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穿越架空 > 重生之捉鬼天师 > 第四章三姑姑偏心

第四章三姑姑偏心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迟姝颜听见了门砰砰的作响也没有起身,眼神幽冷,高灵雪这人从来都是欺软怕硬,只敢在弱者面前抖搜一下威风,前世的她确实是有几分害怕她,更是因为住在她家里,有些寄人篱下的感觉,对她多有忍让,不敢得罪。

    却不知道有的人只会变本加厉,高灵雪绝对是这样得寸进尺的人,她抢过迟姝颜好几次东西,吃了点甜头之后,越发不把她这个堂妹放在眼里,一没有零花钱,或者看中迟姝颜什么东西,就是怎么围追堵截也要得到。

    再加上三姑迟桂华极为重男轻女,觉得女儿是赔钱货,虽然不至于像对待迟姝颜一样虐待,跟两个儿子的态度相比真是天壤之别,可是迟凌焰却极为宠爱唯一的女儿迟姝颜,因为这一点让高灵雪落差极大,更加嫉妒厌恶迟姝颜。

    高灵雪在外头砰砰踢了半天门,看迟姝颜还没有来开门的意思,已经有些气急败坏了,最近她看中了迟姝颜脖子上那一块白玉,想要让迟姝颜给她,然而没想到一向乖顺听话的迟姝颜竟然不肯,本来她也不急,反正只要是她想要的总会到手,可是今天四舅舅来他们家里,可把她又刺激了一回。

    她刚刚因为毛手毛脚摔了碗具,被她妈戳着额头骂了一顿,后脚四舅舅就把迟姝颜送上门,又是买甲鱼补身体,又是念着让她们好好照顾迟姝颜,那个满心满眼的疼爱,看的她早就怒火高涨,心里又是羡慕又是妒忌的,凭什么好东西全是她迟姝颜的,不就是比她会投胎,她心里满是怨念想着为什么四舅舅不是她亲爸,要是她亲爸那该多好。

    她心里一不高兴,就想来找迟姝颜的麻烦,可是看着紧闭的房门,怒火更是往上窜,真当她亲爸来了有人撑腰就敢这样无视她了,她狠狠砸了砸门,大声骂道:“迟姝颜,你这个贱人,你给我等着,等你爸走了,我要你好看!”

    对于这里的动静,隔音效果其实不好,底下忙碌的两个大人也就当做没有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在干什么啊?玩什么?”反倒是下面玩耍的七岁的高远新被这些声音吸引上来了。

    他看自己姐姐生气的脸庞,忙拍着胸脯指着里面说道:“是不是里面那个坏女人欺负你了,姐姐,我帮你用小汽车打她。”等他想要遥控汽车撞人的时候,才发现门没有开,有些不高兴嘟嘴拍门道:“喂,你给我们开门,你这个坏女人是个胆小鬼。”

    高原新虽然还小,但是他妈妈和姐姐一直在他耳畔念叨,迟姝颜是个外人,又花费了多少钱啦,真是个赔钱货,尤其是他想要买玩具的时候,他妈妈就告诉他,买不起,因为他们家里的钱全被那个赔钱货花光了,他就从一开始的好奇,变得越来越讨厌这个堂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饭桌上五菜一汤,两荤三素,尤其是中间放着的一大碗喷香的甲鱼汤,显得今晚的晚餐十分丰盛。只是肉菜和甲鱼汤全部倾斜搁在高远新和高远阳一家人那边,迟姝颜面前只放着有点远的两盆几乎没有什么油水的素菜。

    迟姝颜看的兴致缺缺。

    “妈,好香,好香,我要吃肉!”七岁的高远新一闻到喷香的甲鱼汤就开始指着闹腾了。

    “好,好,我的心肝,妈这就给你盛。”迟桂华一脸慈爱宠溺,一把拿起勺子开始盛汤。先给两个放在心尖儿上的二儿子三儿子盛了满满的肉和汤水,几乎都快溢出来了。到丈夫高寒和她的时候,她也是毫不手软盛了满满当当的肉,就连她一向挑毛病的高灵雪也分到一两块肉,接过轮到迟姝颜的时候,甲鱼汤里的肉已经被分的干干净净了。

    只剩下清可见底的薄薄汤水。

    迟桂华还装模作样的佯装惊讶一下,然后说道:“颜颜,这汤水是最精华的部分,你身子有些虚,应该多补点,剩下的甲鱼汤可就全归你了。”

    迟桂华丝毫不觉得自己这行为有什么不妥的,反而想到她小时候可没有这种好东西吃呢,这小丫头片子有汤喝就乐吧。那语气活像是迟姝颜占了多大的便宜似的。

    迟姝颜几乎要被气笑了,不过迟桂华干的这些事都在她的意料之内,她嗤笑一声道:“三姑姑,你还真是大方的很,我爸爸给我买的甲鱼汤,你就给我留了一锅清汤。”

    “颜颜,你怎么能这样想你姑姑,你姑姑也是怕你身子太虚,吃太多肉,身体受不住。”高寒皱眉,对于迟姝颜讥讽长辈心里有些不大舒服。

    “是啊,颜颜,你可不要多想,我可是把你当我的亲生女儿。”迟桂华眼底闪过几丝得意,面上却是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。她可不愿意让这小丫头片子落人话柄,不过就算她真的去向四弟告状,她也不怕,口说无凭,到时候她只要装出一副受委屈的不说话的模样就行了。四弟只会当迟姝颜不满意她的严厉教导故意这样说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颜颜,别多想了,吃饭。”高寒敲了敲饭碗示意众人不要再多说了,好好吃饭才是正经。

    迟姝颜看着迟桂华,高寒几人吃的狼吞虎咽,嘴里留油。突然蹬蹬地下了桌,捧着这一碗轻薄的汤水,往玄关处跑去。

    迟桂华一下有些发楞,不知道她什么意思,这死丫头难道是拿乔赌气?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迟桂华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迟姝颜开了门,看见来人,眼圈一红。漂亮的杏眼里含着泪珠。

    迟姝颜这一句叫喊可把饭桌上的人惊了,高寒喝的差点被汤呛住。迟桂华吃的满嘴油腻,也差点从椅子上栽下去。高灵雪也惊地放下碗筷,唯有高远阳和高远新两人依然捧着碗吃的欢,有些发蒙看着门口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