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穿越架空 > 重生之捉鬼天师 > 第八章 鬼仆

第八章 鬼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迟凌焰在家里待着陪了迟姝颜好几天,看她气色好了很多才放心了不少,而且他也发现女儿的自理能力十分不错,整理家务和煮饭都十分拿手,当然了,一开始他是不怎么舍得女儿做粗活,只是他做饭的手艺只有煮面,再吃了好几天面条,他自己有些嫌弃,不过最重要的还是怕女儿这样吃没有什么营养,一直琢磨着给她找个能煮饭做家务的保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点很快就遭到了迟姝颜的反对,说是不喜欢家里有外人,迟凌焰也有些无可奈何了,不过比起以前不声不响,跟他生分的女儿,他还是比较喜欢她现在比较活泼的模样,整个人看着也有生机多了。

    然而等迟姝颜做了一大桌看上去色香味俱全的饭菜,迟凌焰真是惊得连下巴都掉下来了,来不及问女儿厨艺什么时候学的,香喷喷的饭菜勾的他馋虫躁动不已,这几天吃自己面条吃的恹恹的,都快吐了,他一个大男人直接吃了四碗饭再加上一大桌子的菜。尤其是一道酱香味肥而不腻的红烧肉几乎让他连盘子都舔干净了。简直比外面酒店大厨做的都好吃。

    自此,煮饭的活也就交到迟姝颜头上了,迟凌焰看迟姝颜做饭像模像样的,也就放心多了。

    然而迟凌焰安逸的日子没有过几天,上级的一个电话突然来了,需要外出一个紧急任务,他也不得不停止休假,正当他耙着头发,忧心忡忡怎么跟女儿解释的时候。

    反倒是迟姝颜先跟他说道:“爸爸,你要是有事就先走吧,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迟凌焰听迟姝颜这懂事的话,愣是愧疚的不得了,漆黑的眼睛仔细打量女儿的面容,看她一直笑意盈盈,没有生气,微微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只是爸爸,这个是我前段时间求来的护身符,你一定要戴上。”迟姝颜睁着水灵灵明亮的大眼睛,掏出一条红绳串的符箓,踮着脚给迟凌焰戴到脖子上,又忙把脖子上的白色圆形玉佩摘下来,顺手就要戴上去。

    迟凌焰看着女儿这一番动作,一个老爷们愣是感动的,心都要化了成一滩水了,他虽然觉得这符箓估计没啥作用,还是弯下腰十分配合女儿的动作。

    只是看迟姝颜要把她从小就贴身佩戴的,高人开过光的白玉也给他,迟凌焰浓黑的眉头揪着一把,立马挺直宽阔腰背,阻止迟姝颜的动作,无奈斥责,只是眼中的宠溺暴露无遗:“胡闹,你这玉佩怎么能摘下来呢?爸爸只是出去做个小任务而已,很快就回来了,你还信不过爸爸的能力?”

    从小迟姝颜就爱做噩梦,总是指着虚空的地方大哭,镇上的老人都说她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,迟凌焰是不信这个的,好几次送女儿去医院看病,只是情况不仅没有好起来,反而变得更糟糕了。后来因缘巧合之下碰上一个疯疯癫癫的道人,那个道人一看到迟姝颜就开始惊讶连连围着她转悠了,害的迟凌焰还以为他不是个疯子就是个人贩子,差点直接把人揍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道人惊奇连连后,给了迟姝颜一块玉佩,没想到自此之后迟姝颜还真是一次噩梦都没有做过。

    但是一开始迟凌焰还是不大信这个邪,可是等一个小孩贪玩偷拿了迟姝颜的玉佩,迟姝颜又开始整天浑浑噩噩做噩梦了,迟凌焰这才开始真正重视这一块玉佩。

    迟凌焰刮了刮迟姝颜挺巧的鼻尖,强势不容拒绝的给她把玉佩戴上了:“千万别摘下来。”

    迟姝颜一看迟凌焰这样也知道她要是真把这玉佩摘下来,她爸爸肯定要跟她急了。只能依依不舍跟他告别,看着爸爸高大离去的背影,迟姝颜眼里全是阴霾之色。

    前世,爸爸就是因为这个不以为然的小任务而送了命,不过这一次没有她气运带累,再加上她画的护身符,应该是能躲过一劫。不过就算是这样,迟姝颜还是不肯掉以轻心,看来改天还是要做个连心镜,她也就能知道爸爸远在千里的情况,要是有什么不对,倒是能马上赶过去。

    迟姝颜回了房间,斜躺在床上,对着灯光打量身上一直携带的白色玉佩,这玉佩可是个好东西,灵气充沛,具有镇邪避凶的功能,她的体质有点特殊,很容易被阴邪的东西缠上。上一世如果她这一块玉佩没有被冯妍丽骗走,只怕冯妍丽要借她的运气还是没有那么容易的,只可惜上一世的她单纯好骗了。拗不过冯妍丽的要求就把这玉佩送给她了。

    迟姝颜看外面的天色暗沉下来,推开窗,她住在第五层楼,视野非常好,几乎能看见点点闪亮的万家灯火。

    她坐在梳妆镜子前,看了脖子上玉佩一眼,丝毫没有犹豫,摘了下来,放到抽屉的匣子里。

    果然她刚刚摘下来一瞬间,明亮的灯光迅速晦暗下来,一股冰凉的阴风吹进来,温暖的正常温度的房间嗖的一下,下降不少了,就算是多迟钝的人都可以感觉到什么了。

    迟姝颜依然岿然不动坐在梳妆镜子前,她脸上是笑着的,左手慵懒托着腮,专注盯着镜子里的自己。只是印在镜子里的自己脸色明明暗暗看起来有些狰狞,不对劲,就在她又换了一只手托腮,镜子里的人动作却完全再没有变化。

    果然她再做几个小动作,镜子里‘她’还是保持用同一个姿势。

    迟姝颜就跟后知后觉似的,‘慌张失措’的倏地站起来,就跟受到惊吓了,而就在她后退的那刹那,镜子里的人狰狞血盆大口,就跟贞子似的慢悠悠直接爬出来了,她身后更是有好几团黑气缠绕上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所以恶鬼一哄而上想要分食这个迟姝颜的时候。

    啊……一阵凄厉的声音传出来。这些恶鬼一碰触到迟姝颜浑身就差点被烧的魂飞魄散,它们见势头不好就要逃跑。

    迟姝颜忙打出一个缚鬼术,直接把想要逃跑的恶鬼钉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啧,一个个怎么这么丑,看了真影响食欲。”迟姝颜有些嫌弃:“你们谁会做家务?”

    那些恶鬼瑟瑟发抖,欲哭无泪,它们怎么这么倒霉,竟然碰上了一个天师!

    还是一个苍白的少年鬼最先颤抖举了举手。

    “那行,就你吧,长得也最正常。”迟姝颜说完,立马把直接这几天做的阴幡祭出来,不过片刻功夫,那些狰狞的恶鬼几乎全部被吸入阴幡里。吸入之前,那一阵鬼哭狼嚎,吓得站在一旁的先举手的少年鬼哆嗦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以后,我就是你主人,你就是我的鬼仆。”迟姝颜眉宇稚嫩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,只是她杏眼里的老练沉稳,狠辣无情泄露了她真实的心理年龄。

    迟姝颜咧嘴森然一笑,宛如碧玺的眼眸迸发出锋利的光芒,漂亮的脸蛋在恢复正常的灯光下,依然有些可怕,刚刚变得极大的阴幡落到她手上,立马变成锃亮弯弯的镰刀状。

    她看向一旁的少年鬼温柔询问:“像不像锁魂夺命的黑白无常?”

    只是她这么温柔,反而吓得少年鬼够呛,哆嗦着身子,就怕她直接像对付刚刚的那些同伴给她一刀,忙不迭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