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古代言情 > 锦绣医图之贵女当嫁 > 第702章 意想不到

第702章 意想不到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你再说遍。”清风急眼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身份不对,他们早就冲进屋子里亲自查看。

    “王妃不在屋子里。”惊风因为紧张,她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“去请萧乘风。”明朗跺脚。

    “或许王妃只是出去转了转,来人,立刻找人。”清风发狠,他心急如焚,却还抱着线希望。

    霍七七好动,想法又多,说不准她起得早,故意和大家开玩笑。

    但显然他的想法太美好,会儿,侍卫过来禀报,萧乘风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他也不在?”明朗再次傻眼。

    “大人,没有找到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守卫说并没有看到王妃出入。”

    接二连三的消息蜂拥而入的时候,清风和明朗几人差点儿崩溃。

    “王爷让你们守在屋子里,你们干什么去了。”气愤之余,清风将所有的怒火全都发泄在景慕和惊风身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不见?”景慕都快绝望了。这次霍七七来黑河,只带了她和惊风两个贴身伺候,本以为在驿站之,而且外面还有那么多守夜的侍卫,前两夜又那么安静,王妃应该很安全。可如今倒好,王妃居然在她们的眼皮底下,就这样消失了。就好像王妃插了翅膀飞走了般。

    要是王妃出了什么差池,别说王爷会责罚她们,她们自己都想以死谢罪。

    “将屋子里物品收拾下,我们要进去查看。”清风冷静下来后,冷冷的吩咐。

    惊风和景慕心理素质还不错,知道此时不是她们伤心难过的时候,两个人动作迅速进了屋子,看看霍七七贴身的私密物品是否还留在屋子里。

    屋子里还保持霍七七睡前的模样,床前凳子上放着霍七七脱下的袄子,但那件上好的貂皮披风却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惊风大声招呼。

    她的话音刚落下,清风和明朗已经进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屋子里四处点着粗蜡烛,火盆燃烧的银丝竹碳,还没有完全灭掉,屋子里依旧很暖和,但在场的人,心却是冷的。

    “搜。”清风发话。

    屋子虽然不是王妃的闺房,但王妃住过,所以清风和明朗绝对不会动床。

    好在惊风和景慕也是练武之人,清风明朗负责搜查屋子,而她们两个则检查床四周。

    床下没有问题,两个丫头立刻将被褥拿掉,然后用手轻轻敲打床边的墙壁和床板。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两边人几乎同时开口,情况却不容乐观。四个人脸色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“将屋子里的家具全都搬出去。”清风板着脸吩咐。“立刻派人回七台河告诉王爷。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也只能如此了。王妃失踪的后果......

    但此时谁都没有心思想后果,如果王妃真的出了意外,不用王爷发话,他们就像自绝谢罪。

    等家具大多都被搬出去后,几个人又开始搜查屋子里。晚上,惊风和景慕就在隔壁住着,外面又有清风和明朗把守,按理说,就是只苍蝇都很难飞进来,人怎么就在屋子里消失不见呢?

    屋子里,肯定有他们还没有发现的机关。

    “这儿不对劲。”惊风忽然叫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清风个旋转,人已经到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空的。”惊风咬牙回答,手里却没有停下。

    清风用手捶打床内侧的墙壁,果然,那边是空心的。他用力将床往外拉了下,就看到稍微低于床边位置的墙上,居然有条细缝,如果不仔细看,还真看不出这处墙壁,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这么检查,众人这才惊讶地发现,这间房的墙壁要比外面的任何面墙都要宽得多。

    惊风和景慕想了许多法子,却没有发现打开空心墙的方法,明朗性急,干脆掌下去,墙立刻破开了。

    个黑黝黝的地道就那么出现在他们的眼前。

    明朗立刻要跳下去检查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清风把拉住他,“多找些人过来,再带上绳子。”

    明朗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所谓的绳子,其实是粗些的彩线,为了保险,凡是下去的人全都吃了颗药,然后才跳下去。

    明朗和惊风领头,而清风和景慕则带着人在外面守着。

    等待的时间最难熬,清风愁得眉毛眼睛都要皱在起,景慕更是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大家忙碌个多时辰后,明朗和惊风才回来。

    “出了城。”明朗皱眉。

    “地道居然挖到了城外?”清风勃然大怒,工程如此浩大,城的人都是死人吗?居然个人也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惊风摇头,“地道挖到了夜香局。”

    夜香,也就是屎尿,城有专人负责,他们往往是半夜出城。

    大家想到王妃居然是被藏在夜香车运出去的,个个又是气愤不已,当然大家也担心不已。对方是什么人,他们都不清楚,要如何去找?

    “夜香局已经被封,少了三个人。”明朗又带回来个坏消息,“三个人都无家人。”

    清风......

    也是,在夜香局做事的人,不是鳏夫,就是光棍,否则的话,谁愿意做这份讨人厌的差事?

    “你我分开查。”即使希望渺茫,清风也不想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“城也要查,就怕对方狡猾,故意来个声东击西。”明朗也恶狠狠地说。

    清风缓缓地点头。

    城闹得鸡飞狗跳,作为当事人的霍七七却躺在辆马车里睡得十分香甜。

    敌人虽然掠走了她,却并没有虐待她。

    甚至,对方对她十分关心,铺在她身下的不光有厚厚的被褥,还有两张上好的白虎皮,身上盖着的也是顶级的貂皮披风,而霍七七自己那件白貂皮就枕在她的头下。

    “惠王妃,得罪。”霍七七醒来时,已经是她失踪的第三个夜晚。

    她刚睁开眼睛,脑子还不是特别清醒的时候,人还有些发晕,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,霍七七忍不住扭头看过去。

    昏暗的烛光下,几个熟悉的人,坐在张桌子旁,笑盈盈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们?”霍七七惊讶地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我们想请惠王妃到府上去做客,可惜惠王妃却不给面子,所以没办法,我们只能用这种方式请王妃过来了。”半容姑娘笑眯眯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们什么关系?”霍七七指着她身后的人问。

    “奴婢乃是郡主身边的贴身丫头。”郭夫人轻笑。

    “丫头?郡主?”霍七七发懵。半容姑娘不是花楼的花魁,郭夫人不是从小山村飞上枝头的官夫人吗?怎么转眼,这两个人的身份就发生了改变?难道她睡着的时候,发生了什么事,是她不知道的?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