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314 示威被打脸,污蔑晚晚是贼(3更)

314 示威被打脸,污蔑晚晚是贼(3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宋风晚说的话在理,入夜海边人本就不多,椰林更是无人,你鬼祟跟着人家小姑娘,别人把你当流氓也正常。

    只是肖靖安也有一米八,一身腱子肉,没想到这么不禁打。

    “你打人还有理了?”严知欢看自己喜欢的人被揍,肯定咽不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本就看她不顺眼,此刻恶狠狠瞪着她,那眼睛仿佛要喷火般。

    “肖少爷,对不起,我真是无意的。”宋风晚诚恳的和他道歉,又偏头看向严知欢,“这样可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确实被吓到了,下手没轻没重的,您哪里疼得厉害,我打120,送您去医院吧。”

    “医药费什么的,都是我出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就不信,他有脸进医院?

    “不用,我本来不出声想吓吓你,没想到让你误会了,是我的错。”肖靖安已经直起身子,额头俱是冷汗。

    他在南江也算有头有脸的人,送去医院,事情传开,指不定惹出更大的乱子,而且这件事他不占理,尾随被一个小女生踹了下面?

    即便到了医院,怎么检查?

    让他检查他下面?他还要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因为肖靖安出事,众人不欢而散,严知欢本想送他回去,肖靖安今天已经够丢人了,根本不想见她,和她说话也没好语气。

    她只能坐着严少臣的车,送宋风晚回去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傅沉原本正在和宋风晚打电话,听到她说有点事要处理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随即他才看到千江两分钟前发的信息,【那个在沙滩上秀肌肉的男人,正在尾随宋小姐。】

    傅沉眯着眸子,秀肌肉?

    【他的手搭到了宋小姐肩上。】

    【宋小姐踹了他**,他叫得破音了。】

    【宋小姐一记狠踹,又是一拳……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沉伸手捏着眉心,脑仁儿一点点抽痛。

    肖靖安应该觉得庆幸,他这次是真的死里逃生,只有宋风晚打了他,若是千江冲过来,他今天八成得废。

    “十方。”傅沉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三爷?”十方一直守在边上。

    “去南江的机票订好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明早七点的,您要早起,还是早些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怀生上山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大周末,放学就嚷嚷着要回山上。”

    傅沉点头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南江严家

    几人到家时,乔艾芸正坐在老太太身边学刺绣。

    “奶奶——”严知欢掐着嗓子,声音娇滴滴的,坐到她身边,就各种撒娇讨好。

    那种做派,分明是在告诉宋风晚,她和严家关系多亲密。

    “回来啦?”老太太伸手扶了下老花镜,眼底滑过一丝不明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严知欢那样子,颇有点示威的感觉。

    边上的黄妈看得眼皮一跳,瞥了眼一侧的宋风晚,她平时最喜欢耍宝,逗老太太开心,却极少如此黏糊,此刻这般作态,落在谁眼里都觉得刺眼。

    乔艾芸将针放好,看了眼严知欢,没作声。

    “晚晚,玩得开心吗?来奶奶这边。”老太太虽然有些老花眼,心里却清楚。

    这对姐妹父亲走得早,她多加照拂,加上她膝下无孙辈,自然走得近些,平素耍宝无赖些,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她若想借着自己给宋风晚下马威,只怕是打错算盘了。

    宋风晚笑着走过去,坐到她另一侧,“挺开心的,谢谢奶奶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抽出被严知欢抱住的胳膊,握住宋风晚的手,慈祥和善的拍了几下,“开心就好,明天我让少臣……”

    严知欢神色一僵,边上的严少臣嗤笑,简直蠢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今天玩得挺累的,想好好休息一下。”严少臣还要上班,她哪儿好意思这么麻烦他。

    “不想玩?你高考刚结束,应该好好放松下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今天玩狠了,腿很酸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老太太本打算让严少臣和这对姐妹陪宋风晚玩几天的,就把他们都安排住进了家里。

    宋风晚明天不想出去,她也不能此刻让他们回家,还是招呼几人睡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几人回屋后,老太太又特意把严知欢到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“今天出去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?”她拿着布子擦拭着眼镜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严知欢笑得灿烂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对晚晚好像有意见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笑得和善,眸子有些浑浊黯淡,看事却很分明。

    严知欢心底一颤,“没、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她性子温和,又是我孙女,你们年龄相仿,我是希望你们能够相处融洽,我不想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,你很聪明,知道我的意思吧。”

    过些日子严望川和乔艾芸要办酒,她不希望出现一点乱子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提醒,而是警告,而且明确说了,宋风晚是他们严家的孙女。

    严知欢心下不满,却只能笑着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和她相处得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你去给她送杯牛奶吧。”老太太心底是希望他们能和睦相处的。

    严知欢性子骄纵点,却很听话,老太太这般敲打,说得也非常明白,她应该清楚怎么做。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严知欢又陪在她身边,说了几句讨好的话,才离开。

    这一出去,脸就变了。

    这宋风晚到底算个什么东西,他们才认识多久,奶奶就这么向着她!什么严家的孙女,她和严家有血缘关系吗?

    装得倒是单纯无害。

    想起肖靖安被打,这丫头分明不是个省油的灯,出手那么狠,嘴巴还挺厉害。

    就算有气,也没办法,老太太的话还得听,她正打算下楼去倒牛奶。

    “知欢。”严知乐就在走廊上等着,毕竟是姐妹,看她神色就清楚发生了什么,“奶奶对我们不薄,爸走得早,要不是她帮衬,我们怎么可能上大学。”

    “宋风晚现在就是她孙女,奶奶那么喜欢她,我看他们一家和乐融融的,这不挺好的嘛,你千万别惹事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那脾气你也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严知欢就是见不惯自家姐姐这幅懦弱无能的样子。

    自己甘于平庸,没野心,还非得让她也学着自己,唯唯诺诺,简直讨厌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行,不回屋睡觉?”

    “奶奶让我去楼下给她送杯牛奶。”

    严知乐知道自己妹妹的脾气,加之肖靖安出事,怕她绷不住,“我陪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随你。”对她的好心,严知欢并不领情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宋风晚刚洗了澡,戴着耳机和傅沉视频,听到敲门声才匆匆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宋风晚慌乱的扯掉耳机线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严知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开门时,这对姐妹站在门口,严知乐手中捧着托盘,里面有牛奶,还有一盒小饼干。

    “给你送点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快进来吧。”宋风晚总不能拿了东西就关门,邀请两人进屋。

    这屋子是严望川特意让人布置的,家居陈设和客卧显然不是一个档次,就连书桌前的落地台灯,垂落珠子都是水晶雕刻的。

    和所有房间的装潢不同,这是特意仿照云城宋风晚的屋子装饰布局的,就连家具都类似。

    桌上还摆放着宋风晚的照片,显然是花了心思的。

    严知欢看得眼红。

    她从小就认识严望川,他和曾对人这般体贴照顾过。

    “你在忙吗?会不会太打扰你了。”严知乐笑着,虽然诧异房间装潢陈设,却并不嫉妒,都是别人自己家的,和自己没关系。

    已经托了人家福才上得了大学,还有什么不知足的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宋风晚笑着将书桌收拾了一下,给她的托盘腾出位置,“我才不好意思,让你给我送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晚还在看书?”严知乐将托盘放下。

    “随便看看而已。”宋风晚将书放在一侧。

    严知欢瞥见一个很熟的本子,微微眯着眼。

    “你看得什么书,能借我看一下吗?”严知欢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宋风晚将其中一些笔记本之类的抽出来,“这些都是我私人的笔记,不方便借阅,剩下这些,你想看什么随便拿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知道她对自己有敌意,只是借书,犯不着和她再生嫌隙。

    严知欢随意拿了本,眼睛一直盯着宋风晚手中的几个笔记本。

    三个人随意聊了十几分钟,那对姐妹方才回房。

    宋风晚送别这对姐妹,又和傅沉视频了一会儿才睡下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翌日一早

    严望川一早就去了公司,因为她今天没安排,又正值周末,严少臣也没去上班,陪着乔艾芸和老太太去了趟花鸟市场。

    家中过些日子要办喜事,老太太想添置一些富贵树,给家里添点色。

    原本是想让宋风晚陪着一起去的,她推说腿酸便留在了家中。

    这严知乐一早就回了自己家,毕竟新婚,心里记挂着老公,家中除了几个佣人,就只有宋风晚和严知欢。

    宋风晚本来在房间和傅沉语音,他上飞机后,她才走出卧室。

    打扫的佣人,这才进入她房间。

    严家临海,宋风晚去外面溜达了一圈,殊不知也就这时,有人偷摸溜进了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知欢小姐。”女佣拿着打扫工具,正打算出去。

    “打扫好了?”严知欢手中拿着书,那是昨晚在宋风晚那里借的,一本侦探推理小说,她看书名就头疼。

    高考结束不出去玩,还抱着本书,装什么乖乖女。

    “嗯,已经扫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昨天和她借了本书,我把书还回去。”

    这女佣只负责打扫,自然不会管主人家的事,提着东西就下楼了。

    严知欢顺利进入宋风晚房间,随手把书扔到她桌上,目光从她桌上的一排护肤品上扫过,落在首饰盒上,打开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她在严家也见惯了好东西,自然明白这些都是上等品。

    严望川对她是真的好啊。

    她在桌上翻找半天,都没见到昨天那个笔记本,她这才开始翻找抽屉,里面有几张卡,其中还有一张定制的银行卡。

    这不仅要有钱,还得有身份地位的人,才能定制这类卡。

    难不成又是严望川给的?

    也太疼她了吧。

    她打开另外的抽屉,就看到了几个笔记本,其中有个写读后感的,还有一本手稿。

    上面明确署名:【严望川】。

    这本手稿她见过,严望川的私人物,宝贝得很,别说借阅翻看,就是碰一下都不许。

    她小时候以为是画册,想看一下,被他骂哭,直接撵出去,她有一两年都没敢来严家。

    设计师最在意的就是手稿,因为里面都是设计图,全部都是他们的心血结晶,你想看一眼都不可能,更被提外借了,严知欢嘴角止不住上扬。

    这丫头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偷东西。

    果真是乡下来的东西,上不了台面,严家对她那么好,居然做贼?

    她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她痛哭流涕,跪地求饶,却被丢出严家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宋风晚此刻光着脚丫,坐在沙滩上,低头翻看手机,查看南江的旅游攻略,一心惦记着要和傅沉去哪儿玩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千江的汇报太欠揍了,人家有名有姓的,什么叫秀肌肉的男人【捂脸】

    晚晚啊,你真是心大,人家要把你赶出去了。

    晚晚:不要打扰我,我在查旅游攻略。

    我:……

    **

    日常求留言、求票票呀,嘻嘻~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