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穿越架空 > 重生之捉鬼天师 > 二十一章 施法捉鬼

二十一章 施法捉鬼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迟姝颜跟着杨宏盛几个人急匆匆来到一处豪宅。刚走进大门就听见一阵喧闹掺和着几个女人的哭声。

    “昆雄这到底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上次那个驱鬼大师不是说快要好了?”

    “呸,我看这请的一个个全都是沽名钓誉之辈,我非要把这些骗子送进监狱。”周父怒不可遏道,转身就要往外走,一扭头就看到进来的杨宏盛一伙人。

    周母一看到杨宏盛就气不打一处来,恨不得上去捶他,愤愤道:“你还来干什么?往日我就跟昆雄说不要净是交一些狐朋狗友,现在好了,你赶紧给我……”滚出去三个字还没有说完,周父已经先打断周母了:“宏盛,你别见怪。”

    周父虽然也有些埋怨杨宏盛,但到底还存在几分理智,上一回的符箓还是他送来的,再加上之前杨宏盛可也是被鬼附身了,要是把帮他驱鬼的术士请来这事情也许就能迎刃而解,锐利的目光移到杨宏盛身后,然而在发现只是苏烨然和一个陌生年轻的小姑娘之后,周父顿时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去请大师了?人呢?”董俊明也焦急问道。

    杨宏盛讪讪的对上周家人仇视愤恨的目光,心里发苦,赶忙把身后的迟姝颜露出来:“这就是上一回画符箓的大师。”

    周家人和董俊明面上纷纷闪过讶异之色,眼里充斥着打量和怀疑。

    迟姝颜无视这些四面八方打量的目光,也懒得去探究,只是一直被盯着也挺烦人的,脸上划过几分不耐。

    “伯父,伯母,我身上的鬼就是这位大师驱走的。”杨宏盛迅速解释道。果然他这一解释,其他人的目光立刻就不一样了。虽然还是有些质疑。

    周父沉吟片刻,反正现在也无计可施,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了,立即带着杨宏盛等人赶去周昆雄三楼的房间。

    迟姝颜一进门,就看到一个年轻男人被结结实实捆绑在床上,看样子就是那周昆雄。

    迟姝颜暗暗松了一口气,果然如她所料,这鬼根本就没有千年,只不过百年而已。

    “迟大师,您需不需要准备什么?”杨宏盛看迟姝颜空手而来,也不知道她要怎么驱鬼。以往那些所谓的大师可都是带着无数法器来的。

    迟姝颜看也没看杨宏盛,摇摇头,上前几步,她刚刚一进屋其实就看到附身在周昆雄身上的红衣女鬼。

    她研究过以前的古籍术法,记载了曾经有一种鬼修,是靠着降服厉鬼,把厉鬼练成法器等等提升实力,因此这鬼也许对于普通人来说避之不及,对于他们可是一种人人争抢的资源。而她制作的鬼幡本质上也是这样,要说迟姝颜跟很多天师最大的不同,就是她这人极会钻研,才不管什么忌讳,只管好不好用。

    她不是鬼修,但是鬼对她来说也是一种提升实力的资源。这只鬼虽然道行没有很高,不过蚊子再小也是肉,可比她之前收进鬼幡里的鬼道行要高一些。

    杨宏盛紧张兮兮站在一旁,等了半天,看迟姝颜都没有出手,微微皱着眉头,他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,总觉得迟姝颜眼睛似乎在发光,而且似乎还在和那女鬼交流。

    “迟大师,您为什么还不动手?”苏烨然又是担心又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先礼后兵嘛,先问问这女鬼具体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问出来什么?”杨宏盛惊讶瞪大眼睛,还没想到还真是跟女鬼交流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鬼是民国时期的戏子,跟一个穷小子好上了,两人结为夫妇,女的唱戏供养男的,后来这个穷小子攀上一个富家千金就把人家甩了,娶了富家千金,富家千金善妒,知道丈夫跟这个女鬼的事情,就把人家一不做二不休逼得上吊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她为什么要纠缠大哥,大哥又不是那个负心人。”苏烨然奇怪道。

    迟姝颜眨了眨眼睛:“可能是你大哥跟那个负心汉长得有点像,要不就是你大哥长得比较合女鬼胃口,不过说实在的,这女鬼长得还挺好看的,你们真有眼光。”

    苏烨然:“……”这种艳福消受不起啊!

    杨宏盛:“……”这迟大师关注的点也太奇怪了!

    迟姝颜劝了一番看女鬼依然冥顽不灵不肯离开,眉眼一厉,掏出一张驱鬼符抛过去。那女鬼尖叫一声,就跟被火焰灼烧一般,红色身影在‘周昆雄’身上若隐若现,‘周昆雄’扭动的动作更加大幅度起来,绷的身上紧紧束缚的绳索陡然被撑开了。

    女鬼显然感受到了迟姝颜的危险和威势,激的发狂,撑开绳索之后,狰狞着一张发白疯狂的面容,朝着迟姝颜攻击而来。

    迟姝颜看女鬼还占着身子,眉头一蹙,掐了几个法决朝着女鬼打去,这下女鬼是真的捱不住了,‘周昆雄’惨叫一声,就跟被烈火焚烧一般迫不及待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妈呀,鬼啊!”杨宏盛胆子还行,但是这红衣女鬼陡然冲着他的方向飞来,一张腐烂的鬼脸放大在他面前,也登时吓得他脸色面如土色,忍不住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其他的人更是匆匆后退,本来普通人是看不见鬼的,但是在特殊情况下,像是刚刚迟姝颜施法的时候,女鬼显形,他们就已经看到了‘周昆雄’身上的女鬼,现在女鬼飞出来,更是一目了然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迟姝颜一看女鬼要跑,立即使出一个缚鬼术,把女鬼钉在原地后,然后迅速祭出她的阴鬼幡,在半空团团转,把女鬼围在中间,很快,女鬼惨叫一声,鬼哭狼嚎的就被吸进阴鬼幡里,了无生息了。

    杨宏盛在迟姝颜收起女鬼的时候,差点腿软瘫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迟大师,那女鬼呢?”苏烨然紧张兮兮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里。”迟姝颜指了指阴鬼幡,五指曲张喝道:“收!”半空中团团转的阴鬼幡陡然由大变小收入迟姝颜掌心。

    一众人震惊瞪大眼睛看着迟姝颜的动作,看向迟姝颜空无一物的手心心中暗暗称奇。

    尤其是杨宏盛和苏烨然频频看向迟姝颜,杨宏盛暗道难怪迟大师空手而来,那些满身法器的所谓大师算得了什么,迟大师的法器竟然能凭空变出来,而且看上去不同凡响,连鬼都收的了。

    “迟大师,我们大哥没事吧?”苏烨然忧心看了一眼昏迷的周昆雄。

    迟姝颜看了一眼周昆雄道:“估计过一会儿就能醒了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?不过什么?”杨宏盛看迟姝颜欲言又止的,连忙追问。

    迟姝颜微微一笑,摇了摇头,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女鬼阴气这么重,附身这几天,只怕这位大少爷要少了好几年的阳寿了,不过看他们几个一个个天不怕地不怕的,不畏英勇,竟然还敢半夜去坟地找鬼玩,应该是连死都不怕,应该是不会计较自己丢几年寿辰发,反正寿辰长着呢,迟姝颜耸耸肩,也懒得说这话惹得人家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迟姝颜被一众人感激簇拥坐上杨宏盛的车,杨宏盛自告奋勇送迟姝颜回去。

    迟姝颜坐在后座,靠在椅背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“迟大师,您要怎么处理我的事情?”杨宏盛忐忑不安询问道,他一想起自己被一只饿死鬼盯上了就脊背发凉。

    “你这事比周昆雄容易多了,等你什么时候大吃大喝我就上门。”迟姝颜眼睛也不睁开。

    杨宏盛黑线:“……”大吃大喝?这话怎么听着跟说他享福似的?

    “迟大师,您之前欲言又止,是不是我大哥这次被附身之后有后遗症?”杨宏盛是个粗中有细的人,刚刚一直琢磨着迟姝颜没有说完的话,总觉得不是好话。

    迟姝颜听到这话,睁开眼,轻笑道:“你嗅觉挺灵敏的,不过你确定要知道?”

    杨宏盛一看迟姝颜这样,更想要知道了,点了点头:“是啊,是啊,您说吧。”

    迟姝颜望了望车窗外的风景,云淡风轻道:“其实也没有多大的事情,就是你大哥被附身这几天,沾染的阴气有点多,也就折个几年寿辰,不仅是他,你比他好一点,也就折几个月寿辰,你另外一个兄弟要比你们幸运多了,也就折几十天阳寿。”

    杨宏盛猛地踩住刹车,豪车陡然停下来,因为惯性,迟姝颜被颠簸的往前一甩,无语道:“你干什么这么激动啊?”

    “迟大师,你怎么不早说,我们不会短命吧?我还嫌活的不够长呢,怎么就折了寿辰。”杨宏盛惊慌失措嚎道:“您可一定要救救我们,我可是我们家三代单传,唯一的命根子啊。”

    迟姝颜看着大惊失色的杨宏盛,无语道:“我看你们胆量过人,英勇无畏,连坟地女鬼都敢勾搭,都敢泡,应该把生死看透了,缺几年阳寿而已嘛,有什么怕的,再说你们阳寿长着呢,其实也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杨宏盛:“……”他纯属是无聊,抱着好玩的心态,还以为世界上没有鬼呢,他才没有那么胆量过人,英勇无畏,再说他也不想要早死啊,早就后悔了,谁会嫌自己命长了?

    “迟大师,您不能见死不救啊,我可是我们杨家三代单传的独苗……”杨宏盛继续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迟姝颜扶额头疼道:“行了,行了,我给你找些补阳气的药,给你补回来还不行吗?不过药材有点贵,还不好找,到时候我列一张清单给你。”

    杨宏盛立刻止住哀嚎,满眼感激道:“迟大师,您真是高风亮节的好人。”

    迟姝颜要不是看在他付钱的份上,被人发好人卡,真是想要呵呵他一脸,这个白痴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