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316 晚晚怼人,辛辣尖锐无法招架

316 晚晚怼人,辛辣尖锐无法招架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南江海边

    暖阳肆意,微风习习。

    傅沉戴着墨镜,黑发被风吹得恣意翻飞,他手中攥着一串佛珠,漫步在沙滩上,潇洒恣意。

    “傅三,你说你过来,也不说一声,你不是应该陪小嫂子吗?怎么有空出来玩啊……”段林白讨好的看着他,“对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跑回去,把自己的椰汁递给他,“还没喝,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傅沉伸手接过,他没那么多洁癖,段林白喝了也不嫌弃,他刚喝了一口,某人就迫不及待的问道,“是不是还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沉点头。

    段林白嘿嘿一笑,“南江的海真不错,干净,你下午要不要来冲浪什么的……”他伸手指着湛蓝的大海。

    傅沉不知何时绕到他身后,抬脚,对准他的屁股……

    十方站在不远处,已经笑出声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另一边

    宋风晚根本不知家里出了事,自然不急,欣赏海景,慢悠悠踱步回家。

    可是严家的某些人等不及了,严少臣刚从口袋中摸出手机,严知欢立刻出声,“哥,你该不会想要给她通风报信吧。”

    严少臣眯眼看她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关系好,你该不会想告诉她,好让她有所准备,或者……”

    “干脆跑了不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乔艾芸坐在一侧,此时不知具体情况,与她争执毫无裨益,听她说这话,挑了下眉。

    “我打电话给卖花的老板,让他送个花盆过来而已。”严少臣拿起电话,直接打开免提,电话隔了数秒才接通,“喂,这里是星星花木批发……”

    严知欢这才没作声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分钟,还是没看到宋风晚的身影,客厅气氛沉闷,严知欢实在有些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恨不能立马就把她撵出去,等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这都十几分钟了,还不回来?该不会真的有人通风报信,所以她不敢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做贼心虚,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和叔叔对她那么好,居然做贼,真是够不要脸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毕竟是严家,乔艾芸一直让自己克制,相信严家会给宋风晚一个清白。

    此刻着实忍不住,偏头看她,眼底像是蒙了层霜色,冷冽非常。

    “阿姨,您别这么看着我啊,现在赃物就在这里,还有什么可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公司的高度机密,多值钱,您也是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,这可是叔叔的心血,这件事一定要好好追究,我们严家可不能让一个贼混进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乔艾芸从沙发上蹭得站起来,几乎是同一时间……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一声,老太太将手中的茶杯猛地掷在桌上,“严知欢!”

    严知欢正说得尽心,猝然被打断,心头直跳,屏着呼吸,看着老太太,小心翼翼开口。

    “奶奶?”

    “说够了没?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实话啊,这东西就是在她女儿房间找到的,不是贼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严知欢话没说完,老太太一道凌厉的视线射过去,吓得她立刻噤声。

    “你身为晚辈,就是这么和长辈说话的,这件事到底如何,还没个定论,由不得你在这里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“这赃物都……”严知欢指着手稿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想等晚晚回来,再和你算账的,既然你等不及了,那就先来说说你的事。”老太太伸手摩挲着拐杖,略显浑浊的眸子却掠过一丝精光。

    黄妈站在一侧,伸手拉着乔艾芸坐下,“夫人,您别急。”

    乔艾芸气得脸都青了,恨不能上去抽她几巴掌。

    哪个做母亲的能允许自己女儿被人口口声声斥为贼。

    “奶奶,我有什么事啊?”严知欢被她看得心底发虚。

    “我昨晚特意把你叫到房间,让你好好和晚晚相处,你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,第二天就给我惹出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能怪我啊,难不成我看到她偷东西,我还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?”严知欢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如果流出去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完全是为了严家着想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轻笑,“那我问你,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“她房间……”严知欢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你去她房间做什么?”老太太眯着眼,“说别人是贼,你偷摸进别人房间翻找东西,你这行为就很光明正大?”

    “擅入别人房间,你也说了,这手稿是被藏起来了,看样子你在房间也找了不短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肆意翻看别人东西,你这不仅是做了贼……”

    老太太声音徐缓温吞,却字字珠玑,她冷冷一哼,将拐杖重重捶打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而且特别没教养,丢人现眼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我是去她屋里还书,我……”严知欢没想到老太太突然从这边突破,她一时语塞,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还书就能随便翻找别人东西,你这种行为和做贼有什么区别,说别人的同时,麻烦你好好审视一下自己!”

    老太太气得呼吸不顺。

    “奶奶,我们现在说的是手稿……”

    “手稿到底怎么到她手上,谁都说不好,但是你做贼偷进别人房间,却是事实,即便还书,放了东西就该离开,或者等她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去别人房间摸摸索索,你怎么好意思指责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严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光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疾言厉色,说得她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“我本想等晚晚回来,一起说这件事,多等几分钟怎么了,你就等不及了?咄咄逼人,她到底哪里惹到你了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严知欢偷偷跑到宋风晚房间是事实,这件事她无从辩驳。

    悻悻闭上嘴,不敢再多言半句。

    严少臣轻笑,这蠢货。

    她是巴不得想把宋风晚赶出去吧,这吃相可真是难看。

    老太太即便以前对她不错,但毕竟不是亲孙女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,假设宋风晚真的偷东西,被训斥或者赶出严家,乔艾芸还能待得下去?和大伯关系势必决裂,最后最丢人的还是严家。

    老太太最后追责,肯定会弄死她。

    大伯那么喜欢乔艾芸,能轻易放过她?怕是死都没处死。

    真搞不懂,她死死咬着宋风晚不放到底能得到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连现在的形势利弊都没考虑清楚,简直没脑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多时,一个佣人跑进来,严知欢喜出望外,以为宋风晚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,肖少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肖靖安?”老太太眯眼,“他来做什么?就说家里有事,让他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进来了。”这下人也拦不住啊。

    五六秒后,肖靖安提着两包礼品进屋,“严奶奶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?”老太太被身边这没脑子的蠢货气得头疼,说话却不见半分异色。

    “昨天和宋小姐发生了一点小误会,把她吓到了,特意来给她赔罪。”

    严少臣眯着眼,这小子倒是很会见缝插针,被打被踹的是他,反而说吓到了宋风晚,无非是借机套近乎罢了。

    彰显自己的宽和大度,趁机接近宋风晚。

    泡妞惯用的路数,肖靖安家境不错,长袖善舞,很招小姑娘喜欢,对谁都是温文有礼,大家都说他是暖男。

    严少臣看来,就是典型的中央空调,渣男一个。

    “误会?”老太太蹙眉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刚想说宋风晚不在,让严少臣先送他出去,也就这时候宋风晚回来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原本想和傅沉见一面再回来,她出门前特意收拾了一下。

    柔软服帖的吊带红裙,勒住纤细的肩骨,露出漂亮光洁的脖颈锁骨,这年纪的姑娘,似乎不用刻意打扮,也散发着一种勾人的美感。

    随着她走动,旖旎红裙下隐约可见白皙的小腿,落在肖靖安眼底,莫名撩人。

    天生的凤眼,染着媚,挑着艳,她冲肖靖安一笑,“肖少爷。”

    她的笑容落在严知欢眼底,就像是在刻意撩拨他,神情崩塌,直接跳起来指着宋风晚。

    “奶奶,她回来了!”

    她眼底俱是亢奋,这臭丫头可算是回来了。

    宋风晚心底错愕,看她伸指着自己,心底也是不舒服的。

    老太太心底不悦,即便有佣人在场,那也算是自家人,此刻肖靖安在这里,谁想把家里的事情暴露在外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靖安,我们家现在有事要处理,可能无法招待……”

    “宋风晚,你这个贼,居然偷叔叔东西!”

    严知欢一心想让宋风晚丢人现眼,尤其是在肖靖安面前。

    如果她现在被赶出去……

    看她还有什么脸面勾引男人。

    所以老太太话没说完,她就急不可耐的出声呵斥。

    “严知欢!”老太太气闷,这蠢东西。

    肖靖安也没想到会撞到这种事,他心底清楚,这别人的家事,他应该避嫌,尽量别掺和进去,可是此刻既然听到,他也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“我偷东西?”宋风晚失笑,有些懵,“我偷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别不承认,赃物我都找到了,你偷了叔叔的手稿,你应该知道这东西多重要,叔叔对你那么好,你却这么回报她,简直是个白眼狼。”

    严知欢指着宋风晚,那眼神恨不能要将她千刀万剐般。

    “手稿?”宋风晚恍然,“你说我偷的?”

    “此刻东西都在这里,你还想狡辩?”严知欢说得理直气壮,抬手指着放在老太太身侧的手稿。

    宋风晚眯着眼,“你说那个?那是严叔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乔艾芸松了口气,老太太只是伸手扶了下眼镜,神色如常,倒是严知欢瞬间炸了。

    直接跳起来,“你胡说八道,叔叔怎么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你!”

    “说的好像你很了解严叔一样。”宋风晚身清影正,自是什么都不怕。

    “这手稿他都不许别人碰一下,给你?你在逗我?说谎都不打草稿!”

    宋风晚双手抱胸,好整以暇的看着她,“你比我年长几岁,按理说,吃得饭都比我多……”

    她看到乔艾芸煞青的脸色,也清楚自己没回来之前,肯定已经发生了一番争执,这件事没得出定论,怕是母亲都遭她恶语,自然不会给她好脸色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想到你会这么蠢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严知欢急了。

    “我若是撒谎,那么多理由,为什么要说是严叔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他回来,或者你们打电话求证,立马就知道我是不是撒谎,我有必要扯这种谎?”

    “这种低级的谎言,一戳就破。”宋风晚轻笑。

    “叔叔那么喜欢你们母女,保不齐他……”

    宋风晚冷冷一笑,“你想说严叔配合我撒谎?你到底把严叔当成什么人了!”

    “他那么正直严肃,大公无私,严叔是个什么人,大家心底都清楚!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在你眼里,他就是个偏私无度,昏庸至极的小人!”

    她强势逼人,炮语连珠,相比严知欢的指责,她这才是利刃,剜心啊。

    犀利狠辣。

    严知欢彻底傻了,舌头打结,吓得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瞧不起严望川?这么大一顶帽子扣下来,谁都懵逼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大年初七,大家记得每日留言打卡~

    也别忘了投票票哈,(* ̄3)(ε ̄*)

    不少人问更新时间,一般是十点、十二点,三点左右更新,一般是三更,每天一万字

    **

    三爷,我劝你以后千万别和媳妇儿吵架,不然你会死的很惨,哈哈……

    三爷:……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