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都市小说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320 三爷:摧残心智,折磨肉体(2更)

320 三爷:摧残心智,折磨肉体(2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宋风晚回家的时候,乔艾芸和老太太正坐在客厅看婚纱店提供的画册。

    “怎么才回来?晚饭吃了吗?”乔艾芸放下画册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风晚摸了摸鼻子。

    “晚晚,快过来看看,我给你选了几套衣服,明天你也试一下。”老太太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“回头我们一家人拍几组全家福。”老太太招呼她坐到自己身边,给他看了自己选的几组衣服。

    以前他们一家每年都会拍摄全家福,自从老伴过世,只有她和严望川两人,看照片都觉得分外冷清,她已经十几年没拍过照片了。

    老太太年轻时也是做设计的,眼光自是独到,选的衣服款式也多简单精致,很适合宋风晚。

    “望川怎么还不回来?”

    乔艾芸笑了下,“他想把近期手头事情处理完,会晚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会试婚纱,拍摄婚纱照,结婚还有许多事要处理。

    老太太挑眉,果然有了媳妇儿的人就是不一样,知道汇报行程了。

    晚上八点多,三人还在看画册挑选婚纱,黄妈小步走来,贴在老太太耳边说了两句。

    “她们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人都到门口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她们回去!”老太太沉声。

    只是她话音未落,伴随着急促紊乱的脚步声,两个人已经进了屋,一个是严知欢,另一人宋风晚眼熟。

    她和严知乐长得较像,看着面善温和,初次见面那天,塞了一个红包给她,因为数额较大,她印象比较深。

    这人就是那对姐妹的母亲——张素秋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老太太低头看画册,压根没正眼看他们。

    “我带欢欢来给晚晚赔礼道歉,我下班才知道出了事。”张素秋穿得朴素,许是生活重压,看着很沧桑,就连穿的衣服也是过时老旧的。

    宋风晚第一眼觉得她比较可亲,后来听严少臣说她阻拦女儿婚事,加上严知欢这种骄纵的性格,让她不得不重新审视她。

    老太太没作声。

    “你还愣着干嘛,还不赶紧给晚晚道歉!”张素秋一巴掌拍在严知欢脑后,啪的一声,宋风晚瞳孔微缩,坐着没动作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知欢红着眼,咬紧牙关,不肯开口。

    她回去后将所有事情梳理了一遍,她去宋风晚房间私拿她的东西,确实是错的,但是后面,完全就被她利用了。

    她明知道手稿后面有题字,非要等严望川回来再说,这分明是要把自己推出去送死。

    小小年纪,心肠如此恶毒,她咽不下这口气,怎么肯道歉。

    当时肖靖安还在,在喜欢的人面前丢人,再也没有比这个更让她难堪的。

    “你还傻站着干嘛,做错事,误会了人家,你还委屈上了,赶紧给我道歉!”张素秋提高嗓门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严知欢抬头看向自己母亲,“我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狠狠一巴掌甩过去,严知欢半边瞬时一片猩红,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母亲。

    宋风晚呼吸一沉,那巴掌声清脆响亮,打得很重,这是真打啊。

    “妈!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还认我这个母亲,就给我道歉!奶奶和叔叔对你那么好,你却在别人家里兴风作浪的,你还有脸回去,今天要是他们不原谅你,你也别回家了!”

    严知欢被打懵了,委屈着,眼神倔强不肯屈从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知错,你私自去别人房间干嘛?你还敢污蔑别人,我平时就这么教你的吗?还不赶紧道歉!”

    张素秋声音提高,一副怒气不争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和你说过,要照顾好妹妹,你都在外面干了什么!我和你说的话都当成耳边风了嘛?你们以后都是姐妹,你身为姐姐,怎么能干这种事!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今天还顶撞了你阿姨,你给我跪下,跪下道歉!”

    严知欢自是不肯,她气得面红耳赤,抬起手臂……

    猝不及防又是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道歉还不行嘛,对不起!”严知欢又羞又气,白天在宋风晚面前丢人,现在又在她面前被打,心底已经恨透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道歉就这个态度?给我好好说话!对着你阿姨和晚晚说,直到她们原谅你!”

    严知欢眼泪好像决堤般,簌簌往下掉,就是不肯再开口,张素秋气得呼吸急促,抬手就要打她……

    乔艾芸急忙过去,拦住了她,“算了,孩子已经知道错了,别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就是被惯坏了,居然做出这种事,不打不行。”张素秋气闷,冲过去又要揍她,却被乔艾芸拦下了。

    “她道歉了,孩子总会做错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丫头混账啊,居然偷东西,你把手给我伸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了,她肯定知错了。”乔艾芸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打孩子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在客厅拉扯了好一会儿,张素秋方才平息怒火。

    “真是对不起,我没教好女儿,晚晚,真的对不起啊,表婶在这里给你道个歉。”张素秋说着就给宋风晚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表婶,您这是干嘛。”这么多下人在,宋风晚怎么可能真的坐着受她一鞠躬,只能过去搀扶。

    “我回去肯定好好教训她,今天你受委屈了,你大度,别放在心上哈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悻悻笑着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这母女俩又在客厅坐了一会儿才离开。

    哭哭闹闹,吵得人头疼。

    老太太从始至终一言未发。

    “妈,我去给您盛碗汤。”乔艾芸伸手揉了揉手臂,方才拦着张素秋,那人力气太大,拽得她胳膊生疼。

    “我去帮你。”宋风晚起身跟进厨房。

    两人进入厨房,老太太才猝然将画册扔在茶几上,面色寒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乔艾芸拿着勺子,搅拌着汤,拧着眉头,心底堵得慌。

    “妈。”宋风晚从碗橱里拿出几个碗。

    “你以后离那家人远点。”乔艾芸压低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宋风晚点头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张素秋拉着严知欢过来,若是真心赔礼道歉,应该在家教育好女儿再来,而不是当着她们的面打她。

    而且口口声声说,一定要乔艾芸首肯原谅。

    她初入严家,若是坐视不理,看她打女儿,指不定很快就传出她心狠无情,还觉得她这个做阿姨的心冷,小肚鸡肠,所以她只能拦着。

    这压根不是来道歉,而是逼着他们母女原谅。

    即便道歉,也让人心里不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客厅的老太太阴沉着一张脸,气闷至极。

    她经历了这么多大风大浪,自然看得通透。

    张素秋丈夫过世,一个人抚养两个孩子,她定然多加照拂,其实就是出钱垫付了两姐妹的学费,平时也会给点补给。

    她平素本分,与老太太关系也可以,出现嫌隙还是严知乐结婚的事,张素秋强烈反对,甚至寻死觅活,将女儿囚于家中,无非是觉得小伙子家穷。

    其实那小伙子家境可以,人也不错,模样不算俊,但周正耐看,可能刚毕业,工资拿的不多,但对严知乐是真心好。

    但是在南江全款买房买车,还要几十万的彩礼,一下子拿出四五百万的现金,哪家都吃不消。

    甚至有一次闹到了派出所。

    那小伙子父母已经四处借钱,甚至打算将养老的房子卖掉,严知乐从家中逃出来,找到老太太,跪着求她帮忙,她才知道这件事,方才出面干预。

    老太太了解原委,对张素秋心底已经很有微词,平素在她面前,并不是个贪图钱财的人,在女儿婚事上这般强硬,打的什么主意,她也了解。

    与买车买房都是其次,目的就是为难那小伙子,无非是想让他知难而退,再给严知乐找个有钱人家罢了。

    所以之后虽有也有往来,但老太太心境与以前已经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这次她带着严知欢上门,若是诚心道歉就罢了。

    在她面前耍小聪明,若不是看在她过世的丈夫面上,怕是今晚就让她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此刻出了门的那对母女……

    严知欢还在抽泣,张素秋气闷,“你有什么好哭的,我这次带你过来,是为了你好,真的和他们家决裂了,你想嫁到肖家,简直是做梦!”

    “妈——”严知欢嗓子都哭哑了,“你也不能那么打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下手不重点,那个乔艾芸能阻拦我?她们能原谅你?”张素秋轻哼,“你和肖靖安到底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以前还挺好的,自从宋风晚出现就变样了。”严知欢气闷,“凭空冒出来的野丫头,看着就讨厌。”

    “再讨厌她现在也是严家正牌的大小姐,肖家肯定想和她联姻,你要是不抓紧点,我看你甭想嫁给肖靖安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有什么办法,那个死丫头那么厉害,还整天穿得那么招摇,你看她长得那双眼,狐狸精一样,四处勾引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有其母必有其女。”张素秋轻哼。

    “妈,听说当年她妈和叔叔有婚约,又退掉了,跟着别的男人跑了,现在又吃回头草?是真的么?”

    “废话,当年闹得多难看啊,我们严家的脸都被丢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奶奶还同意叔叔再娶她?”严知欢轻嘲。

    “人家有本事呗,能让你叔叔惦记二十多年,不婚不娶,心甘情愿等着她。”

    “真会勾引男人!”

    “你抓紧时间和肖靖安多处处,别被她截胡了。”

    张素秋眼睛不瞎,知道自己女儿不如宋风晚漂亮,人家还有身份加持,肖家怕是看不上她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严知欢伸手揉着脸,他也想多和肖靖安接触,可是发生那件事的时候,肖靖安也在,在自己喜欢的男人如此丢人,她最近哪儿有脸找他啊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此儿科的傅沉和段林白正在房间下棋,每输一次,就在脸上贴个纸条。

    段林白的脸已经被自完全糊掉,不能看了。

    尼玛,有本事就出去打一架啊,每次都想在智商上碾压自己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傅三,要不你踹我两脚得了。”段林白小时候有些多动症,根本坐不住,下棋太磨人心性,他屁股都坐得发痒,还得动脑子,这不要他命嘛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傅沉眯着眼。

    “我特么真不想下棋。”

    “摧残心智,顺便折磨你的**,感觉不错。”

    段林白愕然。

    这丫的不是变态是什么?

    “而且玩了这么多年,你连基本规则都没摸清楚。”傅沉撩着眉眼,冲他一笑,“林白,你脑子呢?”

    “老子特么就不会玩这个啊。”段林白伸手拨开遮眼的几张纸条,“这都深更半夜,你不困啊?”

    “和你在一起,我不困。”傅沉眯眼笑着,“再玩几局。”

    段林白趴在桌上,嘴角抽搐着。

    还不如踹他一脚来的实在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咱家三爷是文明人,不会动手的,\(^o^)/~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