的皮带。

    一回生二回熟,昨晚她解皮带,还哆哆嗦嗦,不得其法,这次轻而易举……

    “晚晚。”傅沉按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他此刻还记得昨晚那双手,很小很软……

    他却差点死在她手上。

    这里是公共场合,她又喝了酒,傅沉此刻一门心思想要手刃了外面的某个混蛋,哪有那种旖旎心思。

    “唔?”宋风晚像是得不到心爱的玩具,不满的嘤咛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乖一点。”傅沉耐着性子。

    黑暗中,他依稀能看到那双眸子,微红迷离,天真纯洁,偏又透着股娇憨动人,他喉咙微微滑动着,莫名觉得嗓子眼像是着了火。

    宋风晚此刻踮着脚,精准无误的吻住他的喉结……

    傅沉呼吸沉沉,她的唇灼烫柔软,慢慢厮磨着。

    这对一个男人来说,无意于变相的挑逗。

    傅沉又不是柳下惠,可是外面的某人还在声嘶力竭的怒吼着,强忍着想杀人的冲动,将心口的燥热强压下去,刚想出声阻止宋风晚,她忽然伸出舌头……

    舔了一下。

    酥酥麻麻,电流在瞬间窜便全身。

    “晚晚。”傅沉低沉着嗓子。

    “嗯?”宋风晚脑袋晕晕的,她不过是在模仿傅沉,有样学样罢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在这样勾引我,尤其是在晚上……”

    宋风晚偏头看他,一脸的纯洁。

    傅沉翻身将她压在墙上,对准她的唇,重重吻住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两人出来时,宋风晚已经趴在他肩上,眯着眼哼着儿歌。

    傅斯年余光瞥见傅沉红肿的嘴角,下唇还被咬得渗了血,忍不住闷笑。

    这世上敢咬他家三叔的,也就宋风晚一个了吧。

    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送林白?”傅斯年起身,“我和他不顺路。”

    傅沉看了眼躺在沙发上的人,“扔在马路上吧,应该有不少人想把他捡回家。”

    他背着宋风晚下楼,从后门离开,并没引起别人注意。

    “三哥……”宋风晚搂着他的脖子,说话含混不清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是不是太不矜持了?女生不应该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段哥哥说男人不能惯着,也不能主动送上门,要……嗝——要吊着,偶尔给点甜头就好了,我……我跑来找你,是不是太不庄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段林白说的?”傅沉冷笑。

    这小子眼睛都看不到了,还惹是生非?

    “嘘——”宋风晚傻笑着,“这是秘密,不能说的,嘘——”

    傅沉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他刚才就该拉着那小子,吊在车子后面跑,带着他游街示众,让那些整天在网上喊着要嫁给他的迷妹看看,段林白喝醉酒是个什么熊样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此刻云城乔家

    乔艾芸刚和严家老夫人打了电话,他俩领证结婚,并未谈论到所谓的彩礼嫁妆,老太太因为这件事把严望川臭骂了一顿。

    将严家在南江一套价值千万的别墅转到了乔艾芸名下,还以宋风晚的名义存了一笔钱,说留给她结婚用。

    她自然是不能要的,老太太直接说,“你要不要是一回事,我们严家给不给是另外一回事,等你哥过来,彩礼什么的,我们再好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她挂了电话,心底仿佛有暖流穿过,浑身都是暖的。

    “我妈说什么了?”严望川洗澡出来。

    “要给我一套房,我真不需要那个。”和宋敬仁离婚后,她分到的都是不动产。

    “她给你的就拿着,我妈挺有钱的。”

    乔艾芸无语,有这么坑自己亲妈的?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晚晚这孩子在外面玩什么,给她打电话都没接,在别人家住两天,也太打扰了,多不好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严望川扯着毛巾擦头发,“晚晚说去朋友家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她真的去朋友家了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,我女儿我了解,不会骗我的。”关于这点,乔艾芸还是非常自信的。

    严望川忽然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今天三更结束了哈~

    大家看完别忘了打卡留言投票票呀,mua~

    **

    三爷,你把二浪衣服扒了游街示众吧……

    三爷:没啥看点,辣眼睛。

    段哥哥:你特么才没看点,老子浑身都是亮点,只会闪瞎他们的眼。

    三爷:呵——

    段哥哥: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