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319 水下暧昧,晚晚打小报告

319 水下暧昧,晚晚打小报告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南江海边

    段林白抱着椰汁,看着不远处浅水区的两个人,无语咋舌。

    傅沉教人游泳,如此有耐心,还真特么活久见。

    他记得小时候他们带沈浸夜和傅聿修去游泳馆玩,他扔了几个游泳圈给他们,就让他们自己扑腾。

    傅聿修有些怕水,想下又不敢下,坐在他边上磨叽了很久,那个年纪的孩子确实有些缠人,然后……

    某人一脚把他踹下去了。

    美其名曰:“实践出真知。”

    喝了不少水,差点把他给淹死,幸亏是儿童区,边上还有教练。

    傅沉当时就居高临下的站在泳池边。

    “学游泳哪儿有不喝水的?多呛几次就学会游泳了。”

    最终还是学会了游泳,某人颇不要脸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三叔何时骗过你,你还不和我说声谢谢?”

    傅聿修当时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傅沉又冷不丁来了一句,说什么现在许多泳池的水很脏,因为下水的人很多,而且某些不道德的人,指不定会在水下做什么。

    傅聿修当晚回去就吐了。

    真是特么恶趣味。

    整天在家搞侄子,不过后来傅聿修一家搬去云城,便彻底脱离了傅沉的魔爪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刚才宋风晚也不愿下水,他就在边上耐心哄着,无非是说,学习一下没坏处,最后扯到了游泳最减肥,宋风晚这才动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两人正在人少些的浅水区域。

    宋风晚在水里扑腾,傅沉站在她身侧,伸手轻轻托着她,水面淹没他的胸口,阳光洒在水面上,波光嶙峋,落在他脸上,光影绰约。

    “别紧张,注意蹬腿的姿势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贴在她耳边,又近又热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怎么可能不紧张,他的手指放在她腹部,手心灼热,烫得她皮肤发麻,此刻外套已经被浸透,睡眠荡漾着,泳衣紧贴在身上,若隐若现……

    “注意呼吸。”傅沉声音像是紧紧贴着她的心脏,听得她心神一震。

    宋风晚红着脸,双腿不断踩着水,他的手指随着她的动作,在她身上游离着,她知道,他需要扶住自己,可是……

    这手怎么越来越往上啊。

    “今天那么急着回去,是有事?”

    傅沉并未刻意打听严家的事,严老夫人和严望川人都不错,自能照顾好她,所以他压根不知严知欢污蔑她的事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啊。”严知欢的事情都解决了,没必要和傅沉说,添堵。

    “明天有空?”

    “可能白天没时间,我要陪我妈去试婚纱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婚宴就请一些亲友,不过婚纱照总要拍的,肯定要试几套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傅沉手指忽然贴上她的腹部,指尖无意触及泳裤边缘,宋风晚吓得立马缩起身子,“你别乱摸!”

    下意识离他远些,可又不会游泳,身体没了支撑,不断扑棱着。

    直到傅沉伸手,将她搂到怀里,温热的海水包裹着她,可是面前男人高大的身躯才热得烫人。

    宋风晚刚才被吓懵了,下意识的往他身上蹭,一手勾住他的脖子,双脚往上一勾……

    两人身子紧贴。

    毫无缝隙。

    段林白坐在不远处,眯着眼,哎呦我去,说好游泳的呢?

    青天白日,这么多人,这两人搞毛啊。

    衣服在水下飘着,身体之间毫无嫌隙,宋风晚浑身湿透,头发湿哒哒贴在两侧,就连睫毛上都挂着水珠,许是刚才吓着了,急促的喘着细气,水珠沿着她的脸颊缓缓往下……

    勾勒出姣好的身体弧线,满是诱惑。

    “吓死我了。”宋风晚惊魂未定,紧紧搂住她,脑袋搁在他颈侧,小口喘着气。

    傅沉能清晰感觉到小姑娘身上的柔软,每一寸都好像在撩拨他,身体很快就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简直要了命。

    “好些了?”傅沉偏头看她,蹭着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傅沉张嘴咬了咬她的耳垂,惹得宋风晚身子一颤,“以后无论什么时候,都别推开我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闷声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学吗?”

    “不学了。”刚才被吓到了,宋风晚此刻心脏还扑腾乱跳。

    “晚晚——”他声音滑到最低处,暧昧厮磨般惹人心颤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把头抬一下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刚抬头,温热的唇落在她眼睫上,“有我在,你怕什么。”

    灼热的吻落在她眉心鼻尖,然后夺了她的唇,急切啃咬,肆无忌惮的,也不理会她发麻热痛……

    南江这边比较开放,海滩上亲吻搂抱的情侣不在少数,大家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段林白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这大庭广众,两人都不注意下影响吗?

    看他俩的动作,显然不是第一次了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她还是个孩子啊,傅沉这禽兽怎么下的去嘴!

    **

    一吻结束,宋风晚已经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傅沉抱着她朝岸边走了几步,抬手拍了拍她的腿,“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这才惊觉两人此刻的姿势多惹火,急忙放下腿,站在水中。

    “你先上岸,我待会儿就来。”傅沉催她上去。

    宋风晚脚尖刚沾了沙滩,十方就给她递了条浴巾裹在身上。

    她走到段林白身边坐下,看着不远处的某人开始游泳冲浪……

    她以为傅沉只会爬山滑雪,没想到还会冲浪,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,姿势潇洒俊逸,惹得不少人驻足侧目。

    宋风晚拿出手机,对准傅沉拍了几张照片。

    “小嫂子,你和他刚才在水下干嘛呢?”

    宋风晚看了他一眼,耳根有些发热,垂头开始拼照片。

    段林白见她不搭理自己,觉得无趣,拿起一侧的眼药水,扯下护目镜,仰面滴药水……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他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眼药水过于沁凉湿润,滴入未痊愈的眼中,还有些刺痛。

    宋风晚看眼药水从他眼角流下,已经快流到耳朵里了,没找到面纸,她扯过一侧的毛巾,俯身过去,将毛巾塞到他耳边,随手帮他将药水擦了。

    这姿势维持不足两秒,可是从外人角度看上去,宋风晚就好像整个人贴上去,压在段林白身上似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段林白拿着毛巾,胡乱擦了把。

    “你这眼睛什么时候才能痊愈啊?”段林白得了雪盲症也是因为她和傅沉,宋风晚心底总是有些过不去的。

    “说不准。”段林白眨了眨眼,又重新戴上护目镜。

    “等你眼睛好了,我请你唱歌吃饭吧。”宋风晚笑道。

    “成啊。”段林白低头拧上眼药水的盖子。

    不多时傅沉就从海边回来,身上滴着水,他随手拨弄着湿漉的头发,水珠溅落,在阳光下都散着金色的光泽,恍若天神。

    十方立刻给他递了墨镜浴巾。

    衣服湿漉漉贴在身上,男色诱人。

    他信步走来,惹得不少小姑娘侧目。

    段林白冷哼一句:“真闷骚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看了他一眼,咬了咬唇,眼底滑过一丝暗光……

    **

    傅沉和宋风晚去洗了个澡,三人才去吃饭。

    到了海边,自然吃的是海鲜。

    傅沉低头帮宋风晚剥虾去壳,蘸了酱汁放在宋风晚嘴边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俩能不能克制点,边上还有个单身狗呢!”

    傅沉偏头看他,“我为什么要为了一条狗克制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段林白气结。

    “你俩刚才在海边聊什么?好像聊得挺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笑了下,“也没聊什么,他就问我们俩在水下干嘛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段林白忽然对上傅沉眼睛,平稳无波,却暗藏波澜,他心头一跳,“我就随便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他还说你闷骚。”宋风晚笑得单纯无害。

    段林白傻眼了。

    傅沉冲他笑着,将剥好的一个虾尾放在他盘中,“吃吧。”

    当面打小报告?

    这两人可能想玩死自己。

    段林白紧张得吞了吞口水,夹起虾尾放入口中,小口咀嚼,总觉得傅沉想毒死他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大年初八了,继续打卡留言哈~

    最近腰酸背痛,码字结束就没动过电脑,留言我都看了,没来得及回复,今天开始继续回复留言,大家别忘了冒泡留言啊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话说三爷为啥让晚晚一个人上岸,自己又跑去游泳了呢。

    段哥哥:嘿嘿……我知道,某人啊……

    三爷:嗯?

    段哥哥:这阳光真特么好。

    三爷:……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